当前位置:首页 >> 演讲/主持 >>

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

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2007年6月7日

阮一峰 译



President Bok, former President Rudenstine, incoming President Faust, members of the Harvard Corporation and the Board of Overseers, members of the faculty, parents, and especially, the graduates:

尊敬的Bok校长,Rudenstine前校长,即将上任的Faust校长,哈佛集团的各位成员,监管理事会的各位理事,各位老师,各位家长,各位同学:

I've been waiting more than 30 years to say this: "Dad, I always told you I'd come back and get my degree."

有一句话我等了三十年,现在终于可以说了:“老爸,我总是跟你说,我会回来拿到我的学位的!”

I want to thank Harvard for this timely honor. I'll be changing my job next year … and it will be nice to finally have a college degree on my resume.

我要感谢哈佛大学在这个时候给我这个荣誉。明年,我就要换工作了(注:指从微软公司退休)……我终于可以在简历上写我有一个本科学位,这真是不错啊。

I applaud the graduates today for taking a much more direct route to your degrees. For my part, I'm just happy that the Crimson has called me "Harvard's most successful dropout." I guess that makes me valedictorian of my own special class … I did the best of everyone who failed.

我为今天在座的各位同学感到高兴,你们拿到学位可比我简单多了。哈佛的校报称我是“哈佛大学历史上最成功的辍学生”。我想这大概使我有资格代表我这一类学生发言……在所有的失败者里,我做得最好。

But I also want to be recognized as the guy who got Steve Ballmer to drop out of business school. I'm a bad influence. That's why I was invited to speak at your graduation. If I had spoken at your orientation, fewer of you might be here today.

但是,我还要提醒大家,我使得Steve Ballmer(注:微软总经理)也从哈佛商学院退学了。因此,我是个有着恶劣影响力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被邀请来在你们的毕业典礼上演讲。如果我在你们入学欢迎仪式上演讲,那么能够坚持到今天在这里毕业的人也许会少得多吧。

Harvard was just a phenomenal experience for me. Academic life was fascinating. I used to sit in on lots of classes I hadn't even signed up for. And dorm life was terrific. I lived up at Radcliffe, in Currier House. There were always lots of people in my dorm room late at night discussing things, because everyone knew I didn't worry about getting up in the morning. That's how I came to be the leader of the anti-social group. We clung to each other as a way of validating our rejection of all those social people.

对我来说,哈佛的求学经历是一段非凡的经历。校园生活很有趣,我常去旁听我没选修的课。哈佛的课外生活也很棒,我在Radcliffe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每天我的寝室里总有很多人一直待到半夜,讨论着各种事情。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我从不考虑第二天早起。这使得我变成了校园里那些不安分学生的头头,我们互相粘在一起,做出一种拒绝所有正常学生的姿态。

Radcliffe was a great place to live. There were more women up there, and most of the guys were science-math types. That combination offered me the best odds, if you know what I mean. This is where I learned the sad lesson that improving your odds doesn't guarantee success.

Radcliffe是个过日子的好地方。那里的女生比男生多,而且大多数男生都是理工科的。这种状况为我创造了最好的机会,如果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可惜的是,我正是在这里学到了人生中悲伤的一课:机会大,并不等于你就会成功。

One of my biggest memories of Harvard came in January 1975, when I made a call from Currier House to a company in Albuquerque that had begun making the world's first personal computers. I offered to sell them software.

我在哈佛最难忘的回忆之一,发生在1975年1月。那时,我从宿舍楼里给位于Albuquerque的一家公司打了一个电话,那家公司已经在着手制造世界上第一台个人电脑。我提出想向他们出售软件。

I worried that they would realize I was just a student in a dorm and hang up on me. Instead they said: "We're not quite ready, come see us in a month," which was a good thing, because we hadn't written the software yet. From that moment, I worked day and night on this little extra credit project that marked the end of my college education and the beginning of a remarkable journey with Microsoft.

我很担心,他们会发觉我是一个住在宿舍的学生,从而挂断电话。但是他们却说:“我们还没准备好,一个月后你再来找我们吧。”这是个好消息,因为那时软件还根本没有写出来呢。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日以继夜地在这个小小的课外项目上工作,这导致了我学生生活的结束,以及通往微软公司的不平凡的旅程的开始。

What I remember above all about Harvard was being in the midst of so much energy and intelligence. It could be exhilarating, intimidating, sometimes even discouraging, but always challenging. It was an amazing privilege – and though I left early, I was transformed by my years at Harvard, the friendships I made, and the ideas I worked on.

不管怎样,我对哈佛的回忆主要都与充沛的精力和智力活动有关。哈佛的生活令人愉快,也令人感到有压力,有时甚至会感到泄气,但永远充满了挑战性。生活在哈佛是一种吸引人的特殊待遇……虽然我离开得比较早,但是我在这里的经历、在这里结识的朋友、在这里发展起来的一些想法,永远地改变了我。

But taking a serious look back … I do have one big regret.

但是,如果现在严肃地回忆起来,我确实有一个真正的遗憾。

I left Harvard with no real awareness of the awful inequities in the world – the appalling disparities of health, and wealth, and opportunity that condemn millions of people to lives of despair.

我离开哈佛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不平等。人类在健康、财富和机遇上的不平等大得可怕,它们使得无数的人们被迫生活在绝望之中。

I learned a lot here at Harvard about new ideas in economics and politics. I got great exposure to the advances being made in the sciences.

我在哈佛学到了很多经济学和政治学的新思想。我也了解了很多科学上的新进展。

But humanity's greatest advances are not in its discoveries – but in how those discoveries are applied to reduce inequity. Whether through democracy, strong public education, quality health care, or broad economic opportunity – reducing inequity is the highest human achievement.

但是,人类最大的进步并不来自于这些发现,而是来自于那些有助于减少人类不平等的发现。不管通过何种手段——民主制度、健全的公共教育体系、高质量的医疗保健、还是广泛的经济机会——减少不平等始终是人类最大的成就。

I left campus knowing little about the millions of young people cheated out of educational opportunities here in this country. And I knew nothing about the millions of people living in unspeakable poverty and diseas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我离开校园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在这个国家里,有几百万的年轻人无法获得接受教育的机会。我也不知道,发展中国家里有无数的人们生活在无法形容的贫穷和疾病之中。

It took me decades to find out.

我花了几十年才明白了这些事情。

You graduates came to Harvard at a different time. You know more about the world's inequities than the classes that came before. In your years here, I hope you've had a chance to think about how – in this age of accelerating technology – we can finally take on these inequities, and we can solve them.

在座的各位同学,你们是在与我不同的时代来到哈佛的。你们比以前的学生,更多地了解世界是怎样的不平等。在你们的哈佛求学过程中,我希望你们已经思考过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这个新技术加速发展的时代,我们怎样最终应对这种不平等,以及我们怎样来解决这个问题。

Imagine, just for the sake of discussion, that you had a few hours a week and a few dollars a month to donate to a cause – and you wanted to spend that time and money where it would have the greatest impact in saving and improving lives. Where would you spend it?

为了讨论的方便,请想象一下,假如你每个星期可以捐献一些时间、每个月可以捐献一些钱——你希望这些时间和金钱,可以用到对拯救生命和改善人类生活有最大作用的地方。你会选择什么地方?

For Melinda and for me, the challenge is the same: how can we do the most good for the greatest number with the resources we have.

对Melinda(注:盖茨的妻子)和我来说,这也是我们面临的问题:我们如何能将我们拥有的资源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During our discussions on this question, Melinda and I read an article about the millions of children who were dying every year in poor countries from diseases that we had long ago made harmless in this country. Measles, malaria, pneumonia, hepatitis B, yellow fever. One disease I had never even heard of, rotavirus, was killing half a million kids each year – none of them in the United States.

在讨论过程中,Melinda和我读到了一篇文章,里面说在那些贫穷的国家,每年有数百万的儿童死于那些在美国早已不成问题的疾病。麻疹、疟疾、肺炎、乙型肝炎、黄热病、还有一种以前我从未听说过的轮状病毒,这些疾病每年导致50万儿童死亡,但是在美国一例死亡病例也没有。

We were shocked. We had just assumed that if millions of children were dying and they could be saved, the world would make it a priority to discover and deliver the medicines to save them. But it did not. For under a dollar, there were interventions that could save lives that just weren't being delivered.

我们被震惊了。我们想,如果几百万儿童正在死亡线上挣扎,而且他们是可以被挽救的,那么世界理应将用药物拯救他们作为头等大事。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那些价格还不到一美元的救命的药剂,并没有送到他们的手中。

If you believe that every life has equal value, it's revolting to learn that some lives are seen as worth saving and others are not. We said to ourselves: "This can't be true. But if it is true, it deserves to be the priority of our giving."

如果你相信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那么当你发现某些生命被挽救了,而另一些生命被放弃了,你会感到无法接受。我们对自己说:“事情不可能如此。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它理应是我们努力的头等大事。”

So we began our work in the same way anyone here would begin it. We asked: "How could the world let these children die?"

所以,我们用任何人都会想到的方式开始工作。我们问:“这个世界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这些孩子死去?”

The answer is simple, and harsh. The market did not reward saving the lives of these children, and governments did not subsidize it. So the children died because their mothers and their fathers had no power in the market and no voice in the system.

