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论中国现代主义诗歌中的恶之美


 广东社会科学  2014 年第 1 期 

论中国现代主义诗歌中的恶之美
吕周聚



[ 提 要] 中国现代主义诗人继承了波德莱尔的衣钵, 反叛传统的诗歌审美观念, 着力于将恶纳入
诗歌的创作视野, 饮酒享乐、 色欲冲动等在传统道德中被视为恶的因素成为中国现代主义诗歌的表现 对象。 他们致力于发掘恶中之美, 创作出了一批另类的作品, 中国现代诗歌史上开出了一朵艳丽的恶 之花。

[ 关键词] 中国 现代主义诗歌 恶 审美
6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000 - 114 X (2014) 01 - 0163 - 10 [ 中图分类号] I206畅

中国传统诗学理论强调诗歌的道德教化功能,

“ 思无邪 ” 是对诗歌的一个基本的要求。



“ 邪” 是与 “ 正” 相对的概念, 不正当、 不正派是其基本的内涵, 由此衍生出了邪恶、 邪念等相 关的概念。 “ 无邪” 强调诗歌要表现真性情, 而这种性情与文以载道相一致, “ 乐而不淫, 哀而 不伤” ( 枟 论语? 八佾枠) 是 “ 无邪” 的具体表现, 也是中国传统诗学的一个重要的审美标准。 由此出发, 那些与 “ 邪” 有关的内容大都被排除在诗歌的殿堂之外, 即使偶尔进入诗歌作品, 这样的作品也被视为 “ 邪诗”、 “ 淫诗” 而受到批判。 进入 20 世纪后, 以波德莱尔为代表的西方 颓废主义诗歌传入中国, 其 枟 恶之花枠 对中国现代主义诗人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中国的 颓废主义诗人不仅对现实失望, 而且对未来也失去了希望, 他们持一种及时享乐的人生态度, 放 纵自己的欲望, 沉迷于酒色之中, 致力于发掘丑恶中的美, 其诗歌成为一朵艳丽的恶之花。

一、 从恶中发掘美
许多人认为真、 善、 美是三位一体的, 真的即是善的, 善的即是美的; 反之, 如果不真也就 不善, 如果不善也就不美。 法国诗人波德莱尔则认为美与真、 善不是一回事。 他将美视作诗的本 倡 本文系山东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 “ 中国新诗审美范式的历史转型” ( 项目号 06JDB096) 的阶段性成果。 163

质, 因此在他看来表现了美的艺术品本身就是道德的。 善是一个道德范畴, 而美是一个审美范 畴, 善的不一定是美的, 丑恶并不一定是不美的, 波德莱尔要发掘丑恶中的美, 他在为 枟 恶之 花枠 草拟的序言中说, “ 什么叫诗? 什么是诗的目的? 就是把善同美区别开来, 发掘恶中之美, 让节奏和韵脚符合人对单调、 匀称、 惊奇等永恒的需要; 让风格适应主题, 灵感的虚荣和危险, 等等。” 虽然说 “ 发掘恶中之美 ” 颠覆了传统的道德观念和审美观念, 但他并非否定道德的存 在, 而是反对将诗简单地等同于道德, 反对诗成为道德的宣传工具, “ 我不是说诗不淳化风俗, 也不是说它最终的结果不是将人提高到庸俗的利害之上;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显然是荒谬的。 我 是说如果诗人追求一种道德目的, 他就减弱了诗的力量; 说他的作品拙劣, 亦不冒昧。 诗不能等 于科学和道德, 否则诗就会衰退和死亡; 它不以真实为对象, 它只以自身为目的。 表现真实的方 式是另外的方式, 在别的地方。 真实与诗毫无干系。 造成一首诗的魅力、 优雅和不可抗拒性的一 切东西将会剥夺真实的权威和力量。” 波德莱尔坚持为艺术而艺术, 将艺术感染力视为诗歌的生 命, 将科学、 道德、 真实视为诗歌的死敌, 这种观念成为波德莱尔背叛传统艺术的另类宣言, 也 成为其 枟 恶之花枠 的基本出发点。 唯美主义的代表王尔德也持同样的观点, 他认为, “ 实际上诗 歌无所谓道德不道德— — —诗歌只有写得好和不好的, 仅此而已。 艺术表现任何道德因素, 或是隐 隐提到善恶标准, 常常是某种程度的想象力不完美的特征, 标志着艺术创作中和谐之错乱。 一切 好的艺术作品都追求纯粹的艺术效果。” 这种非道德的纯艺术观直接导致恶成为审美表现对象, 对中国的部分现代主义诗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在一般情况下, 丑恶会使人产生非常不愉快的感受, 是人们恐惧、 躲避的对象, 但它如何会 成为诗歌的审美对象? 对此, 波德莱尔认同爱伦? 坡对原始邪恶的看法, “ 在人身上, 有一种现 代哲学不愿意考虑的神秘力量, 然而, 倘若没有这种无名的力量, 没有这种原始的倾向, 人类的 许多行动就得不到解释, 就不能解释。 这些行动所以有吸引力, 仅仅是因为它们是丑恶的、 危险 的, 它们拥有引向深渊的力量。 这种原始的、 不可抗拒的力量是自然的邪恶, 它使人经常而且同 时是杀人的和自戕的, 即凶手和屠夫; 因为, 他带着一种非常邪恶的巧妙补充说, 对于某些丑恶 危险的行动不可能找到充分合理的动机, 这可能导致我们将其看作魔鬼的暗示的结果, 如果不是 经验和历史告诉我们上帝也常常借此来建立秩序和惩罚恶人的话 ;” 丑恶是一种原始的、 神秘的 力量, 对于严守成规的道德家来讲它是恐怖可怕的, 但对于勇于挑战的诗人而言它则充满了刺激 诱惑。 以波德莱尔为代表的现代主义诗人以另类相标榜, 他们无视社会的道德规范, 敢于探索艺 术的未知领域, 丑恶成为他们的审美表现对象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 丑恶可以成为诗人的表现对象, 但诗人如何才能从丑恶中发掘出美来? 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 性的话题, 波德莱尔对此进行了阐释。 在他看来, “ 丑恶经过艺术的表现化而为美, 带有韵律和 节奏的痛苦使精神充满了一种平静的快乐, 这是艺术的奇妙的特权之一。” 艺术是一种充满了魔 力的万花筒, 丑恶经过艺术的审视与表现, 即可幻化为美, 这种美如同艳丽的罂粟花, 将恶与美 融合为一体。 波德莱尔具有这种从丑恶中发掘出美的能力, 面对五光十色的巴黎生活, 他没有选 择豪华美丽的风景, 而是着力描写巴黎的底层生活, 罪犯、 妓女等成为其诗歌中常见的意象, “ 从题材上说, 再没有比波特莱尔底恶之花里大部分的诗那么平凡, 那么偶然, 那么易朽, 有时 并且— — —我怎么说好? — — —那么丑恶和猥亵的。 可是其中几乎没有一首不同时达到一种内在的亲 切与不朽的伟大。 ……因为在波特莱尔底每首诗后面, 我们所发见的已经不是偶然或刹那的灵 境, 而是整个破裂的受苦的灵魂带着它底对于永恒的迫切的呼唤 , 并且正凭藉着这呼唤底结晶而 164
⑥ ⑤ ④ ③ ②

