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汉字构形分析的科学原则与汉字文化研究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杜会科学版? ! ! ! 年第? # 卷第? 期 汉字构形分析的科学原则与汉字文化研究 王立军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 北京 % % & ? (? 摘要) 汉字是一个符号系统, 这种符号系 统是由具有一定功能的部件, 按照特定的 组合方 式逐级生成的。 其中每个字符的存在, 以及 各级部件构字功能的体现, 都受着整个系 统的严格制 约。 分析汉字的构形, 讲解汉字的构意, 一 定要坚持汉字的系统性原则, 而不能仅从 孤立的字符 出发。然而, 在近年来的汉字文化研究中, 却出现了许多乱讲字形的不科学的做法, 如孤立讲解 单个字符、错讲部件的功能、混淆平面结构 与层次结构等, 这些现象巫需提出来加以 纠正 。 一 关钮词) 汉字构形? 汉字文化? 系统性特 征 中圈分类号) + , ? 文献标识码) . 文章编号) % % % 一? ? ( ! ? ! ! ! ? % ? 一% % ? # 一% ( 近年来, 在语言文化热的影响下, 汉字文 化研究逐渐形成一股热潮, 一批中青年学 者纷 纷著书立说, 表现出对汉字文化研究的极 大兴趣, 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在这股热潮的影响 下, 汉字与文化密切相关的观念已经深人 人心, 人们充分认识到了汉字的文化学价 值, 认识 到了汉字的人文性以及隐藏在汉字背后的 丰富的文化内涵, 既看到了作为语言载体 的汉字 的文化功能, 又看到了文化对汉字的影响, 并有意识地将汉字当作文化研究的重要工 具。这

些研究打破了传统文字学只把汉字看成是 记录语言的符号的观念, 不仅拓宽了汉字 学研究 的领域, 而且为文化学研究提供了新型的 方法, 因而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 践意义。 但勿用讳言, 这些研究中还存在着不少问 题, 特别是在汉字构形分析的具体操作上, 出现了 不少违背科学原则的作法, 巫需提出来加 以纠正。 汉字是表意文字, 早期汉字的构形和词义 之间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汉字的构形以体 现词 义为目的, 词义是汉字构形的主要依据, 二者在汉字里是相互统一的。 但是, 由于汉字形体的 特殊性, 使得汉字除了反映词义之外, 还 可以反映其他方面的文化信息。 在据词义构 形时, 选 择什么物象, 采用那些构件来组合, 都要 受到造字人的文化环境和文化心理的影响, 因而, 汉 字构形和汉字文化之间存在着极为密切的 关系。如甲骨文中的“ 王” 字, 除了记录 “ 王” 这个词 外, 还以其像斧头之形的构形告诉人们, 古代统治者是靠武力统治天下的, 这些信 息, 由于远 古文献的贫乏, 我们无法从“ 王”的词义 本身中获得 。在最初造字时, 古人并不是有意识地要 将这些信息保存在字形之中, 而是由于当 时统治者必然拥有武器, 人们看到武器极 易联想到 拥有武器的人, 于是, 便用武器之形作为 记录“ 王” 这个词的字形, 以期在字形和 词义之间建 立一种明确的联系。 后来, 统治者的形象发 生了变化, “ 王” 的词义也随之改变, 人 们通过 “ 王” 的词义本身已无法了解到古代统治 者的特点, 而“ 王” 的字形则成了古代统 治者形象的

历史见证, 具有了十分重要的文化考古价 值 。 既然汉字形体当中保存着如此丰富的文化 信息, 通过汉字构形分析去研究文化便成 为 收稿日期) ! ! ! 一% ? 一 ( 。? # 。 一种十分可行的方法。 问题的关键在于, 我 们如何正确运用这种方法。 汉字是由形、音、 义三大要素构成的, 其中只有字形是汉字 的本体 。字形是汉字的外在形 式, 是汉字存在的物质基础。 汉字的一切功 能, 都是靠字形去实现的。 因此, 不论研究 汉字的 本体特征, 还是研究汉字所携带的文化信 息, 都必须首先把汉字的构形规律搞清楚。 汉字构形的分析是一项非常专门化的工作, 需要有足够的专业知识, 需要全面了解汉 字 构形的基本规律, 广泛涉猎与汉字构形有 关的文化知识, 熟练掌握推源、 考证的具体方法。利 用汉字构形去研究文化, 必须同时借鉴考 古学、人类学、文献学等学科的研究成果, 而不能将 汉字构形当作证明文化的唯一或最终手段。 然而, 有人在进行汉字文化研究时, 却把 这种复 杂的工作简单化、庸俗化 。 他们从实用主义的目的出发, 对汉字字形 随意猜测, 妄加考证, 抹 杀了汉字构形的基本规律, 给汉字文化研 究带来了不良影响。 因而, 我们必须进一步 明确有 关汉字构形分析的科学原则) ? ? 汉字虽然数量众多, 但并不是一盘散 沙, 而是具有明显的系统特征。 汉字是由一 定数 量的部件、 按一定的构形模式逐级组合而成 的, 是一个严密而有规律的符号体系。 每个 字符