答案很简单,也很令人难堪。在市场经济中,拯救儿童是一项没有利润的工作,政府也不会提供补助。这些儿童之所以会死亡,是因为他们的父母在经济上没有实力,在政治上没有能力发出声音。

But you and I have both.

但是,你们和我在经济上有实力,在政治上能够发出声音。

We can make market forces work better for the poor if we can develop a more creative capitalism – if we can stretch the reach of market forces so that more people can make a profit, or at least make a living, serving people who are suffering from the worst inequities. We also can press governments around the world to spend taxpayer money in ways that better reflect the values of the people who pay the taxes.

我们可以让市场更好地为穷人服务,如果我们能够设计出一种更有创新性的资本主义制度——如果我们可以改变市场,让更多的人可以获得利润,或者至少可以维持生活——那么,这就可以帮到那些正在极端不平等的状况中受苦的人们。我们还可以向全世界的政府施压,要求他们将纳税人的钱,花到更符合纳税人价值观的地方。

If we can find approaches that meet the needs of the poor in ways that generate profits for business and votes for politicians, we will have found a sustainable way to reduce inequity in the world. This task is open-ended. It can never be finished. But a conscious effort to answer this challenge will change the world.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这样一种方法,既可以帮到穷人,又可以为商人带来利润,为政治家带来选票,那么我们就找到了一种减少世界性不平等的可持续的发展道路。这个任务是无限的。它不可能被完全完成,但是任何自觉地解决这个问题的尝试,都将会改变这个世界。

I am optimistic that we can do this, but I talk to skeptics who claim there is no hope. They say: "Inequity has been with us since the beginning, and will be with us till the end – because people just … don't … care." I completely disagree.

在这个问题上,我是乐观的。但是,我也遇到过那些感到绝望的怀疑主义者。他们说:“不平等从人类诞生的第一天就存在,到人类灭亡的最后一天也将存在。——因为人类对这个问题根本不在乎。”我完全不能同意这种观点。

I believe we have more caring than we know what to do with.

我相信,问题不是我们不在乎,而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做。

All of us here in this Yard, at one time or another, have seen human tragedies that broke our hearts, and yet we did nothing – not because we didn't care, but because we didn't know what to do. If we had known how to help, we would have acted.

此刻在这个院子里的所有人,生命中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时刻,目睹人类的悲剧,感到万分伤心。但是我们什么也没做,并非我们无动于衷,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做什么和怎么做。如果我们知道如何做是有效的,那么我们就会采取行动。

The barrier to change is not too little caring; it is too much complexity.

改变世界的阻碍,并非人类的冷漠,而是世界实在太复杂。

To turn caring into action, we need to see a problem, see a solution, and see the impact. But complexity blocks all three steps.

为了将关心转变为行动,我们需要找到问题,发现解决办法的方法,评估后果。但是世界的复杂性使得所有这些步骤都难于做到。

Even with the advent of the Internet and 24-hour news, it is still a complex enterprise to get people to truly see the problems. When an airplane crashes, officials immediately call a press conference. They promise to investigate, determine the cause, and prevent similar crashes in the future.

即使有了互联网和24小时直播的新闻台,让人们真正发现问题所在,仍然十分困难。当一架飞机坠毁了,官员们会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他们承诺进行调查、找到原因、防止将来再次发生类似事故。

But if the officials were brutally honest, they would say: "Of all the people in the world who died today from preventable causes, one half of one percent of them were on this plane. We're determined to do everything possible to solve the problem that took the lives of the one half of one percent."

但是如果那些官员敢说真话,他们就会说:“在今天这一天,全世界所有可以避免的死亡之中,只有0.5%的死者来自于这次空难。我们决心尽一切努力,调查这个0.5%的死亡原因。”

The bigger problem is not the plane crash, but the millions of preventable deaths.

显然,更重要的问题不是这次空难,而是其他几百万可以预防的死亡事件。

We don't read much about these deaths. The media covers what's new – and millions of people dying is nothing new. So it stays in the background, where it's easier to ignore. But even when we do see it or read about it, it's difficult to keep our eyes on the problem. It's hard to look at suffering if the situation is so complex that we don't know how to help. And so we look away.

我们并没有很多机会了解那些死亡事件。媒体总是报告新闻,几百万人将要死去并非新闻。如果没有人报道,那么这些事件就很容易被忽视。另一方面,即使我们确实目睹了事件本身或者看到了相关报道,我们也很难持续关注这些事件。看着他人受苦是令人痛苦的,何况问题又如此复杂,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帮助他人。所以我们会将脸转过去。

If we can really see a problem, which is the first step, we come to the second step: cutting through the complexity to find a solution.

就算我们真正发现了问题所在,也不过是迈出了第一步,接着还有第二步:那就是从复杂的事件中找到解决办法。

Finding solutions is essential if we want to make the most of our caring. If we have clear and proven answers anytime an organization or individual asks "How can I help?," then we can get action – and we can make sure that none of the caring in the world is wasted. But complexity makes it hard to mark a path of action for everyone who cares — and that makes it hard for their caring to matter.

如果我们要让关心落到实处,我们就必须找到解决办法。如果我们有一个清晰的和可靠的答案,那么当任何组织和个人发出疑问“如何我能提供帮助”的时候,我们就能采取行动。我们就能够保证不浪费一丁点全世界人类对他人的关心。但是,世界的复杂性使得很难找到对全世界每一个有爱心的人都有效的行动方法,因此人类对他人的关心往往很难产生实际效果。

Cutting through complexity to find a solution runs through four predictable stages: determine a goal, find the highest-leverage approach, discover the ideal technology for that approach, and in the meantime, make the smartest application of the technology that you already have — whether it's something sophisticated, like a drug, or something simpler, like a bednet.

从这个复杂的世界中找到解决办法,可以分为四个步骤:确定目标,找到最高效的方法,发现适用于这个方法的新技术,同时最聪明地利用现有的技术,不管它是复杂的药物,还是最简单的蚊帐。

The AIDS epidemic offers an example. The broad goal, of course, is to end the disease. The highest-leverage approach is prevention. The ideal technology would be a vaccine that gives lifetime immunity with a single dose. So governments, drug companies, and foundations fund vaccine research. But their work is likely to take more than a decade, so in the meantime, we have to work with what we have in hand – and the best prevention approach we have now is getting people to avoid risky behavior.

艾滋病就是一个例子。总的目标,毫无疑问是消灭这种疾病。最高效的方法是预防。最理想的技术是发明一种疫苗,只要注射一次,就可以终生免疫。所以,政府、制药公司、基金会应该资助疫苗研究。但是,这样研究工作很可能十年之内都无法完成。因此,与此同时,我们必须使用现有的技术,目前最有效的预防方法就是设法让人们避免那些危险的行为。

Pursuing that goal starts the four-step cycle again. This is the pattern. The crucial thing is to never stop thinking and working – and never do what we did with malaria and tuberculosis in the 20th century – which is to surrender to complexity and quit.

要实现这个新的目标,又可以采用新的四步循环。这是一种模式。关键的东西是永远不要停止思考和行动。我们千万不能再犯上个世纪在疟疾和肺结核上犯过的错误,那时我们因为它们太复杂,而放弃了采取行动。

The final step – after seeing the problem and finding an approach – is to measure the impact of your work and share your successes and failures so that others learn from your efforts.

在发现问题和找到解决方法之后,就是最后一步——评估工作结果,将你的成功经验或者失败经验传播出去,这样其他人就可以从你的努力中有所收获。

You have to have the statistics, of course. You have to be able to show that a program is vaccinating millions more children. You have to be able to show a decline in the number of children dying from these diseases. This is essential not just to improve the program, but also to help draw more investment from business and government.

当然,你必须有一些统计数字。你必须让他人知道,你的项目为几百万儿童新接种了疫苗。你也必须让他人知道,儿童死亡人数下降了多少。这些都是很关键的,不仅有利于改善项目效果,也有利于从商界和政府得到更多的帮助。

But if you want to inspire people to participate, you have to show more than numbers; you have to convey the human impact of the work – so people can feel what saving a life means to the families affected.

但是,这些还不够,如果你想激励其他人参加你的项目,你就必须拿出更多的统计数字;你必须展示你的项目的人性因素,这样其他人就会感到拯救一个生命,对那些处在困境中的家庭到底意味着什么。

I remember going to Davos some years back and sitting on a global health panel that was discussing ways to save millions of lives. Millions! Think of the thrill of saving just one person's life – then multiply that by millions. … Yet this was the most boring panel I've ever been on – ever. So boring even I couldn't bear it.

几年前,我去瑞士达沃斯旁听一个全球健康问题论坛,会议的内容有关于如何拯救几百万条生命。天哪,是几百万!想一想吧,拯救一个人的生命已经让人何等激动,现在你要把这种激动再乘上几百万倍……但是,不幸的是,这是我参加过的最最乏味的论坛,乏味到我无法强迫自己听下去。

What made that experience especially striking was that I had just come from an event where we were introducing version 13 of some piece of software, and we had people jumping and shouting with excitement. I love getting people excited about software – but why can't we generate even more excitement for saving lives?

那次经历之所以让我难忘,是因为之前我们刚刚发布了一个软件的第13个版本,我们让观众激动得跳了起来,喊出了声。我喜欢人们因为软件而感到激动,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够让人们因为能够拯救生命而感到更加激动呢?