飞升到那万籁皆天乐, 呼吸皆清和的创造底宇宙: 在那里, 臭腐化为神奇了; 卑微变为崇高了; 矛盾的, 一致了; 枯涩的, 调协了; 不美满的, 完成了; 不可言喻的, 实行了。” 其描写社会丑 恶的作品具有一种现代的美, 这种美不是单纯、 客观地罗列堆砌现实生活中的丑恶现象, 而是对 这些丑恶现象进行艺术的加工, 赋予其艺术的魅力。 波德莱尔通过自己的艺术实践告诉我们: “ 描写社会中丑恶事物的作品不仅可以是激动人心的, 而且在艺术上可以是美的, 也就是说恶中 之美是值得发掘的。” 波德莱尔的从丑恶中发掘美的观念及实践对后来者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在 中国也不乏其追随者, 李金发、 邵洵美即是其中的代表。 李金发认为 “ 世间任何美丑善恶皆是 诗的对象” , 其诗作大多都是以生活中的丑恶之物作为表现对象, 死尸、 枯骨、 血污、 坟墓、 寒夜、 荒漠等意象在其诗中随处可见, 表现出其孤独、 寂寞、 痛苦、 绝望的思想情绪。 邵洵美出 版过一本名曰 枟 花一般的罪恶枠 的诗集, 从题目上即可发现其与波德莱尔的 枟 恶之花 枠 之间的 渊源, 将他视为波德莱尔在中国的真传弟子应该是名符其实的 。 以邵洵美为代表的狮吼派诗人是上海滩的新贵, 他们在思想行为上标新立异, 是 30 年代文 坛上的另类: “ 我们这些人, 都有点 ‘ 半神经病’, 沉溺于惟美派— — —当时最风行的文学艺术流 派之一, 讲点奇异怪诞的、 自相矛盾的、 超越世俗人情的、 叫社会上惊诧的风格, 是西欧波特莱 尔、 魏尔伦、 王尔德乃至梅特林克这些人所鼓动激扬的东西 。 我们出于好奇和趋时, 装模作样地 讲一些化腐朽为神奇, 丑恶的花朵, 花一般的罪恶, 死的美好和幸福等, 拉拢两极、 融和矛盾的 语言。 枟 狮吼枠 的笔调, 大致如此。 崇尚新奇, 爱好怪诞, 推崇表扬丑陋、 恶毒、 腐朽、 阴暗; 贬低光明、 荣华, 反对世俗的富丽堂皇, 申斥高官厚禄大人老爷。” 作为狮吼派的重要成员, 章 克标的这种言论表明, 追随波德莱尔追求以丑恶为美不仅是他自己的诗学思想 , 而且是狮吼派诗 人的创作追求。 他们将这种思想追求落实到创作实践之中, 创作出了一批具有异端美的作品, 藤 固的 枟 异端者之忏悔枠、 郭子雄的 枟 陈死人枠、 藤刚的 枟 最后的一声赞美枠 等是其中的代表作。
⑩ ⑨ ⑧ ⑦

二、 饮酒享乐与诗歌狂欢
酒是人类发明的一种酒精类饮料, 但这种饮料具有无穷的魔力, 它如同人类的力必多一样, 既充满了创造力, 又充满了破坏力, “ 酒之深沉的快乐啊, 谁曾认识你? 一个人有悔恨要缓解, 有回忆要追念, 有痛苦要平复, 有空中楼阁要建造, 他就要乞灵于你, 你这隐藏在葡萄藤中的深 奥莫测的神。 酒的景象在内在的阳光的照耀下是多么阔大! 人在它身上吸取的第二青春是多么真 实和炽热! 然而, 它那令人震骇的快感和难以承受的魔力又是多么可怕!” 按照酿造材料和酿造 工艺的不同, 酒可分为许多不同的种类, 适量饮酒, 对人的身体是有益的, 中医甚至将酒当作治 病的引子。 然而, 如果饮酒过量, 轻则能使人迷失理性, 放纵自我, 解放肉体, 驱除恐惧, 进而 解放思想, 获得身体、 思想、 话语的自由, 进入一种狂欢状态; 重则使人身体极度不适, 产生酒 精依赖, 甚至危及生命。 对统治者而言, 酒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因为喝了酒的人会进入一种非理 性的狂欢状态, 胡言乱语 ( 或者酒后吐真言), 手舞足蹈, 容易出现暴力行为, 不易于管理, 对 统治者形成挑战。 因此, 在许多不同历史时期, 酒都被视为可怕的妖魔, 成为被禁的对象, 印度 的 枟 摩奴法典枠、 波斯的 枟 卡布斯教诲录枠、 中国的 枟 礼记枠 等都有关于禁饮或节饮的规定。 古希腊悲剧起源于酒神祭祀, 典祭者在祭祀前喝得酩酊大醉, 载歌载舞, 进入一种迷狂状 态, 唱出一些奇妙的歌谣, 成为神的代言人。 柏拉图从酒神祭礼中获得启发, 提出了著名的 “ 迷狂说”。 他认为, “ 诗歌本质上不是人的而是神的, 不是人的制作而是神的诏语, 诗人只是神 165
瑡 瑏 皕

