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试论李杜诗风对人文精神建设的启示


复稿) 试论李杜诗风对人文精神建设的启示(复稿)
内容摘要: “李白诗是青春的诗,杜甫诗是老成的诗,他们或代表诗学的潇洒, 或代表诗学的沉痛,掀开了中国诗学最灿烂的一章。解读他们,实际上是解读中 国文明史的诗的风采。 ”诗是文学的最高形式,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沉 淀着人类对自然、社会和自身的思考与理解,潜藏着不尽的人文精神,那么作为 诗的徽记和指纹的诗风无疑也沉潜着丰厚的人文精神。解读他们,实际上是解读 中国文明史的诗的风采。李杜诗风作为人类文化众多风向标中的一种,必定也蕴 含着丰饶的人文资源。那么通过解读、诠释和还原这些人文资源及其相关的内容 无疑会对当代的人文建设有重要的启示意义和实践价值。 关键词:李白 杜甫 诗风 人文精神 一、李杜诗风 关于李杜诗风,历来多有评述,袁行霈在《中国诗歌艺术研究》中引用严羽《沧 浪诗话·诗评》中的两句话说: “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 郁” 。李白的诗风蔽为飘逸,杜甫的诗风为沉郁。①伟大的作家往往对自己的作 品有清醒的认识,事实上李杜二人都曾经为自己的风格作过总结。李白在《上安 州裴长史书》中说: “前此郡督公马公,朝野豪彦,一见尽礼,许为奇才。因谓 长史车京之曰: “诸人之文,犹山无烟霞,春无草树。李白之文,清雄奔放,名 章俊语,络绎间起,光明洞彻,句句动人。“而杜甫在《进雕赋表》中说: ” “臣 之述作,虽不足以鼓吹六经,先鸣数子,至于沈郁顿挫,随时敏捷,而扬雄。枚 皋之流,庶可企及也。 ”可知, “清雄奔放”和“沉郁顿挫”堪以代表两人的诗风。 至于这两个概念的内涵众说纷纭, 但实质上却大同小异, 血脉相通。 李白诗风 “豪 放飘逸” ,杜甫诗风“沉郁顿挫”成为学界共识,已是不争的事实。 李白诗风“豪放飘逸”,精神上高大昂扬,情感宏大开朗、了无拘束、喷薄欲出, 想象纵横变幻, 意象撷取极富主观色彩, 以气夺人, 高扬个性。 正如范文正所说: “受五行之刚气,叔夜心高;挺三蜀之雄才,相如文逸。瑰奇宏廓,拔俗无类。” (《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 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山随平野尽,江 ) 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渡荆门送别》 意象阔大壮观,顿生崇 ( )意象阔大壮观 意象阔大壮观, 高静穆之感。 ( “玉阶生白露, 高静穆之感。而“绿水净素月,月明白鹭飞”《秋浦歌》其十三) 夜久浸罗袜。却下水精帘,玲珑望秋月”《玉阶怨》“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 )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静夜思》 意象清丽,流溢着一股清新俊逸之气。 )意象清丽 流溢着一股清新俊逸之气。 意象清丽, 自然景物经由诗人慧心一点,或气势奔放,或爽朗俊秀,物亦有情,人物契合, 自然景物经由诗人慧心一点,或气势奔放,或爽朗俊秀,物亦有情,人物契合, 自然之“形文” 人文”气息,盛唐诗歌的气来、 自然之“形文”倍增 “人文”气息,盛唐诗歌的气来、情来和神来被发挥得淋 漓尽致。 漓尽致。“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 尽还复来。”(《将进酒》)人生如梦,劝箴世人及时行乐,但其肯定自我、肯 人生如梦, 人生如梦 劝箴世人及时行乐,但其肯定自我、 定人生,灌注着盛唐气象。 定人生,灌注着盛唐气象。“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 楼”(《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狂狷洒脱、磊落风行。“仰天大笑出门去,我 )狂狷洒脱 磊落风行。 狂狷洒脱、 )自恃才高、市侩气四溢。“欲渡黄河冰 辈岂是蓬蒿人”(《南陵别儿童入京》
1