You can't get people excited unless you can help them see and feel the impact. And how you do that – is a complex question.

除非你能够让人们看到或者感受到行动的影响力,否则你无法让人们激动。如何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Still, I'm optimistic. Yes, inequity has been with us forever, but the new tools we have to cut through complexity have not been with us forever. They are new – they can help us make the most of our caring – and that's why the future can be different from the past.

同前面一样,在这个问题上,我依然是乐观的。不错,人类的不平等有史以来一直存在,但是那些能够化繁为简的新工具,却是最近才出现的。这些新工具可以帮助我们,将人类的同情心发挥最大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将来同过去是不一样的。

The defining and ongoing innovations of this age – biotechnology, the computer, the Internet – give us a chance we've never had before to end extreme poverty and end death from preventable disease.

这个时代无时无刻不在涌现出新的革新——生物技术,计算机,互联网——它们给了我们一个从未有过的机会,去终结那些极端的贫穷和非恶性疾病的死亡。

Sixty years ago, George Marshall came to this commencement and announced a plan to assist the nations of post-war Europe. He said: "I think one difficulty is that the problem is one of such enormous complexity that the very mass of facts presented to the public by press and radio make it exceedingly difficult for the man in the street to reach a clear appraisement of the situation. It is virtually impossible at this distance to grasp at all the real significance of the situation."

六十年前,乔治·马歇尔也是在这个地方的毕业典礼上,宣布了一个计划,帮助那些欧洲国家的战后建设。他说:“我认为,困难的一点是这个问题太复杂,报纸和电台向公众源源不断地提供各种事实,使得大街上的普通人极端难于清晰地判断形势。事实上,经过层层传播,想要真正地把握形势,是根本不可能的。”

Thirty years after Marshall made his address, as my class graduated without me, technology was emerging that would make the world smaller, more open, more visible, less distant.

马歇尔发表这个演讲之后的三十年,我那一届学生毕业,当然我不在其中。那时,新技术刚刚开始萌芽,它们将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小、更开放、更容易看到、距离更近。

The emergence of low-cost personal computers gave rise to a powerful network that has transformed opportunities for learning and communicating.

低成本的个人电脑的出现,使得一个强大的互联网有机会诞生,它为学习和交流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The magical thing about this network is not just that it collapses distance and makes everyone your neighbor. It also dramatically increases the number of brilliant minds we can have working together on the same problem – and that scales up the rate of innovation to a staggering degree.

网络的神奇之处,不仅仅是它缩短了物理距离,使得天涯若比邻。它还极大地增加了怀有共同想法的人们聚集在一起的机会,我们可以为了解决同一个问题,一起共同工作。这就大大加快了革新的进程,发展速度简直快得让人震惊。

At the same time, for every person in the world who has access to this technology, five people don't. That means many creative minds are left out of this discussion -- smart people with practical intelligence and relevant experience who don't have the technology to hone their talents or contribute their ideas to the world.

与此同时,世界上有条件上网的人,只是全部人口的六分之一。这意味着,还有许多具有创造性的人们,没有加入到我们的讨论中来。那些有着实际的操作经验和相关经历的聪明人,却没有技术来帮助他们,将他们的天赋或者想法与全世界分享。

We need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 to have access to this technology, because these advances are triggering a revolution in what human beings can do for one another. They are making it possible not just for national governments, but for universities, corporations, smaller organizations, and even individuals to see problems, see approaches, and measure the impact of their efforts to address the hunger, poverty, and desperation George Marshall spoke of 60 years ago.

我们需要尽可能地让更多的人有机会使用新技术,因为这些新技术正在引发一场革命,人类将因此可以互相帮助。新技术正在创造一种可能,不仅是政府,还包括大学、公司、小机构、甚至个人,能够发现问题所在、能够找到解决办法、能够评估他们努力的效果,去改变那些马歇尔六十年前就说到过的问题——饥饿、贫穷和绝望。

Members of the Harvard Family: Here in the Yard is one of the great collections of intellectual talent in the world.

哈佛是一个大家庭。这个院子里在场的人们,是全世界最有智力的人类群体之一。

What for?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There is no question that the faculty, the alumni, the students, and the benefactors of Harvard have used their power to improve the lives of people here and around the world. But can we do more? Can Harvard dedicate its intellect to improving the lives of people who will never even hear its name?

毫无疑问,哈佛的老师、校友、学生和资助者,已经用他们的能力改善了全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但是,我们还能够再做什么呢?有没有可能,哈佛的人们可以将他们的智慧,用来帮助那些甚至从来没有听到过“哈佛”这个名字的人?

Let me make a request of the deans and the professors – the intellectual leaders here at Harvard: As you hire new faculty, award tenure, review curriculum, and determine degree requirements, please ask yourselves:

请允许我向各位院长和教授,提出一个请求——你们是哈佛的智力领袖,当你们雇用新的老师、授予终身教职、评估课程、决定学位颁发标准的时候,请问你们自己如下的问题:

Should our best minds be dedicated to solving our biggest problems?

我们最优秀的人才是否在致力于解决我们最大的问题?

Should Harvard encourage its faculty to take on the world's worst inequities? Should Harvard students learn about the depth of global poverty … the prevalence of world hunger … the scarcity of clean water …the girls kept out of school … the children who die from diseases we can cure?

哈佛是否鼓励她的老师去研究解决世界上最严重的不平等?哈佛的学生是否从全球那些极端的贫穷中学到了什么……世界性的饥荒……清洁的水资源的缺乏……无法上学的女童……死于非恶性疾病的儿童……哈佛的学生有没有从中学到东西?

Should the world's most privileged people learn about the lives of the world's least privileged?

那些世界上过着最优越生活的人们,有没有从那些最困难的人们身上学到东西?

These are not rhetorical questions – you will answer with your policies.

这些问题并非语言上的修辞。你必须用自己的行动来回答它们。

My mother, who was filled with pride the day I was admitted here – never stopped pressing me to do more for others. A few days before my wedding, she hosted a bridal event, at which she read aloud a letter about marriage that she had written to Melinda. My mother was very ill with cancer at the time, but she saw one more opportunity to deliver her message, and at the close of the letter she said: "From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is expected."

我的母亲在我被哈佛大学录取的那一天,曾经感到非常骄傲。她从没有停止督促我,去为他人做更多的事情。在我结婚的前几天,她主持了一个新娘进我家的仪式。在这个仪式上,她高声朗读了一封关于婚姻的信,这是她写给Melinda的。那时,我的母亲已经因为癌症病入膏肓,但是她还是认为这是又一个传播她的信念的机会。在那封信的结尾,她写道:“对于那些接受了许多帮助的人们,他们还在期待更多的帮助。你的能力越大,人们对你的期望也就越大。”

When you consider what those of us here in this Yard have been given – in talent, privilege, and opportunity – there is almost no limit to what the world has a right to expect from us.

想一想吧,我们在这个院子里的这些人,被给予过什么——天赋、特权、机遇——那么可以这样说,全世界的人们几乎有无限的权力,期待我们做出贡献。

In line with the promise of this age, I want to exhort each of the graduates here to take on an issue – a complex problem, a deep inequity, and become a specialist on it. If you make it the focus of your career, that would be phenomenal. But you don't have to do that to make an impact. For a few hours every week, you can use the growing power of the Internet to get informed, find others with the same interests, see the barriers, and find ways to cut through them.

同这个时代的期望一样,我也要向今天各位毕业的同学提出一个忠告:你们要选择一个问题,一个复杂的问题,一个有关于人类深刻的不平等的问题,然后你们要变成这个问题的专家。如果你们能够使得这个问题成为你们职业的核心,那么你们就会非常杰出。但是,你们不必一定要去做那些大事。每个星期只用几个小时,你就可以通过互联网得到信息,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发现困难所在,找到解决它们的途径。

Don't let complexity stop you. Be activists. Take on the big inequities. It will be one of the great experiences of your lives.

不要让这个世界的复杂性阻碍你前进。要成为一个行动主义者。将解决人类的不平等视为己任。它将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经历之一。

You graduates are coming of age in an amazing time. As you leave Harvard, you have technology that members of my class never had. You have awareness of global inequity, which we did not have. And with that awareness, you likely also have an informed conscience that will torment you if you abandon these people whose lives you could change with very little effort. You have more than we had; you must start sooner, and carry on longer.

在座的各位毕业的同学,你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神奇的时代。当你们离开哈佛的时候,你们拥有的技术,是我们那一届学生所没有的。你们已经了解到了世界上的不平等,我们那时还不知道这些。有了这样的了解之后,要是你再弃那些你可以帮助的人们于不顾,就将受到良心的谴责,只需一点小小的努力,你就可以改变那些人们的生活。你们比我们拥有更大的能力;你们必须尽早开始,尽可能长时期坚持下去。

Knowing what you know, how could you not?

知道了你们所知道的一切,你们怎么可能不采取行动呢?

And I hope you will come back here to Harvard 30 years from now and reflect on what you have done with your talent and your energy. I hope you will judge yourselves not on your professional accomplishments alone, but also on how well you have addressed the world's deepest inequities … on how well you treated people a world away who have nothing in common with you but their humanity.

