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投资 >>

逼女车主喝农药的超载罚款何解_图文

逼女车主喝农药的超载罚款何解

近日,央视报道了河南永城一位女货车车主在“购买”了超载“罚款月票”后又被罚款、 一气之下就喝了农药的事件。 这起悲剧让人痛心愤怒, 但引发悲剧的超载罚款问题却是顽疾 难解。 ?[详细]

四个主管部门管不住超载
路政、运政、交警、城管都可以直接处罚货车超载

货车超载管辖权明细

如上图所示, 中国对货车超载有直接管辖权的就有四个部门之多。其中路政 (公路局)和运政(运输局)从属于交通运输部门;城管(道路市政管理)从属 于建设部门; 交警 (交管局) 从属于公安部门。 不但三个大部门可以管同一件事, 一个大部门里的两个单位也管着同一件事。

这四个部门管理超载,均师出有名、执法有据。路政和城管管道路保护:你 超载会损坏道路, 我能管吧?运政管交通运输: 你超载影响运输秩序, 我能管吧? 交警管交通安全:你超载影响安全,我能管吧?不但能管,而且都有罚款权,运 政虽然理论上不能直接对超载罚款,但可以对货车改装罚款,鉴于超载货车基本 都有改装,所以实际上运政也能对超载罚款。 可这样一来,就形成一个违法、多重处罚。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从字面上就 能看明白——道路管理、运输管理、交通管理,这三个概念本来就互相重叠、难 以划清边界。 管理执法权重峦叠嶂,超载反而发展成“无车不超” 重重执法关卡没有卡住货车超载,“无车不超”的现象已经持续多年。在本次 喝农药事件发生的河南永城,运政发“罚款年票”、路政发“罚款月票”,这就是默 认了货车肯定会超载,所以提前收罚款都不会冤枉你。

实际上不是管不住,而是不愿管
处罚只罚款、不制止

执法部门对杜绝超载并不热心,货车交 钱就能走

所有禁止超载的法规,都是把罚款和制止写在一起的,但实际的执法中,制 止被省略了, 只留下了罚款。 记者在云南王筇公路旁的五华区超限运输管理检测 站蹲守发现:“只见所有超载货车经过监测站时,停都不停,直接开下检测线径 直而去。两个执法人员在值班室里谈笑风生。偶尔,一些司机会主动停下来出示 月票后,执法人员摆手放行。记者还发现,一些没办理月票的司机通常在和持法

人员讨价还价后,交钱通行,没有一辆超载车被登记处理”。更有甚者,当一些 司机出示月票后, 执法人员不但马上放行, 还“善意”的提醒 “到期了, 记得换票”。 真是一幅“猫鼠和谐”的画面。 实际上只罚款不制止的问题持续很多年了。早在 2004 年,中央七部委就联 合发布《在全国开展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实施方案》,要求各级交通、公安 部门在治理超限超载工作中,“坚持卸载、避免重复处罚”、“必须坚持卸载与处 罚相结合”……。这显然就是在针对执法实践中重罚款轻制止的问题。可这种要 求显然也没管用,如今问题更严重了。其实,法律都早就白纸黑字写了要制止超 载,如果能做到依法行政,还需要七部委再通知?或者说,如果法律都不管用, 七部委的通知又能如何? 实际上罚款也罚得很不到位,执法部门似乎很怕把货车罚得不敢再超 今天人们普遍认为超载罚款猛如虎,但对照法律,就知道不完全是这么一回 事。按照《公路法》,对超载单次可罚款 3 万元以下,对严重、多次超载,完全 可以、也应该顶格处罚。但实际上,各地路政的“罚款月票”也就 3000 元左右, 这与法律要求的罚款额度可差太远了。 所以,执法部门对超载其实是既不制止也不重罚,好像担心雷厉风行的话, 会把超载“一掌劈死”。 根本上,执法部门缺乏遏制超载的动力 说到为什么出现超载,普遍的解释是:不超载不赚钱。这个解释其实经不起 推敲。“不超载不赚钱”的前提,是别人都超载、我不超载就赚不到钱。但是如果 大家都不超载, 那么运输行业的行情将发生变化, 车主为了利润会普遍提高运价, 收入上涨可以抵消成本上涨,这是很简单的经济学推演。 所以,执法部门要是严格遏制超载,只会使运价提高,不会让货车都赔钱做 买卖。 但是严格遏制超载会出现两个问题。 其一, 都不超载, 执法部门和谁收钱? 它们的“财路”就断了。现在执法部门向司机“售卖”“罚款月票”,看起来就像一门 生意,既然是生意,那卖主最担心的是没有顾客。医生害怕没有病人、律师害怕 没有争执、记者害怕没有灾难……,路政当然害怕没有超载。把售价提高也会吓 跑顾客,街头卖苹果的若要价 100 块一斤,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路政如果把罚 款定得太高,也是同样的道理。 其二,遏制超载,会使运价提高、抑制货运消费,消费下去了,货运就得“减 产”——也就是说干货运的人就少了、路上的货车就少了。路上的货车少了,路 政背后的部门其它利益——如公路通行收费怎么办?这里面牵扯的利益就多了。

显然,把超载“一掌劈死”,对执法部门“有弊无利”。

按照这样的治超逻辑,出现罚款月票和喝农药悲剧有必然 性
从某种角度看,“罚款月票”算是一次“用户体验提升”

超载“罚款月票”,设计得很有玄机

“罚款月票”属于一种固定罚款,其实早在“罚款月票”出现之前,超载罚款就 已经普遍属于固定罚款了。当年,司机每经过一个检查关卡,都要固定缴纳一笔 罚款,和进一趟收费站没啥区别。既然收费站会推行月票、年票,那罚款变身月 票制就不奇怪了。这都属于“业务创新”、“改善用户体验”、“便民措施”的范畴, 难怪有网友评价说:“这个做法算是双赢,执法部门也不用想尽心思怎么提高业 绩, 货车老板也比每次出车提心吊胆跑运输舒坦,执法部门推出超载月票真是体 贴地为人民服务,赞一个”。 根本上,如果把罚款当生意,那么和其它行业一样,“商业模式”总会改进。 而且任何创新都会“被同行模仿”。君不见,当记者就超载罚款问题采访天津城管 局领导时, 领导推荐使用“罚款月票”来解决问题, 城管作为“超载罚款行业”的“从 业者”,也敏捷的把“同行的创新”借鉴过来。 “月票价格”随“行情”波动时,就会容易产生冲突 价格总不是一成不变的,它要“随行就市”,根据供需情况调整。在关于本次 事件中、为什么女车主已经“购买月票”还要再被罚款的问题,执法人员当时是这

样解释的:“现在每月只交 3000 元月票已经不行了,还得另外拿出钱来打点,才 能放行”。 这个解释像极了汽车销售行业中的“加价提车”。本来,车价都是有个固定的 厂商指导价的,但是对于畅销车,4S 店会以“加价才能提到车”来变相提价,这 实际上就是价格随着行情波动。 对于“加价提车”,人们是非常不满的,看看汽车论坛里网友怎样痛斥就知道 了。而可想而知,当“加价”出现在超载罚款这样的情境中时,被“加价”者的情绪 自然比购车者激烈得多,喝农药的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不堪罚款喝下农药的女车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