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反思/汇报 >>

李大钊对1917年陈锦涛受贿案的反思_图文

第 32 卷 第 2 期 2019 年 03 月

唐山学院学报 JournalofTangshan University

Vol.32No.2 Mar.2019

李大钊对1917年陈锦涛受贿案的反思

时立宽

(天津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天津 300350)

摘要:1917年民国政府财政总长陈锦涛受贿案引发了李大钊对腐败问题的深入思考,他重点分析了 腐败现象产生的原因,并指出要解决腐败问题必须从政治和社会两方面入手,做最根本的革新,即 建立民治政治,改善社会风气,提倡简易生活方式.李大钊有关腐败问题的论述,不仅展现了其思 想演进的内在特点,对当今建设法制社会、廉政社会也具有一定的启示和现实意义. 关 键 词 :李 大 钊 ;民 治 政 治 ;简 易 生 活 ;陈 锦 涛 受 贿 案 中图分类号:B26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2 349X(2019)02 0026 06 DOI:10.16160/j.cnki.tsxyxb.2019.02.004

LiDazhao’sReflectiononChenJintao’sBriberyCase

SHILiGkuan

(SchoolofMarxism,TianjinUniversity, Tianjin300350, China)

Abstract: In1917, thebriberycaseofChenJintao, thefinancechiefoftheRepublicofChiG na, arousedLiDazhao’sconcernandreflectiononcorruption.HemainlyfocusedontheaG
nalysisofthecausesofcorruptionandpointedoutthefundamentalreformationfrompolitiG calandsocialaspectstosolvetheproblemofcorruption, thatwastoestablishthepolitics governedbythepeople, toimprovethesocialenvironmentandtoadvocateasimplelife.Li Dazhao’sdiscourseoncorruptionnotonlyshowedtheinherentcharacteristicsofhisideologG icalevolutionanddevelopment,butalsohadcertainenlightenmentandpracticalsignificance fortoday’sconstructionofacleanandruleGofGlawsociety. KeyWords: LiDazhao; politicsgovernedbythepeople;simplelife; ChenJintao’sbriberycase

  1916年, 李 大 钊 由 日 本 回 到 北 京, 亲 眼 目 睹了北洋政府的腐朽和社会的黑暗,继续为探 索救 国 救 民 的 道 路 苦 苦 思 索 追 寻. 1917 年,一 桩事关财政总长的受贿大案震惊全国,一时舆 论鼎沸. 李大钊对此案颇为关注,接连撰写文 章对腐败现象予以剖析,并从政治制度和社会 生活层面给出解决腐败问题的对策,这一系列 思考,展现了李大钊这一阶段① 思想发展的内

在 特点,为五 四 时 期 他 思 想 的 转 变 奠 定 了 重 要 基础. 以 往 学 界 对 这 一 问 题 的 研 究 关 注 不 够② ,因此本文以1917年民国政 府 财 政 总 长 陈 锦涛受贿案为切入点,系统梳理李大钊对此案 的关注和批判、对腐败现象产生的原因分析,以 及提出解决对策的过程,力求在学理层面深化 和丰富李大钊关于腐败问题思考的研究,并在 此基础之上,揭示李大钊从1916年回国到 五 四

    作 者 简 介 :时 立 宽 (1996- ),男 ,河 北 玉 田 人 ,硕 士 研 究 生 ,主 要 从 事 中 共 党 史 研 究 .     ①   主 要 指 的 是 从 1916 年 李 大 钊 回 国 到 五 四 运 动 前 .   ② 在中国知网,以“李大钊廉政思想”为主题的相关论文仅有1篇,详见彭积冬发表在?北 京 党 史 研 究 ?1997 年 第 1 期 上 的 论 文 ?李 大 钊 廉 政 思 想 浅 析 ?.