的代言人, 由神凭附着。 最平庸的诗人也有时唱出最美妙的诗歌。” 因此, 诗人只有丧失平常的 理智进入迷狂状态, 才能获得灵感, 才能获得创造力, 才能成为神的代言人。 后来, 尼采在柏拉 图的基础上进一步阐释酒与文学之间的密切关系, 提出了 “ 酒神精神”, “ 在陶醉的战栗下, 一 切自然的艺术才能都显露出来, 达到了 ‘ 太一’ 的最高度狂欢的酣畅。” 诗人在日常生活中是理 智的、 清醒的, 要进入迷狂状态并非易事, 而酒精具有使诗人丧失理智的功能, 诗人可借助酒精 获得诗的灵感和创造力, 这是酒与诗歌发生关联的内在秘密。 酒是一种神奇的发明, 它将水与火、 冷与热、 生与死、 清醒与迷糊、 精神与物质融为一体, 酒的这一特异功能将生命与自然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赋予其以艺术的特质, 诚如巴什拉尔所说, “ 不合常情的酒精的火是最初的灵感, 而且霍夫曼整个构思都在这种光亮中被照明 ……酒精的无 意识只是一种深刻的存在。 酒精是言语的因素。 它让人打开滔滔不绝的话匣子。 幻想最终为理性 思想作了最好准备。 火的幻想频繁出现……突然, 即逝的火的悲观色彩改变了想象, 即将熄灭的 火焰象征着正在逝去的年华 , 时光……沉重地压在心头。” 自古以来, 酒与诗人及诗之间具有一 种密切的关系, “ 李白斗酒诗百篇” ( 杜甫: 枟 饮中八仙歌枠) 自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例子。 波德 莱尔认为, 酒和印度大麻有共通之处, 即 “ 人的非常的诗意的发展。” 诗人可借酒的力量来进入 非理性的迷魂状态, 而这种迷魂状态与诗人所向求的灵感状态具有相通之处。 因此, 对诗人而 言, 酒既是灵感的一个重要来源, 又是其洒脱豪爽性格的表现, 酒成为诗人的至爱也就不难理解 了。 事实上, 靠酒来获得诗的灵感、 进入诗的境界自然有其可行之处, 但也有其一定的弊端。 那 些经常喝酒的诗人时间久了就会嗜酒成性, 产生酒精依赖症, “ 爱伦? 坡的酗酒是一种帮助回忆 的手段, 是一种工作方法。 这是一种有效而致命的方法, 但适合于他的富于情感的天性。 诗人学 会了喝酒, 正如一位细心的搞文学的人练习做笔记一样。 他不能抗拒再度发现那些美妙而骇人的 幻觉的愿望, 即他在前一次风暴中已然碰到过的微妙的观念 , 即迫切地吸引着他的老相识, 他为 了重新与它们取得联系, 走了一条最危险也最直接的道路。” 在酒精的作用下, 诗人发现那些美 妙而骇人的幻觉, 进入飘飘欲仙的境界, 这时, 酒精就成了诗歌艺术的催化剂, 喝酒就成了一种 诗歌行为艺术。 “ 我像植物的精华落进你的胸膛。 我是谷粒, 将使痛苦地掘开的沟垄长满庄稼。 我们密切的结合将创造出诗。 我们两个将创造一个上帝, 我们将朝着无限飞翔, 像小鸟, 像蝴 蝶, 像圣母的儿子, 像香气, 像一切有翅膀的东西。” 酒会赋予诗人以强大的创造力, 酒后的诗 人如同神灵附体一般具有了超出常人的能力, 能从懦夫变成勇士, 从凡夫俗子变成艺术超人, “ 如果有一个真正的医生哲学家, 当然这种事情几乎见不着, 他会对酒进行深入的研究, 一种双 重的心理学, 由酒和人充当两极。 他将解释怎样和为什么某些饮料具有极大地增强思想着的人的 人格力量的能力, 具有创造出 ( 可以这么说) 第三个人的能力, 这真是神秘的活动, 其中自然 人和酒, 这种动物的神和植物的神, 扮演三位一体中父亲与儿子的角色; 他们产生了一种圣灵, 这是超人, 他自然也是来自那两个东西。”
瑩 瑏 皕 瑨 瑏 皕 瑧 瑏 皕 瑦 瑏 皕 瑥 瑏 皕 瑤 瑏 皕 瑣 瑏 皕

瑢 瑏 皕

“ 有些人, 其酒的消除麻木的力量非常强大, 他们的

腿因此变得更加有力, 耳朵变得非常精细。 我认识一个人, 他那已经衰弱的视力在醉酒的时候重 获最初的穿透力。 酒使鼹鼠变成鹰。” 诗人在饮酒后会产生一种类似于吸毒的幻觉, 这是一个不 同于日常感觉的陌生的、 全新的醉境世界, 而这个醉境世界与艺术世界之间具有诸多相通之处。 换言之, 诗人可以通过酒精的作用, 将醉境与意境融为一体, 在酒精的引导下脱离理智世界, 进 入美妙的醉境 ( 意境), 从而创作出优美的诗歌作品。 对于诗人而言, 酒精的功能是多种多样的。 有的诗人借酒来标榜个性, 通过酒后的另类思想 166