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行路难》其三)进退失据,发泄郁愤。“蜀道难, 进退失据, 进退失据 发泄郁愤。 难如上青天,长安西望常咨嗟”(《蜀道难》)功名无期,顿生感慨。“长风破 功名无期,顿生感慨 功名无期 浪会有时,直挂云帆寄沧海”(《行路难》其三)扫尽迷茫,重整气鼓。“白发 扫尽迷茫, 扫尽迷茫 重整气鼓。 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秋浦歌》)愁深似海,遗恨绵延。“且放白鹿青崖 愁深似海, 愁深似海 遗恨绵延。 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梦游天姆 吟留别》)仙风道骨,傲岸王侯,我行我素,逍遥自在。“剑阁峥嵘而崔巍,所 仙风道骨, 仙风道骨 傲岸王侯,我行我素,逍遥自在。 守或匪亲,化于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木”,居安 居安 思危,忧患意识忽现。 思危,忧患意识忽现。(《蜀道难》)“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 豺狼尽冠缨。( ”《古风》 生灵涂炭,痛心疾首。 )生灵涂炭 痛心疾首。 生灵涂炭,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 永嘉。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永王东巡歌十一首(其二) 宝刀 ” 》宝刀 不老,仍思报国,豪气不减。 不老,仍思报国,豪气不减。《说诗啐语》中道:“太白想落天外,局自变生, 大江无风,波涛自涌,白云舒卷,随风变灭。”,堪为的评。李白诗风豪放飘逸, 充沛着盛唐文化的淋漓元气,显得浩大无际, “如长河,浩浩奔放,万里一泄。” (曾巩《代人祭李白文》) 从李白豪放飘逸的诗风中,我们可以感受盛唐社会 可以感受盛唐社会 的绚丽多姿的生活图景、元气淋离的时代风气,感受李白胸怀天下、积极用世、 的绚丽多姿的生活图景、元气淋离的时代风气,感受李白胸怀天下、积极用世、 天马行空、目空一切、不事权贵、高扬理想、追求自由、 天马行空、目空一切、不事权贵、高扬理想、追求自由、富于创造的个性气质 和人格魅力,体验其所具有的独特人文精神。 和人格魅力,体验其所具有的独特人文精神。 杜甫诗风的“沉郁顿挫” , 杜甫诗风的“沉郁顿挫” 莫砺锋在《杜甫评传》中把其总结为三个层次。他认 他认 为,杜诗的“沉郁顿挫”除了在语言之凝练,意象之精警、结构之波澜起伏、声 调之抑扬顿挫、 诗思之精湛的因素之外, 最重要的是杜诗深厚的感情和精深的思 想。②《尚书舜典》:云“诗言志”,陆机《文赋》:“诗缘情而绮靡”。“志” 和“情”是中国诗歌的内部意蕴。“志”和“情”实际上囊括了诗人的整个内心 世界。杜甫热爱自然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万里船。”(《绝句》);热爱生活,“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 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夜喜雨》);热爱亲人,“今夜渌州月,闺中 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月夜》 );热爱朋友, “秋来相顾尚 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赠李白》;热 ) 爱人民,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英雄相惺, ( )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热爱祖国, ( )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绝句》;热爱天地 ) 间的一切生命和美好事物,而且爱得深沉,爱得执着,爱得刻骨铭心。 “情圣” 一词决非虚语。 真挚的感情蕴藏着深邃的思想。 杜甫出身于 “奉儒守官” 的家庭, 真挚的感情蕴藏着深邃的思想。 有着“诗是吾家事”( 《宗武生日》 )的传统,受儒家忠君恋阙、仁民爱物的思想 影响至深。他对天下兴替深沉的思考,对家国故园的依恋情结、对人民命运的 他对天下兴替深沉的思考, 他对天下兴替深沉的思考 对家国故园的依恋情结、 深切观注,对身世浮沉的孤独咀嚼,其诗中的忧患意识、批判精神, 深切观注,对身世浮沉的孤独咀嚼,其诗中的忧患意识、批判精神,到外充斥 他一生历经磨难, 饱受乱离, 万方多难登临, 但仍乐观坚强, 着丰盈的人文精神。 着丰盈的人文精神。 永不屈服。杜甫从裘马清狂放荡齐赵的青年,到旅食京华游离浪漫主义诗坛、潼 关诗兴蜀道悲歌涌进现实主义阵地的中年, 再到飘泊西南深沉思考人生与历史的 晚年,一生都以满腔的爱心去拥抱满目疮痍的时代和人民,一种同情、悲悯、惋 惜,浓烈而沉痛的感情满纸流淌。“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 《自京赴奉先 县咏怀五百字》 ),此语一出,石破天惊!回家不因欢聚喜悦,而因幼子饿死而 悲恸,然其由已推人,想到却是广大人民的深重苦难,“忧端齐终南,鸿洞不可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 )。杜诗作为“诗史”和“心迹史”,④其 掇。”(
2

诗沟通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的境界可见一斑。 《论语·里仁》: “唯仁者能好人, 能恶人。”杜甫便是这样的“仁者”,他爱得深,也恨的深。他大声疾呼:“必 若救疮痍,先应去蝥贼” (《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军》); “君不见空墙日色晚, 此老无声泪垂血”(《投简咸华两县诸子》),当看到民生苦难,害人虫横行而 无力回天的时候,便沉痛不堪,泪下如雨,肝肠寸断,“汝曹催我老,回首泪纵 横。”(《熟食日示宗文宗武》)感受其诗风,发现其诗中到外充斥着他对天下 到外充斥着他对天下 兴替深沉的思考、人民命运的深切观注、家国故园的依恋情结、 兴替深沉的思考、人民命运的深切观注、家国故园的依恋情结、亲朋好友的一 片冰心、身世浮沉的孤独咀嚼和深沉的忧患意识、批判精神。杜甫作为“ 片冰心、身世浮沉的孤独咀嚼和深沉的忧患意识、批判精神。杜甫作为“四千 ,当之无 年文化中最庄严、最瑰丽、最永久的一道光彩” ) 年文化中最庄严、最瑰丽、最永久的一道光彩” 闻一多《唐诗杂论》,当之无 ( 愧。 人文精神 “人文精神”是近年来利用率比较高的名词,它是伴随着上世纪九十年代学界展 开的“人文精神大讨论”而被社会所广泛关注和重视的。但“人文”一词是很古 老的,《易·贲》中说“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 察时变;观乎人文,以成化天下。 它本意是指同天文(自然法则、秩序)相对 ” 应的人类生活或人类世界的法则、秩序,又可引申为另一层意思,即人道或为人 之道。如“天之道为阴与阳”“人之道为仁与义” , 。然而, “人文精神”的内涵远 不止这些。它还借鉴了西方“人文主义”“人本主义”中“人文”的思想,即肯 、 定人的价值、世俗生活以及人欲所具有的合理性,关注人的生命、尊严、价值、 生存状态及思考未来的命运等问题,其核心是个人主义,正如瑞士历史学家布莱 “人文精神” 包 哈特所指出的: “个人主义是人文主义世界观的基础” ⑥目前, 。 含“人”和“文”两极,一极是“人”是人文精神指向的主体, “人”作为终极 关怀的目标、人文关怀的对象,尊重人之为人的权利,人的价值、尊严、创造、 潜质,以及人追求自由、幸福的权利;另一极是“文”是人文精神指向的客体, 它尊重人的理性,尊重文化艺术的功能和教化的作用,以提高人的思想和精神境 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这已成为人们的共识。 “人文精神”的两极,包含着人 类对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类自身的深刻认识。事实上,人文精神既有个人主义的 成分,又离不开集体主义的因素,它不仅仅停留在道德本身,更是实践本身,它 还包含着人类对自身的智慧、素质和能力进行开掘和超越的实践层面。 人来自自然,但高于自然,是“宇宙的精灵,万物的灵长” ,是社会人、文化人。 天地人三才中,人最高。文化意义上的“人”吸纳“形文”“声文”与“情文” 、 为“人文” 。因此,人以及人的活动必然打上深深的人文烙印。那么,诗作为人 类的一种精神性创造活动,乘载着无穷的人文精神是不容置疑的。固然这些人文 精神并不是那么明显,甚至还显得含蕴隐晦,但人性是相通的,高山流水自有知 音赏。人们最终会在感受其诗风中,必然会受到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启迪,感 悟生命、感恩生活、感激命运,收获希望与美丽。事实证明,诗恰恰是人们最易 接受的文学样式,伟大的诗人及其诗篇被人们广为流传。李白与杜甫便是其中的 杰出的代表。他们的诗笔画万里江山,兴涌长江大河,笑谈人间往事,睥睨王侯 将相,高歌凌云壮志,酒浇胸中块磊,包举了自然风物、历史往事、百年人生, 宇宙星空。在他们的诗中,你随处可以看到关于人存在的意义、人生信仰、人格 。 理想、社会责任、终极关怀等人文精神方面的问题的探讨,在开掘人类思想方面
3

