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特殊环境的图形语言——感悟涂鸦艺术_图文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特 殊 环境 的 图形 语 言 
感悟 涂 鸦 艺术 

文  闻 

涂鸦艺术同上世纪 6 o年代兴 盛的波普 艺术 有着关联 。有些 
艺术评论家认为 , 鸦艺 术是对 波普 文化 的一 种继 承和发 展 , 涂 它 

们在精神上有着一 致性 , 都倾 向 于关 注大 众文化 。但 是 , 鸦艺  涂 术家 同波普艺术 家们 又有着 显著 的区别 。所 有 的著 名波普 艺术  家们, 几乎无一 例外 都接受 过专业 艺术 院校 的训 练 , 而涂鸦 艺术  家们则 截然相反 , 们大 多是劳 动阶级 的后 代 , 它 没有 经受 正规 的  艺术培训 。他 们是纽约平 民区被 视为社会 问题 的失业 、 失学 的西  裔或黑人青年 , 他们在反种族歧视 、 战 、 权利压 抑的运动 思潮  反 反 中, 形成一股 地域 性 的反 文化 社会 行 为 并游 走于 纽 约社会 的边  缘, 并很早 就开始了“ 艺术 生涯 ” ——涂鸦 。涂鸦 ( r R ) 大利  G ̄ t 意 o
文之意是“ 乱写”但 涂鸦 ( i)复数形 式) , 咄 t( i 则指在墙壁 上乱涂写 

出的图形或 画 , 扼要地表明意图 , 刻意去细致描绘 。 不  
虽然涂鸦 艺术 和波 普 艺术 的 共 同核 心之 一 都是 大 众 文化 。   但是, 波普艺术家们 只是想 了解 大众 文化 , 表达 对大 众文化 的思 

考, 而并不是想亲近它 。他们是 以一 种旁观 者的角 度对大众 文化 
进行一种“ 中立 ” 的评 判和审视 , 品也因此 流露 出一 丝冷淡 和距  作 离感 。很明显 , 波普 艺术 家同他们的素材 以及表现 对象之 间存在  着一 定的隔 阂。然 而 , 这层 隔 阂在 涂鸦 艺 术 家那 里根 本 就 不存  在 。他们的所作所为直接来 自纽约 的城市 大众文化 , 们出身于  他 这一文化之 中, 们就 是 当时 的大 众 文化 的直 接体 验 者和 创造  他
者, 他们就是大众文化 。  

安徽文学 

上世纪 7 年代早期 , 0 涂鸦艺术家们开始在地铁车厢上涂上他 
们 自己设计 的图案。他们疯 狂地 在公共 场所 , 特别 是地铁站 的广  告 牌和地铁 车厢外 部添加 非 正式 的装饰 和绘 画。他们 手持装 满 

颜料的喷枪同警察捉迷藏 。他们虽然 触犯 了法律 , 却有一批 人  但 站 出来维护他们 , 这些维护 者们认 为涂鸦绘 画是一 个时代 的精神 

状 态和心理体验 的记 录和展现 。随着时间的流逝 , 人们开始认 同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了这样 一个观念 : 出于艺术 的 目的而轻微触犯 法律是 可 以被容忍  的。涂鸦艺术的 面貌也 因此 为艺术 界和公 众 所注 意。而 在 17  93 年 , 鸦艺术第一 次得 以展 出 , 品是从 地铁 上的“ 鸦” 案转  涂 作 涂 图 画到画布上的东西 。到上世纪 7 年代后期 , 0 有些画廊开始专 门展  示涂 鸦艺 术家 的作 品 , 并且 开始在 商业 上发 展。 由此 , 鸦 艺术  涂
从“ 地下 ” 向“ 转 地上”  。

由于涂鸦 艺术的地 下隐蔽性 、 创作 的随意性 , 非系统性 , 再加  上制作人员的分散 , 大部 分涂 鸦艺术 家都不 被大 家所 认知 , 只有  少数几个涂鸦艺术家形成 了 自己独特 而固定 的风格 , 并得 到 了艺 

术界 的公认 。其 中就有我最欣赏 的著名涂鸦艺术家 : 基思 ? 。 哈林  
哈林最擅长地 铁画 。所谓地 铁 画, 名思 义 , 顾 是在 地铁 里创  作的 , 供乘坐地铁 的人们欣赏 的绘 画。有的画在 地铁 车站 内广告  招贴板上 , 的画在 车厢 内。哈林 从 18 有 90年起 , 开始在 地铁 中做  画 ,0年 中, 1 共创作 了 50 00张地铁 画 , 这些 画都 是避 开地 铁管  而
理人员 的干涉完 成 的 , 并使 他获 得巨大 的成功 , 为 广为人 知 的  成

画家 。不仅如此 , 他的地铁画 中的一些独 特的绘 画形象 传遍 了世 
界各地 , 甚至在商业上也 出现 了他 的绘画符号 。  

哈林认 为, 个艺 术家 应该是 人 民的艺 术家 , 个 人 民的传  一 一 达者 , 是普通群 众和 文化 的一部分 。看 了他 的地 铁 画 , 给我 的感 

触是不仅打 开了我 的眼界 , 使我 看到独特 的艺 术 见解 , 而且 使我 
了解涂鸦 艺术是 某种 真正能够对更 多的人产 生影 响 , 同更多的人 
进行交流的东西。他认 为以往 的艺术是一种 障碍 , 中产阶级 以  是