 第2期

时 立 宽 :李 大 钊 对 1917 年 陈 锦 涛 受 贿 案 的 反 思

27

运动前思想转变演进的内在理路.
一 、陈 锦 涛 受 贿 案 引 发 李 大 钊 对 腐败问题进行专门论述
1917年,北 洋 政 府 财 政 部 为 制 币 筹 办 炼 铜 厂 ,财 政 总 长 陈 锦 涛 在 招 收 商 股 的 过 程 中 ,假 托 入股之 名 向 商 人 代 表 索 要 十 万 元. 1917 年 3 月 ,国 务 会 议 将 炼 铜 厂 章 程 通 过 后 ,商 人 代 表 遂 先期行贿陈锦涛五万元,其中一万五千元钞票 存于中国银行,另外的一万五千元支票连同新 华银行定期支票两万元由陈锦涛直接收受,此 事经报纸披露后东窗事发,一时成为轰动社会 的特大丑闻. 此后,陈锦涛在国务会议上自请 查办并被 免 职, 旋 即 被 京 师 地 方 检 察 厅 逮 捕. 根据检察官提起公诉时所列其犯罪的若干“铁 证”[1] ,法院 判 定 陈 锦 涛 犯 受 贿 罪. 由 此, 他 成 为民国建立以来因触犯刑事案件而受到司法机 关审判的首位内阁要员[2] . ?公言报??大 公 报? ?申报?等 各 大 报 纸 纷 纷 跟 进 报 道,该 案 成 为 舆 论瞩目的焦点事件.
当 时 的 北 洋 政 府, 贪 腐 案 频 发. 1917 年 初,接连发生了震惊全 国 的 收 买 毒 品 案①和 交 通部租车、购 车 丑 闻②,公 众 舆 论 已 多 有 不 满, 而此次财政部受贿案贪腐金额之巨大、性质之 恶劣、官员地位之显赫,更引发了舆论的抨击热 潮. 如?晨钟报?在社评中写道:“吾人窃恐政界 尽成盗窟,衣 冠 悉 变 禽 兽,礼 义 廉 耻 扫 地 无 余, 而 国 亦 随 以 灭 亡 耳 .” ③对 政 治 前 途 的 悲 观 可 见 一斑. 另外,陈锦涛属留学归国的新派人物,身 居要位,财政部是政府的钱袋子,这样的人居然 知法犯法、监 守 自 盗,舆 论 自 然 更 加 鼎 沸, 莫 不 为国民道德和官员的政治节操而痛心疾首,如

?公言报?就 对 陈 锦 涛 个 人 品 质 大 加 挞 伐,指 出 其 道德沦丧 ,“将 世 人 所 注 重 之 名 誉 问 题、 责 任 问题,概丢 之 脑 后”④. 更 有 甚 者,将 民 国 初 期 的种种乱象归咎于民主共和,否定辛亥革命、否 定民主制度的言论不绝于耳.
对于高级官吏的贪腐行为,李大钊是深恶 痛绝的,但对当时舆论界的悲观失望情绪,他则 持不同的态度. 李大钊认为,正是由于民主制 度的建立,政治运行才能更加透明,才有可能对 权力有更多的约束和制衡,这些藏污纳贿的政 治丑闻才能曝光于天下. 在李大钊看来,专制 时代政治黑幕,特别是收受贿赂的事件数不胜 数 ,但 发 觉 的 却 少 之 又 少 ,即 使 发 觉 而 能 依 法 追 究惩戒的,更是绝无仅有. 毕竟在专制时代,官 官相护是官场的政治常态. “今日之贿案若在 专制时代,其不官官相护,以阴销于暗昧隐秘之 运动者几希” . [3]114 李大钊 认 为,陈 锦 涛 受 贿 案 能够披露于公众面前,主犯虽位高权重,但得到 了应有的 审 判, 恰 恰 是 因 为 民 主 政 体 的 功 劳, “以议会之监督,报章之揭发,万目睽睽,共闻共 睹,魑魅魍魉,乃以难逃于舆论、国法之惩诛,政 治 当 局 亦 不 敢 显 为 袒 右”[3]114.
假借腐败问题而否定民主制度,在李大钊 看来也是极其荒谬的. 对于当时舆论流行的说 法“一国之政 治、社 会、风 纪、 道 德,经 由 革 命 一 次 即 堕 落 一 次 ” , [3]114 李 大 钊 予 以 有 力 驳 斥, 并 对革命给予充分肯定:“盖以革命屡兴之国,必 为群治腐败之国,是其道德之堕落,不在革命勃 发之日,而在专制积弊之时. 革命之屡兴正为 罪恶积重之结果,而经一度之革命即以庄严之