我希望,30年后你们还会再回到哈佛,想起你们用自己的天赋和能力所做出的一切。我希望,在那个时候,你们用来评价自己的标准,不仅仅是你们的专业成就,而包括你们为改变这个世界深刻的不平等所做出的努力,以及你们如何善待那些远隔千山万水、与你们毫不涉及的人们,你们与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同为人类。

Good luck.

最后,祝各位同学好运。

(完)

下载PDF格式全文(zip文件,208K)





文档信息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3.0
原文网址: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07/08/remarks_of_bill_gates_in_harvard_commencement_2007.html
最后修改时间:2007年10月15日 23:13
相关文章
2010.04.21: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美国(转贴)
前几天,思楠写信来,推荐"天涯论坛"的一个长帖。
2010.04.18: 网络时代的音乐家生存指南
请猜想一下 ,一张专辑能赚到多少钱?
功能链接
前一篇:一篇政治类读书笔记
后一篇:Open Library 项目
更多内容请访问:首页 ? 档案 ? 环球
站内搜索: Web www.ruanyifeng.com
Feed订阅:
广告

留言(122条)
geek 说:

希望有pdf版本便于收藏

2007年8月 1日 15:56 | 档案 | 引用

quietknight 说:

翻译得不错,不过有一个地方好像不对:We clung to each other as a way of validating our rejection of all those social people.这里应该是说和这群人混在一起,而不是粘在一起。

2007年8月 1日 17:15 | 档案 | 引用

南京的名侦探 说:

转自cnBeta的评论:
From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is expected,这句话翻译成这个“对于那些接受了许多帮助的人们,他们还在期待更多的帮助”应该是不对的,经查,正确的翻译应该是:得天独厚的人,上天同样大有期望。意思有点像spiderman里的老peter说的,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2007年8月 1日 20:15 | 档案 | 引用

阿三 说:

谢谢你的工作。
在XYS和cnbeta都看到了你的文字。


2007年8月 1日 21:25 | 档案 | 引用

Ruan YiFeng 说:

引用南京的名侦探的发言:From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is expected,这句话翻译成这个“对于那些接受了许多帮助的人们,他们还在期待更多的帮助”应该是不对的,经查,正确的翻译应该是:得天独厚的人,上天同样大有期望。意思有点像spiderman里的老peter说的,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这句话确实译错了,你的译法是对的。
引用quietknight的发言:有一个地方好像不对:We clung to each other as a way of validating our rejection of all those social people.这里应该是说和这群人混在一起,而不是粘在一起。
你的表达比我好。
引用geek的发言:希望有pdf版本便于收藏
已经提供了。


2007年8月 1日 21:53 | 档案 | 引用

章鱼的触角 说:

我是外语专业的,不知道大哥你是不是啊。
翻译腔超级严重的,而且很多地方改动过大。误译之处也不少~~~~
我也“准备”翻译下这篇文章,留下我博客地址吧,希望你也回访。

http://blog.sina.com.cn/last

2007年8月 2日 01:53 | 档案 | 引用

章鱼的触角 说:

过去30年里,我一直在等待着说这样一句话,“父亲,我一直对您说我将拿到自己的学位。”。

  我要感谢哈佛及时地授予我学位。我明年要换工作(注:指全力投入比尔及梅琳达基金会的慈善工作),有了学位我的简历看起来会更好一些。

  祝贺今天的哈佛毕业生都直接获得了学位。哈佛校报称我为“哈佛历史上最成功的辍学生”,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当我面对同一届毕业生时,我可以对他们说,“我是失败者中最为成功的。”

  众所周知,当初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从哈佛商学院退学,我是始作俑者。我并不是一个好榜样,这也是我受邀在你们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的原因。如果你们都像我一样辍学,那今天就没有人会坐在这里。

  对我来说,在哈佛的经历是一段难忘的体验。校园生活总是让人留恋,我曾经上了很多根本没有注册的课。当然,宿舍的生活并不太美好。当时我住在拉德克里夫学院,同一宿舍的很多人经常讨论问题到深夜,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并不担心早上起不来床。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成长为反社会集团的领导者。

  拉德克里夫是一个适合生活的地方。那时候这里有很多女孩子,而且大多数男生都属于较为死板的类型,因此我的机会很多,你们都知道我的意思。不过,正是在这里,我明白了拥有机会并不一定能获得成功的道理。(笑)

  在哈佛的日子里,最令我难忘的一天是在1975年1月。当时我给Albuquerque的一家公司打了电话,这家公司已经开始生产全世界首批个人计算机,我希望向它们销售软件。

  最开始我忐忑不安,因为担心这家公司会因为我是学生而挂断电话。但幸运的是,它们没有这样做,而是对我说,“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一个月内来我们公司看看吧。”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我们当时还没有完成软件开发。从那一刻起,我夜以继日地工作。这一项目虽然价值不大,但它标志着我大学生活的结束,以及微软的起步。

  哈佛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所有人都活力十足,而且非常聪明。在哈佛的日子有快乐,也有失落,但总是充满挑战。尽管我很早离开了哈佛,但那几年已经足以改变我。在这里,我结识了很多朋友,并想出了很多创意。

  认真回顾过去,我确实有着一大遗憾。

  当我离开哈佛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存在着可怕的不平等现象。人们享受的医疗、保健和机会严重不均,很多人生活在绝望的边缘。

  我在哈佛学到了很多东西,包括经济和政治方面的新思想,但体会最深的还是科学的不断进步。

  可是,人类的最大进步并不体现在发现和发明上,而是如何利用它们来消除不平等。不管通过何种方式,民主、公共教育、医疗保健、或者是经济合作,消除不平等才是人类的最大成就。

  当我离开校园时,并不知道美国有数百万的青少年享受不到受教育的机会,我也不知道在发展中国家有数百万人生活在极度的贫困之中。

  我用了数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了这些。

  你们和我完全不同,你们更了解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不平等。我希望你们过去几年都曾经认真想过,应当如何应对这样的不平等,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假如,如果你愿意付出每周几小时时间和每月几美元,希望这些时间和钱能拯救更多的人,改善更多人的生活。那么,你会将时间和钱花在哪里呢?

  对于梅琳达(注:盖茨之妻)和我来说,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应该怎样做,才能让我们拥有的资源给最多的人带来好处呢?

  在讨论这一问题的过程中,梅琳达和我看到一篇关于疾病每年在发展中国家杀死数百万儿童的新闻。这些疾病包括麻疹、疟疾、肺炎、B型肝炎和黄热病,它们在美国已经受到严密的控制。此外,一种我们从未听说的疾病——轮状病毒每年要杀死50万儿童,但其中没有一名美国儿童。

  我们感到非常震惊。既然每年有如此多的儿童因为这些疾病而死,那么就应当将研发新药、拯救生命放在首位,但事实并非如此。

  如果你们相信“人人生而平等”,当了解到人们认为有些生命值得拯救,而有些生命不值得时,也会感到震惊。我们会对自己说:“这并不是真的。但是,如果它是真的,我们就应当努力改变这种情况。”

  因此,我们开始了这样的工作,我们相信别人也会这样做。有时我们会感到不解: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允许那么多的孩子死亡呢?

  答案很简单,也很残酷。拯救这些孩子的生命并不会带来市场回报,政府也没有为此提供补贴。这些孩子之所以会死亡,主要因为他们的父母没有强大的市场力量,甚至没有话语权。

  但是我和你们都有。

  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就在这一时间,世界各地仍在上演着人间惨剧。这让我们感到心碎,我们之所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并不是我们没有同情心,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做。

  我们面临的障碍并不是缺乏同情心,实际情况要复杂的多。

  要将同情心转化为行动,我们需要看到问题,找到解决方案,并了解最终结果。但实际情况是,我们很难做到这三点。

  即使有了互联网和24小时新闻播报,我们仍然很难真正地了解问题。如果一架飞机坠毁,官方会立即举办新闻发布会。他们将会承诺展开调查,确定事故原因,并保证今后不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但实际情况却是,飞机失事死亡人数还不足全世界每天因可避免原因死亡人数的0.5%。

  更严重的问题并不是飞机失事,而是全球数以百万计的可避免死亡。

  事实上,我们很难获得同后者相关的消息。新闻媒体希望获得新消息,而数以百万计的人因贫穷和疾病死亡并不是新消息。因此,这样的消息很难出现在媒体报道中,从而更容易被人们所忽略。另一方面,即使我们看到这样的报道,也不太情愿仔细阅读。因为情况过于复杂,我们不知道如何提供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大多数情况会将视线转向其它方向。

  看到问题只是第一步,我们要做的下一步是降低问题的复杂度,并找到解决方案。

  如果我们想让自己的同情心发挥作用,找到解决方案非常必要。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保同情心没有被浪费。当然,由于大部分问题都很复杂,要找到解决方案并不容易。

  那么,我们又应当如何降低复杂度,找到解决方案呢?我认为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确定一个目标、发现最有效的方式、为这种方式找到理想的技术、以及开发最优秀的应用,例如用于治病的药品。

我们要做的最后一步就是衡量工作的成果,并与他人共享我们的成功与失败。


2007年8月 2日 02:00 | 档案 | 引用

leondu 说:

大家还是看"章鱼的触角"的译文吧,楼主的译文错漏太多了。

2007年8月 2日 11:52 | 档案 | 引用

Ruan YiFeng 说:

引用leondu的发言:大家还是看"章鱼的触角"的译文吧,楼主的译文错漏太多了。
本来不想回复了,我一贯的态度是清者自清。但是,考虑到看这个网页的很多朋友的英语可能并不熟练,我还是回复你吧,免得网友被误导。

我的翻译中不准确的地方有一些,因为翻译得比较快,有些地方不是很仔细,但“错漏太多”是不可能的。这一点我有自信。

倒是“章鱼的触角”的翻译问题很多,别的不说,他连最简单的“dorm life was terrific.”,居然译成“宿舍的生活并不太美好”,不由让人怀疑他的英语能力。

目前为止,有一句我肯定译错了:But humanity's greatest advances are not in its discoveries – but in how those discoveries are applied to reduce inequity. (人类最大的进步并非来自这些发现本身,而是来自将这些发现用于减轻不平等。)其他的错译暂时没有发现。


2007年8月 2日 21:47 | 档案 | 引用

sussy 说:

你好,偶然间登陆到你的博客,很荣幸在你的博客里看到这么丰富的信息让我顿时茅塞顿开,还有,很欣赏你的英语翻译水平,有机会好好讨教,讨教.

