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唐五代小说中


第 35 卷

第4期

宁夏大学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

Vol.35

No.4

2013 年 7 月

Journal of Ningxia University (Humanities &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

July 2013

唐五代小说中“议论”的主体及方式
何 亮
401331 )
( 重庆师范大学 文学院 , 重庆

摘要 : 唐 五 代 小 说 “ 议 论 ” 的 主 体有 作 者 、 叙 述 者 、 故 事中 人 物 。 作 者 或与 叙 述 者 合 二 为一 , 以 旁 观 者 的 身 份 直 接 发 表 “ 议 论 ”, 表 明自 己 的 立 场 以 及 对 事 物 的 情感 态 度 评 价 ; 或 潜 入 叙 述 者 、 故 事 人 物 , 通 过 “ 议 论 ” 这 种 形 式 与 接 受 者 间 接 对 话 , 从 而 引导 接 受者 体 会 作 品 的 创 作 主 旨 。 在 叙 述 故 事 进 程 中 , 作 品 往往 用 “ 引 证 明 理 ”“ 比 较 论 理 ”“ 假 言 推 理 ”“ 指 谬 析 理 ” 等 方 式 进 行 “ 议 论 ”。 这 种 在作 品 中 陈 述观 点的方 式 , 是作 者 对人 生 的一 种 认 知 和 态 度 , 成 为 作 者 塑 造 人 物 、 表 达 思 想 、 升 华 主 题 的 重要 创 作 手 段 。 不 仅 影响 了 接 受者 的 阅读视 线 , 使 接 受者 的 阅读 感 受 超越 故 事 本 身 的 精 彩 而 直 指 人 心 ,而 且 作 者 也 通 过 自 己 意 图 的 阐 发 ,引 领 接 受 者 体 味 故 事 中 所 蕴 含 的 更 为 广 阔 的 人 生 意义 。 关键词 : 唐 五 代 小 说 ;“ 议 论 ”; 主 体 ; 方 式 中图分类号 :I242.1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001-5744 (2013 )04-0063-06

唐五代小说作者在故事讲述过程中 , 用 “ 议论 ” 来阐释事理 , 评论人物 。 从言说方式观之 ,“ 某某曰 ” 与 《 史记 》 中的 “ 太史公曰 ” 都属于 “ 议论 ”, 都用来判 别是非 , 论说古今得失 。 但从文体体制观之 , 唐五代 小说篇末中的 “ 某某曰 ” 属于史传 , 而唐五代小说中 的 “ 议论 ” 应视为论说文 。 论说文 , 也 就 是 说 理 的 文 章 , 是 古 代 散 文 中 之 大宗 。 古人根据其内容 、 用途 、 写法等不同 , 分为若 干 种 类 , 如 论 、 史 论 、 设 论 、 议 、 辩 ( 辨 )、 说 、 解 、 驳 、 考 、 原 、 评 等 等 , 在 总 的 称 谓 上 ,《 文 心 雕 龙 》 立 “ 论 说 ” 类以概其全 [1]。 论说文最大的特点就是所关涉的 问题无所不包 , 大至宇宙天地 、 社会人生 , 小至一事 一物 、 一言一行 , 都可直接发表见解 。 唐五代小说作 者 、 叙述者或 故事中人物 , 常 在 叙 述 故 事 进 程 中 运 用 “ 引证明理 ”“ 比较论理 ”“ 假言推理 ”“ 指谬析理 ” 的方式 , 表达对故事中人或事的看法 。 一 唐五代小说中的 “ 议论者 ”

无所不晓 。 如在 《 王知古为狐招婿 》《 殷保晦妻封氏 骂 贼死 》《 李娃传 》 等篇目中 , 作者 在 文 末 直 接 表 明 自己就是叙述者 。 然而唐五代小说中的绝大部分作 品 , 作者的声音与叙述者的声音并不一致 。 作者以 叙述者或故事人物的身份 , 通过 “ 议论 ” 这种形式干 预小说叙 述 , 或与接受 者 进 行 潜 在 对 话 , 引 导 接 受 者体会作品的意蕴 。 唐五代小说主要有三种 “ 议论 ” 形式 : 第一 , 作 者直接发表 议论 ; 第 二 , 故 事 中 人 物 议论 ; 第三 , 叙述者发表议论 。

1.作者
按照叙述学的理论 , 一般认为叙述者并不等同 于作者 。 “ 作者存在于现实社会中 , 而叙述者是虚拟 的 : 作者可能是高尚的 , 叙述者则可能是卑劣的 ; 作 者可能是一个集体 , 叙述者则可能是一个个体 ; 作 者可能是男性 , 叙述者可能是女性 ” [3]。 唐五代小说 作者为了加强故事的真实可信度 , 往往在文末指出 故事叙述者 、 隐含作者 ( 所谓隐含作者 , 即通过作品 的意识形态和价值标准而显示出来的虚拟作者 ) 与 作 者身份合一 。 加之 , 史 学 家 往 往 把 小 说 当 成 “ 史 书 ”, 如 《 新唐书·艺文志 》 就认为 , 传记 、 小说 …… 皆 出于史官之流也 [4]。 《 隋书 · 经籍志 》 亦说 《 搜神记 》 等

小说叙事的主体有作者 、叙述者、故事 中人 物 。 唐五代小说中的部分作品 , 作者与叙述者合二
[2]

为一 。 作者始终以旁观者的身份叙事 , 他全知全能 ,

收稿日期: 2013-05-05 基金项目 :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项目 “汉唐小说文体研究” (2013M531900 ) ; 教育部人文社会规划基金项目 “民间信仰与明 (11YJAZH112) 清话本小说的神异叙事研究”
作者简介 :何亮 (1980— ) , 女, 湖南益阳人, 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 主要从事汉唐小说研究。