① 民国初期,禁烟成为社会各 界 的 强 烈 呼 声 与 诉 求,然 而 1917 年 初,北 京 政 府 却 冒 天 下 之 大 不 韪,与洋商达成收买上海“存土”的 协 议.消 息 传 出 后,群 情 激 愤,社 会 各 界 以 各 种 形 式 反 对 收 买 烟 土, 批 评 政 府 的 丑 恶 行 为 . 最 终 ,迫 于 民 众 压 力 ,北 京 政 府 不 得 不 将 上 海 “存 土 ”全 部 销 毁 .
② 1917年春,刚刚成立不久的津浦铁路 管 理 局 曝 出 一 起 全 国 性 舞 弊 丑 闻,本 来 只 需 120 万 元 就 能 购 得 的 火 车 货 车 车 厢 ,竟 然 花 了 430 万 元 的 租 金 与 洋 商 签 订 了 15 年 的 租 赁 合 同 ,后 经 查 办 ,局 长 王 家 俭等三人有贪腐受贿行为.
③ 见?晨钟报?,1917年4月17日. ④ 见?公言报?,1917年3月27日.

28

唐山学院学报

第 32 卷  

血涤荡一次,其 覆 被 罪 恶 之 虚 伪 面 具 即 剥 去 一 层,其罪恶 之 事 实 亦 即 显 著 一 分.”[3]117 在 李 大 钊看来,社会上的种种腐败、堕落,并不是革命的 结果,而革命恰恰是对种种乱象的一种回应或彻 底涤荡,革命是治疗社会问题的一剂“猛药”.
二、李大钊对腐败原因的探析
为什么会腐败频发? 为什么位高权重之人 容易滋生腐败? 对此,李大钊进行了深刻分析, 认为此次犯罪者虽为个人,但个人的罪行也能反 映出整个社会的问题,所以必须对当下的社会“痛 加省察”. 他认为腐败滋生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权 力 过 大,以 权 谋 私,“势 位 之 足 以保障罪恶也”
在李大钊看来,各级行政官员权力过大,没 有约束,因而将权力看做谋取私利的工具,是产 生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李大钊对当时的官场 腐败现象感慨道:“今之膺显职实权者,莫不以 敛钱为事. 鸦片可买也,公帑可盗也,民脂民膏 可以任 意 剥 敲 也.”[3]116 官 场 腐 败 的 加 剧, 导 致 的结果是“举国空虚,官僚富 厚”,最 终 会 形 成 “上行下效,全 国 风 化 ,大 盗 民 贼 ,盈 天 下 矣 ” 的 无官不贪的官场贪腐习气. 之所以会造成这种 局面,在李大钊看来,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些军阀 官吏“对于 其 治 下 之 财 政,直 视 为 一 人 之 私,囊 括席卷,莫可谁何” ! [3]116 若 各 级 掌 权 者 视 权 力 为私人所有,权 力 在 他 们 的 眼 中 就 是 谋 取 私 利 的工具,国家甚至都成了他们的私产.
官员权力过大,势必会造成腐败,并最终形 成腐化的社会风气,以致群起效仿,加剧腐败. 李大钊痛心疾首地指出当下腐败成风的现象: “试看那强盗 军 阀,哪 个 不 是 忙 着 搜 刮 地 皮, 克 扣军饷,拿到 他 家,盖 上 些 比 城 墙 还 坚 的 房 子,

预备他那子孙下辈万世之业? 那卖国官吏,哪 个不是忙着和外国人勾结,做点合办事业,吃点 借款回扣,好去填他的私囊,至少也可以做下半 世的过活,就 是 那 最 时 髦 的 政 客, 成 日 蝇 营 狗 苟,忙个不了,今 天 靠 着 某 军 阀, 明 天 靠 着 某 元 老 ,也是 总想 做 回 大 官,发 回 大 财, 有 哪 个 不 是 为他将来物质生活做 预 备 呢?”[3]325没 有 监 督 与 制衡的公权力,在李大钊看来已经沦为军阀政 客们攫取私利的工具,那么腐败就成为必然.
(二 )法 律 失 去 权 威
在修习法政出身的李大钊看来,缺乏法治 精神、法律失去公信力,也是造成腐败的另一个 重要原因.
一方面,在北 洋 政 府 时 期 的 实 际 政 治 实 践 中 ,司 法 经 常 受 到 政 治 的 干 涉 ,法 律 的 权 威 没 有 在社会中确立. 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政局动 荡 、军阀 割据 、拥 兵 自 重, 一 些 官 吏 玩 弄 政 治 手 法 ,假 借 国 法 压 制 民 权 ,打 着 法 律 的 幌 子 玩 弄 权 术、打击异己,根本没有法制精神可言. 再加上 民国建立之初袁世凯倒行逆施,拒不履行“临时 约法”,而是“蔑弃法纪,纵容奸佞. 法 律 不 敢过问,即问之而亦 无 效”[3]316. 法 律 的 权 威 与 公信力彻底丧失,变成一纸空文. 李大钊对这 种情况评论道:“一般人民心理,对于法律之信 畏,终不甚厚. 一旦为罪恶所诱惑,遂忘却法律 之权威,而悍然不顾 以 行 之.”[3]316由 此 可 见,法 律精 神 缺 失、 法 制 观 念 淡 薄, 在 当 时 是 普 遍 现象.
另一方面,民国初年的司法实践常与政治搅 和在一起,司 法 经 常 受 到 政 治 干 涉,也 破 坏 了 法 律的公正性. 以陈锦涛案为例,虽是一起贪腐案 件,但从一开始,党争、政 争 就 掺 和 其 中 ①,法 律