的存在都受着系统的制约, 它既以某种方 式与其他字符相联系, 又以不同的构形与 其他字符 相别异。 联系和别异是每个字符存在的两个 必要条件, 是汉字符号的本质内涵。 汉字符 号的 系统性特点要求我们在分析汉字构形时, 一定要从系统性原则出发, 而不能孤立地 分析单个 字符。 有些学者受夸大汉字文化功能的观念的影 响, 总是戴着有色眼镜去审视汉字字形, 习惯 于到字形当中去为某种文化现象寻求印证, 结果把一些本不属于字形文化的东西附会 到字 形中去。如有人认为, 甲骨文中的字“ 有 不少是原始初民女阴生殖崇拜的女阴图画 的简化” , 如“ 母” 的甲骨文形体“ 为半侧身女人, 胸前两乳十分发达” , 反映了原始人的女 性生殖崇拜 ? 。我们认为, 这种分析是十分牵强的。 汉字造字最初采取的是依类象形的方法, 而象形就是 要突出事物的显著特征, 只有如此, 才能 将相类似的事物区分开来。 “ 牛” 、 羊” 如 “ 二字的构形 就突出了牛角和羊角一个向上弯 、 一个向下弯的特点, 从而使二字的形体有 了明显的区别。 “ 母” 字的构形之所以突出两乳, 也是出 于与其他字符相别异的考虑, 因为“ 母” 字所表示的母 亲和“ 女” 字所表示的女子在外形上很难 区别, 除了母亲的乳房比一般女子较为发 达外, 其他 特征很难在字形中体现出来, 于是, 古人 便在“ 女” 字的基础上加上表示乳房的两 点, 作为 “ 母” 字的构形。这种构形, 既保持了与 “ 女” 字的联系, 又体现了与“ 女” 字 的区别, 显然是为了 满足汉字系统性特征的需要, 而不是为了

表示什么生殖崇拜。 再如, 有人试图利用汉字字形证明我国古 代曾经实行抢婚制, 认为 在掠夺婚制中, “ 妇女 成了抢掠的对象, 被抢掠来的妇女, 完全 成了男子的奴隶, 被男人奴役淫乐。 ? 从 ? ‘妥’ 的古 字形上, 我们也可以看到抢婚的影迹, 甲 骨文‘妥’ , 上边是一只大手, 下边跪着 一个女人, 是 擒捉制服或掳掠妇女之状。”? 我们认为, 这种解释仅仅从个体字符出发去分析字形, 而没有 考虑到整个汉字构形系统。实际上, “ 妥” 中的“ 女” 并不仅仅代表女子, 而是泛指 男人和女人。 甲骨文中有些从 女” 的字, 又有从 人” “ “ 的异体字。如“ 奚” 字, 本义为奴隶, 像 以绳索牵奴隶之 状, 其中的奴隶既可以写作“ 女” , 又可 以写作 人” 。 “ 我们不能只根据 奚” 有 “ 从“ 女” 之形, 就说 它表示的是女奴隶。 《说文》中的“ 奴” 、 ‘ 赵” 等字又有从“ 人” 旁的异体字, “‘ !? 、” 字又有从“ 女” 旁的异体字, 这说明, 从整个汉字构形系 统来看, “ 人” 旁和“ 女” 旁有时是可 以通用的。因而, 我们不能把所有从“ 女” 的字都解释为仅 与女子有关 。 妥” 字之所以从 女” 而不从 人” , “ “ “ 也是 受汉字构形系统制约的, 因为在甲骨文当 中, 已经有了一个从“ 爪” 从“ 人” 的 “ 印” 字, 如果 “ 妥” 也从 人” , 二字就无法区别了。 “ 可见, 将“ 妥” 的构意解释作掳掠妇女之 状, 是违背汉字的 · ## · 构形系统的。 ??? 汉字的构形单位是部件, 其构意是 通过部件或部件的组合来体现的, 因而在 分析汉 字构形时, 一定不能把部件讲错。