的广度和深度并不比哲学家逊色多少,其诗性思维与人类智慧殊途同归。 “风格 即人”诗风就是人风。李白诗风豪放飘逸,人也豪放飘逸;杜甫诗风沉郁顿挫, 人也沉郁顿挫。就李白与杜甫而论,李白身上张扬的更似西方的个人主义,个性 色彩极为浓烈;杜甫内心沉淀的更多是儒家的家国主义,整体观念极其深厚。个 性主义高度张狂, 如急风骤雨风驰电掣横扫宇内, 尽显个体生命风彩; 整体观念, 身担道义,如名山大川日月星辰气吞万里,书写仁者博大情怀。 “李杜文章在, 光焰万古长” 韩愈 。 ( 《调张籍》 李白和杜甫作为具有深厚人文精神的伟大诗人, ) 他们胸怀大志,积极用世,心系家国,富有忧患意识、批叛精神,生命不息,奋 斗不止,其诗以及其中的情志,张显并融通了人文精神的两个极致,使人文精神 在道德层面和实践层面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三、启示:李杜诗风的当代价值 启示: “李白诗是青春的诗,杜甫诗是老成的诗,他们或代表诗学的潇洒,或代表诗学 的沉痛,掀开了中国诗学最灿烂的一章。解读他们,实际上是解读中国文明史的 诗的风采。 ”诗是文学的最高形式,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沉淀着人类对 自然、社会和自身的思考与理解,潜藏着不尽的人文精神,那么作为诗的徽记和 指纹的诗风无疑也沉潜着丰厚的人文精神。解读它们,实际上是解读诗、解读诗 人、解读文化、解诗人自身。李杜诗风作为人类文化众多风向标中的一种,必定 也蕴含着丰饶的人文精神。那么通过解读、诠释和还原这些人文精神及其相关的 内容也必将会对当今的人文精神建设有重要的启示意义和实践价值。 李杜诗风洋溢着对锦绣壮丽河山和旖旎田园风情的热爱和赞美, 展示了盛唐和安 史之乱时期色彩斑澜的社会生活和风俗人情;体现了诗人欣遇盛世,兼济天下, 投笔从戎,渴望建功立业的主动性和进取心,洋溢着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和现实 主义精神;反映了诗人虽处身盛世,而能居安危险,对国家兴替、民生苦难深沉 关心的忧患意识和批判精神。 当前,伴随着市场化、商品化、大众化、通俗化潮流的到来和冲击,消费主义、 享乐主义成风,利已主义抬头,精英文化式微,人们的个性过度发展,社会良知 和道德日益受到挑战与消解, ,人的物化现象严重,厌世情绪增长,人们的世界 观、价值观和人生观相当复杂,充满了对世界迷惘与困顿。为此,人们需要人文 精神建设来提供生活的勇气和力量,突出重围,走向美好的生活,以构建自己的 精神家园, “诗意的栖居” 。目前,人文精神建设的观念虽深入人心,但它更多还 停留在理论层面,远远不能满足现实实践的需要。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如火如荼的 “人文精神大讨论”到今天人文精神的“校园建设” ,人文精神建设的实践多凝 聚在大中专院校,远远没有广泛深入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各个群体,何谈深入骨 髓、融进血液。因此,积极探索人文精神建设的有效途径和方法,进行全方位深 层次全民的人文精神建设,无疑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从李杜诗风中,我们感受 到了浓郁的的人文气息,感受到了人性的伟大与美丽,身心受到了陶冶、净化。 那么, 我们可以通过对李杜诗风的感性体验, 对其诗歌进行经典重读和个案分析, 开掘其深层的人文精神,进而探索出一条以中国文化为外在语境,以生命意识为 内在脉络,以生命感悟为运行机制的诗性化人文建设之路,促进人与自然、社会 及自身的和谐发展,无疑对当代的人文精神建设有重大促进作用,而且还有极大
4

