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市场 >>

李克强134天政策历程:从增长底线到经济上下限


李克强 134 天政策历程:从增长底线到经济上下 限
摘自:宏观经济第一财经日报[微博]2013-07-27 02:10

3 月 15 日李克强总理就职以来,这 134 天中市场预期经历了新官上任三把 火的期待、恐慌调结构、试探增长容忍度,再到迎合稳增长。可谓“山重水复疑 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7 月以来,从总理的增长底线论到经济运行的上下限论,到上下限的指标量 化,再到小微企业减税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台,笔者试图管窥“克强经济学”的内 涵。

逆预期的三把火

李总理上任伊始, 市场预期新总理会迅速出手扭转元宵节后的经济颓势,所 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新总理的三把火显然让市场讶异了。

一是促改革。3 月 17 日,李总理在“两会”总理记者招待会上就讲到,政 府机构要职能转变,下放或取消部分行政审批权。5 月 16 日,国务院决定取消 和下放 117 项行政审批项目。

二是去产能、调结构。3 月 27 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加快产业结构调 整,分行业化解产能过剩”。这一点让市场尤为恐慌,待到缓过神来,便开始推 涨创业板。

三是去杠杆。3 月 27 日银监会下发“8 号文”和“71 号文”,拉开影子银 行的治理序幕。6 月的钱荒冲击波可谓此轮治理的一个结果。

这三把火不可谓不猛, 但资本市场显然难以接受后两把火的阵痛。 与此同时, 随着 3 月 PMI 等低于预期的经济数据出炉,市场依旧沉浸在过去时的思维中,即 是经济要增长、货币要宽松,投资和城镇化要开闸。

但市场注定是失望的, 失望之下预期开始扭向,开始打探新总理的经济增长 容忍度,一直持续到 6 月末。

微妙的逆转

笔者管窥,李总理上任后的一个多月中,粗略地展示了经济政策思路,并逐 步影响着市场预期,试图用改革超越危机,即用空间换时间,抑制或推迟产能危 机和杠杆危机的爆发。

但糟糕的经济数据之下,出现了微妙的逆转。4 月 25 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 常委会上传递出“稳增长”。从召开时点来看,这次会议很不寻常,堪比 2004 年 4 月 26 日的政治局会议。

此次会议指出,“从国内看,经济增长动力仍需增强”,潜台词无疑是现在 的增速还不够强。会议还要求“宏观政策要稳住”,应该是要求政策要稳住经济 增长。

笔者在当期《弱复苏的容忍度与微妙的逆转》中提到,之所以说是微妙的逆 转, 是因为弱复苏仍在黑糊糊的隧道中,这一丝光亮还难以判断是来自出口还是 迎面的火车,这是个多空都很尴尬的时刻。

但一个迅速的政策佐证是,4 月 26 日下午财政部和国税总局发出通知,对 企业和个人取得的 2012 年及以后年度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券利息收入,免征企业 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

从增长底线论到经济上下限的量化

市场的预期犹若钟摆,一旦前期失落,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当时鲜少有人 注意到上述 4 月 25 日会议的不同寻常之处。市场犹犹豫豫中还是在试探总理的 增长容忍度。

但现在回首两个月的总理表态和政策思路,就比较清晰了。6 月 8 日,李克 强总理表示,要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

6 月 26 日,《国务院关于城镇化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出炉,这是中央政 府第一次对城镇化实施路径的表态。

7 月以来,李克强总理则密集调研,多次表态,“稳增长”开始得到认可。 在广西经济座谈会上,李克强表示,使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经济增长率、就 业水平等不滑出“下限”,物价涨幅等不超出“上限”。

在 7 月 16 日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 李克强明确了宏观调控的 “上限” “下 与 限”。“下限”就是稳增长、保就业,“上限”就是防范通货膨胀,使经济运行 保持在合理区间。

而 7 月 22 日新华社发文,将经济运行“上限”与“下限”量化。笔者总结 下来为:1.下限“稳增长”是 GDP 增速 7.5%,底线是 7%;2.上限“防通胀”是 CPI 涨幅 3.5%; 3.核心三句九字——稳增长、 调结构、 促改革, 顺序视情况调整; 4.财政收入增速要保 7%。其实这也是 2013 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提的经济指 标,无非再次重申而已。

稳增长的“五把斧”

同样是稳增长, 但李总理没有选择走老路。财政部长楼继伟也在数个场合表 态,中国不出台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从日前出台的“五把斧”看,有股小处着 手但又“精确制导”的意味。

先是在 6 月末, 一是推动棚户区改造等投资;二是地方自行发债试点扩容步 伐提速。 前者在改善民生的同时拉动经济增长, 后者希望化解地方融资平台风险。

7 月 24 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1.部署改革铁路投融资体制,加快中西 部和贫困地区铁路建设;2.8 月 1 日起,对符合规定的小微企业暂免征收增值税

和营业税, 为超过 600 万户小微企业带来实惠; 3.承诺为出口企业简化审批流程, 降低行政成本。

央行行长周小川 7 月 25 日在《人民日报》撰文谈如何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 融服务,称“保持合理的货币信贷总量,为小微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增强政策的前瞻性、针对性和灵活性,适时适度预调微调。”

发改委也在 7 月 25 日公布了 11 条小微企业融资指导意见。

从市场舆论看,很多人对扶持小微企业表示不屑,但在李克强总理看来,小 微企业“铺天盖地”,是就业的最大吸纳器,直接关系几千万人的就业和收入。 这不正是保就业吗?

政策本是相机抉择,总理的经济决策思路也必定视实际经济运行灵活调整。 在梳理总理就职以来 134 天的政策与表态基础上,笔者认为,“克强经济学”内 涵应该是—— “稳增长可以为调结构创造有效空间和条件,调结构能够为经济发 展增添后劲,两者相辅相成;而通过改革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则可为稳增长和调 结构注入新的动力。”

这个内涵还可以简化为“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至于其中的顺序自然 会视经济运行的前景而适当调整。紧跟总理经济决策思路方可走在市场的前面, 就从这三词九字开始吧。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