— 63 —

“ 推其本源 , 盖亦史官之末事也 ” [5]。 中唐顾况 《 戴氏 广异记序 》 对 《 广异记 》 的渊源进行追溯 , 也是视 “ 小 说 ” 为 “ 史氏别体 ” [6]。 这种以 “ 小说 ” 写历史的意识 , 也让唐五代小说作者以叙述者的身份讲述故事 。 如 《 李娃传 》, 李娃与郑生之间历经坎坷的爱情故事结 束后 , 文末有作者的一段议论 :
嗟 乎 ! 倡 荡 之 姬 ,节 行 如 是 ,虽 古 先 烈 女 ,不 能 逾 也 。 焉 得 不为之 叹 息 哉 ! 予 伯 祖尝 牧 晋 州 ,转 户 部 ,为 水 陆 运 使 , 三 任 皆 与 生 为代 ,故 谙详 其事 。 贞 元 中 ,予 与 陇 西 公 佐 话 妇 人 操 烈 之 品 格 ,因遂 述 ? 国 之事 。 公 佐拊 掌 竦听 ,命 予 为 传 。 乃 握 管 濡翰 ,疏 而 存 之 。 时 乙亥 岁 秋 八 月 ,太 原 白 行 简 云 [7]。

的内在证据提供 , 除非作者提供实在的背景或公开 发表声明 , 将自己与叙述者联系在一起 。 ” [12]在作者 没有提供明 确 的 线 索 , 强 调 叙 述 者 为 自 己 的 情 况 下 , 故事的叙述者不是作者 。 但是 , 我们在文本中体 验到的故事都是经过了作者选择后的叙事性行为 。 小说家选 择适 合 其 作 品 的 语 言 结 构 , 在 某 种 程 度 —— 文 化 价 值 ( 包 括 对 各 种 上 ,他 失 去 了 个 人 控 制— 隐含 作者的期望 ) 渗入他 的 言 辞 , 以 至 于 他 的 个 人 表 达必定带有 附 着 于 他 选 择 的 表 达 方 式 的 社 会 意 义 [13]。 作者为了表达自己的看法 , 根据故事情节的 发展 , 通过叙述者 ( 隐含作者 ) 之口进一步揭示作品 的主题 , 通过议论把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意义传递给 读者 。 如在皇甫枚的 《 玉匣记 》 中 , 没有作者是叙述者 的任 何提示性话 语 , 显然 , 叙 述 者 和 作 者 的 身 份 是 不重合的 。 作者通过叙述者巧妙地把自己的意图传 递给接受者 。 当王敬之把从铜雀台下挖掘到的刻有 铭文的玉匣献给魏帅乐彦真后 , 彦真广集人才 , 但 无人能洞悉铭文的意义 。 此时 , 文末有论 :
噫, 当曹氏石氏高氏之代, 斯则邺之王气休运所 钟 , 于是 诸 贤众 矣 。 焉 知 不 有 阴 睹 后 代 , 总 括 风 云 , 幅 裂 山 河 之事 , 而 瘗 玉 以 谶 之 。 今 石 既 出 , 其事将 兆 矣 [14]。

即使没有文末这段话 , 这篇小说的结构仍然非 常完整 。 但作者白行简在文末却加入了一段与故事 情节无多大关联的议论 , 其用意为说明故事来源真 实可信 , 论 赞故事人 物 , 表 明 作 者 就 是 叙 述 者 的 特 殊身份 。 又如在 《 任氏传 》 篇末 , 作者对任氏因郑六的执 拗而香消玉殒发表感慨 :
嗟 乎 , 异 物 之 情 也有人 道焉 ! 遇 暴 不 失 节 , 徇 人以至 死 , 虽 今 妇 人 , 有 不 如者 矣 。 惜 郑 生 非 精 人 , 徒 悦 其 色 而 不 征 其 情 性 。 向 使 渊识 之 士 , 必 能 揉 变 化 之 理 , 察 神 人 之 际 ,著 文 章 之 美 ,传 要 妙 之 情 ,不 止 于 赏 玩 风 态 而 已 。 惜哉 ! 建 中 二 年 , 既 济 自 左 拾 遗 于 金 吾 …… 沈 既 济 撰 。
[8]

经学者考证 ,“ 乐彦真应作乐彦祯 , 中和三年至 文德元年 (883 — 888 ) 任魏 博节度使 ( 《 唐方镇年表 》 卷四 ) , 丙午岁乃光启二年 (886 )。 魏博乃河朔三镇之 一 , 自田承嗣以来屡衅逆乱 , 朝廷不能制 。 乐彦祯镇 魏骄满不轨 , 终军乱被杀 ” [15]。 叙述者通过古铭谶语 预言后世有 “ 总括风云 , 幅裂山河之事 ”, 对 “ 安史之 乱 ” 以来的藩镇 割据和社 会 动 荡 表 现 出 忧 虑 、 伤 感 之情 。 又如在 《 唐绍 》 篇末 , 叙述者议论说 :
死 生 之 报 ,固 犹 影 响 ,至 于 刀 折 杀 亦 不 异 ,谅 明 神 不 欺 矣 。 《 唐 书 》 说明皇 寻 悔恨 杀 绍 , 以 李 邈 行 戮 太 疾 , 终 身 不 更 录 用 [16]。