的可操作性 ,也将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在沐浴李杜的诗风中,我们感觉到的更多是人类精神直觉性和原始性的东西、是 来自生命本身和生活深处跳动的乐符,折射出司空见惯而又博大精深的人文精 神。葛立方《韵语阳秋》卷四说: “老杜《雨》诗云: ‘紫崖奔处黑,白鸟去时明。 ’ 而‘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之句似之。 《赠王侍御)云: ‘晓莺工进泪,秋月 解伤神。 ’而‘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之句似之。殆是同一机轴也。 ”通过生 命移植,自然物也具人性、也解人意,紫崖能奔走,山花欲燃烧,晓莺善于迸发 眼泪,秋月懂得伤心劳神,整个自然界都和诗人一道多愁善感,悲欢与共,进行 着精微的生命交流,伤时忧世、怨恨别离之情跃然纸上。这时,诗人与读者的悟 性贯通, 在有限话语国道出一些极有滋味的言外之意, 达到了共鸣。 司马光的 《温 公续诗话》说: “惟杜子美最得诗人之体,如‘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 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山河在,明无余物矣;草木深,明无人矣;花鸟,平时 可娱之物,见之而泣,闻之而悲,则时可知矣。 ”李白《月下独酌》中云“举杯 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明月是其孤独行乐、歌舞徘徊、醉醒交欢的过程中的良 朋益友,与其共享生命的悲欢浮沉。 《襄阳歌》写纵酒行乐,有一句“清风明月 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送韩侍御之广德》说: , “暂就东山赊月色,酣 歌一夜送泉明。,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五首》其二说: “且 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两次“赊月色”还不够,又去“借明月”《游 , 秋浦白笥陂》说: “天借一明月,飞来碧云端。故乡不可见,肠断正西看。 ”这些 “买” “赊” “借” ,实是人间的交易,关“明月”“清风”“洞庭” 、 、 、天何事?可 以看作人与天地的生命契约,奇思妙悟,促成了生命的带亲和感的移植。由悟睦 而产生的生命移植带有浓郁的泛灵论的色彩,视天地万象皆有灵性,这乃是李白 之为“谪仙人”灵性感觉或生命感觉的重要特征所在。 生活是诗的最终源头, “生活是诗的最终源头 生活是诗的最终源头, 尽管诗是心灵的乐章, 但心灵永远是在生活中的心灵。 文精神扎根在生活中, 尽管诗是心灵的乐章, 但心灵永远是在生活中的心灵。 人文精神扎根在生活中, ” 更扎根在人自身中,它的获得靠的不是赤裸裸的说教,而是生活的“ , 更扎根在人自身中,它的获得靠的不是赤裸裸的说教,而是生活的“悟” 它潜 藏在人类无息中的行动中。 藏在人类无息中的行动中。李杜诗风洋溢着对锦绣壮丽河山和旖旎田园风情的 热爱和赞美,展示了盛唐和安史之乱时期色彩斑澜的社会生活和风俗人情; 热爱和赞美,展示了盛唐和安史之乱时期色彩斑澜的社会生活和风俗人情;体 现了诗人欣遇盛世,兼济天下,投笔从戎,渴望建功立业的主动性和进取心, 现了诗人欣遇盛世,兼济天下,投笔从戎,渴望建功立业的主动性和进取心, 洋溢着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和现实主义精神;反映了诗人虽处身盛世, 洋溢着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和现实主义精神;反映了诗人虽处身盛世,而能居 安危险,对国家兴替、民生苦难深沉关心的忧患意识和批判精神。 安危险,对国家兴替、民生苦难深沉关心的忧患意识和批判精神。阅读李白和 杜甫的诗歌,感受‘豪放飘逸“和”沉郁顿挫”的诗风,在“想”在“悟”中, 享受美好、品味情趣,健康快乐生活。 人文精神建设作为一项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须循序渐进,它不是纯粹的 硬件建设,更多的是软件建设,必须适应中国人的日常思维和心理习惯、符合中 国的人文传统和现代精神 。 “人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 “人为什么要活着” 、 、 “人应怎样活着”“人怎样成为自己”等这些涉及人文建设终极问题,靠的不是 、 赤裸裸的说教,而是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认同和输入。在这方面,做为形象 在这方面, 在这方面 性极强意蕴又极丰盈靠悟性和想象力化人、以审美感受和审美情趣育人的诗歌 化人、 审美感受和审美情趣育人的诗歌 性极强意蕴又极丰盈靠 化人 注定在人类思考终极意义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如此, 由教化而来的中国传 注定在人类思考终极意义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统的伦理主体必然会与现代高度发展的个体理性机能相结合, 使人们在愉悦中悄 无声息地树立一种既符合人类整体利益又能促进个性自由发展的人文精神。 这是 人文精神建设的首要任务,而李杜诗风对此大有裨益。
5

李杜诗风洋溢着对锦绣壮丽河山和旖旎田园风情的热爱和赞美, 展示了盛唐和安 史之乱时期色彩斑澜的社会生活和风俗人情;体现了诗人欣遇盛世,兼济天下, 投笔从戎,渴望建功立业的主动性和进取心,洋溢着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和现实 主义精神;反映了诗人虽处身盛世,而能居安危险,对国家兴替、民生苦难深沉 关心的忧患意识和批判精神。 李白诗风之豪放飘逸、 杜甫诗风之沉郁顿挫, 是诗性化的生活, 其中有着大人生、 大智慧。

“文如其人” 。李白诗风豪放飘逸、杜诗风沉郁顿挫,本身就张显着李白杜甫的 独特人格和极为鲜明个性。李白天纵英才、独立不羁、狂放傲岸、诗酒风流、不 可一世;杜甫九州俊彦、仁民爱物、忠君恋阙、平实笃正、半生飘泊、雄冠古今。 作为中国诗歌史上的双子星, 他们一出世, 便以荤落之才, 英勃之姿, 雄豪之气, 赢得时人的青睐。贺知章解金龟与李白换酒,呼其为“谪仙人” ,杜甫《奉赠韦 左丞丈二十二韵》中说: “李邕求识面,王翰愿卜邻” 。他们青年狂傲,高扬理想 和个性。李白自许要“寰区大宁,海县清一” ,杜甫以契稷自比,立志“致君尧 舜上,再使风俗淳” ;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诗中写道: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 辈岂是蓬蒿人。,杜甫《登岳》中云: ” “会当陵绝顶,一览众山小。 ”青春气息, 年少意气,直干云霄,千载之下,锐不可挡。中晚年的安史之乱消磨着他们身上 的浪漫气质,给予他们更多的是拯救国难、谋福人民的现实精神。李白由“霓裳 曳广带,飘拂升天行”转而“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 ,但盛唐气象犹在; “国 家不幸诗人幸” ,杜甫则脱尽浪漫,向现实主义坚实挺进,最终形成了其沉郁顿 挫的诗风。 当时的唐玄宗已非开元之李隆基, 宠爱杨贵妃, 信用李林甫、 杨国忠, 贪欢享乐, 朝政日弛,李白和杜甫处处碰壁,屡受打击,对生活有过不满、失望,甚至厌倦, 但那颗兼济天下的心却誓志不渝,弥久益坚。李白在《行路难三首(其一) 》中 云: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 接着又说“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壮志未酬,彷徨迷茫,转又高 歌奋进。 《永王东巡歌十一首(其二) 》道: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 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以谢安自比,匡佐王师之情,笔势飞动, 气概豪迈, 乐观必胜的信念跃然纸上。 经永王之役, 李白被流放夜朗, 途中遇赦, 写下了千古流芳的《早发白帝城》“早发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 : 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九死一生,如一阵风过,掩抑不住生命的喜悦。 后来,唐军讨伐史朝义,李白虽已过六十,仍思报国杀敌,建功立业,无奈因病 终途折回,成为憾事,长泪满襟。纵观李白一生,人是豪放飘逸的,诗风也是豪
6