行为来反抗世俗传统, 颠覆古时旧说, 以阮籍、 嵇康、 刘伶等为代表魏末 “ 竹林七贤” 是其中 的代表。 他们嗜酒成性, 放浪形骸, 无所顾忌, 在酒的世界里获得自己想要的自由, 成为自己酒 国与诗国的国王。 这一传统在现代主义诗人那儿得到了继承与发扬 , 他们以豪饮来标明自己的个 性, 将自我放纵、 放浪形骸视为一种诗歌行为, 他们因此而被称为堕落放纵的诗人。 酒精进入人体后便会对人体产生复杂的生理化学作用。 在饮酒适量的情况下酒精是一种兴奋 剂, 具有舒筋活血、 活跃思维的功能; 如果饮酒过度, 酒精就成了一种麻醉剂, 可使人进入一种 麻醉的状态, 暂时忘却了现实中的苦恼, 但醒来后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都更加痛苦, 因此曹操留 下了 “ 何以解忧, 只有杜康” ( 曹操: 枟 短歌行枠) 的名句, 李白留下了 “ 抽刀断水水更流, 借 酒浇愁愁更愁” ( 李白: 枟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枠) 的诗句。 许多诗人在得意时饮酒作乐, 在 不如意时借酒浇愁, 但最终得到的都是空虚与无聊, 酒成为诗人颓废思想行为的一个重要构成因 素。 现代主义诗人自觉地追求放浪形骸的生活, 酒精成了其标新立异的工具。 波德莱尔对酒情有 独钟, 对喝酒与做诗有着深切的体验, 甚至靠饮酒吸毒来获得写诗的灵感, 正因如此, 他写出了 枟 酒魂枠、 枟 拾垃圾者的酒枠、 枟 凶手的酒枠、 枟 孤独者的酒枠、 枟 情侣的酒枠 等以酒为吟诵对象的作 品。 他为酗酒辩护, 理想化了酒后的放荡行为, “ 如果酒从人类的产品中消失, 我相信会在这个 星球的健康和精神上出现一种空白, 一种匮乏, 一种缺欠, 比人们归罪于酒的过度和偏斜更为严 重。” 波德莱尔的这种思想及诗歌实践对部分中国现代主义诗人产生了巨大影响, 他们纷纷效仿 波德莱尔的这种诗歌行为, 将饮酒行为化与诗歌化。 王独清流浪在异国他乡, 酒精成了其生活的 伴侣, “ 我从 cofé 中出来, / 在带着醉 / 无言地 / 独走, / 我底心内 / 感着一种, 要失了故国的 / 浪人 底哀愁…… / 啊, 冷静的街衢 / 黄昏, 细雨。” ( 王独清: 枟 我从 cofé 中出来……枠) 他徘徊在黄昏 细雨的街头, 不知道哪儿才是他暂时的住家, 家愁、 国愁与酒精混合在一起, 形成一种浓烈的愁 绪, 仿佛点火就能燃烧。 他流落在威尼斯的街头, 心里充满了思乡的忧愁, “ 我就让这夜风 / 尽 管吹着我中了酒的醉脸, / 我底心在跳动, / 我底身上起着伤感的微颤……” ( 王独清: 枟 威尼斯 ? 其十枠) 诗人借酒浇愁, 但愁非但没有减少, 反而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希望自己即 刻病死, 借安静的月光来收敛他的尸体。 冯乃超也在过着与酒为伴的生活, “ 啊— — —酒 / 青色的 酒/ 青色的愁 / 盈盈地满蛊 / 烧烂我心胸 / / ……青莹的酒精在手 / 赤热的哀怨在心头 / 我的身心消灭 后/ 荣华的夜梦也枯朽” ( 冯乃超: 枟 酒歌 枠) 他以酒度日、 借酒浇愁, 青色的酒与青色的愁融为 一体, 烧烂了他的心胸与旧梦。 诗人的生命充满了悲痛与哀愁, 他依靠酒精和镇静剂来维持生 命, “ 更深无可奈何地起坐 / 今宵轮到我唱生命的哀歌 / 怎样挽吊我既逝的童年, 怎样忘记潦倒半 生的故我 / / 我不愿再尝焚心的炽烈的酒精 / 我不愿多服迷神的剧性的镇剂 / 若得既涸的泪泉重新喷 迸/ 我愿清醒一踏彼长夜漫漫的旅程” ( 冯乃超: 枟 生命的哀歌枠) 他希望能摆脱酒精和镇静剂, 但摆在他面前的却是长夜漫漫的旅程, 潦倒、 酒精、 镇静剂成了诗人的生命形态。 自从人类发明酒以来, 酒就成为人类生活的重要构成部分, “ 酒在人类的生活中扮演着亲切 的角色, 亲切到这种程度, 某些很理智的人, 受到一种泛神论的诱惑, 赋予酒一种人格, 这我并 不感到惊奇。 在我看来, 酒和人是两个斗士朋友, 时而搏斗, 时而讲和。 战败者总是拥抱战胜 者。” 酒虽是人类的朋友, 但这个朋友并非忠实的朋友, 而是一个性情暴躁、 变化莫测的朋友, “ 酒与人相似: 人们永远不知道可以尊重它或蔑视它、 爱它或恨它到什么程度, 也不知道它能做 出多少高尚的举动或可怕的罪行。” 正因如此, 诗人难以摸清酒的脾性, 更难以控制酒的力量, 在很多情况下, 诗人是被酒所控制, 成为酒的俘虏, 这时的诗人迷失了理智, 放纵原始欲望, 表 167
瑢 瑐 皕 瑡 瑐 皕 瑠 瑐 皕

现出一种堕落的思想行为, 这种思想行为在道德的视野里是难以容忍的, 但在诗的世界里, 它却 成为一种诗歌艺术行为, 成为一种集生活与诗歌于一体的审美方式。

三、 色欲冲动与官能颂歌
色欲是人的动物性本能, 是人的生命存在的形式。 在传统的道德伦理中, 色欲被视为万恶之 首, 受到极大压抑。 尽管如此, 色欲并没有消失, 而是以一种潜在的方式存在着, 只要给它以适 宜的环境, 它就会呈现出来。 中国人习惯把酒与色连在一起, 这其中有一定道理, 因为人喝了酒 之后理性控制力减弱, 非理性的因素增强, 原来受到道德理性压抑的色欲 ( 非理性) 获得解放。 因此, 在中国传统的道德伦理中, 酒与色都是禁品, 是邪恶的象征。 中国传统诗歌虽然也有以色 欲为题材的作品, 但它们被视为 “ 淫诗” 而受到批判。 进入 20 世纪后, 儒家的禁欲主义思想受到批判, 人的色欲作为生命的构成部分获得存在的 合理性与合法性, 其进入诗歌也就成了自然。 20 世纪 20 年代王独清正处于青春期, 对异性充满 了渴望, 其诗中经常出现对女性的描写, “ 那光阴是一朵迷人的香花, / 被我用来献给了你这美 颊; / 那光阴是一杯醉人的甘醇, / 被我用来供给了你这爱唇 …… / 我真愿作此地底乞丐, 弃去一 切的忧愁; / 在我倾慕的但丁墓旁, 到死都和你相守! / 可是现在我惟望你把那光阴记下, / 此外 应该说的只有平常告别的话 ! / Addio , mia Cara !” ( 王独清: 枟 但丁墓旁枠) 异域的女性成为诗人 仰慕的对象, 他与心爱的女人缠绵相处, 但最终摆脱不了分离的悲剧结局, 过去的时光只能成为 苍白的面颊, / 啊, 这迷人的水绿色的灯下! / / 她两手掬了些谢了的玫瑰花瓣, / 俯下头儿去深深 地亲了几遍, / 遂后又捧着送到我底面前, / 并且教我, 也象她一样捧来放在口边…… / / 哦, 玫瑰 花! 我暗暗地表示谢忱: / 你把她底粉泽送近了我底颤唇, / 你使我们俩在你底香骸内接吻! / / 哦, 玫瑰花, 我愿握着你底香骸永远不放, / 好使我底呼吸永远和她的呼吸合葬, / — — —我愿永远 傍着这水绿色的明灯, / 我愿永远这样坐在她底身旁!” ( 王独清: 枟 玫瑰花枠) 玫瑰花在西方是爱 情的象征, 诗人以玫瑰花为媒介来表达自己对西方女郎的痴情, 诗中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情怀。 “ 从中国漂泊到巴黎, 而在欧洲大陆作了放浪之旅的独清, 凭吊了罗马, 而在离别时, 更不忘怀 于别离罗马的女郎。 英雄与美人, 是中世纪的欧洲的骑士的理想, 这两个形象, 在独清的脑子 里, 也成为两个理想的形象, 但是, 由于 ‘ 五四’ 的狂流的推动和异国的生活的媒介, 独清的 女性的形象是相当地资本主义化了。 在这一点独清是与法国 16 世纪的商业资本主义社会的宫廷 诗人龙沙有一点连系。 他忧郁地, 悲哀地, 在别 ‘ 罗马女郎 ’ 和 ‘ 但丁墓旁 ’ 里, 哀歌出他对 于罗马少女的怀恋来。” 冯乃超也歌颂爱情, 表达他对异性的向往之情, “ 悲哀衣了霓裳轻轻地 跳舞在广阔的厅间 / 黄昏静静渡过枝梢叶底悄悄阑入空寂的尘寰 / 沉默的阴影投射在少女底穿上白 衣的心头 / 伊耽溺地啜泣在献身的残余的时候” ( 冯乃超: 枟 悲哀枠) 与王独清诗中的英雄美人不 同, 冯乃超诗中的爱情充满了凄惨哀愁, 诗人徘徊在情恨缠绵的废墟, 只能缠绵地吟哦往昔的梦 幻, “ 只因为有涂朱的嘴唇, / 吸饮我多感的青春, / 今朝苍白的微笑凋残, / 宵来的情热成灰 烬。 / / 只因为有涂朱的嘴唇 , / 烘热我多感的青春, / 腥红的情热许凋残, / 炎炎的恋慕怎能尽!” ( 冯乃超: 枟 凋残的蔷薇恼病了我枠) 王独清、 冯乃超诗中的女性、 爱情充满了浪漫与纯洁, 是爱 与美的象征, 是诗人追求的一种美好的理想。 与王独清、 冯乃超笔下的浪漫纯洁不同, 以邵洵美为代表的狮吼社诗人更多的是直接表现情 168
瑣 瑐 皕