① 案件亲历者、时任财政部参事的贾士毅后来回忆:“那时段祺瑞和国民党的政见发 生 冲 突,陈 总 长有着国民党的背景,所以段祺瑞左右 一 班 人 对 他 不 满 意,到 了 六 年 四 月,因 为 涉 嫌 炼 铜 厂 受 贿 案,段 祺瑞就把他交给地方审检厅审理.”当时财政部的另一位亲历者李景明回忆:“未几而 炼 铜 厂 之 案 发 生, 盖交通系人欲上台,而藉端以陷民党之阁员.乃公举巨商请包办炼铜事,行贿 于 陈、殷,而 虞 熙 正、贾 士 毅有介绍之嫌疑,于是而陈等皆下狱.”由 这 些 言 论 可 以 看 出,陈 锦 涛 案 夹 杂 着 复 杂 的 政 争、党 争 因 素. 李 在 全 :?民 初 的 司 法 、传 媒 与 政 争 ——— 对1917 年 一 桩 高 官 案 件 的 考 析 ?一 文 ,对 陈 锦 涛 案 涉 及 的 党 争 与 政争因素也有着深入的探析.

 第2期

时 立 宽 :李 大 钊 对 1917 年 陈 锦 涛 受 贿 案 的 反 思

29

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 与陈锦涛案同时,同为 阁员的交通 总 长 许 世 英 因 为 “租 车 案”,饱 受 舆 论谴责,但许世英在被逮捕的次日即被释放,未 交付司法审讯. 相比之下,有国民党背景的内 阁成员陈锦涛,却被交付司法审判,并被认定有 罪. 内中缘由很多,但许世英的背景是一个重 要的因素,许世英是段派人物,和段祺瑞既是同 乡又是把兄弟,因此不可能和有国民党背景的 陈锦涛命运一样. 许世英案与陈锦涛案两相比 较,法律的权威与公正荡然无存.
以陈锦涛案中的另一位重要嫌疑人财政次 长殷汝骊 ①为 例,他 与 ?宪 法 公 言? 杂 志 的 白 坚 武、郁 嶷、李 大 钊、黄 健 平、高 一 涵 等 人 关 系 密 切,常有往来②. 在陈锦涛案发前不久,财政次 长殷汝骊还为该杂志撰写“法治精神”的题词, 并刊登于?宪法公言?第九期上,可以说是一位 颇具法治观念的官员. 但在案发后,殷汝骊却 畏罪潜逃了. 李大钊的好友、?宪法公言?同仁 白 坚 武 在 日 记 中 记 录 :“今 铸 夫 (殷 汝 骊 )偶 尔 不 检,为阴谋 所 陷, 士 处 鬼 蜮 社 会, 可 畏 也 夫!”[4] 一个弘扬法治精神的人知法犯法并畏罪潜逃, 甚至其罪行可能来自政治构陷. 白坚武的感叹 是一个法政人面对民国初期混乱政局的无奈, 可以说,法治在民国初期还是一个奢望,法律是 政治的附属物. 在这种情况之下,司法自然也 就失去公信力,那么知法犯法、贪污腐化也就在 所难免.
(三 )奢 侈 之 风 盛 行
李大钊认为,当下社会奢靡之风盛行,也是 导致腐败的一个重要诱因. 他认为今天的社会 生活,“泰 半 倚 于 过 度 ”[3]117, “ 衣 食 之 享 用 过 度 也,戚友之酬 应 过 度 也,物 质 之 消 耗 过 度 也, 精 神之劳役过度也,以有限之精力,有限之物质, 应过度之要求,肩过度之负担,鲜不气竭声嘶, 疲于奔 命 ” . [3]118 而 过 度 的 需 求 必 然 导 致 人 的