放飘逸的。而杜甫长期沉沦下潦,郁郁不得志,历尽艰辛。 《奉赠韦左丞》诗云: “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羹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卖药都市,寄食友 ” 朋。( ”《上三大礼赋表》“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人间冷暖、生民疾苦、 ) 。 国家安危、忠君恋阙,仁民爱物,杜甫发而为诗,诗艺精进,诗风渐成。 《兵车 行》《前出塞九首》《丽人行》《自京赴奉先县五百字》等反映天宝后期动乱行 、 、 、 将到来的社会风貌的名作就作于此时期。安史乱起,杜甫落入叛军手中,被解送 陷落的长安,痛定思痛,写下《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深草木深。感时花溅泪, : 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后听说肃 宗在灵武即位,奔赴凤翔行在,授官左拾遗。因救房绾,乾元元年(758)被贬 为华州司库参军。 《羌村三首》《北征》“三吏”“三别”便是这一时期的杰作。 、 、 、 次年,弃官携家入蜀,开始了晚年飘泊西南的生活,写下了《咏怀古迹五首》 、 《诸将五首》等律诗组诗,特别是《秋兴八首》可以说是杜甫律诗中的登峰造极 之作。至些, “奉儒守官”“诗是吾家事”的杜甫最终确立了沉郁顿挫的诗风, , 其人格和个性凸露无已。 人文建设的关键是“立人” 。立的“人” ,不仅仅是自然人,更是高尚的出色的社 会人,他会做人,更能做事,懂得生命的价值和意义、生活的美好与情趣,能在 构通天地人三才中获得各自的大平静、大深邃、大境界。人之所为“人” ,不仅 在于他会思考能行动,还在于他有别于人,是他自已。故人之为“人” ,要有人 格、有个性,能曲入社会,又能伸出社会,纵横驰骋天地间。虽然李杜诗风的迥 异,是由家庭教养、性恪气质、思想倾向、时代背景、题材运用、艺术技巧、意 象的差异等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但这并不妨碍它们在人格建设和个性建设中的启 发意义,相反它们有利于我们探索多样化的人格建设和个性建设之路。李杜是中 国诗歌两座顶峰,他们在各自的时代和领域以各自的聪明才智,形成了各自独特 的诗风, 谱写了人类个性化建设最瑰丽的篇章。 如果李白是一个骑白马、 束金冠、 拿银枪,英气勃勃,锐不可挡,开疆拓土的外向型英雄,那么杜甫则更象一个跨 毛驴、戴灰帽、握秃笔,少年老成,放怀天下,点铁成金的长者。李白诗风燃烧 着青春的激情和梦,浪漫瑰奇;杜甫诗风沉潜着生命的坚韧与伟大,沉郁厚重; 李白诗风昭示着个体意识的觉醒和飞扬, 杜甫诗风意味着群体人格意识的回归和 升腾。 “豪放飘逸”和“沉郁顿挫”既是李杜诗风,又是李杜的人格和个性化特 征,两者很难分清,已浑然一体。事实上,李杜诗风在表现人性伟大与美丽方面 存在着很大的互补性和共通性,李杜诗风兼因具有自然宇宙和心灵宇宙,打通天 地人三才,而拥有整个世界。人文建设缘于其失落和现代的要求,人格建设和个 性建设在人文建设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决定着人文建设的 成败。李杜诗风昭示我们:人格建设和个性建设要本着每个人的“个性”来发展 和塑造人格,本着多样化兼容化的原则,让每个人既能高度自由发展又不脱离社 会而索然独处,只有这样,面对市场化、商品化、大众化、通俗化的时代潮流的 冲击, 人们才能各尽其材, 各有所安, 各有所乐, 实现生命的价值和生活的意义, 人文建设的最终目的才能实现,人文建设的实践价值才能得到真正体现。 “诗是一种青春的文学形式,人类最初的生命呼唤便是诗” ,它最容易捕捉、最 容易领悟而又最难识读最朦胧,闪现着人类的生命光泽和生存智慧,蕴藏着丰厚 的人文资源,流淌着人类文化的血脉,燃烧着人类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美好憧 憬和冲动,对诗的解读就是对人类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注释。当代人文建设与中
7

国文化血脉相连,中国诗歌作为中国文化的典型代表,必然会在当代的人文建设 中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以李杜诗风为契合点, 对中国诗歌进行开掘式的人文解读, 完全可驶出一艘举世惊为一绝的漂漂亮亮的通向人文建设之路的帆船。为此,我 们的人文建设没有必要抱着饭钵去向西方的“人文”讨饭, “朝扣富儿门,暮随 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在全球文化碰撞的对话几乎处在零距离的 时刻,我们有必要对以李杜诗歌为代表的一批本土优秀文化进行现代的重新解 读、诠释和还原, “对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经验和智慧进行现代学理的深开发, 重释中华文化的 精神内涵,重绘中华文化的整体图景,为中华文明在新世纪全 面振兴提供精神文化动力” ⑨ 。
参考文献: 1、 《中国诗歌艺术研究》袁行霈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7 年版。 2、 《杜甫评传》莫砺锋著南京大学出版社 1993 年版。 3、 《中国文学史》 (第二卷)袁行霈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第二版。 4、 《李杜诗学》杨义著北京出版社 2001 年第三版。 5、 《李白诗选》复旦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组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7 年版。 6、 《杜甫诗选》萧涤非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5 年版。 注释: ①参看袁行霈《中国诗歌艺术研究》之《李杜诗歌的风格与意象》p241 页。 ②参看莫砺锋《杜甫评传》之《千锤百炼的艺术造诣与炉火纯青的老成境界》之 六风格: “沉郁顿挫”p261-p69 页。 ③参看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 (第二卷)第四章第二节《杜甫的律诗》p238 页。 ④参看莫砺锋《杜甫评传》之《广阔的时代画卷与深沉的内心独白》之二旅食京华:对浪漫 主义诗坛的游离 p95-97 页。 ⑤参看《人文杂志》2000 年 5 月吕嘉《关于人文精神的哲学思考》p15 页。 ⑥参阅布莱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商务印书馆 1979 年译本。 ⑦参鉴王基林《唐诗的风骨》2001 年 12 月南京农专学报第 17 卷第 1 期。 ⑧参看杨义《李杜诗学》北京出版社 2001 年第三版之内容简介。 ⑨参看杨义的《李杜诗学的当代价值》 《中华读书报》2001 年第三期。