2007年8月 3日 22:04 | 档案 | 引用

此人极度凶悍 说:

一句话,喜欢你这里,丰富多彩。

2007年8月 4日 11:10 | 档案 | 引用

ufc 说:

但我觉的章鱼的翻译比较流畅一些,你觉的呢?

2007年8月 4日 23:54 | 档案 | 引用

commencements 说:

无心的错误除外,博主和章鱼的翻译确实代表了两种风格。章鱼对文字的处理比较灵活,更符合汉语习惯,所以读来流畅一点;博主的译文更贴近原文。这里面未必有高下之分,不如说是各有各的读者群吧。

P.S. 今年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演讲的是诗人Dana Gioia,讲的是当代美国社会中普通人的生活与文化的联系越来越少。他最后引用的自己的诗作我说不上喜欢,但演讲的大意是很赞同的。

2007年8月 5日 07:46 | 档案 | 引用

mosse 说:

"看这个网页的很多朋友的英语可能并不熟练"这句话对于一部分人的打击类似于"小子,毛还没长齐,吊什么吊?"呵呵.看看眼下的英语热吧,且不说是否增加了一些真才实学的英语人才,至少添了不少半瓶水,到处指点江山,说他们没读过几本书或许会承认,要说他们英语真的不咋地,这些免费英语家教就要给你开课了!楼主很有水平也很热心,小的就怕楼主一疏忽用词不当,开罪了那些英语家教,小心和你没完呢.

2007年8月 8日 12:20 | 档案 | 引用

28花生 说:

说起外语专业的朋友啊,眼下你们可真不好混啊,英语不见得比别人强大哪里去,有点脑瓜的人口语,文章都能拿下,尤其在沿海城市(直说了吧就是上海),根本就是第二母语的位置了,连区区不才都感到混不下去,要搞二外了.可别忘了他们还有自己的专业呢.所以啊,努力提高自己水平永远是第一位的.别把时间老花在秀自己的专长上面,要知道让阮大哥这些人秀自己的专业给你开开眼,保准让你惭愧自己的中文都相当"terrific"滴~~~

2007年8月 8日 12:42 | 档案 | 引用

Amy.tung 说:

不至于吧?英语是个交流工具而已,还不是划分财富的标准吧?好好体会老比尔的话,祝各位都利用手头的天赋和资源倾情奉献,不搞个人主义...像可爱的博主一样。

but in how those discoveries are applied to reduce inequity. 而是在于能够用这些发现去减轻人类不平等。

以后多多学习交流哦。

2007年8月 8日 18:07 | 档案 | 引用

ppip 说:

这篇文章的访问量应该很大,看到上QQ书签首页了,呵呵。的确学习英语的人很多,但是要说熟练应用的,比例会很大吗?ruanyifeng的翻译水准,还是让人放心的。

2007年8月 9日 13:46 | 档案 | 引用

Ruan YiFeng 说:

引用ppip的发言:这篇文章的访问量应该很大,看到上QQ书签首页了,呵呵。
还是QQ人气高,大概总吸引了几千人次的访问量吧。不过都是些小孩子,它的转载对我意义不大。


2007年8月 9日 19:03 | 档案 | 引用

Far_A_Way 说: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这样翻译也不对。这句话是一句宗教味很浓的话,其简练程度使其不好翻译。

我的翻译为:"从受到天赐的人们那里,更大的付出是期望着的。”
或用南京的名侦探的另句话:“得天独厚的人,上天同样大有期望”

这句话的含义在本文最后一句可以得到阐析。

2007年8月11日 08:18 | 档案 | 引用

Far_A_Way 说:

不是最后一句,是下一句:
“When you consider what those of us here in this Yard have been given – in talent, privilege, and opportunity – there is almost no limit to what the world has a right to expect from us.”

2007年8月11日 08:21 | 档案 | 引用

雷声 说:

感谢阮一峰先生的精彩翻译!

有一事告知。译言网站的一位热心用户将您的译作转载到了译言网站:

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4878/1527

我是译言网站的负责人。我已经通知用户尽量使用链接引用,而不是复制转载。如复制转载,需征得您的同意。如您有意见,请和我联系。

谢谢!

2007年8月15日 07:47 | 档案 | 引用

Ruan YiFeng 说:

引用雷声的发言:我是译言网站的负责人。我已经通知用户尽量使用链接引用,而不是复制转载。如复制转载,需征得您的同意。如您有意见,请和我联系。
没问题,只要注明出处,都欢迎转载。


2007年8月15日 16:12 | 档案 | 引用

老牛 说:

这个演讲很精彩. 他谈的是人类最根本的问题, 然后是解决办法. 我本来是悲观主义者, 但他从操作层面提到的努力方向让我看到了希望. 谢谢站长的分享.

对于我个人来说, 虽然每天阅读英文材料, 但还是中文阅读速度快. 所以也感谢站长的翻译. 至于每一个字是否翻得精确, 在我看来并不重要. 何苦站长早已充分展现过其英文水准.

2007年8月18日 19:08 | 档案 | 引用

Ruan YiFeng 说:

引用老牛的发言:感谢站长的翻译. 至于每一个字是否翻得精确, 在我看来并不重要. 何苦站长早已充分展现过其英文水准.
谢谢牛兄的夸奖。我的英语水平真的不能算高,经常有低级错误,我还在努力提高中呢。


2007年8月19日 20:59 | 档案 | 引用

arparp 说:

我是译言网站的负责人。我已经通知用户尽量使用链接引用,而不是复制转载。如复制转载,需征得您的同意。如您有意见,请和我联系。

谢谢!


2007年8月28日 15:46 | 档案 | 引用

Jusblue 说:

我本来只是要搜索一下比尔盖茨读大学时的情况,碰巧打开了这个地址。结果我几乎忘了原来的目的,一口气读完了这篇演讲。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除了与Albuquerque那家公司有关的故事与他辍学有关不能不讲以外,在整个演讲他再也没提起自己如何创业历程如何不寻常,或者以成功者姿态提供经验之谈。我相信只有超出一般境界的人才能如此。虽然我也早就知道盖茨目前主要精力花在他的慈善基金会上,但直接读到他如此诚恳的演讲感觉还是很受震动。
实际上我们国家目前也是个非常不平等的社会,倾向于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弱者占大多数——普通百姓几乎都觉得自己是弱者,little is given,而且no power in the market and no voice in the system,心中常积着一股怨气(看看整个社会浮躁的态度和BBS上动辄骂街就知道了)。而强者们则似乎更热衷于享受现有体制给自己带来的好处。盖茨演讲的对象显然都是些精英、强者,我虽然不在此列,但至少看到了一个标杆。当初看电影《蝙蝠侠前传》时,很敬佩蝙蝠侠父亲那样的美国精英,但那只是电影。现在我们看到了现实版。刘亚洲将军曾经说过,(大意是)其实我们应该庆幸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是由美国这样的国家来掌握;对整个世界而言,真的想像不出换作其它任何一个国家会更好。同样,巨大的财富由这样一个人来支配,世界慈善事业有这样的人倾力参与,也是很让人欣慰和庆幸的。他们能为一个跟自己毫不沾边的贫穷世界而努力,那么我们对自己身在其中,亲自忍受过它的不公平,也抱怨过无数次的这个社会能做点什么?现在也许不能或暂时顾不上,希望以后能。
感谢阮兄为我等误打误撞的人提供了这么个阅读机会。祝喜欢此文的同好们都好运!


PS:“章鱼的触角”为了通俗,对很多细节都作了处理,或者更适合QQ。不过这对喜欢原文的人来说并不是好事。阮兄译文翻译的痕迹多些,但更接近原文,也保留了盖茨的幽默感。比如第四段盖茨说好在自己是在毕业礼上演讲而不是开学礼——显然大家都已经毕业了也就不怕再受他的坏影响而半途辍学了;还有航空公司官员讲话的例子。。。

2007年9月 2日 19:51 | 档案 | 引用

Ruan YiFeng 说:

引用Jusblue的发言:我本来只是要搜索一下比尔盖茨读大学时的情况,碰巧打开了这个地址。结果我几乎忘了原来的目的,一口气读完了这篇演讲。
Jusblue,你的留言是今年迄今为止这个Blog上的最佳留言,非常感谢你。

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朋友访问这里。

2007年9月 2日 23:09 | 档案 | 引用

刘飞 说:

非常感谢你精彩的分享!谢谢!