“ 异物之情也 有人道 ”“ 虽 今 妇 人 , 有 不 如 者 ”, 显然是借人与精魅的爱情小说针砭社会现实 , 惩恶 扬善 。 而 “ 著文章之美 , 传要妙之情 ”, 是说小说既要 叙事流畅 、 情节曲折和文辞华美 , 又要以情动人 。 《 毛颖传 》《 李赤传 》《 无双传 》 的作者在文末都采用 了类似的议论 , 不过在细节上稍微有些区别 。 布斯认为 , 作 者 与 隐 含 的 、 非 戏 剧 化 的 叙 述 者 之间并无区别 [9]。 “ 叙述者与作者和隐含作者的一致 性意味着作 者 作 为 叙 述 者 对 事 实 的 讲 述 和 评 判 符 合隐含作者的视角和准则 , 是一种可靠叙述 ” [10]。 在 唐五代小 说中 , 作者与 叙 述 者 、 隐 含 作 者 三 位 一 体 所发的议论 , 一方面 , 传达作者的道德观念 , 引导接 受者的 审美价值 取向 ; 另 一 方 面 , 让 接 受 者 认 可 故 事的真实可信 , 了解故事的来龙去脉 。

叙述者从佛教的因果报应看待人的生死祸福 , 指出唐绍被杀是冥冥之中神明的指使 , 为唐绍被李 邈所杀找出合理的理由 。 此段不仅完善 、 补充了故 事结束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 也突出了作者思想 中的善恶观 。 又如 《 纥干狐尾 》《 李 暠 》《 柳氏传 》《 宣 州昭亭 山梓华君神 祠记 》 等 篇 , 叙 述 者 在 篇 末 都 通 过议论发表其对人物事件的评论 。 小说创作者不可能只停留于客观描述事件的 本身 。 作家在叙述故事时虽然不刻意表达直露的意 图 , 在任何描写中总也还有思想结论的成分存在 , 不管这一结 论 在 外 在 形 式 上 的 作 用 是 多 么 微 弱 和 多么隐蔽 [17]。 但作家的创作总会带有一定的主观色

2.叙述者
在传统的文学研究中 , 认为一切述说都是由作 者 承当的 , 在中 国古代叙 事 作 品 中 , 讲 故 事 的 许 多 就是作者
[11]

。 但在一部分唐五代小说中 , 叙述者并

不等于作者 。 比 尔 兹 利 对 于 怎 样 区 分 作 者 与 叙 述 者 , 有过一段精辟的论述 :“ 文学作品中的说话者不 能与作者画等号 , 说话者的性格和状况只能由作品 — 64 —

彩 , 作家的思想总会以显性或者隐形的形式潜入小 说所塑造的世界 。 从叙述学的视角言之 , 作家以隐 形方式对所叙述事件和人物作出评价 , 使议论和叙 事会通一体 , 此时 , 议论者的身份应是叙述者 。

丈夫杀害了妻子 , 那么 , 丈夫应该早已逃之夭夭 , 而 不是坐以待毙 。 此案如果判定为 “ 妻子为丈夫所谋 杀 ”, 对这些疑点就无法作出圆满的解释 。 由此 , 他 进一步推测 , 杀妻者另有其人 。 从事的这段话说得 有条有理 , 逻辑性很强 。 在 《 杀妻者 》 中 , 从事对案例 的分析 , 以及在破案过程中采取的一系列行动 , 说 明作者王仁裕是一个深谙断案之人 。 《 新五代史 》 本 传云 :“ 王仁裕字德辇 , 天水人也 。 少不知书 , 以狗马 弹射为乐 , 年二十五始就学 , 而为人俊秀 , 以文辞知 名秦 、 陇间 。 秦帅辟为秦州节度判官 。 秦州入于蜀 , 仁裕因事蜀为中书舍人 、 翰林学士 。 ” [22]《 旧五代史 》 本传所记仁 裕 资 料 与 此 相 同 。 王 仁 裕 在 后 汉 高 祖 时 , 还担任过兵部尚书一职 [23]。 王仁裕在官场可谓 摸爬滚打多年 , 对民间 、 吏治的情况了如指掌 。 《 杀 妻者 》 通过塑造秉公执法的从事这一人物形象 , 表 达了自己对清廉吏治的期待 。 唐五代小说中的人物有相对独立的活动和言 说方式 。 然而 , 作者在叙述中常隐形于故事之中 , 借 人物之言行表达自己的思考 、 评论和价值判断 , 从 而引导接受者的价值取向 。 二 唐五代小说中的 “ 议论 ” 方式

3.故事中人物
在一部小 说 中 , 没 有 人 物 就 不 会 有 故 事 , 所 谓 “ 故事 ”, 说白了 , 不过是由人物关系 、 人物行为构成 的一系列事件的组合 。 因此 , 把人物视作小说世界 一个不可或缺的结构元素 , 大约是没人非议的
[18]



人物是构成小说结构的重要元素 , 唐五代小说作者 常借人物的对话式议论将一系列事件串联起来 , 推 动故事情节 的 发 展 , 表 现 故 事 人 物 的 思 想 价 值 取 向 。 故事人物的思想价值取向实际上也嵌入了作者 的主观评价 色彩 , 是作者 表 达 对 所 叙 事 件 、 人 物 看 法的一种隐形方式 。 在戴孚 《 广异记 》 的 《 崔敏 慤 》 中 , 作者借故事人 物的议论表达生人不应惧鬼的看法 。 崔敏 慤 为徐州 刺史时 , 入住凶阙 。 数日后 , 项羽鬼魂果然呵斥崔敏 慤 抢占其居室 ,“ 空中忽闻大叫曰 :‘ 我西楚霸王也 , 崔敏 慤 何人 , 敢夺吾所居 ? ’”
[19]