阅读名家名篇的好处 ——《中华千古名篇选读》序 仲富兰 傅明伟、张燕钧主编的《中华千古名篇选读》即将由中央编译出版社付梓印 行,他们俩盛情要我写几句话。却之不恭,说一点读后的感想。 我仔细地阅读了这部书稿,洋洋洒洒,收录了中国历代诗、词、曲和历代散 文,而且尽是大家、名家的扛鼎之作,经过编者的精心筛选,几乎包罗了中国历 代文学巨匠的名篇佳作,称之为“中华千古名篇选读” ,倒也是名副其实的。编 者也真是有心人,不仅从万千的珍珠中理出头绪,而且还简述每篇佳作的思想意 义和艺术特色,用非常简洁的语言对名篇佳作进行了“导读” 。看得出,主编者 为此书的编撰是付出了相当大的功夫,倘若能在编校注的审读方面再接再厉,此
8

书堪称精品,我是对此抱有很大希望的。 我不是语文学家,但我酷爱历史上的名家名篇,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先父仲 国宝先生对我的阅读古文抓得很紧,要求很严,家里一部老版本的《古文观止》 , 要求我一遍一遍读,有的段落并且要背诵出来,原谅我的顽钝,终于没有听从父 亲的嘱咐,走上语文学的道路,而是旁门左道,但说句实在话,不论从事哪一门 专业,这“中华千古名篇”都可以让我们从中汲取巨大的营养,借此机会,我想 门外乱弹,说几点阅读名家名篇的好处。 阅读名家名篇有助于提高“悟性”和“想象力” 。悟性,是一个挺玄的概念, 说到底是对生活以及周遭事物的认识, 就是要生活的敏感, 离不开具体的想象力, 而这个素质的培育需要广泛的阅读,特别是阅读名家名篇,特别要学习名家是如 何注意语言,扩展思维的。著名的文学家叶圣陶先生曾经指出: “文章必须从真 实的生活里产生出来,把真实生活所不曾经验的事勉强拉到笔下来,那是必然失 败的勾当。人固然为写文章而留心自己的生活,但是做了人就得担负人的责任, 就得留心自己的生活,有了充实的生活,才有好文章” 。诚然,没有材料,或者 材料不够用,固然写不出好文章;有了材料,如果不加选择,或选材不当,仍然 写不出好文章。人们常常把主题思想比作灵魂,结构比作骨骼,材料比作血肉, 语言比作细胞,由此可见,通过阅读名家名篇是如何感受他们那个时代的生活内 容的理解力和感受力,以及对周围事物的观察力和感受力,可以给我们多方面的 启示。爱因斯坦说: “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 着世界上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 ”可见,培养学生能够 创造性学习,发展学生的想象力,使学生善于创造尤为重要。 阅读名家名篇有助于提高“创新思维”和“创造力” 。我们阅读名家名篇就 是要看这些历史上千古不朽的硕学巨子,他们是怎样“求同辨异”的,他们在创 造这些名篇佳作时具有怎样的“独立果敢的品质” 。敢于打破“人云亦云”的思 维定势,惟陈言之务去,可以启发我们多角度地思维,培养提炼新思想的胆识。 每一篇千古不朽的佳作,我们在阅读时,都是给人们一种信息刺激,如被理解就 会被纳入自己的认知结构里,于是新信息与旧信息融合,或与其他种信息融合, 便会产生一些新异的观点,或者在新信息的刺激下,通过联想作用激活另一个有 价值的新观念的萌发。教育学家斯普朗格说: “教育决非单纯的文化传递,教育 之为教育正在它是一个人格心灵的'唤醒” ,这是教育的核心所在。即是说“教育 的最终目的不是传授已有的东西,而是要把人的创造力诱导出来,将生命感、价 值感‘唤醒’ ,一直到精神生活运动的根。 ”可见作为一名小学教师,在小学这个 基础教育阶段必须要致力于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设法点燃学生心中的创新火 花,从而逐步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而人的创新精神的培养不独是一种技巧,而 是在全方位的阅读、历练、学习和思考的过程;现在教学上,特别是中学教学中 强调创造精神的培育是一件大好事,但并不是仅仅靠技巧教育,而首先应该给学 生对于古今中外名篇佳作的阅读量,让学生从个体心智世界中,从千古不朽的名 篇佳作中看一片新天地,获得一种新认识,养成一种好习惯,为今后在阅读实践 中勇于创新、敢于开拓奠定基础。 阅读名家名篇有助于提高“审美感受”和“审美意境” 。唐代大诗人李白《早 发白帝城》简直就是一幅美妙的图画,读着这样的名篇,闭起眼睛,可以充分感 受诗中两岸悬崖峭壁,猿声啼叫,一叶轻舟在湍急的江水中飞流直下的景象,画 面静中有动,从有限的画面想到无限的画外,感受画中的情,听到画外的音。可 以进一步活跃我们的思维。又如杜甫的《绝句》 ,黄鹂、翠柳、白鹭、青天、千
9

