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谈谈曹禺对《日出》的偏爱和痛苦


谈谈曹禺对《日出》的偏爱和痛苦
曹禺在话剧《日出》的跋中这样写道“比较说,我是喜欢《日出》的,因为 它最令我痛苦。 ”我想一部作品之所以能牵动着作者,折磨着作者,必然是因为 这里面饱含着作者大量的心血以及未竟的夙愿。 《日出》消耗着曹禺,也吸引着 曹禺。一方面,曹禺在《日出》中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却深知自己在一些 问题处理上的无能无力,另一方面, 《日出》本身存在的局限性也是不容忽视的, 在这主观和客观的两方面共同作用下,作者对《日出》的爱和痛便更加复杂。本 文将主要围绕这两方面对这一问题进行讨论。

一、作者对《日出》的期许和无奈 曹禺在创作《日出》的过程中,内心的激情和骚动可以说是到了白热化的地 步,他时而“困兽似的在一间笼子大的屋子里踱过来,拖过去,睁着一双布满了 红丝的眼睛绝望地愣着神,看看低压在头上黑的屋顶,窗外昏黑的天空,四周漆 黑的世界” ,时而“如一只负伤的狗扑在地上,啮着咸丝丝的涩口的土壤” 。作者 对现实的情绪化反应充满了破坏、灭亡、毁灭,同时又蕴含着对光明和出路的渴 望。 (一) 悲悯来自更深层次的悲哀 《日出》到《雷雨》有了很大的转变,题材上从家庭悲剧上升到社会悲剧, 从对旧家庭的否定上升到对旧社会的否定。在两部不同的悲剧背后,诱因是不尽 相同的。 《雷雨》中人物的悲剧命运似乎是苍茫宇宙间残酷的必然,神秘的力量 牵扯着所有人的悲欢, 作者用悲悯的眼神自上而下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只是在 《日出》中,这种悲悯来自更深刻的悲哀,让人生不如死的不再是冥冥之中的造 化弄人, 而是丑恶的又难以改变的人间现状。作者通过对两大典型场景——高级 旅馆和妓院,勾勒出了“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社会,展现出了“不足者”和“有 余者”之间的巨大对立。 《马太福音》里也说道“凡有的,还要加给他,让他有 余,没有的,连同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这样的社会不应该结束吗?作者无 法给出一个答案。作者与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不足者” “面对面地混在一 起, 并且个人真是以人与人的关系, 流着泪, 掏出心窝子的话, 叙述自己的身世。 ”

他对着腐烂的社会抱着“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的憎恨和仇视,却只能仇视, 毫无改变之力。 现实的悲哀和残酷本不足以让人痛苦, 但作者看清这一切后渴望寻找一个生 路, 却发现无生路可寻的无助和悲哀, 才是真正让他痛苦的。 他爱着自己的人物, 也爱着这些人物的悲哀, 却只能看着这个吃人的社会一点点吞没他们,他们毫无 反击之力,也未曾视图反击。 (二)从挣扎到桎梏 上面我们讨论了这个社会难以推翻的丑恶带给作者的残忍和痛苦, 其实更令 人悲哀的, 应当是剧中人面对这丑恶时表现出的麻木甚至是满足, 相对于 《雷雨》 中人物的挣扎, 《日出》中的人们往往安于桎梏,安于被捉弄。以陈白露为例, 她与繁漪周冲不同的是,她的内心已经没有骚动,倦怠而非不安定,没有了不可 遏制的生命的欲望与冲动,没有大爱大恨,以至复仇,在这种自我剥夺中了却残 生。这种从挣扎到桎梏的改变,很可能反应了曹禺本人的心路历程, “生活是铁 一般的真实,有它自来的残忍” 。曹禺认识到了人是很难如繁漪一般拼死做一个 反抗者的,更多的人被现实的巨石压的喘不上气,无力反抗。 《日出》中少有的 挣扎者李石清,却是以违背人性的方式,去欺骗、去压迫、去曲意逢迎,最终还 是以失败告终。 还有被卖到妓院的小东西,也是在残忍的命运面前以结束生命作 为了结。 作者笔下的人物从拼命的挣扎到麻木的桎梏,其实是作者的无奈和痛苦。作 者清楚的明白,面对寒冷的现实,他笔下的人物,以及他自己,能给出的答案却 只能是如此,作者想要从这悲哀里冲出一条路来,却在途中停滞不前。 二、《日出》的不成熟和局限性 《日出》作为曹禺的第二部剧本,确实如同喷薄而出的的朝阳,取得了巨大 的成功和广泛的影响, 但也存在这不可忽视的不成熟和局限性,这也是它让曹禺 觉得痛苦的另一个方面。1935 年《日出》发表后,社会不乏批判之声,的确, 由于作家当时认识的局限和时代的阶段特征, 《日出》是留有遗憾的,所以在创 作完成之后,它还是不断地折磨着作者,打磨着曹禺的思考,引诱着曹禺一遍一 遍地反思,在这个过程中,曹禺痛苦着,纠结着,也进步着。 (一)“太阳不是我们的”缺少理想化力量化的人物