崔敏 慤 反驳道 :“ 鄙

哉项羽 。 生不能与汉高祖西向争天下 , 死乃与崔敏 慤 竞一败屋 乎 ? 且王 死 乌 江 , 头 行 万 里 , 纵 有 余 灵 , 何足畏也 ? ” [20]崔敏 慤 不留情面地指责项羽人生的 失 败 : 生前不能 与刘邦在天 下 争 夺 中 取 胜 , 死 后 与 生人抢占破烂不堪的房屋 。 然后指出 , 项羽已是没 有头的亡灵 , 如果要与自己力争 , 也不足为惧 。 崔敏 慤 的反驳 , 句 句凌 厉 , 直 刺 项 羽 的 痛 处 。 项 羽 自 感 羞愧 , 无言以对 , 悄悄离去 。 从此 , 项羽的宫殿平安 无事 , 被历代地方官员充为公务之用 。 崔敏 慤 和项 羽围绕“居室 所有权 ”的对 话,让看起来 威 严 可 怖 的项羽在卸掉虚伪面具之后变得软弱 、 可笑 。 不惧 鬼的崔敏 慤 , 刚毅果敢 , 令人敬佩 , 故事情节也在崔 敏 慤 对项羽的驳斥中突转 。 人物的议论式对话是造 成故事情节 激 变 的 一 个 重 要 方 式 。 又 如 王 仁 裕 撰 《 杀妻者 》:
从 事 疑 而不断 , 谓使 君 曰 :“ 某 滥 尘 幕 席 , 诚 宜 竭 节 。 奉 理 人 命 , 一 死 不 可 再 生 。 苟 或 误 举 典刑 , 岂 能 追悔 也 。 必 请缓 而 穷 之 。 且 为 夫 之 道 , 孰 认 杀 妻 ? 况 义在 齐 眉 , 曷 能断 颈 ? 纵 有 隙 而 害 之 , 盍 作 脱祸 之 计 也 , 或 推 病 殒 , 或 托 暴 亡 , 必 存 尸 而 弃 首 ? 其理 甚 明 。 ”[21]

《 文心雕龙·论 说第十八 》 云 :“ 原 夫 论 之 为 体 , 所以辨正然否 。 ” [24]论说文是分析 、 议事 、 论理的一 种文体 。 在议事论理的过程中 , 需讲究逻辑思维和 论证方法 。 唐五代小说中的论说文主要是从正反两 方面论事明理的议论方式 。

1.引证明理
“ 是以子 政 论 文 必 征 于 圣 , 稚 圭 劝 学 窥 圣 必 宗 于经 ” [25]。 秉承古人要让人信服须引经据典的理念 , 在唐五代小说论说文本中 , 引用权威的经典著作或 先贤的语录来证明观点的可信度 , 是常用的一种议 论方法 。 如在 《 古镜记 》 中 , 王度的弟弟为了说服他同意 自己辞官后游遍天下山水 , 引用了孔子的话 :
大业十年, 度弟绩自六合丞弃官归, 又将遍游山 水 , 以 为 长往 之 策 。 度 止 之 曰 :“ 今 天 下 向 乱 , 盗 贼 充 斥 , 欲 安 之 乎 ? 且 吾 与 汝 同 气 ,未 尝 远 别 。 此 行 也 ,似 将 高 蹈 。 昔 尚 子 平 游 五 岳 ,不 知 所 之 。 汝 若 追 踵 前 贤 ,吾 所 不 堪 也 。 ” 便 涕 泣 对 绩 。 绩 曰 :“ 意 已 决 矣 , 必 不 可 留 。 兄今 之 达 人 , 当 无 所 不 体 。 孔 子 曰 :‘ 匹 夫 不 夺 其志 矣 。 ’ 人 生 百 年 ,忽 同 过 隙 。 得 情 则 乐 ,失 志 则 悲 。 安 遂 其 欲 ,圣 人 之义 也 。 ” 度 不 得 已 , 与之 诀 别 [26]。

这一段议论既充分体现了从事的正直 、 谦逊 、 细心 , 又反映了他善于分析 、 推理 、 断案 。 从事在分 析案 情时连续提 出几个疑 点 : 第 一 , 从 一 般 人 情 来 看 , 丈夫是不忍心杀死妻子的 ; 第二 , 丈夫如果是杀 妻真凶 , 他不可能采取如此残忍的手段 ; 第三 , 假设

王度先后列举了 “ 天下战乱 、 盗贼猖狂 ”,“ 兄弟 情深 、 从 未分别 ”,“ 弟高 蹈隐世 、 兄 情 不 能 忍 ” 三 个 理由 , 劝说弟弟不要远行 。 哥哥对弟弟如慈父般的 — 65 —

关爱 , 溢于言表 。 面对兄长的劝阻 , 弟弟引用了孔子 的话证明人 生短暂 , 志不 可 夺 , 劝 诫 哥 哥 无 须 阻 挠 自己畅游天下的意愿 。 任性的弟弟 , 每句话都斩钉 截铁 , 不给兄长丝毫回旋的余地 。 又如在释道宣 《 续高僧传 》 的 《 齐邺下大庄严寺 释圆 通传 》 中 ,“ 余 ” 前 往鼓山 , 探 寻先人踪迹 , 发 现 鼓山果然如鼓形 , 一如其名 。 历经隋唐两代的释道 宣 , 亲眼目睹了隋末唐初社会的动乱 、 朝代的更迭 。 登上鼓山 , 不由得百感交集 , 思绪万千 。
余 往 相 部 寻 鼓 山 焉 ,在 故 邺 之 西 北 也 。 望 见 横 石 , 状 若 鼓 形 。 俗 谚 云 :“ 石 鼓 若 鸣 , 则 方 隅 不 静 。 ” 隋 末 屡闻 其 声 , 四 海 沸 腾 , 斯 固 非 妄 。 左 思 《 魏 都 赋 》 云 :“ 神 钲 迢 递 于 高 峦 ,灵 响 时 警 于 四 表 。 ”是 也
[27]