秋雪、万里船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我们可以边读边想,进入诗的优美意境。 古诗不仅内涵丰富,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和很强的艺术感染力,而且短小精悍, 词句优美,韵律和谐,节奏性强,易读易记,特别适合诵读。倘能采取大声朗读、 独自朗读、加手势吟诵等多种形式,在读、吟诵中慢慢体味,更能感悟诗的韵律 美。人在幼年时代的情感,特别具有情景性、激动性、易受感染性,多读这样的 古诗,仿佛置身诗的情境之中,就能充分体验其中的美感。凭着这种如临其境的 感受,吟诵时就会去体会诗人欢快的心情。 阅读名家名篇有助于形成良好的“道德品格”和“健全的人格。 ”千古名篇 中所蕴含的丰富的人文精神,更具培养一代新人的优势。真诚、善良、美好的心 灵,尊重真理,富有责任心的健全的人格。对新媒体时代的青年来说显得尤其重 要。 多读中国千古名篇, 从中感受优秀中华人物的事迹: 从屈原 “伏清白以死直” 的忠诚,李白“安能摧眉弯腰事权贵”的傲骨,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 下之乐而乐”的胸怀,文天祥“留取心照汗青”的豪情到鲁迅“我以我血荐轩辕” 的赤子之心,吉鸿昌“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的高风亮节,郁达夫“读书不 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的真知灼见,钱三强“光明的中国,让我的生命为你燃 烧吧”的深情呐喊……几千年的民族精神,在这些文字中呼之欲出。我们在阅读 这些名篇佳作时,读懂其生动有趣的情节,心中再现栩栩如生的形象,体味关于 爱、友谊、忠诚、勇敢、正直乃至爱国主义等永恒的人类精神,从而开启自己的 内心世界,激荡起品味人生,升华人格的内在欲望,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 效果,对于我们独立的、健全的“人格精神”的培育,其效果远胜于教师口干舌 燥的说教。 阅读名家名篇的好处太多了,远不止上述四端,诸如有助于培育我们热爱祖 国语言文字和中华优秀文化的思想感情等等,我就不一一展开了。我想,当此心 浮气躁的时代, 应该教育我们年青的学子重视课外阅读, 特别重视阅读千古名篇, 老师和家长不要总责备年青的学子在“读闲书” ,许多语文教师恨不得孩子每分 每秒都在听写、 背诵、 写作文……似乎只有这样, 才能提高学生的语文学习水平。 这种想法,其实还是应试教育衍生出的怪胎。这种认识上的误区,应该列入克服 之列。鲁迅先生当年语重心长地说过“ (读书)必须如蜜蜂采蜜一样,采过许多 花,这才能酿出蜜来,倘若叮在一处,所得就非常有限,枯燥了。 ”著名的语文 学家吕淑湘先生说得好“问语文学得好的人,无一不得力于课外阅读。 ”刚去世 不久的张中行先生也说“念书是储存工具,工具多了,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拿起来 就用。 ”这些大师的话,足以证明课外阅读在提高人的语文实际能力中所发挥的 不可替代的作用。 “给学生真正自由阅读的空间” 。让学生自由选择自己爱读的书 籍,本身就是尊重学生个性的表现。而学生由封闭式读书转为开放式阅读,本身 又极大激发其自主学习的积极性。通过大力推动课外阅读,让学生自己去获取, 去探求,去寻觅,去掌握,从而感受读书的乐趣,激发更强烈的读书欲望,最终 形成习惯。 我自己的切身体会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我理解的千古不朽名篇不仅仅 是一科学问, 还是所有中国文化的基石, 是解开中国许多历史知识宝库的金钥匙。 因此,读这些名篇佳作其实也是一种信息的采集与收藏、处理与掌握仍是语文能 力的延伸,我个人的体会,我在民俗文化传播的研究中,依靠着以往的阅读,在 很大程度上培养了自己的信息素养,运用已有的语文知识,广泛大量获取信息。 当今是信息化、全方位开放的社会,很大一部分信息的来源存在于课外书籍中。 名篇佳作对我们的滋养和影响力实在不可低估啊!
10

最后还是要感谢傅明伟、张燕钧等编者的创造性劳动,同时盼望着他们能继 续努力,继续有计划地编选古今中外的千古名篇,甚至还可以译成多种文字,为 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为丰富人们的精神和学养奉献更多的精品佳作。 是为序。

人文精神的物化与地区形象和品牌塑造
2006-09-12 16:37:04

大中小

主要观点:人文精神是抽象的,但人文精神可以物化为一种可见的物质形 主要观点:人文精神是抽象的,但人文精神可以物化为一种可见的物质形 使其成为承载、传播人文精神的载体和平台, 态,使其成为承载、传播人文精神的载体和平台,成为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的 重要力量,从而转变为一种社会效果和社会生存。 重要力量,从而转变为一种社会效果和社会生存。地区形象和品牌是人文精神 的外在表现形式,是一笔优良的无形资产。 的外在表现形式,是一笔优良的无形资产。物化人文精神既是地区形象和品牌 塑造的重要内容,也是地区形象和品牌塑造的有效手段。 塑造的重要内容,也是地区形象和品牌塑造的有效手段。 一、人文精神与地区形象和品牌 “人文精神”、“科学精神”是近年来利用率比较高的一对名词。“人文 精神”的内涵虽广,但也应该包含着“人”和“文”两个方面:一方面,“人” 是人文精神指向的主体,它把“人”作为终极关怀的目标、人文关怀的对象, 尊重人之为人的权利,人的价值、尊严、创造、潜质,以及人追求自由、幸福 的权利;另一方面,“文”是人文精神指向的客体,它尊重人的理性,尊重文 化艺术的功能和教化的作用,以提高人的思想和精神境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东方明珠是上海的标志,“人人重庆”和解放碑是重庆的标志,鸽子是和 平的标志,五环是奥运的标志,铜梁龙是铜梁的标志。同样,一个地区的文化 特质会内化为地区精神,物化为地区独具特色的文化标志。地区形象和品牌是 地区内在素质和文化内涵或说地区人文精神的外在表现。地区形象和品牌、地 区文化及其符号、居民素质、企业产品企业精神和企业文化、政府形象和干部 队伍等等,它既是人文精神的构成内容,共同构成了人文精神的重要内涵,也 是人文精神的重要表现形式。 地区形象和品牌是诸多社会要素的综合体现,是一笔优良的无形资产。基 础建设等硬环境短时间内就可以卓见成效,而市民素质、管理水平、法制意识、 人文精神等地区发展的软环境,则需要长时间的培育和引导。人的素质提高的 过程也是地区形象和品牌塑造的重要过程,而这又与地区的整体发展,特别是 社会人文精神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一个地区悠久的历史文化,是人文
11