有人为了证明某种文化观念, 不惜对汉字 的部件乱加解释, 严重违背了汉字构形分 析的 科学性原则。如) “ 福” 是从“ 示” 、 “ 品” 声的形声字, 有人把它拆成 衣” 、 “ “ 一” 、“ 口” 、“ 田” , 并解 释说) “ 一口人有田种, 有衣穿, 就是 福。” 且不说这种讲解在部件拆分上的错 误, 单是把“ 示” 讲成“ 衣” , 就已经造成了致命的混乱。 还有人把“ 武” 字拆成“ 一、戈、止” , 把由“ 戈” 的一横演 变而来的“ 一”错当成一个独立的部件。 本来, 人们写“ 武”字时就很容易多写一 撇, 经他这么 一拆, 就更容易让人迷惑了。 有些文章竟说 这种拆法可以“ 令人耳目一新” ? , 我 们觉得这种 “ 新” 法还是越少越好, 否则, 那只能 “ 令人耳目一混” 了。 再如, 《新民晚报》 % % & 年? 月? 日 《中国也有点烟习惯》一文说( “ 美国有 一种习惯, 即 点烟至第三人, 须将火柴熄灭, 再重新划 燃) 中国早就有这种习惯, 繁体‘ 幸’ 字 的形象就是 ‘三人合一火’ , 意谓点烟三人就会有灾, 是为不祥, 故常以为禁忌。” 这种说法作 为笑料还可 以, 若作为学术性的考证, 恐怕就有失严 谨了。 造字时代的古人是否抽烟, 现在已无 法考证) 当时是否有 点烟三人就会有灾” 的观念, “ 就更无从证明了。其实, “ 趁” 字的字形 和抽烟没有 任何联系。“ 一厂”箱文作“ 关” , 从 帐从火。《说文》云( “ 淤, 害也。从一 脚? +。”河流堵塞容易形 成灾害, 大火失控也容易形成灾害, 故 “ 丫” 从据从火, 后省作 , ” 。 “ ” “ 把 字上面的部件 “ ,?! ” 误解作“ 三人” , 显然缺乏基 本的汉字学知识。 . &/ 部件参与构字时, 必须具有一定的功

能。这些功能主要有四种类型, 即( 表形功 能、表 义功能、示音功能、 标示功能。 如果部件具有象形性, 参与构字 时用与物象相似的形体来体现 构意, 便具有表形功能) 如果部件以它独 用时所记录的词义来体现构意, 便具有表 义功能) 如 果部件能够标记或提示所构字的读音, 便 具有示音功能) 如果部件本身不能独立存 在, 而是 附加在另一个部件上, 起区别或指示作用, 便具有标示功能。 分析和讲解汉字时, 必须 以部件 在构字过程中的实际功能为依据, 讲错了 或曲解了部件的功能, 就会使整个字的讲 解发生错 误 。 例如( “ 韭” 是一个独体象形字, 小篆像 韭菜丛生地上之形, 它是以部件的表形功 能来体 现构意的。 但有人却误以为“ 韭”是由“ 非” 字和 “ 一” 字组合而成的, 并认为二字均把各 自的意 义带入构字中, 属表义部件, 于是把 韭” “ 的构意解释为 不是. 非/ 一根, 而是一大 “ 片” 。这种解 释既把一个部件错拆成两个部件, 又讲错 了部件的功能, 其结论的错误是显而易见 的。 在对部件功能的理解上, 错误最多的是将 示音部件当成表义部件。 这不仅表现在个体 字 符上, 而且表现在理论体系上。 例如, 有些 人推崇一种汉字“ 拼形说” 0 , 认为汉字 都是由部件 一次性拼合而成的, 每个部件. 包括示音 部件/ 都是有意义的。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 他们对 汉字作出了毫无道理的分析和说解。如把 “ 愁”字解释为“ 古代农民秋天的心境— 发愁怎么