2007年9月11日 11:41 | 档案 | 引用

Susan 说:

我也是,误入藕花深处,发现一片桃花源.

2007年9月13日 11:31 | 档案 | 引用

曹燕贻 说:

我也很喜欢你翻译的这篇演讲,网站转载的很多。
但很多没有标明译者,支持一下。
我的博客:www.caoyanyi.cn

2007年9月17日 17:19 | 档案 | 引用

晴丝万缕 说:

很喜欢你的博客 !
以后有机会交流!

2007年9月17日 19:36 | 档案 | 引用

ruby 说:

很有深度的演讲,受益很深,同时很感激博主的翻译.

2007年9月27日 12:21 | 档案 | 引用

hainabian 说:

"From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is expected",是否有“给XXXXXXXX的你”这个意思?强调这封信的对象。

and at the close of the letter she said:"From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is expected"
可译为:在这封信的结尾她写道“给得天独厚同时被寄予重望的你”吧。

2007年9月28日 16:20 | 档案 | 引用

hainabian 说:

或者口语化些:“给得到很多也被期待很多的你”

2007年9月28日 16:29 | 档案 | 引用

击剑江湖 说:

大学的开学典礼、毕业典礼,应该是大学生最重要的一课,可惜我们的学校都很失败。例子太多,互联网上到处都是!
推荐大家读一读1986年,哈佛大学校长德里克-博克在哈佛大学校庆上的讲话,用我通常的话说“是一篇光辉的文献”!

2007年9月29日 09:46 | 档案 | 引用

齐天 说:

From that moment, I worked day and night on this little extra credit project that marked the end of my college education and the beginning of a remarkable journey with Microsoft

张鱼的触角:这一项目虽然价值不大,但它标志着我大学生活的结束,以及微软的起步。



阮一峰: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日以继夜地在这个小小的课外项目上工作,这导致了我学生生活的结束,以及通往微软公司的不平凡的旅程的开始

大家很明显可以看得出 谁翻译得更好些,我还是喜欢阮一峰的,至少让我看得更容易懂些,而张鱼的触角:标志着与以及搭配合适吗?
我虽然不怎么懂英语不过我至少懂得国语,哈哈 ~~

我还是支持阮一峰的,支持支持!!!!


2007年10月 1日 01:39 | 档案 | 引用

李夫仁 说:

为人类谋幸福!伟大!!!

2007年10月 9日 15:27 | 档案 | 引用

优点 说:

慈善的终极是牺牲自己,奉献他人.而能够完全自发地投入这项工作,必先充分地完善自己.同理,慈善如果上升到国家水平之上,而放之全球,能够完全行善的国家也必先充分地完善自己,同时行善的目标如果是彻底消灭不平等的话,它也将准备牺牲自己!

那么不平等如何而来?不平等是出于竞争的结果,人类在各自历史和自然条件下发展了智力和能力。获得更好自然和社会资源的部分人得到更好的发展,不断形成着相对于落后人们的不平等。同时普遍存在的物质资源竞争,包括优势群体对弱势群体以及弱势群体内部,更加剧着这种不平等。消灭这种不平等,意味着全体人类共享全部的自然和社会资源,将外在的对资源的竞争内部化,转化为精神上的竞争,这是世界大同,是共产主义。

在不平等能够被消除之前,人类有长期的工作需要完成,很多是慈善之外的。比如不同人们之间的观念和解与趋同,土地能源清洁等民生资源困境的解除等。从这个意义上讲,慈善必然是渐进的长期的,慈善的结果并非按照善心的增长而不断推进。但不管如何,消除那些深恶痛绝的不平等,凡可行的事,不必等待!

盖茨的思考和行动令人钦佩,显示了顶级大国财富领袖的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也显示了为善务尽,不以善小不为的气魄。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财富阶层,何时能够形成这种风气,以慰天下?




2007年10月13日 22:59 | 档案 | 引用

聂继磊 说:

我很高兴,能看到盖茨的演讲,我很佩服他的能力和勇气。

2007年10月19日 14:48 | 档案 | 引用

Leo Chain 说:

有谁能真正理解比尔想说的呢

2007年10月27日 19:33 | 档案 | 引用

curry 说:

感谢比尔!感谢院一峰!

2007年10月30日 13:39 | 档案 | 引用

林子 说:

这篇演讲确实令人深思, 谢谢阮兄的翻译, 不知你手上有没有该演讲的音频或视频, 有的话希望你上传, 谢谢!

2007年11月 4日 10:14 | 档案 | 引用

shuaibo 说:

楼主的语言水平明显搞得多,更有文采。
章鱼的触角得翻译倒是通俗易懂,适合大众看。
但是作为学生和学者,只要对美国的文化和习惯传统有所了解,
那么楼主的翻译肯定是首选,读起更有内涵,很舒服。
楼主很谦虚

2007年11月20日 00:49 | 档案 | 引用

东方觉醒 说:

请楼主从电骡上搜索‘世事關心第23期’,争取看完,在下集第6分钟开始有关于微软所做的好事。在看这段视频时,我曾流泪。一大群最高专业水平的专家在谋杀无数的电脑白痴--这是怎样的力量对比啊?!比尔盖茨难逃其咎--,据说,比尔盖茨很多演讲是请人代笔的,而且他在媒体面前很会包装自己(仍需考证)。

凭一篇动听而美妙的演讲,我们实际上无法判定比尔盖茨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比尔盖茨在这篇演讲中强调世界的复杂性,同样,对于比尔盖茨这个人,对我们来说他同样也是一个复杂的个体。我们对他所知道的一切,全部来自各种各样的媒体,而从来没有亲自接触这个人。实际上,他并不复杂,只是由于距离的缘故,无法直接接触的缘故,他才显得复杂。要确定他这个人,最好的方式是看他和他的公司究竟做了什么,而不是他说了什么。


2007年11月20日 13:44 | 档案 | 引用

木木 说:

我是从GOOGLE上搜索达尔文的资料才发现这篇文章的,不管文章翻译的怎么样,都要为楼主的这种精神所感动,在这里要说声谢谢分享,幸苦了!
PS:博客的内容很丰富,很欣赏楼主的精神,会一直上来看看的,继续加油吧。

2007年11月29日 16:00 | 档案 | 引用

windrider 说:

但是,人类最大的进步并不来自于这些发现,而是来自于那些有助于减少人类不平等的发现。不管通过何种手段——民主制度、健全的公共教育体系、高质量的医疗保健、还是广泛的经济机会——减少不平等始终是人类最大的成就。

赞!

关键是——如何去做?怎样是最有效的?

2008年1月 3日 17:32 | 档案 | 引用

地山 说:

感谢楼主提供中英对照。

拙见,供参考:
1. 第四句中"taking a much more direct route "译为“直接多了”可能比“简单多了”更为客观,并且更不会引起误会;“简单”多少有些看不起的含义。
2. 第六句最后“validating our rejection ”:原译文不准确,但一时想不到怎样译。想到时再说吧。
3. 倒数第二段:“reflect on ”:译为“回顾”会不会更好?

2008年1月17日 03:22 | 档案 | 引用

Kiss Meng 说:

你们的英语很好
请你们帮帮我英语,我的英文很烂
怎么能像你们那样厉害?.

2008年1月20日 17:55 | 档案 | 引用

马歇尔 说:

你翻译的真是太棒了

2008年3月 2日 21:40 | 档案 | 引用

易水寒 说:

This is where I learned the sad lesson that improving your odds doesn't guarantee success.


此句的译法似有不妥!



欣赏此译文,并尊重博主劳动.

2008年3月 3日 14:52 | 档案 | 引用

Amy 说:

我在YouTube上听这篇演讲,于是就在网上搜了一下英文原文,发现我听的版本与网上搜到的原文还有博主的版本很不一样,很多地方都有出入,博主采用的版本与这个版本http://www.smh.com.au/news/technology/speech-at-harvard-by-bill-gates/2007/06/08/1181089292159.html基本上是一样的。
我也很喜欢这篇演讲,希望朋友们都能认真的听一听,受益颇多。

2008年3月 8日 12:59 | 档案 | 引用

hcz103 说:

“When you consider what those of us here in this Yard have been given – in talent, privilege, and opportunity – there is almost no limit to what the world has a right to expect from us.

想一想吧,我们在这个院子里的这些人,被给予过什么——天赋、特权、机遇——那么可以这样说,全世界的人们几乎有无限的权力,期待我们做出贡献。”

翻译欠妥当吧

我觉得不是说“人们有无限的权利”,而是“被赋予的……”相对“人们期待的“而言,被赋予了“几乎无限”

2008年3月10日 15:10 | 档案 | 引用

潮汐池 说:

你们这些人哪~~~很明显文章的重点不是翻译,而是文章的主题精神,而你们在一起吆喝吆喝吵着翻译的事情,翻译的好坏确实关系到主题的体现,文章的翻译没有影响文章的主题,为什么不多花点时间在主题的价值上呢!!