美好的回忆。 “ 在这水绿色的灯下, 我痴看着她, / 我痴看着她淡黄的头发, / 她深蓝的眼睛, 她

欲, 有的作品接近于露骨的色情描写。 从这一角度来说, 他们已经超越波德莱尔了。 20 世纪 20 年代末, 上海出现了一个名曰 枟 狮吼枠 的同人刊物, 主要参与者有滕固、 方光焘、 张水淇、 董 中等。 “ 狮吼” 是英文字 sphix 的译音, 它是埃及狮身人面像的名字。 狮身人面意味着人与动物 的合一, 它既有动物的本性, 又有人的特征, 是肉体与灵魂、 感性与理性的统一。 章克标认为, 沙漠中的狮身人面兽就是我们的象征, “ 面容上是堂堂的一个人而有兽类的身体, 头上顶着比天 还高的理想脚底下不能离开土地一步, 人类的最悲哀的姿态不就是这一点么? Sphinx 是自我分裂 的象征, 神性与兽性合在一个容器里面的就是我们人类, Byron 也曾说过 half divine half animal , 自我分裂不一定是指灵肉的冲突, 也不一定限于精神与肉体的对立, 即如理知和与感情都是我们
瑤 瑐 皕

精神的内容, 但理知和情感二种作用, 却时常不能调和惹起我们心灵上的苦痛, 也是自我分裂的 一种形式, 此种心灵上的抗争, 更加不容易解决,” 人是一种半神半兽的怪物, 神性与兽性的合 一便是人性。 在他们看来, 灵与肉是一元的而非二元的, 灵与肉是同一事物的两个不同方面, 因 此, 在他们笔下, 灵与肉并非分裂对立的, 而是融合统一的, “ 所谓统一者就是完成纯粹的自 我, 也就是爱自己的一种作用, 因为爱自己不得不受苦, 因为爱自己更不得不超越这分裂的苦 闷, 那么我们努力的目标是决定的了, 我们所做的便是感到了分裂以后的事情, 就是 Sphinx 以 后的事情, 我们要努力开拓一处新领土, 创造一个新纪元。” 由此出发, 他们在诗歌中描写肉 过灵魂解除感官的饥渴” 的目的, 是 20 世纪 30 年代文坛上盛开的一朵娇艳的恶之花。 狮吼社诗人的诗歌理念来自于西方唯美主义诗歌的影响 。 邵洵美在欧洲留学期间曾崇拜古希 腊女诗人萨福, 萨福以善写情诗著称, 写过一些性感香艳、 自曝隐私的作品, 邵洵美对她充满了 向往, 将其引为红颜知己, “ 你从这花林中醒来的香气, 也像那处女的明月般裸体— — —我又见你 包着火血的肌肤, 你却像玫瑰般开在我心里。” ( 邵洵美: 枟 莎茀枠) 作者穿越时间的隧道, 凭借 丰富的想像力描绘出萨福 ( 莎茀 ) 艳丽的裸体, 并将其作为膜拜的对象。 后来他又对唯美主义 诗人斯温伯温、 罗塞谛、 魏尔兰、 波德莱尔等充满好感, “ 你是莎茀的哥哥我是她的弟弟, / 我 们的父母是造维纳丝的上帝— — —/ 霞吓虹吓孔雀的尾和凤凰的羽, / 一切美的诞生都是他俩的技 艺。 / / 你喜欢她我也喜欢她又喜欢你; / 我们又都喜欢爱喜欢爱的神秘; / 我们喜欢血和肉的纯洁 的结合; / 我们喜欢毒的仙浆及苦的甜味。” ( 邵洵美: 枟 To Swinburne 枠)。 他之所以引萨福和斯温 而这也成为邵洵美诗歌创作的指导思想。 英国唯美主义运动的先驱先拉斐尔派提倡灵肉合一的思想 , 主张肉的灵化与灵的肉化, 使灵 与肉达到交融合致的境界, 这种境界也成为邵洵美诗歌创作的追求。 邵洵美对生命有着独特的理 解, “ 我也知道了, 天地间什么都有个结束; / 最后, 树叶的欠伸也破了林中的寂寞。 / 原是和死 一同睡著的; 但这须臾的醒, / 莫非是色的诱惑, 声的怂恿, 动的罪恶? / / 这些摧残的命运, 汙 浊的堕落的灵魂, / 像是遗弃的尸骸乱铺在凄凉的地心; / 将来溺沈在海洋里给鱼虫去咀嚼吧, / 啊, 不如当柴炭烧燃那冰冷的人生。” ( 邵洵美: 枟 序曲枠) 这是其 枟 花一般的罪恶枠 的序曲, 也 是其诗歌创作的基调。 色的诱惑、 声的怂恿、 动的罪恶, 既是其诗歌的基本主题, 也是其诗歌的 审美对象。 在邵洵美的诗中, 肉体与灵魂处于一种和谐的状态之中, 肉体的欲望转化为灵魂的欲 望, “ 虽然我已经闻过了花香, / 甜蜜的故事我也曾品尝, / 但是可怕那最嫩的两瓣, / 尽叫我一 世在里面荡漾。 / 我要这个云母石的建筑, / 上面刻着一束束的发束; / 我要叫这些缠人的妖丝, / 169 伯温为同道, 因为他们有共同的兴趣爱好, 神秘的爱、 血和肉的纯洁的结合是他们的共同追求,
瑥 瑐 皕