同的事物联 系 起 来 进 行 考 察 , 能 够 拓 展 人 的 想 象 力 , 形象可感 。 又如,当使 者 用 “启 ”的 形 式 转 告 伍 子 胥 将 报 父兄之 仇时 ,楚王用 类比来 说 明 伍 子 胥 的 威 胁 无 须理会。
楚 帝 闻 此 语 , 怕 ( 拍 ) 陛 ( 髀 ) 大 嗔 :“ 勃 逆 小 人 , 何 由 可 耐。 一寸之草,岂合量天;一 笙毫 毛 ,拟拒炉炭 。 子 胥 狂 语 , 何 足 可 观 。 风 里 野言 , 不 须 采 括 ! ”[30]

楚王认为 , 伍子胥只不过是一个不自量力 、 犯 上作乱的小人罢了 。 他跟自己相比 , 就如同用小草 来测量天的高度 , 又如同用一撮毫毛来抵抗炉炭的 熊熊大火 。 楚王的话 , 将伍子胥与自己实力的悬殊 用夸张性的对比表现了出来 。 而 “ 寸草量天 ” 和 “ 毫 毛拒炭 ” 之间又构成类比关系 。 此处对比和类比的 兼用 , 将楚王 的狂傲自 负 , 以 及 目 中 无 人 的 性 格 刻 画得入木三分 。 在唐五代小说中 , 作者用对比或类比作为一种 议论的手段来说明各种复杂抽象的人生哲理 。 中国 人 一 向 讲 求 “ 观 物 取 象 ”, 善 于 “ 近 取 诸 身 , 远 取 诸 物 ”, 习惯于 “ 设象喻理 ”。 《 周易·系辞 》 云 :“ 立象以 尽意 。 ” [31]这种思维方式的特点在于人们运用形象 和联想 , 根据事物的相似或相反的特性进行比较 , 把深奥的道理寓于寻常可见的事物 , 让文章既浅显 易懂 , 又力透纸背 。



释道宣作为僧人 , 对山林异兆预示人世兴衰治 乱自然深信不疑 。 他援引俗谚和左思 《 三都赋 》 中的 句子来证明隋末动乱 , 石鼓山曾鸣的说法不虚 。 他 相信只要自然出现异象 , 则天下必将有兵革之事 。 《 文心雕龙·事 类 》 中有言 :“ 夫 经 典 沈 深 , 载 籍 浩瀚 , 实群言之奥区 , 而才思之神皋也 。 ” [28]刘勰认 为 , 经典著作 集中了古人 的 才 思 智 慧 , 理 所 当 然 应 成为后世学习的典范 。 把古人的经典话语融入自己 的创作之中 , 一方面可以 显 示 自 己 学 养 深 厚 , 知 识 渊博 ; 另一方面 , 引经据典 , 符合中国宗经 、 征圣 、 尊 贤的文化传 统 , 可以让说 话 人 更 自 信 , 观 点 也 更 具 权威性 。

3.假言推理
情节是对具备一定因果逻辑事件的叙述 , 是小 说的重要因素之一 。 而假言推理恰恰着重于推论事 物间的条件关系 , 阐述事物之间的前因后果以及相 互依存关系 。 因此 , 假言推理的论证方法在唐五代 小说中得以大量运用 。 如在 《 裴伷先 》 中 , 李 秦 想 让 武 则 天 杀 尽 流 人 , 于是借用谶语 , 让武则天意识到流民对她统治的危 害 , 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
时 补 阙 李 秦 授 寓 直 中 书 , 封 事 曰 :“ 陛 下 自 登 极 , 诛 斥 李 氏 及 诸 大 臣 。 其 家人 亲 族 , 流 放 在 外 者 , 以臣 所 料 , 且 数万 人 。 如 一 旦 同 心 , 招 集 为 逆 , 出 陛 下 不意 , 臣 恐 社 稷 必 危 。 谶 曰 :‘ 代 武 者 刘 。 ’ 夫 刘 者 , 流 也 。 陛 下 不 杀 此 辈 , 臣 恐 为 祸 深 焉 。 ”[32]

2.比较论理
比较论证主要是通过类比或对比来揭示事物 的属性 , 证明观点 。 以比较论证的方法阐发思想 、 哲 理 , 文章既深入浅出 , 又优美生动 、 文采斐然 。 对注 重 审美实效 , 吸 引接受者 的 小 说 而 言 , 比 较 论 证 是 唐五代小说常用的一种议论方法 。 在唐五代 小 说 中 , 相 对 对 比 而 言 , 用 类 比 进 行 议论的作品比较多 。 如在 《 伍子胥 》 中 , 当楚国太子 成年而没有娶妻时 , 楚王向百官问责 。
王 问 百 官 :“ 谁 有 女 堪 为 妃 后 ? 朕 闻 : 国 无 东 宫 , 半 国 旷 地 。 东 无海 , 流 泉 溢 ; 树 无 枝 , 半 树死 。 太 子 为 半 国 之 尊 , 未 有 妻 房 , 卿 等如 何 ? ”[29]

楚王在问话中 , 首先提出问题 :“ 哪个女子能够 与太子匹配 , 成为太子妃 ? ” 接着设以比喻 : 国家没 有东 宫 , 等于国家 有一半 的 土 地 闲 置 , 东 海 奔 腾 的 流水暴溢 , 树木没有枝丫 , 一棵树的一半已经死去 。 排比式的类比 , 寓凌厉气势于生动之形象 。 大臣们 在诚惶诚 恐中 , 一 下 就 明 白 了 东 宫 太 子 妃 的 重 要 性 , 意识到解决太子的婚姻大事刻不容缓 。 尤其是 “ 半国旷地 , 东无海 , 流泉溢 ; 树无枝 , 半树死 ”, 把不 — 66 —