2008年3月25日 15:53 | 档案 | 引用

子芮 说:

关注这个博客很久了,像是和一个旧识交心,总会有欣喜的发现,请你一定继续,坚定的走着,做着,带着我们的共鸣。

说说这篇演讲,我想主题价值很明显,慈悲为怀的天下情怀,对大学生非常必要也非常重要!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西方,演讲很早就作为一门专业课程开设,西方崇尚大胆表达的文化心理也让听众更乐于接受,大概这也是盖茨演讲精彩如此的原因。至于有没有人代笔,那是尚未证实的传言,只是“据说”,科学的精神不是讲究证据么。何况,最重要的是,他的演讲激励着那么多迷惘中的热血青年们为未来作出努力,这份力量不可忽视。

只是,在被他震撼的同时,要知道中国文化中也是有着类似榜样的。孔子游学四方传播仁爱,闻一多的拍案而起,范仲淹的心忧天下,中国文化原本就是更加注重现世讲究经世致用的,但是佛教也是弘扬普世精神的。我倒是认为我们不能丢掉传统文化中悲天悯人的精髓,要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文化,举世分享,像盖茨做的一样。

也像阮兄做的一样。

2008年3月27日 20:53 | 档案 | 引用

Alex 说:

我听力还远不能听懂。借您的参考,说声谢谢了!

2008年4月 9日 21:15 | 档案 | 引用

Gandalf89311 说:

重要的是文章的内容,我觉得既使是一两个小错误也并不会影响理解。
何况这种差别并不算错误。只能说这样翻译更好罢了
我更喜欢直译(觉得不容易误解),对是否读上去更像原汁原味的中文不是最在意。
当然尽量完美没有错。

2008年4月24日 00:43 | 档案 | 引用

tanny 说:

"在整个演讲他再也没提起自己如何创业历程如何不寻常,或者以成功者姿态提供经验之谈。我相信只有超出一般境界的人才能如此"。
也许他的创业历程并不那么我们想像的那么难,他也并没有超出一般境界,他只是按他自己的习惯,性格来做的,就像他在大学里那样很很是一般,也许就是这样的很很一般,才使得他的与众不同。
也许他做他的工作就像他在大学里学习一样,平静中认真,平静中又有想像的火花。


2008年4月24日 20:45 | 档案 | 引用

文彦诗 说:

非常感谢您的翻译......

2008年5月 1日 22:13 | 档案 | 引用

eleven 说:

我对翻译的准确与否没什么兴趣,最近读了一本有关哈佛的书,再看看自己,受的什么高等教育?
中国的高校应该也培养几个可以在他毕业若干年后给母校捐款的人,而不是一群毕了业忙着到处找工作养活自己的人。
如果有机会的话真该去感受感受国外的高等教育啥样子,不过估计要到下X代了。

2008年5月 9日 09:27 | 档案 | 引用

mackmhl 说:

大家没必要太在乎老阮的翻译,为什么不花点时间考虑一下盖茨演讲的内容,能给你什么启发,你能做什么!

2008年5月10日 15:41 | 档案 | 引用

jack sun 说:

像盖茨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不是吗?

2008年5月29日 16:50 | 档案 | 引用

UTAR student 说:

这就是所谓的“取之社会,回馈社会”。大部份企业家也是如此。

2008年6月 5日 18:59 | 档案 | 引用

Will 说:

翻译得挺好,译者的功底是很明显的,虽然有些瑕疵但是不影响译文的品质。而“章鱼的触角”的译文,让人感觉就是好多个零碎的译句组合而已。

2008年6月17日 01:27 | 档案 | 引用

kwingart 说:

首先,感谢博主的无私奉献,帮助了我这样的英文水平不足者更好的理解gates的演讲的内容。
第二,我觉得大家不用纠缠于博主的译文怎么样,博主把演讲者的主要想表达的东西清楚说出来了,我们应该是在深刻理解身体力行gates提倡的帮助他人,消除不平等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时间。
第三,这个演讲对于我个人价值观的指引也非常有意义。
再次感谢博主,给我们打开了“窥探世界”的又一扇窗口。

2008年6月18日 09:39 | 档案 | 引用

nepgan 说:

It's very nice of you to share the speech to us.

2008年6月19日 13:56 | 档案 | 引用

段俊邑 说:

我觉我们当代大学生应在自己的国度收到良好的教育的同时应该受到以西方的教育!这样有助于活跃我们的思想!

2008年6月23日 23:09 | 档案 | 引用

王永波 说:

章鱼的触角明显嫩了点,阮先生的译文很老道,体现了原文本来的风格,意思表达也很到位,足见功底深厚。佩服!


2008年6月24日 19:37 | 档案 | 引用

杀手 说:

演讲的翻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精神,我太欣赏比尔的精神了,有朝一日,我成名的时候,我也会关注爱心事业.为自己奋斗吧

2008年6月25日 16:07 | 档案 | 引用

精灵 说:

一流的演讲,加上一流的翻译,既是心灵的震撼又是享受!

2008年6月27日 11:08 | 档案 | 引用

dianyou201 说:

你的翻译不错,如果有兴趣的话,希望与您合作,翻译一些书籍,报酬丰厚

2008年6月28日 17:09 | 档案 | 引用

左右 说:

一流啊 , 厉害啊 , 棒。

2008年6月28日 19:09 | 档案 | 引用

陈小姐 说:

大家好!各位有责任改善世界不公平之处.想想我们目前所享受到的,大家就能明白世界对各位的期望是什么?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要编入教科书,各位以为如何?

2008年7月 2日 13:39 | 档案 | 引用

Jadeweg 说:

让我们努力向Mr.Gates学习吧,先独善其身,再兼济天下。中国的不平等也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之一。这也是国人的耻辱啊。

2008年7月 4日 07:05 | 档案 | 引用

yishanzhiren 说:

thanks a lot for your translation for Bill Gates speech in Harvard, you did great job, how about anther speech which Bill Gates made in DAVOS, would you help to translate it.....website link as below,

http://www.gatesfoundation.org/MediaCenter/Speeches/Co-ChairSpeeches/BillgSpeeches/BGSpeechWEF-080124.htm

2008年7月 5日 06:22 | 档案 | 引用

爱劈先生 说:

楼主,竟然,您老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滴转了!

不过,我得声明,如果我侵权,那也仅是侵了你翻译的权,英文原文部分那还是比尔大叔的吧,啊嗯 ? :-)

我要转到百度《拈花邪笑》吧去置顶!

2008年7月 8日 08:57 | 档案 | 引用

路人甲 说:

非常好的一篇演讲,展现了一个宏大而美好的远景。

对这段很有触动
“We also can press governments around the world to spend taxpayer money in ways that better reflect the values of the people who pay the taxes.

If we can find approaches that meet the needs of the poor in ways that generate profits for business and votes for politicians, we will ... ...”

一定会有一个方法让弱势的人得到基本的帮助,而同时让尽可能多的人满意。

2008年7月 8日 17:49 | 档案 | 引用

chris ding 说:

感动人心的演讲,伟大而睿智的灵魂,当之无愧的世界首富~!

真感谢上帝把他带来我们的人类社会~!


2008年7月 8日 23:50 | 档案 | 引用

badants 说:

从楼主罗琳的演讲翻译转到这里来的,看了之后对自己的世界观真的有不少启发。他们俩的演讲有一定的共性,就是呼吁精英们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并采取一定的行动去作出改变。我们现在生活的社会就是极度的不平等的社会,我们这一代人也许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去为改变这一切作出实际的行动。事实上Gates用了30年的时间才意识到这个世界公平正义的积极性,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他已经(终于)行动了,我们还等什么?用我们一点一滴的行动去开始吧,let's go!

2008年7月19日 22:35 | 档案 | 引用

花自开自落 说:

转贴一些这里的东西,谢谢了。

2008年7月20日 18:05 | 档案 | 引用

暗香浮动 说:

你翻译的非常不错,呵呵

2008年7月29日 13:08 | 档案 | 引用

安然 说:

我是一个大学生,曾经看过比尔盖茨的这篇演讲.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缩短中国贫富差距.当我给我的朋友讲时,他们会觉得我在天方夜谭.才一个刚进大学的小毛孩,功课没别人做的好,思想没别人成熟,还会因为某个很平常人的成功而感到激动.这样一个连自己生活都还不能解决的大学生怎么去完成那么一个庞大的工程.看了他的这篇演讲很是激动,近日突然又想到这篇演讲于是再搜来看看,不知觉进入了博主您的空间.谢谢你的翻译.在现在,我会努力总有一天我可以做到小小的一部分,如果一个人可以做到千万分之一,那么十个人可以做到百万分之一,一百个人就可以做到十万分之一.更多的人就可以做到更多.那么中国的贫富差距也将越来越小.中国也将更加趋向于和谐.我会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尽到自己的努力.而现在,我又很是激动.有希望就有方向,我想我又有了动力

2008年7月29日 13:57 | 档案 | 引用

z 说:

共产主义的马克思和最大的资本家盖茨的目标竟然如此的相似:消灭一切不平等。

2008年8月 8日 14:10 | 档案 | 引用

llm 说:

不平等始终存在,但是能活着就有希望,能接受教育就有希望,努力就有希望


2008年8月15日 02:10 | 档案 | 引用

89467018 说:

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这篇东东看完了(偶尔开小差,吃东西,聊天).真的很感谢阮哥哥的翻译...