欲望膨胀,贪念因之而起. “实力不足以达者, 则觅捷径以达之,正轨不足以济者,则走曲线以 济之. 于是虚伪、夸张、奢侈、贪婪种种罪恶,皆 因 过 度 之 生 活 以 丛 滋 矣 .”[3]118
由于当时社会剧烈变动,有些人一步登天, 跻身显贵之列,不仅炫耀攀比之心骤增,且为浮 名虚利所惑,“辄如乞儿暴富,极欲穷奢”. 这些 “暴 发 户 ”追 求 享 乐 ,恣 意 炫 耀 ,“衣 必 金 紫 ,食 必 甘旨,居必广宇,行必汽车,内以骄夸于妻妾,外 以酬应乎亲朋” , [3]316 而每 月 薪 资 有 限 的 一 般 官 吏,怎能供得起如此花销? 为了满足这种过度 的需求,贪念顿起,行贿受贿,中饱私囊,鬻爵卖 官. 这些行为严重影响着社会风气,必然带来 整个社会道德水平的下降. 李大钊尖锐地指 出 :“个 人 浪 费 ,固 为 自 取 之 咎 ,而 社 会 风 俗 之 奢 靡,亦殊 有 及 于 个 人 之 影 响 焉.”[3]117 整 个 社 会 虚浮奢靡的风气,对个人腐败起到了推波助澜 的作用.
三、李大钊提出解决腐败问题的对策
李大钊在分析腐败产生原因的同时,也给 出了解决腐败的对策,他主张从政治与社会两 个层面,进行根本的革新,即在政治上建立真正 的民治政治,反对暴力政治;社会生活上提倡革 新人生观,倡导一种简易生活的方式.
(一 )倡 导 民 治 政 治 ,反 对 暴 力 政 治
当时作为民主主义者的李大钊,提出解决 腐败问题的首要对策是制度建设. 民国初期的 社会舆论,在对官员道德沦丧、政治节操缺失口 诛笔伐之余,一 部 分 舆 论 也 将 矛 头 指 向 当 时 的 民主制度,认为民主共和制并不适合中国,反而 是引发社会混乱、贪腐丛生的总根源. 他们否 定辛亥以来的共和体制,企图依靠段祺瑞等军 阀用铁腕专制来维持秩序. 对此,李大钊是不 认 可的,他认 为 民 国 初 期 的 种 种 乱 象 不 仅 与 民

① 殷汝骊,字铸浦或铸夫,1908年东 渡 日 本,毕 业 于 早 稻 田 大 学 经 济 科,加 入 中 国 同 盟 会.1911 年 回 国 ,民 国 成 立 后 当 选 为 国 会 议 员 ,1917 年 时 任 财 政 部 次 长 .
② ?宪法公言?同仁合影中,殷汝骊赫然在列.白坚武日记中也记录了法政同仁与殷 汝 骊 的 交 游. 由 此 可 见 殷 汝 骊 与 ?宪 法 公 言 ?同 仁 的 密 切 关 系 .