过冬” 。这种说解, 如果仅仅作为帮助记 忆字形的辅助手段, 倒还可以理解, 但问 题在于他们 非要从中推演出“ 丰富的文化内涵” 来, 说( “ ‘秋’ 和‘心’ 的组合为何不是 表达秋天丰收的喜 悦呢1 众所周知, 在中华大地上至今还有 大约数千万的农民没有脱贫, 没有达到温 饱的水平, 可想而知, 三千多年前的先人们生活水平 不知要比我们今天没有达到温饱水平的贫 困户还 要贫困多少倍1 物质生活以及与之相关的 生存的问题必然是他们思考的中心问题, 因此, ‘秋’ 和‘心’ 的组合形成的观念, 只能 是当时低下的生产力的反映, 即只能是对 未来冬天的气 候的严寒和植物的枯萎的忧虑。” 其实, “ 愁”是个形声字, “ 秋” 是示音部件, 并无表义功能, 但 上述说解中却把“ 秋” 当成了表义部件, 从而给“ 愁” 字附会上“ 浓厚的文化色 彩” 。 · #2 · 再如, 有人为了证明父权社会存在男性生 殖崇拜现象的观点, 竟把“ 心”字的构意 解释为 男性生殖器, 把所有从“ 心”的字都说成 与男性生殖崇拜有关, 将“ 心”部形声字 的声符也说成 具有表义功能。如说“ 惕”字“ 意谓蛇蝎 类爬虫在男根旁, 故应警惕小心” , “ 慕” 字“ 表现黄昏日 落草中, 而欲与某女子野合之心” ? 有时 实在讲不通时, 干脆就将某字的声符说成 是某之讹, 如把 雄” 的声符 ” 说成是 公” ? “ “ “ 作者认为是雄性生殖器符号?之“ 笔讹” 3 。如果像这样不负 责任地讲解汉字, 还有什么样的文化现象 不能从汉字形体中分析出来呢1 这种将示音部件看成表义部件的错误做法, 古已有之。宋代王安石的《字说》就是典型

代 表。 例如, 王安石曾将 波” 字解释为 水 “ “ 之皮” , 苏轼讽刺他说( 若“ 波” 为水 之皮, “ 滑” 自然是 水之骨了。 但苏轼的讽刺并没有使今天的某些人清醒 过来, 他们仍在到处宣传“ 波”是“ 水的 皮或表面” 、“ 滑”是“ 似放在水流动 表面上的一根骨头” 的谬论, 实在是枉费 了苏轼的良苦用 心。 汉字是以形声字为主体的, 示音声符和表 义义符都对形声系统起归纳作用, 把示音 声符 当成表义义符, 就会使整个形声系统的规 律不能展现, 造成人们对整个形声系统认 识上的混 乱。 所以, 我们不能为了一时方便而胡乱讲 字, 否则就会造成讲了一个 、乱了一片的严重后 果, 给读者造成困惑。 . 4/ 由基础部件组构成汉字, 大部分采用 的是层次组合方式。 基础部件是逐级加人的, 是 有层级区别的, 每个部件只在其加人的那 一级起作用, 在更高的层级中其原有功能 将无法显 示出来。 对于整字来说, 其构意只和直接部件相关, 与下位部件无关。在分析和讲解汉字的 构形时, 必须按照各字的实际组合状况来 进行, 既不能混淆平面结构和层次结构, 又不能用 下位部件去解释整字的构意, 否则就会发 生错误 。 而人们常犯的错误就是不懂得汉字构形层 次生成的道理, 把汉字的所有部件看成同 一 个层次的东西。前面提到的“ 拼形说” 就 是如此。如他们把“ 温”字讲成“ 太阳照 在器皿里, 水 就变温” 了。这种讲法是错误的, 因为 “ 温”是一个层次组合的字, ‘