体, 放纵欲望, 力求通过肉体的解放来获得灵魂的自由, 达到 “ 通过感官治疗灵魂的创痛, 通

不再能将我的灵魂捆缚。” ( 邵洵美: 枟 我不敢上天枠) 对他而言, 肉体的解放与灵魂的自由是同 时完成的, 肉体的快乐与灵魂的幸福是统一的。 在他那儿, 女人不仅是肉体的家园, 而且是灵魂 的家园, “ 还我我的诗, 淫娃, / 啊得了你的吻, 失了我的魂。 / 我也像太阳般癡, / 一天天环绕 著, 追逐著晨星。” ( 邵洵美: 枟 还我我的诗枠) 一个香艳的吻便勾去了他的魂, 面对肉体的诱惑, 诗人没有所谓的灵魂挣扎, 而是尽情地享受其中的乐趣, “ 啊, 月儿样的眉星般的牙齿, / 你迷 尽了一世, 一世为你癡; / 啊, 当你开闭你石榴色的嘴唇, / 多少有灵魂的, 便失去了灵魂。 / / 你 是西施, 你是浣纱的处女; / 你是毒蟒, 你是杀人的妖異: 生命消受你, 你便来消受生命, / 啊, 他们愿意的愿意为你牺牲。 / / 怕甚, 像蜂针般尖利的欲情? / 刺著快乐的心儿, 流血涔涔? / 我有 了你, 我便要一吻而再吻, / 我将忘却天夜之后, 复有天明。” ( 邵洵美: 枟 Madonna Mia 枠) 诗人 沉迷于肉欲之中而不能自拔, 为了得到肉体的满足, 他甘愿交出自己的灵魂。 从传统道德观念的 可以理解邵洵美的人生追求或者艺术追求。 邵洵美出身于富贵之家, 是上海滩上著名的公子哥儿, 素有上海第一美男的美名。 他没有浪 费上天赐予他的优越条件, 尽情地享受着肉体所带给他的快乐。 他崇拜女性的肉体, 为此可以抛 弃世间的一切, “ 管什么先知管什么哥哥爸爸? / 男性的都将向你的下体膜拜。 啊将我们从道德 中救出来吧, / 皇后, 我们的皇后。” ( 邵洵美: 枟 我们的皇后枠) 女性是这个世界的征服者和拯救 者, 所有的男性都将臣服于女性面前。 道德虽然承担着压抑欲望的重任, 但它并不能真正地消灭 欲望, “ 啊, 玫瑰色, 象牙色的一床, / 这种甜蜜梦, 害我魂忙: / 我是个罪恶底忠实信徒: / 我 想看思凡的尼姑御装。” ( 邵洵美: 枟 甜蜜梦枠) 在原始本能欲望面前, 道德、 宗教都变得虚无缥 缈, “ 我” 而成了罪恶的忠实信徒。 诗人一旦没有了道德束缚, 他就可以尽情地放纵欲望, 追求 肉欲的满足: “ 牡丹也是会死的; / 但是她那童贞般的红, / 淫妇般的摇动, / 尽够你我白日里去 发疯, / 黑夜里去做梦。 / / 少的是香气: / 虽然她亦曾在诗句里加进些甜味, / 在眼泪里和入些诈 欺; / 但是我总忘不了那潮润的肉, / 那透红的皮, / 那挤出来的醉意。” ( 邵洵美: 枟 牡丹枠) 诗人 以 “ 牡丹” 来隐喻艳丽的女性, 女性的肉体对他而言成了抵挡不住的诱惑, 哪怕她缺的是香气、 多的是欺诈。 邵洵美颠覆了传统道德观念对女性的妖魔化, 对他来说, 女性不再是祸水, 不再是 吃人的 “ 老虎”, 而是成了快乐幸福的源泉, “ 可爱的, 可怕的, 可骄人的, / 处女的舌尖, 壁虎 的尾巴。 / 我不懂, 你可能对我说吗, / 四爿的嘴唇中真有愉快?” ( 邵洵美: 枟 甜蜜梦枠) 诗人戴 着 “ 有色” 眼镜来观察事物, “ 甘露” 也就成了表现性意识的意象, “ 那树帐内草褥上的甘露, / 正像新婚夜处女的蜜泪; / 又如淫妇上下体的沸汗, / 能使多少灵魂日夜醉迷。” ( 邵洵美: 枟 花一 般的罪恶枠) 他沉醉于肉体的幻想与刺激之中, 其灵魂也处于迷醉的状态。 他以 “ 白云” 越轨的 行为来隐喻现代的两性关系, “ 睡在天床上的白云 / 伴着他的并不是他的恋人 / 许是快乐的怂恿吧 / 他们竟也拥抱了紧紧亲吻 / / 啊和这一朵交合了 / 又去和那一朵缠绵地厮混 / 在这音韵的色彩里 / 便 如此吓消灭了他的灵魂” ( 邵洵美: 枟 颓加荡的爱枠) 这首诗冲破了传统的婚恋观念, 传达出一种 性自由的观念。 从整体上来看, 邵洵美的此类诗歌由于追求肉欲的满足而呈现出一种病态, 是西 方 “ 世纪病” 的直接体现, “ 所谓 ‘ 世纪病’ Lemal du Siecle 的狂潮荡激全欧之后, 人类的精神 途以自杀了事, 而天性活泼善于享乐的法国人则于幻灭绝望之中还要努力求生 。 他们常用强烈的 刺激如女色, 酒精, 鸦片, 以及种种新奇的事情, 异乎寻常的感觉……以刺激他们疲倦的神经聊 170 起了很大的变化, 像素性忧郁的俄国民族受了这种影响则发生 ‘ 托斯加 ’ Toska 相率趋于厌世一 角度来看, 这是一种彻底的堕落行为; 若从生命哲学的角度来看, 这是一种生命的狂欢, 由此则