30

唐山学院学报

第 32 卷  

主制度无关,而且恰恰需要民主制度来挽救,腐 败之所以能大白于天下,舆论能在某种程度上 对政府有所监督,正是民主制度发挥作用的结 果,“足 为 彰 显 立 宪 功 用 之 证 也 ” . [3]114 李 大 钊 认为,要建设一个清廉政府,从根本上遏制贪污 腐败,就要有良好的制度保障,必须彻底革新建 立在暴力之上的专制,建设一个建立在民意之 上的民治政府.
在李大钊看来,专制与共和有着本质的不 同 ,前 者 基 于 暴 力 或 强 力 ,后 者 基 于 民 意 ,“专 制 之世,国 之 建 也,基 于 强 力; 立 宪 之 世, 国 之 建 也,基 于 民 意 ”[3]171. 而 民 国 初 期 的 政 治 乱 象、 贪污 腐败 ,李 大 钊 认 为 都 是 暴 力 政 治 或 强 力 政 治的结果. “顾自督军团肇变以还,强力迸发, 集矢国会,威 暴 所 劫,遂 尔 立 解, 至 高 无 上 之 主 权,不知其已移于何所? 然则今日之象,无国家 也,无政 治 也, 抢 攘 纵 横 者, 暴 力 而 已 矣!”[3]171 恰恰是暴力 导 致 了 政 治 上 的 无 序 与 混 乱,1916 至1918年的督 军 团 干 政,最 终 导 致 张 勋 复 辟、 国会解散,即是最好的证明. 李大钊认为,专制 政治的症结,在于权力过于集中,统治者没有民 意基 础,只 能 通 过 强 力 或 暴 力 来 压 制 民 众 ,“ 权 之所集,在 于 一 人, 或 在 少 数, 恃 强 凌 弱 ” , [3]171 腐败的发生在所难免. 强力政治的最终结果, 就是法律失效、民怨沸腾、民变四起、社会失序、 一片乱象. “诉之法律,既已无灵,必欲为之,则 所依藉,亦必在法律之外. 窃恐暴力横行之日, 社会无形之权威,久 已 潜 从 于 其 后 矣” . [3]178 暴 力政治之下,民意无处表达,最终的结果必然是 激变,民意“不能以径达,必求以曲达;不能以常 达,必求以变达;不能以缓达,必求以激达;不能 以理达, 必 求 以 力 达 ”[3]178. 民 意 无 处 表 达, 暗 杀、民 变、革 命 必 然 随 之 而 来, 整 个 社 会 就 会 一 片混乱.
李大钊认为,只有在民治政治之下,官吏与 民众才会各安其责、各职其守,官吏作为国家公 仆,为公民之一分子,人人皆为治者,只有这样, 腐败问题才可能得到真正的解决. 那么,什么 样的政治才是民治政治呢? 李大钊理解为:“不 外使政治体中之各个分子,均得觅有机会以自

纳其殊能于公共生活之中,在国家法令之下,自 由以守其轨范,并进以尽其职分,而赴共同之志 的.”[3]173在真 正 的 民 治 政 治 之 下, 官 吏 与 人 民 平 等 ,国 家 也 不 再 以 强 力 压 迫 人 民 ,“ 官 吏 与 公 民 无殊,同为 国 家 之 公 仆 , 人 人 皆 为 治 者, 同 时 皆为属隶,其间无严若鸿沟之阶级. 国家与人 民 ,但有 意之 关 系, 绝 无 力 之 关 系, 但 有 公 约 之 束制,绝 无 强 迫 之 压 服 ”[3]173. 李 大 钊 认 为, 在 民治政治之下,强力已无作用,也不需要强力发 挥作用,腐败自然得以根除. “专制之世,强力 固足为政府之础石,而于开明之群,自由之世, 则断无丝毫之利益,非 徒 无 益,而 又 害 之.”[3]175 总之,在李大钊看来,中华民国建立后的社会乱 象、贪腐丛生,祸 首 不 在 共 和 体 制, 而 是 恰 恰 没 能实现真正的共和. 只有打破暴力政治,建立 真正的民治政治,才能遏制政治上的混乱局面, 从而有效抑制腐败的发生.
(二 )改 善 社 会 风 气,提 倡 简 易 生 活 方式
李大钊认为当时的中国社会,存在着“四个 过度”的严 重 问 题,即 衣 食 享 用 过 度、戚 友 应 酬 过度、物质销耗过度、精 神 劳 役 过 度 . [3]118 当 时 社会奢靡之风开始盛行,整个社会不尚勤俭,群 德沦丧,风气倒置. 人们为“浮名虚利歆动”,结 果是“ 应 用 不 足, 贪 念 斯 起 ” . [3]119 李 大 钊 认 为 这与欲望过度、人生观扭曲直接相关. 他形容 这些为贪念所左右的人,“他们有了工夫,就去 嫖,去 赌,去 拨 弄 是 非,奔 走 权 要,想 出 神 法 鬼 法 ,去 弄 几 个 丧 良 心 的 金 钱 ,拿 来 满 足 他 们 的 兽 欲”,“这 种 生 活 ,简 直 是 把 人 的 活 动 ,完 全 灭 尽 . 他们的知能躯体,全听兽欲的冲动支配” . [3]324
在李大钊看来,人的基本需求是有限度的, 过度满足只会刺激贪欲,加重社会负担,“吾人 之躯干,块然五尺耳,一榻之域足以安息之而有 余 ,吾人 之口 腹, 所 求 者 瞬 间 一 饱 耳, 箪 食 瓢 饮 足以飨应之而有余,吾人之家族,纯实之爱即足 以慰安之,吾 人 之 戚 友, 淡 泊 之 情 即 足 以 结 纳 之”[3]119. 因 此, 他 提 倡 一 种 简 易 的 生 活 方 式, 即“衣食宜 俭 其 享 用,戚 友 宜 俭 其 酬 应,物 质 宜 俭其消耗,精神宜俭其劳役. 务使自己现有之