旧”是下位部件, 不是直接 部件, 不直接对“ 温” 起构意作用, 它的 功能只是与“ 皿” 构成“ 温” 的示音部 件“ 显” , “ 显” 和 “ 亨” 再组合才构成 温暖” 的 温” 。 “ “ 而且, “ 温” 本写作“ 温” , 其中‘旧” 的形源也并非日月之 “ 日” , 而是由“ 囚” 演变而来的。 有时在对字的构形进行切分时, 在直接部 件这一层便出现了错误, 从而导致了整字 的构 意的无法说解。 如, 人们习惯上把 章” 字 “ 拆成“ 立” 、“ 早”两部分, 这样拆分 所得出的两个直接 构件无法体现“ 章”字的构意。实际上, “ 章” 的直接部件应为 音” 和 十” 。 “ “ 许慎《说文解字》解 释说( “ 乐竟为一章, 从音从十。十, 数 之终也。” “ 音” 为音乐, “ 十”有终 止义, 音乐终止便为一 个乐章, 这就是“ 章” 的构意。可见, 对 汉字构形切分的第一刀十分关键, 切分错 误, 就会直接 影响构意的分析。 再如, 有人为了证明人类社会的演进经历 过畜牧时代, 对 焚” “ 字这样解释道( “ 焚, 甲骨 文像大火烧丛林之状。 放火焚烧森林, 便使 生活在林中的小动物四散奔逃, 小的动物 可能会 死于林中, 大的 逃出林外, 早已守侯在 那里的人们便用准备好的石头、 木棒等武器 击打并捕 获它们。” 的作者的想象力确实十分丰富, 但对“ 焚” 字的构形分析似乎值得商榷。 实际上, “ 焚” 字的组合方式是平面结构, 而非层 次结构。 也就是说, “ 焚” 字由两个 木” “ 字和一个“ 火” 字一次性组合而成的, 而不是先由两个 “ 木” 字组成 林” 字, 再由 林” 和 “ “ “ 火” 组成“ 焚” 字。古 人造字时不会舍弃泊身熟悉的经验, 而去 追寻遥远而陌生的远古记忆。 对此, 许慎在

《说文· 叙》中早有论述( “ 古者危依之王天下也, 仰则观象于天, 俯则观法于地, 视鸟兽之 文与地之 宜, 近取诸身, 远取诸物, 于是始作易八 卦, 以垂宪象。 及神农氏结绳为治而统其事, 庶业其 ? #% ? 繁, 饰伪萌生。 黄帝之史仓颇, 见鸟兽蹄厄 之迹, 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 初造书契 。”可见, 古人 造字正是采用的“ 近取诸身, 远取诸物” 的方法, 把日常所见的事物形象作为构造 字形的依 据。因而“ 焚” 字的构形应当是取像于日 常生活中以树枝烧火的形象, 而不是取像 于远古时代 的火猎场景。“ 焚” 的甲骨文形体除从二 木外, 还可从一木或二草, 正说明“ 焚” 字是烧柴草而 不是烧树林。“ 霎”字的构形也能说明着 一点, 此字上像灶具和灶门, 中像双手向 灶中送柴, 下 像燃烧的火, 这简直就是一幅活生生的烧 火做饭的画面。 其中的两个“ 木” 也不能理解为 “林” 字。可见, 对汉字组合方式理解的 正确与否, 也会影响到对汉字构形进行文 化阐释的科 学性。 此外, 我们在分析汉字构形的文化内涵时, 还必须树立历史发展的观念。 汉字的构形从 古到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特别是经过隶 变 、 楷化两大变化过程之后, 汉字已实现了彻 底的 笔画化, 许多原有的部件由于粘合、省变、 错讹而变得面目全非, 最初的造字理据显 得非常模 糊甚至完全丧失。 对于这些字, 我们无法按 照现在的形体去切分, 要想确切了解其构 意, 就必 须上溯到古代的字形, 找到它的形源。 如, “ 春” 小篆从“ ‘ ” 、

从 ‘旧” 、“ 屯” 声, 取春天太阳温暖、 草木复苏之意。在隶变时, 它的 上部逐渐粘合简化为“ 少? ” , 看不出理 据了, 这时, 人们只需讲清部件‘旧” 和 “ 春” 的构意的关 系就行了, 已不能再对字形的上部进行切 分 。但有人却自作聪明, 把“ 春”讲成“ 三 人一起晒太 阳” , 非要给一笔一画都找出理据来, 这 是违背字形分析的科学原则的。 笔画只是书 写单位, 而不是构形单位, 它无法体现汉字的构意, 不能充当汉字文化阐释的依据。 早在汉代, 就曾出现了不少按照隶书字形 说解文字的错误现象, 如说“ 马头人为 长” 、“ 人 持十为斗” 、“ 虫者曲中也” 等。对于 这些缺乏历史发展观念的奇谈怪论, 许慎 在《说文解字》中 进行了有力的批评。 但由于许慎没有看到过 甲骨文, 他在根据小篆字形说解文字时, 也经常 犯臆测的错误 。 如他将 为” 字解释为 母猴也” , 说 “ “ “ 其为禽也好爪。爪, 母猴象也。下腹为 母 猴形” 。其实, 甲骨文的“ 为” 字是以 手牵象之形, 正反映了古代以象为劳动工 具的社会事实。 像许慎这样的大文字学家, 以理据保存较 多的小篆为分析对象, 尚且会犯这样的错 误, 我们 在对待现代楷书字形时, 就更应该慎之又 慎了。 这同时也告诉我们, 即使 《说文解字》 的说解, 也并不全都是可靠的, 我们在引用时同样 应该加以辨别。如, 有人根据《说文解字》 把“ 夷” 字 拆成“ 大” 和“ 弓” , 并进一步发挥说) “ 夷人尚武, 身上常佩带大弓, 故其字从 大从弓。” 这种解 释, 缺乏对“ 夷” 字形源的认识