保生存的意味。 邵氏既有心模仿他们, 其作风当然带有此种色彩。 一切刺激中女色是最基本的最 强烈的刺激, 所以他的诗对于女子肉体之赞美就不绝于书了。” 苏雪林指出了邵洵美诗歌创作的 西方文化背景, 看到了其色欲情诗背后的实质, “ 颓废派既以强烈刺激为促醒生存意识之唯一手 段, 所以沉沦到底义无反顾, 结果他们把丑恶当做美丽, 罪恶当做道德, 甚至流为恶魔主义 ( Diabolism )” 把丑恶当作美丽, 这的确是邵洵美从波德莱尔那儿得到的真传; 从丑恶中发掘美,
瑧 瑐 皕 瑦 瑐 皕

自然也就成了邵洵美诗歌的审美理想与审美追求。

邵洵美对色欲的追求与表现引来别人的批评与指责, 对此他进行了辩护。 他认为作者在作品 中所说的话决不是作者个人所要说的话, 作者不过是以他自己的透视力去洞察个中人的心灵而发 出的一种同情的呼声, “ 但同时我们也得明白, 要知这里所谓的同情, 那是对于一个对象了解后 而发生的美感: 我们可以同情于一个强盗或是一个淫妇, 但决不能说我们是拥护强盗或是淫妇的 行为; 我们也决不是因了同情于一个强盗或是一个淫妇, 而自己便变成了强盗与淫妇。” 他将 “ 同情” 理解为一种 “ 美感”, 便是要将丑恶 ( 强盗、 淫妇) 作为审美表现对象, 将其艺术化、 审美化, 这样, 就可以达到、 实现从丑恶中发掘美的目的。 邵洵美虽然竭力要从丑恶中发掘出美 来, 其作品虽大多用象征的手法写作而成, 但也只能使读者产生性的联想, 缺少深刻的思想影响 力与艺术感染力。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 一个欲望满足了, 又会产生新的欲望, 人的一生就在追求欲望与满足 欲望之间来回摆动, 最终难以摆脱痛苦的命运, 这也就应了叔本华 “ 人活着就是痛苦” 的名言。 作为狮吼社重要成员的章克标对此有着深切的体认, 在他看来, “ 一切的真理不外乎独断, 一切 的思辨不外乎附会, 人世间真的实在只有空虚。 — — —如果能确信这几句话, 那么什么问题都没有 了, 一方感到人生的空虚一方又想把人生的内容充实, 这就是苦闷的根源。 在一个灵魂中再分出 一个灵魂来。 这二个灵魂的战争是人生烦恼的焦点, 想奋发有为的我们, 同时也想当优游林泉的 隐士生活, 一时对于名誉非常热心, 后来又存了孤高自负不与流俗为伍的念头, 有时想做一个极 端严肃的道德家, 忽然对于 Don Duan 式的放浪生活又生羡慕了, 今日决心放弃一切做一个大学 者明日又想去着手实业做一个大事业家。 有时觉得高朋满座尽热闹场中的欢乐有时又迷恋于独坐 冥想时的幽趣, 忽然对于世间存了轻蔑的心了, 忽然又觉得社会的值得感谢, 我们心中的欲望要 求没一刻停止的发生展开转换交错, 心灵的争斗也没有一刻停顿的时间, 其中根本的对立便是灵 肉二者, 就是精神的要求与物质的欲望, 互相冲突, 这一种苦闷大约是我们人人所必然经历的, 而且或者是永远所不能解决的问题。” 章克标意识到了人的肉体欲望与灵魂之间的复杂关系, 看 到了人的肉体在得到短暂的刺激、 满足之后随之而来的是肉体的疲惫和精神的虚无, 之后又会产 生新的情欲冲动, 在欲望的驱使下, 人不断地刺激和虚无之间摆动, 这就构成肉体与灵魂之间的 同构。 “ 生存在社会中间, 必然的受到种种制限, 要维持我们的生命, 自然有许多需要, 种种制 限, 拘缚我们的自由飞跃, 许多需要, 引起我们的悲恼不平, 在肉体方面有疾病贫穷苦痛死灭, 在精神上有烦恼懊闷失望悔恨恐怖, 无时无地, 不追随在我们周围, 人生真个就是苦海呀! 即使 有时也有种种欢悦, 但是这种欢悦仿佛不过是我们对于后来的悲痛 , 感得更加深切强烈的一种手 段, 要是你真个想对于人生的内容充实一点, 那么你的理想愈高, 你的苦恼愈大, 因为你有留存 在这世间的肉体, 牵住你向上飞升的理想, 同时你的肉体也受着理想的向上牵引的力, 你便是这 二种力的争衡的着力点, 你一定要被他们拉得分裂, 这便是无上的苦痛。” 章克标对灵与肉关系 的认识虽然带有浓烈的悲观主义色彩, 但他抓住了问题的本质。 171
瑠 瑑 皕 瑩 瑐 皕 瑨 瑐 皕

作为评论家, 沈从文曾对邵洵美的诗歌做出了精彩的评价: “ 邵洵美, 以官能的颂歌那样感 情写成他的诗集。 赞美生, 赞美爱, 然而, 显出唯美派人生的享乐, 对于现世的夸张的贪恋, 对 于现世又仍然看到空虚。 另一面看到破灭。” 沈从文抓住了邵洵美诗歌的本质特点, 对其做出了 准确的评价。 邵洵美从肉体欲望切入来歌颂生命、 赞美爱情, 要从丑恶中发掘出美来, 作品中充 满了颓废空虚, 是一种地地道道的唯美主义艺术追求。 从这一角度来说, 邵洵美的诗歌创作具有 一定的代表性, 他传达出了那个时代许多青年诗人的共同心声 。 中国现代主义诗人继承了波德莱尔的衣钵, 反叛传统的诗歌审美观念, 着力于将恶纳入诗歌 的创作视野, 饮酒享乐、 色欲冲动等在传统道德中被视为恶的因素成为中国现代主义诗歌的表现 对象。 他们致力于发掘恶中之美, 创作出了一批另类的作品, 中国现代诗歌史上开出了一朵艳丽 的恶之花, 形成了中国现代诗歌史上的一道独特的风景。
瑡 瑑 皕