 第2期

时 立 宽 :李 大 钊 对 1917 年 陈 锦 涛 受 贿 案 的 反 思

31

精力、物质,克 以 应 与 己 缘 接 而 生 之 要 求 之 负 担,绰有余裕”[3]118,也就是 说 自 己 的 享 用、消 费 满足个人的基本需要即可. 只有这样,才能保 持自己的操守,不被过度的欲望所迷惑,“道义 可守,节操可 保,威 武 不 能 挫 其 气, 利 禄 不 能 动 其 心 ,处 固 能 安 其 朴 素 ,出 亦 不 易 其 清 廉 ”[3]118.
李 大 钊 认 为 ,“简 易 生 活 ”是 可 行 的 ,并 不 违 背人的基本欲望,应当倍加珍惜,大力提倡. 因 为“吾人自有其光明磊落之人格,自有真实简朴 之生 活,当 珍之 , 惜 之 , 宝 之, 贵 之, 断 不 可 轻 轻 掷去” . [3]118 只有遵行简易 生 活 的 生 活 方 式,社 会风气才会逐渐改观,人们的虚伪贪婪才会减 少,“社会不情之依赖、不义之要求减少一分,个 人过度之负担、失当之应酬减少一分,亦即虚伪 之过失、贪婪之罪恶 减 少 一 分” . [3]119 李 大 钊 主 张 ,在 清 白 廉 政 的 精 神 与 虚 荣 夸 张 的 欲 望 面 前 , 个 人 应 该 做 出 正 确 的 价 值 判 断 和 选 择 ,“衣 食 宜 俭其 享用 ,戚 友 宜 俭 其 酬 应, 物 质 宜 俭 其 消 耗, 精神宜俭其劳役”[3]118,只 有 践 行 和 珍 惜 这 种 宝 贵、真实、简朴 的 生 活 模 式,才 能 不 成 为 世 俗 浮 华与利益的奴隶.
四、结语
李大钊对腐败问题的研究和思考是相当深 刻的. 他认识到,腐败不仅仅是一个政治问题, 同时也是一个社会问题. 因此,主张进行政治 与社会的双重革新. 所谓政治革新,就是要摒 弃“暴力政治”“专 制 政 治 ”,建 立 真 正 的 民 治 政 治;而社会革 新,则 是 要 改 变 享 乐 奢 靡 的 风 气, 提倡一种简易的生活方式. 当时的中国社会, 军阀割据、武人专权、社会动荡、腐化奢靡成风, 李大钊虽有革新的理想与抱负,但在当时的政 治体制之下,是不能实现的. 旧势力盘根错节, 依然强大,严重阻碍社会进步,人们企盼的清明 社会依然遥遥无期.
在李大钊看来,当时的社会处处呈现的是

一种新旧杂糅的“矛盾”病态①. 他说:“中国人

今日的生活全是矛盾生活,中国今日的现象全

是矛盾 现 象.”[3]196 他 阐 释 说:“ 无 上 无 下, 无 新

无旧,无 北 无 南,无 朝 无 野,鲜 不 怀 数 副 假 面.

共和则饰共和,帝制则饰帝制,驯至凡是难得实

象,举国无一真人. 此真亡国灭种之象,万劫而

不复者 也.”[3]166 旧 势 力 的 强 大, 阻 碍 新 势 力 的

成 长 ,“新 的 ”与 “旧 的 ”难 以 兼 容 并 立 ,唯 有 根 本

的 革新,彻底 打 破 “旧 的 ”,“ 新 的 ” 才 能 成 长, 国

家的未来才有希望,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当然

打 破 此 矛 盾 生 活 的 阶 级, 另 外 创 造 一 种 新 生

活”[3]196. 因 此, 必 须 与 旧 社 会 决 裂, 新 世 界 的

创造才成为可能,这是其思想发展的内在逻辑.