。“ 夷” 字甲骨文像以绳索缠矢之状, 而 不是从“ 大”从“ 弓” , 故其 构意也决非人佩大弓。 可见, 在对汉字构形进行文化阐释时, 一 定要树立科学的汉字观念, 要尊重汉字的 字源、 字理, 而不能为迎合自己事先设想的某种 文化观念, 而随心所欲地胡乱拆分 。合理分析汉字 的形体结构, 是确保汉字文化研究正确进 行的首要前提。 注释) ? 李家祥《原始生殖崇拜在甲骨文中的表 现》, 《贵州文史丛刊》 % % 年期 。 ? 陈伟琳等《古老汉字的女性文化印迹》,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 % % & 年5 期。 ? 潘先军等《论汉字的审美功能》, 《汉字文化》 % % 5 年4 期 。 ? 见安子介《劈文切字集》及《解开汉字 之谜》 。 3 李骊明 《从心族字的语义演变看中国父权 文化的确立过程》 《人文杂志》 % % 5 年 , 第6 期。 7 张莉《汉字的文化底蕴》, 《汉字文 化》 % % # 年第4 期 。 「责任编辑陈庆安〕__


相关文章:
近年来部分汉字文化著作述评
汉字与文化关系的基本理论和原则等方面进行了界 定...两个方面进行了具体分析,这是汉字文化研究取得的 ...这套书的重点不在研究具体汉字构形与中国文化的关系...
从汉字构形特点看对外汉字教学
构件” 、 “形素”等概念对汉 字进行构形分析。...大体可分为“汉字文 化圈”“非汉字文化圈”两...3.根据汉字构形特点,遵循易后难、循序渐进的 原则...
回归传统与学术创新
学所涉及的基本要素 、主要环节和应 遵循的原则。 ...通过分析汉字构形及其蕴含的文化要素 ,来揭示汉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新估价 ,使得汉字文化研究再次引起...
汉字的传统文化解读笔记
汉字的传统文化解读笔记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大连大学文学院李索教授网上...汉字是劳动者集体创造的 6.汉字的直接起源是图画契刻符号 第二课:汉字构形...
王宁汉字构形学
分析它们个体构形与构形 系统的方法也会完全不同。...各共时平面上的汉字的整体系统,都 是按表意原则...4.汉字文化学。这种研究有两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
汉字构形与中国古代文化
同时, 汉字不仅是记录汉语的文字符号, 而且也是存载古代科学知识、 文化观念、 ...【关键字】汉字构形 古代文化 对于中国文化,特别是汉民族文化的研究,汉字,尤其...
浅议字理教学应该遵循的一些原则
科学的原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课题研究...在教学中要 用公认的汉字构形理据分析汉字,注意...汉字文化包罗万象,汉字与历史、地理、文学、舞蹈、...
《汉字构形学》读书简摘录
汉字构形学是描写的,汉字文化学是解释的。 汉字构...“小学”中的朴素的辩证方法从自然科学 中总结出...语言学的一些适合汉语的合理原则, 构建出分析汉字...
汉字阐释的文化解读
理解牵强附会,就会产生一些与汉字构形实际不符的...对 这些错误阐释的分析,去解读其中所包含的文化信息...但它对字形的理解并不是 科学的,而是打上了深刻的...
汉字文化之我见
科学解释汉字与文化的关系,是汉字文化理论所要解决 ...宏观的汉字文化,是指汉字的起源、演变、 构形等...但微 观的研究并不是对单个字符的孤立分析,而是要...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