① 枟 论语? 为政第二枠 载: 子曰: “ 枟 诗 枠 三百, 一 言以蔽之, 曰 ‘ 思无邪’。” ②⑧ [ 法] 波德莱尔: 枟 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选 ? 译本 序枠, 郭宏安译, 北 京: 人 民文 学 出 版 社, 1987 年, 第 3、 16 页。 ③⑤⑥ [ 法] 波德莱尔: 枟 再论埃德加 ? 爱伦 ? 坡 枠, 枟 波德莱 尔 美 学 论 文 选 枠, 北 京: 人 民 文 学 出 版 社, 1987 年, 第 205、 194、 85 页。 ④ [ 英] 王尔德: 枟 英国的文艺复兴枠, 赵溰、 徐京安 主编: 枟 唯美主义 枠,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88 年, 第 97 页。 ⑦梁宗岱: 枟 象征主义枠, 枟 中国现代诗论枠 ( 上), 广 州: 花城出版社, 1985 年, 第 179 ~ 180 页。 ⑨杜格灵、 李金发: 枟 诗问答 枠, 上海: 枟 文艺画报枠 第 1 卷第 3 期, 1935 年 2 月 15 日, 第 26 页。 ⑩章克标: 枟 回忆邵洵美 枠, 南京: 枟 文教资料简报枠, 1982 年 5 月, 第 67 ~ 68 页。 瑡皕 瑏 皕 瑥皕 瑏 瑧皕 瑏 瑨皕 瑏 瑩皕 瑏 瑠皕 瑐 瑡皕 瑐 瑢 [ 法 ] 夏尔 ? 波德莱尔: 枟 论酒与 瑐 印度大麻— — —作为个性扩张的途径之比较枠, 枟 巴黎的 忧郁枠, 郭宏安译, 上海: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9 年, 第 127 ~ 128、 145、 129、 135 ~ 136、 136、 129、 136、 128 页。 瑢 [ 希腊] 柏拉图: 枟 文艺对话集枠, 北京: 人民文学 瑏 皕 出版社, 1980 年, 第 9 页。 瑣 [ 德] 尼采: 枟 悲剧的诞生枠, 缪朗山等译, 海口: 瑏 皕

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 1996 年, 第 7 页。 瑤 [ 法] 巴什拉尔: 枟 火的精神分析枠, 杜小真、 顾嘉 瑏 皕 琛译, 北京: 三联书店, 1992 年, 第 103 ~ 104 页。 瑦 [ 法] 波德莱尔: 枟 埃德加 ? 爱伦 ? 坡的生平及其 瑏 皕 作品枠, 枟 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选枠, 北京: 人民文学出 版社, 1987 年, 第 186 页。 瑣穆木天: 枟 王独清及其诗歌 枠, 枟 穆木天文集 枠, 长 瑐 皕 春: 时代文艺出版社, 1985 年, 第 278 页。 瑤皕 瑐 皕 瑥皕 瑐 瑩皕 瑐 瑠章克标: 枟 Sphinx 以后枠, 张伟编: 枟 花一般 瑑 的罪恶— — —狮吼社作品、 评论资料选 枠, 上海: 华东 师范大 学 出 版 社, 2002 年, 第 341、 341、 340、 341 页。 瑦皕 瑐 皕 瑧苏雪林: 枟 论邵洵美的诗 枠, 上海: 枟 文艺枠 第 2 瑐 卷第 2 期, 1935 年 11 月 1 日。 瑨邵洵美: 枟 关于 枙 花一般的罪恶 枛 的批评 枠, 张伟 瑐 皕 编: 枟 花一般的罪恶— — —狮吼社作品、 评论资料选 枠,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2 年, 第 348 页。 瑡沈从文: 枟 我们怎样去读新诗枠, 上海: 枟 现代学生枠 瑑 皕 创刊号, 1930 年 10 月。

作者简介: 吕周聚, 山东师 范大学文学院教 授、 博士生导师。 济南 250014 [ 责任编辑 韩 冷]

172

论中国现代主义诗歌中的恶之美
作者: 作者单位: 刊名: 英文刊名: 年,卷(期): 吕周聚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 济南 250014 广东社会科学 Social Sciences In Guangdong 2014(1)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gdshkx201401021.aspx


相关文章:
第一节 现代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历程
同时, “现代派”诗、 “新感觉派”小说和九叶...茅盾从文学进化论角度肯定了新 浪漫主义中国文学的...“诗要兼造型与音乐之 美。在人们神经上振动的可见...
中国现代诗歌中的上帝意象
中国现代诗歌中的上帝意象 王本朝 内容提要 中国现代新诗在诗美和诗体上有着...论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太阳... 4页 2下载券 中国现代主义诗歌与古典... 6页...
李金发对中国现代主义诗歌的贡献
新诗,如孙玉石在 《中国现代主义诗潮史论》中作过...我的诗美中不足,是太多费解之处。 ”(4)反对他...“颓废” 的情绪体现在嗜恶如狂的兴奋之中,正如...
中国现代诗歌散文选修文学常识
美、绘 画美、建筑美的诗歌“三美”的新格律诗...在中国的土地上》 7.艾青,中国现代代表诗人之...14.洛夫,台湾诗人,早年为超现实主义诗人,表现手法...
浅谈大学语文中国现代诗歌的教学
中国现代诗歌尤其是现代主义诗歌和具有现代 主义倾向的...人生已到严酷的冬天”里的 “冬”为生命之冬/人生...而是比喻猖獗霸道的恶势力,让人在睡梦中都心悸恐 ...
谈比较诗学视野中的中国唯美主义思潮
在比较诗 学的理论视野内,探讨了现代中国语境中的唯美主义文学观念与西方文艺思潮...郁达夫认为, “艺术所追求的是形式和精神上的,我虽不同唯美主义者那么持论...
艾青诗歌评析
艾青诗歌评析作者:安春华 关键词:艾青 现实主义 ...也是 20 世纪中国诗歌中最有力的、以现代目光重新...“从恶中发掘美”的《恶之花》 的作者波德莱尔的...
现代诗歌派别详解
现代诗歌派别详解 1 尝试派 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白话...运动,象征主义最早的作品是波德莱 尔的《恶之花》...之后魏尔伦、马拉美、韩波等诗人发表了更多的象征主义...
浅谈中国古代诗歌
浅谈中国古代诗歌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浅谈中国...特别是现代流行歌曲的歌词中经常运用这种手法。这也...但是这些并不影响《诗经》的美。也许这种时代的古朴...
现代文学史作业2013级
2、艺术形式上,西方现代主义方法象征主义的创造性 ...13、试论《女神》在中国新诗史上的地位。女神》以...她沾染了剥削阶级家庭传给她的好逸恶劳,善玩心计...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