及那些 买得起 的、 看的懂 的” “ 的人们 的象 征 , 一般 大众 与上 层  把 阶级完全割裂开 来。正是基 于这一 点 , 哈林 决定 消 除这 种障 碍 ,  

将艺术还给人 民, 使艺术成为对 人民有用的东西。  
试想一下 哈林工作 的情景 , 白天, 在 在公 共场 所作画 , 这就意 

味着总会有人观 看 , 会遇 到不 同类型 的人 , 那 不管 是饶 有兴 趣 的 
观看者 , 还是告之不 能在那 儿画 画的管 理者 , 都会 对 这些 画造 成 

影响。也许 正是这 些来 自各 个层 次 的人—— 小孩 、 人 、 老 艺术 工  作者 , 流浪汉 ……注视 , 评论 , 出问题 , 提 表达观感 , 此之 多的反  如 馈, 或许 是成为吸引哈林不断创 作的原 因吧。由于 是在这样 的一 

种环境 中创作 , 以即使是使 用的 材料 也跟一 般的 不 同, 出来  所 画
的线条是一气呵 成 的, 不需要 用别 的什 么东西 去渲 染 , 为它是  因


种有力量 的线 条 。时 间非常短 , 以 只能尽 可能 快 的画 , 为  所 因 必须 当心 , 以免被逮住 。所有的这一切 因素都会 使此 时的绘 画变 
得紧张 、 刺激而有趣 。   我看过哈林作品 , 中一 个 主题是 爬行 的 光芒 四射 的婴 儿 , 其   这几乎成 了他 的标 志性 图案。后来 他又 在此基 础上 添加 了一 系 

鹅 

殊 
环 

境 
饷  囤 

列其他形象 , 如狂吠的狗等等 。其 实在哈林 类似 儿童卡通 的画  譬 中, 我们体 味到的是一 种简 洁和 生动。另 外 , 爬行 的 婴儿 和向外  散射 的光芒让我们联想起人类 的童年和科技 的发展 , 让我 们想起  无处 不在 的外 在压 力。在 哈林 的画中 . 们看 到的其 实还是我 们  我 人类 自己。他的作品中蕴含着一种可以立刻感动人的孩童的天真 

衫 
语 

弯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和成人的深刻 , 触及 诸如生 和死 这样 严肃 的话 题。他的 “ 光芒 四  射 的婴儿 ” 既流露 出核污 染的 现状 , 也有 生命 的 活力 。他还 谴 责 
毒品 、 反对种族主义 、 同性 恋的恐 惧 、 对 对艾滋病 的警告 ……。他 

的作品的效果总是被他的幽默 、 伤感 的漫画风格所淡化 。   其实 , 中国, 在 涂鸦 并不是什么新 鲜事物 , 早在唐代 诗人卢 仝 

在《 录添 丁》 的诗 中, 写 到 :忽 来 案上 飞 墨 汁 , 抹诗 书如 老  就 “ 涂
鸦” 比喻 书法拙劣或胡乱写作 。古 代文人 雅客喜欢吃 完美食后 , ,   在小饭馆 的墙 壁上 即兴题诗 。古 典 小说 中因题反 诗而 遭朝廷 缉  拿的就有 多例。武汉 的黄鹤楼得 以扬名 , 据说 当初也是一个 神仙  道人在墙上涂了一 只仙鹤。可见 涂鸦 自古 有之。   而且 , 现实生活 中涂鸦 离 我们 也并 不遥 远。在一 些城 市 , 人  们将某一个地方的 围墙上画满 了一 些电脑游 戏人物 、 风景 、 花鸟 ,   千 姿百态供人欣赏 ; 还有 些学 校设 有涂鸦 墙 , 供 小朋友 在上 面  专 抹画; 在网上 , 以看到许多涂鸦爱好 者 , 可 他们有很 多优秀 的作 品  展示 , 都散发着幽默和智慧的气息。   随着城市的发展 , 新的建筑也 在不断 的涌现 , 在施工初 始 , 但   那些新砌的 白色围墙 上 , 常便 有一些 山水 、 物等作 品在 一夜  经 动 之间冒出来 , 这些涂 鸦式 的作品 其实 也保存 不 了多久 , 新建 筑落 

成, 围墙拆除 , 它们都 将随 之消 失 , 运 是如 此的短 暂。然 而, 命 无  意 中我们却都记得 , 我们 每天 必经 的工地 , 因为那 一幅 幅色彩  是
鲜艳 的涂鸦 , 让我们欣然 接受 了建筑工地的凌乱 和嘈杂 。  
结语 :  

涂鸦艺术从城市的喧闹 、 动 、 躁 不安和杂 乱中走 出来 , 与路 人  和街道 构成 了一个 整体 , 城市人 群 的生存状 态 紧密联 系着 , 与 反  映出一种 随意 的 、 边缘的状态。其实 , 我们很 难说 , 涂鸦形象 本身  寓意着什么 , 那些 图形或符 号与 看到 它的人 进行 内心 的交流 , 每  个人都可以有 自己的理解 , 但无 论怎样 , 希望 生活能 够从 一种  我
主流之外的表达中获得 生机 与活力 。  
( 作者 系舍肥工业大学建 筑与艺术学院设计艺术学 20 03级研 究生)  

责任 编辑

鲁 书妮 

安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