封事首先从正面指出武则天在位期间诛杀 、 排 斥李氏家族及其他大臣 , 其家人或亲人没有处以刑 罚的则被流放在外的事实 。 接着陈述流民的危害 : 他们人数庞 大 , 且对朝廷 有 怨 恨 之 心 , 是 一 股 不 可 忽视的力量 。 再进行假设 : 一旦流民集结起来谋反 , 后果不堪设想 。 另外 , 还引用 “ 代武者刘 ” 的谶语 , 以 谐音双关解 “ 刘 ” 为 “ 流 ”, 规谏 武 则 天 提 高 警 惕 , 防 患于未然 。 封事的话 , 针对武则天害怕有人与之争

权 , 宁可错杀一千 , 也不愿意放过谋反之人的心理 , 层层剖析 , 步步推进 , 将事件的严重性摆在眼前 。 封 事的语言也 极有分寸 , 该 说 得 直 白 的 时 候 , 就 尽 量 把流民的危险性假设到极致 , 该说得隐晦的时候 , 点到即止 。 这 既 体 现 了 一 个 大 臣 应 有 的 责 任 和 谦 卑 , 又达到了让武则天下令杀流民的目的 。 封事对 武则天的进谏 , 暴露了武则天为巩固自己的政权 , 杀戮甚多 。 她的臣子为了迎合她集权称帝的心理 , 则鼓励她诛杀无辜 。 又如在 《 杨真 》 中 , 作者采用第三人称全知叙事 视角 , 对杨真在几十年间所经历之事一笔带过 , 接 着以见证人的身份议论 。
至 曙 ,家 之 人 疑 不 识 其 子 而 食 之 ,述 于 邻 里 。 有 识 者 曰 :“ 今 为 人 , 即 识 人 之 父 子 , 既 化 虎 , 又 何 记 为 人 之 父 也 。 夫 人 与 兽 ,岂 不 殊 耶 ! 若 为 虎 尚 记 前 生 之事 ,人 奚 必 记 前 生 之事 也 。 人尚 不 记 前 生 ,足 知 兽 不 灵 于 人也 。 ”
[33]

的同时 , 亦为故事的发展埋下诸种可能 。

4.指谬析理
唐五代小说还有不少论说文本通过反驳指谬 论理 。 如在 《 裴伷先 》 中 , 武则天与裴伷先之间有一 段问责的对话 :
天 后 大 怒 , 召 见 , 盛 气 以 待 之 , 谓 伷 先 曰 :“ 汝 伯 父 反 , 干国 之 宪 , 自 贻 伊 戚 。 尔 欲 何 言 ? ” 伷 先 对 曰 :“ 臣 今 请 为 陛 下 计 , 安 敢 诉 冤 ? 且 陛 下 先 帝 皇后 , 李 家 新 妇 。 先 帝 弃 世 ,陛 下 临 朝 。 为 妇 道 者 ,理 当 委 任 大 臣 ,保 其 宗 社 。 东 宫 年 长 ,复 子 明 辟 ,以 塞 天 人 之 望 。 今 先 帝 登 遐 未 几 ,遽 自 封 崇 私 室 ,立 诸 武 为 王 ,诛 斥 李 宗 ,自 称 皇 帝 。 海内 愤惋 , 苍 生 失 望 。 臣 伯父 至 忠 于 李 氏 , 反 诬 其 罪 , 戮 及 子 孙 。 陛 下 为 计 若 斯 , 臣深 痛 惜 。 臣 望陛 下 复 立 李 家 社 稷 ,迎 太 子 东 宫 。 陛 下 高 枕 ,诸 武 获 全 。 如 不 纳 臣 言 , 天 下 一动 , 大事 去 矣 。 产 禄 之 诫 , 可 不 惧 哉 ! 臣 今 为 陛 下 , 用 臣 言 未 晚 。 ”[34]