虽然李大钊对北洋军阀专制统治不满,但

他并不悲观,而 是 以 积 极 的 心 态 寄 希 望 于 未 来

的中国,以其独有的“青春哲学”观,下定决心为

挽救“神州陆沉”“再造中华”而努 力 奋 斗[5] . 要

建立一个新的社会,希望在青年,他热情洋溢地

写道“我很盼 望 我 们 新 青 年 打 起 精 神,于 政 治、

社会、文学、思 想 种 种 方 面 开 辟 一 条 新 径 路, 创

造一种新生活” . [3]198 希望 依 靠 青 年 人 的 力 量,

去创造一个崭新的青春中华. 要达此目的,也

必须进行彻底的政治革新与社会革新. 进行政

治革新,须由组织严密的团体或政党来完成,最

终在1921年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肩负起 了 创

造“青春中华”的历史使命. 进行社会革新,最

根本的是改变人的思想,用新的世界观和价值

观取代利己享乐的腐朽人生观,最终李大钊找

到了马克思主义这一强大的思想武器,并极大

地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 由

李大钊对陈锦涛腐败案的分析与思考,可见其

这一时期思想发展的特点和内在逻辑,为其后

来接受马克思主义并创建中国共产党奠定了重

要的思想基础.

(下 转 第 37 页 )

① 李大钊在文章中形容当时的中国社会:一方 面 是 民 国,另 一 方 面 又 保 留 清 室;一 方 面 宪 法 规 定 信仰自由,另一方面又规定以孔道为修 身 大 本;一 方 面 标 榜 民 主 政 治,另 一 方 面 又 鼓 吹 贤 人 政 治;一 方 面 规 定 禁 止 重 婚 ,另 一 方 面 又 允 许 纳 妾 (中 国 李 大 钊 研 究 会 编 ?李 大 钊 全 集 ?第2 卷 ,北 京 :人 民 出 版 社 ,2006 年 ,第 117 页 .)

 第2期

姚   远 :李 立 三 的 革 命 动 员 策 略 与 安 源 路 矿 大 罢 工

37

科学校学报,2013(1):7 11. [4]  武 云,朱 明 清.以 工 人 为 主 体 的 工 运 史 研
究 ——— 读裴宜理?上 海 罢 工:中 国 工 人 政 治 研

[M].北京:中国工人出版社,2012:21 22. [9]  裴 宜 理.重 拾 中 国 革 命 [J].清 华 大 学 学 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5):21 31.

究?[J].广州社会科学,2003(1):164 166. [5] 龙长安,薛 锦 蓓.李 立 三 与 安 源 路 矿 罢 工 中

[10] 吕芳.论邓中夏的工人运动思想[D].石 家 庄 :河 北 师 范 大 学 ,2011.

的 革 命 动 员 [J].山 西 农 业 大 学 学 报 (社 会 科 学版),2014(10):973 977. [6]  共 党 在 安 之 教 育 概 况 (1928.9.26)[G]//中 共萍乡市 委 ?安 源 路 矿 工 人 运 动 ?编 纂 组. 安源路矿 工 人 运 动:下 册.北 京:中 共 党 史

[11] 中 共 萍 乡 市 委 ?安 源 路 矿 工 人 运 动?编 纂 组.安源路矿工人运动:上册[G].北 京:中 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1:402 403.
[12] 薛世孝.中 国 工 人 运 动 的 先 驱———刘 少 奇 与 安 源 路 矿 工 人 运 动 [J].河 南 理 工 大 学 学

资 料 出 版 社 ,1991:1369. [7]  中 共 中 央 党 史 研 究 室.中 国 共 产 党 历 史
[M].北 京 :中 共 党 史 出 版 社 ,2002:300. [8]  李 思 慎.中 国 工 运 历 史 人 物 传 略:李 立 三

报(社会科学版),2006(4):7 13. [13] 李思慎.李 立 三 安 源 大 罢 工 的 直 接 领 导 者
[J].炎黄春秋,1998(8):22 26.
(责 任 编 校 :夏 玉 玲 )



(上 接 第 31 页 )

[M].北 京 :人 民 出 版 社 ,2006.

参考文献:

[4]  白 坚 武 .白 坚 武 日 记 [M].南 京 :江 苏 古 籍 出 版 社 ,1992:65.

[1] 张培田,孙 永 波.民 国 京 师 检 察 第 一 要 案 史 料 刍 析 [J].中 国 刑 事 法 杂 志 ,2011(8):107.
[2] 丁中江.北 洋 军 阀 史 话:第 2 集 [M].北 京: 中 国 友 谊 出 版 公 司 ,1992:370.
[3]  中 国 李 大 钊 研 究 会.李 大 钊 全 集:第 2 卷

[5] 习 近 平.在 纪 念 李 大 钊 同 志 诞 辰 120 周 年 座谈会 上 的 讲 话 [N].人 民 日 报,2009G10G 02(2).
(责 任 编 校 :李 亚 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