由于曹禺对 《雷雨》 技巧性的厌倦, 在 《日出》 的创作过程中, 有意地想“试 探一次新路”,尝试平铺直叙的创作方式,追求戏剧的生活化和散文化,不再把 情节集中在几个人身上, 而是用片段的方式,用多个主人公的人生故事来阐释同 一个观念。 但作者的这种尝试并非完美成熟, 周扬先生指出艺术作品的主题是人物和事 件的综合, 如果这个综合是偶然的或是勉强的,如果艺术作品分裂成各个单独的 插画, 如果里面没有浑然一致, 那艺术作品的价值就会遇到损失。 作者在 《日出》 中描写的众多人物包罗了世间万象,但由于作者与人物之间存在的隔膜,在处理 的时候不能操纵自如。没有把他们综合起来,融为一体。且《日出》人物表现不 平衡,有的深厚丰富,有的尚显浅露,而且没有一个和周冲一样起到理想化身的 作用的人物,方达生虽然有其人性之美,却缺乏进攻精神,是个心有余而力不足 的书生,空抱着一腔热情,做了一个于事无补的好心人罢了。作者也说,如果自 己是个观众,演到末尾方达生听不见里面的应声,“转过头去听窗外的夯歌,迎 着阳光由中门昂首走出去”, 我想落在我心里将是一种落寞的悲哀,为着这渺小 的好心人的怜悯。 正如陈白露朗诵的诗里说的, “太阳出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 们的,我们要睡了” 。就算方达生想要做个拯救者,他也未必能做一个“日出” 英雄。 (二)“腐败的自会过去,光明的自会到来”吗? 历史舞台上互为冲突的两种力量在《日出》里没有登场,代表可怕的黑暗势 力的金八,作者故意没有让他出场,令他无影无踪,却成为了时时操纵场面的人 物,至于劳作的工人们,那些拥有光明的、生机的希望代表者,作者告诉我们是 因为环境的不允许,只好忍痛将它们隐藏在舞台的背后。 这两种隐藏在背后的力量,却没有发生联系,在旅馆内是相互倾轧,相互残 杀的腐败与死亡,在旅馆外是“大生命浩浩荡荡向前推进,洋洋溢溢地充塞了宇 宙”的声音,两者中间没有有机的关联,没有新陈代谢。这种结构设置很容易让 观众产生误解,仿佛黑暗的统治终会消失,光明的势力会自然而然地到来。而事 实却并非如此,不管社会腐烂到什么程度,如果不受到外力的打击,永远都不会 自然而然地消亡。一个潘经理走掉了,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潘经理,正在同样

的位置,继续无耻地压榨、剥削。同样,象征着光明的人们,如果不经历对黑暗 的艰难斗争, 光明便永远都不会实现。 当然, 作者之所以这样设置, 是创作需要, 自身认识水平和政治觉悟的局限所致。 《日出》的结尾虽然是乐观的,却是一个 廉价的乐观, 只是对黑暗势力进行了简单的结局判定,对光明未来抱有着简单的 期望,这对于作者来说,是必然的,是无奈的,也是最令他痛苦的。 三、结语 本文通过作者主观意愿诉求以及剧本客观水平两方面分析了《日出》的意义 和不足,并阐述了曹禺对《日出》的偏爱与《日出》给曹禺带来的痛苦与思考。 曹禺对《日出》的偏爱来自于痛苦,痛苦来自于剧本对自己的打磨和压榨,曹禺 在《日出》之后,更加成熟,更加深刻,渐渐走上创作之峰。

参考资料: 《曹禺评说 70 年》 《大小舞台之间——曹禺戏剧新论》 《曹禺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新)曹禺《日出》在线阅读(全)(DOC)
(新)曹禺《日出》在线阅读(全)(DOC) - 曹禺《日出》在线阅读(全)(DOC) 曹禺,1910 年生于天津一个没落的官僚家庭,名添甲,学名万家宝。 1922 年曹禺考入...
曹禺《日出》教案
曹禺《日出》教案 - 曹禺《日出》的教案 辉县市拍石头乡中心学校 一、教学目的: 1、了解戏剧的一些基本知识。 2、体会剧中人物语言的个性化。 二、重点与难点:...
曹禺《日出》
曹禺《日出》_初二语文_语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评论(0) 活动 1【导入】导入...3. 同学们各自谈谈对其中印象最深的人物形象的看法。 评论(0) 活动 5【活动...
《日出》人物分析
《日出》人物分析 - 曹禺先生的《日出》是一部巨制鸿篇,里面的塑造的人物形象鲜明···
日出 曹禺 分幕简介以及人物形象分析
日出 曹禺 分幕简介以及人物形象分析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这是现代文学三十年中的经典篇目,是我自己看过之后总结的,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
曹禺剧作《日出》赏析
曹禺剧作《日出》赏析 - 曹禺剧作《日出》赏析 1、形式创新与思想内容: 《日出》是继《雷雨》之后问世的一部四幕部,它在题材和形式上与《雷雨》都有很大的不...
《日出》(曹禺)主要内容
《日出》(曹禺)主要内容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日出》——曹禺,主要内容简短概述。 《日出》的主要内容:住于 XX 旅馆里交际花陈白露, 凭借为上流社会...
《日出》中陈白露形象分析
”。① 曹禺先生的《日出》是一部社会问题剧,从《...只是 和老朋友谈谈心而已,此时的陈白露已对爱情不抱...陈白露死前的灵魂掉进了痛苦的巨大深渊,而不是空虚...
曹禺《日出》评析
曹禺《日出》评析 - 曹禺《日出》评析 剧作选取了一个豪华大饭店和一个三等妓院作为强烈对比的场景,前者围绕一个交际花陈白 露以及糜集在她周围的银行经理、...
谈曹禺戏剧《日出》中陈白露式的诗意
曹禺戏剧《日出》中陈白露式的诗意 - 谈曹禺戏剧《日出》中陈白露式的诗意 ○夏云摘要:抛开世俗生活的道德尺度,挖掘陈白露这一艺术形象蕴含的诗意。 关键词:《...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