有识之士 首 先 从 正 面 指 出 人 化 成 虎 后 , 不 可 能 回 忆 起 自 己 曾 为 人 父 。 接 着 反 问 :“ 人 性 、 兽 性 怎 可 能 相 同 ? ”最 后 进 行 假 设 :如 果 老 虎 能 记 生 前 之 事 ,那 么 ,人 肯 定 能 回 想 起 前 世 所 经 历 之 事 。 小 说的叙事视角因议论发生了变化 ,叙 事视点由第 三人称全知叙事转换成第三人称限知叙事。 第三 人称限知叙事视角使作者不再是全知全能的叙 述者, 作者所知亦如故事人物所知。 故事人 物 —“ —— 有 识 者 ” 仅 限 于 根 据 事 件 的 因 果 关 系 去 假设推断。 如果作者用第三人称全知叙事视角, 那么 ,杨真化成虎后食人的原因、杨真化成 虎后 是否还 记得生前 的家人 ,以 及 杨 真 化 成 虎 后 是 人 心还是兽心等等这些问题,作者作为无 所不知的 叙 述者,则可以 进行直接肯 定 的 推 断 。 但 这 种 推 断 显然缺少内 涵和张力 ,作 品 留 给 接 受 者 的 思 维 空间也变得 极为有限 。 《杨 真》通过假言 推 理 ,实 现了第三人称全知叙事视角到第三人称限知叙 事 视角的转换 ,让接受者 在假 言 推 理 过 程 中 自 己 揣摩判断 ,这 样就避免了 第 三 人 称 全 知 叙 事 视 角 无 所 不 知 、无 所 不 能 。 而 接 受 者 只 要 接 受 ,不 用 过 多思考的弊 端 ,使接受者 与 小 说 保 持 了 一 定 的 审 美距离,拓宽 了小说的审 美 空 间 。 而 且 在 小 说 的 叙事结构上,叙事视角的改变也暗示 、照应了深 层 结 构 ,使 小 说 文 体 形 态 呈 现 变 化 之 美 。 唐五代小说运用假言推理进行创作, 让叙述 者 、 作者或故事中人物根据某一条件是否存在 , 去 推论有关结果是否会产生 , 或者根据某一结果出现 与否 , 去推论有关条件是否存在 , 从而对事物发生 、 发展作出判断 。 这种议论方式在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面对武则天的责难 , 裴伷先绝不卑躬屈膝 , 阿 谀逢 迎 , 反而 针 对 武 则 天 的 所 作 所 为 一 一 进 行 反 驳 : 第一 , 武则天 作为皇后 , 应 该谨 守 妇 道 , 让 信 任 的大臣去管 理朝政 , 维护 李 氏 的 江 山 , 而 不 应 自 称 皇帝 。 第二 , 太 子已经 年 长 , 其 治 理 国 家 是 众 望 所 归 , 而不应册封诸武为王 , 杀死或放逐李姓宗室 。 第 三 , 武则天自称大周皇帝 , 赶尽杀绝李唐忠臣 , 有违 民意 , 不配做国家的君主 。 第四 , 综合运用假设推理 和例证 , 坦诚 希望武则天 恢 复 李 氏 江 山 , 迎 接 东 宫 太子临朝执政 。 裴伷先指责武则天滥杀无辜 、 滥用 职权 、 残杀忠良 , 有理有据 , 语言尖锐犀利 。 又如李 復 言 《 续 玄 怪 录·韦 令 公 皋 》, 韦 令 公 屡 遭岳父轻视侮辱 , 过着 “ 忍愧强安 ” 的生活 :
他 日 , 其 妻 尤 甚 悯 之 , 曰 :“ 男 儿 固 有 四 方 志 , 大 丈 夫 何 处 不 安 , 今 厌 贱 如 此 而不 知 , 欢 然 度 日 , 奇 哉 ! 推 鼓 舞 人 , 岂 公 之 乐 。 妾 辞 家 事 君 子 , 荒隅 一 间 茅屋 , 亦 君 之 居 ; 炊菽 羹藜 , 箪 食 瓢饮 , 亦 君 之 食 。 何 必 忍 愧 强 安 , 为 有 血 气 者所 笑 。 ”[35]

韦令公皋就是德宗朝的封疆大吏韦皋 。 《 新唐 书 》 记载 :“ 韦皋字城武 , 京兆万年人 。 六代祖范 , 有 勋力周 、 隋间 。 皋始仕为建陵挽郎 , 诸帅府更辟 , 擢 监察御史 。 张镒节度凤翔 , 署营田判官 。 以殿中侍御 史知陇州行营留事 。 ” [36]他家世显赫 , 功勋卓著 。 《 新 唐书 》 卷二十 二中 , 详细 记 载 了 韦 皋 在 平 定 南 诏 过 程中的功不可没 。 李 復 言在 《 续玄怪录·韦令公皋 》 中 , 对韦皋离 开相府后人 生 经 历 的 描 述 , 与 史 书 也 大体相符 :“ 是 日 韦 行 , 月 余 日 到 岐 …… 奏 大 理 评 事 。 …… 俄而朱 泚 窥神器 ,驾幸奉天 ,兵戈乱起 …… 乃除御史中丞 、 行在军粮使 。 …… 乃授兵部尚书 、 西 川节度使 。 ” [37]韦妻批驳韦皋 “ 忍愧强安 ” 的生活态 — 67 —

度 , 指出荣誉 、 财富和地位要靠自己去争取 , 才有尊 严 。 一直沉沦的韦皋 , 因妻子的当头棒喝而清醒 , 终 于鼓足勇气 , 离开了相府 , 迈 出 了 人 生 最 重 要 的 一 步 。 这段议论既是韦皋人生的转折点 , 也是故事情 节突变的关键因素 。 在唐五代小 说中 ,“ 议 论 ” 的 进 入 , 成 为 作 者 塑 造人物 、 表达思想 、 升华主题的又一创作手段 。 这种 直接在作品中陈述观点的方式 , 是作者对人生的一 种认知态 度 , 影响了 接受者 的 阅 读 视 线 , 使 接 受 者 阅读的感受超越了故事本身的精彩而直指人心 。 作 者也通过自己意图的阐发 , 引领接受者体味故事中 所蕴含的更为广阔的人生意义 。 参考文献 :
[1] 褚斌 杰 . 中 国 古 代 文 体 概 论 : 增 订 本 [M]. 北 京 : 北 京 大 学 出 版
社 ,1990:335. —— 中 国 古 代 小 说 叙 事 主 体 [2] 孟 昭 连 . 作 者·叙 述 者·说 书 人 — 之 演 进 [J]. 明 清 小 说 研究 ,1998 (4 ):137-152.

[16]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一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531.

[17] 巴 赫 金 . 巴 赫 金 全 集 : 第 五 卷 [M]. 北 京 : 河 北 教 育 出 版 社 , 1998 :108. [18] 盛 子 潮 . 小 说 形 态 学 [M]. 福 州 : 海 峡 文 艺 出 版社 ,1993 :138. [19]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一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357.

[20]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一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357.

[21]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四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2309-2310.