2008年8月26日 17:35 | 档案 | 引用

音 说:

写得很精湛,不会让人听起来感到乏味、无聊。

2008年9月 7日 12:09 | 档案 | 引用

舜 说:

盖茨真是当之无愧的“首富”
谢谢阮兄的精彩翻译,分享、帮助别人可以得到最大的快乐。

2008年9月 9日 11:13 | 档案 | 引用

叶萍 说:

我想要联系盖茨的基金会,因为我正有一个可以用行动完成诺言的推进中国西南部教育的项目计划.拜托了!!! 我是一名想做实事的普通老师......我希望全天下的孩子快乐......

2008年9月25日 14:25 | 档案 | 引用

Jessie 说:

阮一峰你好~ 呵呵,真是很巧,我明天就要参加我的本科毕业典礼了。我在澳洲,本科读的是商学类专业,现在正在学习翻译和口译。今天晚上偶然在网上搜索关于毕业典礼的关键词,首先就看到了你的网络日志里GATES的这篇出色的演讲稿,还有你的精彩译文,文采出众,很是佩服~

不得不说~~~章鱼的触角那位老兄,学英文专业的吗?看得出来你很有自信,而且我的英文水平大概也比不上你,但是把“dorm life was terrific.”译成“宿舍的生活并不太美好”。。。。。实在是太低级的错误,而且整体上文法不够严谨,给人感觉实在过于普通随便了。

2008年9月28日 22:24 | 档案 | 引用

龙昶旭 说:

盖茨已经成为一个时代不可磨灭的符号

2008年9月30日 22:30 | 档案 | 引用

Dylanklc 说:

文章中间部分 not because we didn't care, but because we didn't know what to do.
您的翻译:并非我们无动于衷,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做什么和怎么做。
里面并没有and或者or 连接词。
我认为是:并非我们无动于衷,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做。
希望您能修改。

2008年10月 7日 14:59 | 档案 | 引用

遗失的水乡 说:

我觉得慈善家的慈善并不仅仅表现在对于贫弱者的关注,更表现在他拥有一种卓越的眼光以及一颗赤子之心。盖茨的言行告诉我们,把这种眼光举过头顶或者是踩在脚下都是不合适宜的,而放在心里却更容易成就一种让人一见倾心的善意。
该是整改心灵的时候了,呵呵
感谢您的翻译。

2008年10月14日 12:32 | 档案 | 引用

覆氺楠収 说:

今天看到比尔·盖茨准备不干了的消息。明天,不!是今天了,现在1点了。
他把580亿美圆的Money都捐了出去,真的佩服,不是因为他是有钱人,而是的他的人生态度……
不知道现在美国的地方时是几点,也许曾经的首富。。。。。。
哎,有些感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上网搜索文章就看到这了~~~



真诚的感谢你的翻译.

2008年10月24日 01:01 | 档案 | 引用

Li 说:

你好 很高兴看到您翻译的比尔盖茨哈佛大学演讲 非常感谢

2008年10月28日 10:56 | 档案 | 引用

奋斗 说:

一个人的境界是不同的,

2008年11月 9日 06:11 | 档案 | 引用

风 说:

盖茨,我好崇拜你,你是我得偶像

2008年12月12日 09:46 | 档案 | 引用

程广磊 说:

我会成为中国十大首富之一程广磊

2008年12月14日 23:50 | 档案 | 引用

小彭 说:

怎么没有提到盖茨如何创业历谈到的细节?请问在那里可以看?

感谢你的翻译!

2008年12月18日 10:33 | 档案 | 引用

binbin 说:

“不平等从人类诞生的第一天就存在,到人类灭亡的最后一天也将存在。——因为人类对这个问题根本不在乎。” 不......非常反对

2008年12月18日 10:47 | 档案 | 引用

John Xu 说:

听了演讲回过来找文稿,Google到这里。很精彩,谢谢

2009年1月29日 21:39 | 档案 | 引用

yanyinong 说:

伟大的讲演,思想和行动必将流芳百世,翻译精确与否不重要。谢谢你的翻译。

2009年2月 1日 17:14 | 档案 | 引用

康河的风 说:

我觉得楼主翻译的挺好。英语读个差不多懂就行了。抠个别字眼不利于英文的提高。这是我多年的一点学习体会。

另外,老美的很多幽默和引申是基于现实的生活和文化的,忠于原作本身也是对原著文化的传播交流。

把老美的语言译成国人的感觉是不合时宜的。

2009年2月25日 13:49 | 档案 | 引用

TXFU 说: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2009年3月 4日 10:55 | 档案 | 引用

ivy 说:

"From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is expected"

这个是个倒装句,原句是:much is expect from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得天独厚之人,人们对其也是寄予厚望的。

2009年3月13日 17:42 | 档案 | 引用

ivy 说:

sorry,

correct one word: expected :)

2009年3月13日 17:44 | 档案 | 引用

angel 说:

英语水平很不错!

2009年3月17日 17:14 | 档案 | 引用

小诸葛 说:

值得学习和收藏!

2009年3月22日 11:30 | 档案 | 引用

小郭 说:

值得收藏!

2009年4月 9日 22:30 | 档案 | 引用

大于 说:

谢谢您的翻译和共享!
我想收藏与转载!

2009年4月30日 17:00 | 档案 | 引用

周俊杰 说:

比尔盖茨太有钱了,我很喜欢他,我今年19岁,我希望长大后也成为一个有钱人,不用再受穷人的罪了。我也是电脑上的,钱只要自己够用就行了啊。

2009年5月 9日 12:10 | 档案 | 引用

于 说:

比尔盖茨的想象力很深远,目标远大,格局也很大,有博爱之心。从他的演讲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毅力,他在用心对待自己,对待这个世界。他将地球上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他的成功之路是激情的快乐的,因为这是他爱的工作。我身有感触,让我们将彼此的生活做个对比,这个差距究竟有多大。这种差距都是我们每个人的心的指向导致的。他是我们的榜样。

2009年6月 3日 17:30 | 档案 | 引用

阳阳 说:

我相信比尔盖茨的思想不仅仅是影响哈佛一代学子,他的这一课题将对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特别应请官员关注,制定怎样的政策缩小差别。他的思想与毛泽东主席缩小三大差别的思想一致。谢谢你的翻译。

2009年6月21日 10:37 | 档案 | 引用

chuan 说:

偶然看到这里,很感动楼主的热情,更感动大家的热情评议,才发现任何事情都有这么多认真的人,所以我们的未来充满希望

2009年6月24日 10:44 | 档案 | 引用

Gan Jifu 说:

我虽然不懂英语,但是我觉得你们翻译得不错哦,谢谢你们的翻译,让我能看得明白。

2009年6月26日 22:31 | 档案 | 引用

windystill 说:

阮兄的翻译是原汁原味,佩服,但是更佩服盖茨演讲所要表达的思想,世界是不平等的,机会平等最重要,如何尽可能做到机会平等,是每个个人,乃至政府,应该思考的问题,在我们国内,同样存在这个问题,如何面对,如何解决,值得深思。

2009年7月 5日 00:00 | 档案 | 引用

乔卿 说:

我不懂英语,得看了这篇演讲真的很感动!如果中国的富豪、精英们能像比尔.盖茨一样中国的问题就不会那么多了。应该把这演讲做为我们政府官员的必看文件,让他们向人家学习一下,接受点教育。尤其是那些号称代表什么什么的人好好看啊,找一下距离。

2009年7月30日 17:01 | 档案 | 引用

koko 说:

消除不平等,首要是机会不平等

2009年8月 4日 01:39 | 档案 | 引用

姗姗 说:

我很同意安然的看法~!缩短中国贫富差距~!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2009年8月24日 20:04 | 档案 | 引用

匿名 说:

引用Ruan YiFeng的发言:还是QQ人气高,大概总吸引了几千人次的访问量吧。不过都是些小孩子,它的转载对我意义不大。



小孩子对你来说都不重要.?
请问您所谓的意义是什么?

2009年10月 1日 09:26 | 档案 | 引用

瓶子 说:

Bill Gates确实很厉害,谢谢楼主作的翻译,万分感激!

2009年10月10日 22:31 | 档案 | 引用

柯咯华 说:

Harvard was just a phenomenal experience for me在这句话根本没有just a这两个词!我听盖茨说了无数次就是没有听到just a

2009年11月10日 11:03 | 档案 | 引用

曹兴政 说:

胜者为王,败者贼!

2009年11月20日 10:28 | 档案 | 引用

雄鹰 说:

盖茨,是世界的盖茨!他的精神是世界的精神!

2010年5月12日 16:13 | 档案 | 引用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稿
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稿 - 第 1 页:第一页 第 2 页:第二页 第 3 页:第三页 第 4 页:第四页 第 5 页:第五页 President Bok, former ...
策马高级口译·译文: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稿
策马高级口译·译文: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稿 - 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稿 [高级口译·译文] President Bok, former President Rudenst...
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 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From: http://www.hxen.com/englishvideo/yanjiang/2012-07-31...
比尔盖茨哈佛大学演讲稿
比尔盖茨哈佛大学演讲稿_其它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President Bok, former ...这就是为什么我被邀请来在你们的毕业典礼上演 讲。 如果我在你们入学欢迎仪式上...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