[22] 欧 阳 修 . 新 五 代 史 [M]. 北 京 : 中 华 书 局 ,1974 :662. [23] 张
之 , 沈 起 炜 , 刘 德 重 . 中 国 历 代 人 名 大 辞 典 [M]. 上 海 : 上海 古 籍 出 版社 ,1999 :170.

[24] 刘 勰 . 文 心 雕 龙 注 释 [M]. 周 振 甫 , 注 . 北 京 : 人 民 文 学 出 版
社 ,1981 :201.

[25] 刘 勰 . 文 心 雕 龙 注 释 [M]. 周 振 甫 , 注 . 北 京 : 人 民 文 学 出 版
社 ,1981 :12.

[3] 孟 昭毅等.印象:东方戏剧叙事[M].北京:昆仑出版社,2006:17. [4] 欧 阳 修 , 宋 祁 . 新 唐 书 [M]. 北 京 : 中 华 书 局 ,1975:1421. [5] 魏 征 等 . 隋 书 [M]. 北 京 : 中 华 书 局 ,1973:982. [6] 丁 锡 根 . 中 国 历 代 小 说 序 跋 集 [M]. 北 京 : 人 民 文 学 出 版 社 , 1996:75-76. [7] 李 时 人 , 编 校 . 全 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一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631.

[26]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一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6.

[27]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一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19.

[28] 刘 勰 . 文 心 雕 龙 注 释 [M]. 周 振 甫 , 注 . 北 京 : 人 民 文 学 出 版
社 ,1981:412.

[29]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四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2452.

[8] 李 时 人 , 编 校 . 全 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一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541-542.

[30]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四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2454.

[9]W C 布 斯 . 小 说 修 辞 学 [M]. 华 明 , 胡 苏 晓 , 周 宪 , 译 . 北 京 : 北
京 大 学 出 版社 ,1987:169.

[31] 冯国 超 , 译注 . 周 易 [M]. 北 京 : 商务印 书 馆 ,2009 :502. [32]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一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225.

[10] 郭 昭 第 . 文 学 元素 学·文 学 理 论 的 超 学 科 视 域 [M]. 北 京 : 中
国 社 会科 学 出 版社 ,2006:390.

[11] 宋 若 云 . 逡巡 于 雅 俗 之 间 : 明 末 清 初 拟 话 本 研 究 [M]. 北 京 :
社 会科 学 出 版社 ,2006:143.

[33]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三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1557.

[12] 罗 钢 . 叙 事 学 导 论 [M]. 昆 明 : 云 南 人民 出 版社 ,1994:213. [13] 罗 杰·福 勒 . 语 言 学 与 小 说 [M]. 於 宁 , 徐 平 , 昌 切 , 译 . 重 庆 :
重 庆 出 版社 ,1991:88.

[34]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一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224.

[35]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二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1123.

[14]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五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3327-3328.

[36] 欧 阳 修 , 宋 祁 . 新 唐 书 [M]. 北 京 : 中 华 书 局 ,1975 :4933. [37] 李 时 人 , 编校 . 全唐 五 代 小 说 : 第 二 册 [M]. 何 满 子 , 审 定 . 西
安 : 陕 西 人民 出 版社 ,1998:1124.

[15] 石 昌渝 . 中 国 古 代 小 说 总 目·文 言 卷 [M]. 太 原 : 山 西 教 育 出
版社 ,2004:638.

【 责任编校



芳】

— 68 —


相关文章:
唐五代小说所见杨国忠性格特点
唐五代小说所见杨国忠性格特点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 唐五代小说所见杨国忠性格特点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
唐五代部分
唐五代部分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唐五代部分一、选择题(请在正确答案的序号...“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孤篇横出”的诗歌是 、 A、 《登高》 √B...
唐五代
唐五代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主要是美术理论中中国画论的分时代概要唐五代 ---中国画论成熟期 中国画论成熟期绘画发展状况★以人物画和佛教画为主体 ★...
全唐五代词 词牌、作者、数量等的统计 后附云谣集_图文
《全唐五代词》词牌、数量、作者统计注: 第一, 《全唐五代词》分正编和副...《全唐五代词》中的该词牌的 通用名称 词牌 凤归云 破阵子 拜新月 洞仙歌 ...
论唐五代词的产生与发展
词起源于隋朝时期,发展于,到了中晚唐渐渐的写词的人便多了起来,到了五 代十国时期繁盛,在五代时期,一般称之为曲、曲子、曲子词,后来才称为词。 又称为...
中国古代文学史名词解释(魏晋,唐五代).doc
中国古代文学史名词解释(魏晋,唐五代).doc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魏晋南北...但传奇中,成就最高的是有关爱情生 活题材的小说,如元稹的《莺莺传》 ,蒋防...
隋唐史
唐传奇书目与资料的研究整理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如程毅中 《古小说简目》 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目录学著作,著录了先秦至唐五代的文言小说,涉及 46 部 唐传奇...
《古代文学》第九章 唐五代词
《古代文学》第九章 唐五代词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第九章 唐五代词 第...2、中主李璟的词 ?中主李璟存词四首,蕴含深刻的忧患意识,和后主李煜的词境...
中国古代文学史魏晋南北朝和唐五代复习材料
中国古代文学史魏晋南北朝和唐五代复习材料_文学_...文学 2.正始文学 3.太康文学 骈赋; 散文; 小说...为中心的文学集团;以萧衍、萧统为中 心的;以萧纲...
唐五代道士诗
唐五代道士(陈寡言吴筠杜光庭小白道彦白元鉴郑遨舒道纪吕洞宾李梦符伊用昌陈抟)...宿州天庆观殿门留赠符离道士:秋景萧条叶乱飞,庭松影里坐移时。云迷鹤驾何方...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