精神的基础;而现代科学文化的发展,则成为人文精神的动力。 二、人文精神的物化与物化的人文精神 有限与无限、个体与整体、自由与统一、感性与理性、形式与内容,这些 矛盾是当前人文精神所面临的主要矛盾。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区,一 个城市都必须具备一种人文精神。人民群众是塑造这种精神的主体,是其长盛 不衰的动力,同时,具备了这种精神的人民群众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 个地区,一个城市发展的力量源泉。 人文精神是抽象的,但人文精神可以物化为一种可见的物质形态,使其成 为承载、传播人文精神的载体和平台,成为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的重要力量, 从而转变为一种社会效果和社会生存。而通过物化之后的人文精神的物化成果, 又会反过来推动人文精神的培育和发展。既成为人文精神的内容,又是人文精 神的物化形式,起到升华地区形象和品牌,凝聚人文精神的作用。二者互相促 进,互相影响,互相推动,和谐统一。因此,设计、培育地区形象和品牌是地 区人文精神研究的重要课题。 通过建筑、雕塑、音乐、舞蹈、歌曲、文学、绘画、文化符号提炼与推广、 注册商标、设计产品、形象标志设计等一系列单一或复合手段,将这些文化财 富具体化、拟人化、形象化、符号化、物质化,使其成为人文精神的物化形态, 易于接受、记忆和传播,以达到丰富人文精神的内涵,促进人文精神自身的发 展和培育,升华和提高地区形象和品牌,为推动经济社会进步和发展提供强大 的精神动力的目的。 三、人文精神的物化与地区形象和品牌塑造 在当前的全球传播背景下,随着信息化、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人类已经迎 来了全球传播时代。其表现形式为传播速度瞬时化、传播范围全球化。一个国 家、一个地区或是一个政府的形象和品牌的塑造和传播,实际上是一种具有特 殊意义的营销,是由一定范围内大多数传媒及人群对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或是 一个政府的报道和评论在人们的心中形成的一种概念总和。然而,由于经济和 科技的差距,西方国家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着一个国家或地区品牌和形象的营造 权和推广权。全球传播时代的国家、地区和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地感 受到全球传播时代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随着传媒的产业化、商业化、市场化、多样化,特别是随着信息传播技术 革命带来的传播手段多样化、信息消费大众化、传播出口复杂化、信息受众分 散化,政府必须学会从传统的灌输式宣传逐渐演变为向媒体“推销”自己,从 以往单向、自上而下的宣传转向双向、互动式的宣传,以适应全球传播背景下 形象和品牌塑造的需要。 一个国家、地区和政府形象和品牌的营造不但依赖于自身的努力,更受到 大众传媒和人群传播的深刻影响。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必须像经营资产一样, 精于国家和政府形象和品牌的塑造和管理,努力做好全球传播背景下的地区形 象和品牌的塑造,向外界传递自己的声音。
12

成功的地区形象和品牌塑造,就是要达到三个标准、打造四个目的地、培 养五种产品。三个标准即美誉度、吸引度、忠诚度;四个目的地即旅游目的地、 投资目的地、国际或地区会议目的地、新闻采访目的地;五种产品即人才、城 市、企业、品牌、文化。而地区形象和品牌塑造的方式则多种多样:领导人访 问,文化交流,商业品牌,传奇性故事及人物,教育机构和留学通道,娱乐, 传播,美食,艺术产品及艺术家,会展及论坛,职业或行业标准制定者,旅游 产品,日常消费品,主办国际或地区性赛事及会议,国际组织所在地,国际性 评奖主办方,传统习俗与节庆,创意和邮票,等等。 物化人文精神既是地区形象和品牌塑造的重要内容,也是地区形象和品牌 塑造的有效手段。具有可感、固定,形象、亲切,鲜明、具体,能反复多次传 播等特点。因此,物化人文精神既是人文精神自身培育、发展的需要,也是地 区形象和品牌塑造的现实选择。 载 2006 年 9 月 18 日《中国消费者报》

关于《李杜诗风对人文建设的启示 关于《李杜诗风对人文建设的启示》开题报告
论文题目: 论文题目:李杜诗风对人文建设的启示 论题负责人: 论题负责人:汉语言文学专业 03 级 10 班 李杰俊 论文起止时间: 论文起止时间:2006 年 11 月 20 日至 2007 年 3 月 31 日 论题意义: 论题意义: 关于本课题所见研究不多, 北京出版社出版杨义著的 《李杜诗学》 中最后 《余论: 诗学研究与中国现代的人文精神建设》及其在《中华读书报》中撰写的《李杜诗 学的当代价值》中有所涉及。李杜诗风研究成果显著,如袁行霈的《中国诗歌艺 术研究》 、罗宗强的《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 、李泽厚《美的历程》 、张忠纲等著 的《中国新时期唐诗研究评述》 、萧涤非的《杜甫研究》 、燕白《简论李白和杜甫》 等著作都有过精辟的论述。人文精神建设方面,学界展开过大讨论,出版过《大 学人文精神启示录》 ,众多知名学者和人士撰文评述,成果也颇丰,但关于两者
13

的交叉性研究颇少。所以,对两者进行交叉性研究,探索人文建设的新路,促进 人文建设实践必将有着很好的现实意义。 论题撰写的方法:演绎法与归纳法。 论题撰写的方法:演绎法与归纳法。 论题基本内容: 论题基本内容: 1、李杜诗风及内涵 2、人文建设的界定 3、交叉性研究后的启示:李杜诗风的当 代价值,即李杜诗风在人文建设的道路探索、个性建设方面的当代价值。 论题时间安排: 论题时间安排: 2006 年 11 月 20 日至 12 月 22 日构思查找参阅相关文献资料,做好论题的前期 准备工作。 12 月 23 日至 1 月 15 日,梳理资料、整理出论文轮廓,并写出部分关键性观点。 1 月 16 日至 3 月 12 日写定初稿。 3 月 13 日至 3 月 22 日复稿完毕。 3 月 23 日至 3 月 31 日定稿并完成论题相关工作,圆满完成任务。 参考文献资料: 参考文献资料: 1、 《中国诗歌艺术研究》袁行霈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 版。 2、 《杜甫评传》莫砺锋著南京大学出版社 1993 年版。 3、 《中国文学史》 (第二卷)袁行霈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第二版。 《李杜诗学》杨义著北京出版社 2001 年第三版。 4、 5、 《李白诗选》复旦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组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7 年版。 《杜甫诗选》萧涤非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5 年版。 6、 7、参看《人文杂志》2000 年 5 月吕嘉《关于人文精神的哲学思考》p15 页。 8、参阅布莱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商务印书馆 1979 年译本。 9、参鉴王基林《唐诗的风骨》2001 年 12 月南京农专学报第 17 卷第 1 期。 10、参看杨义的《李杜诗学的当代价值》 《中华读书报》2001 年第三期。

14

诗是文学的最高形式,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满载着人类对自然、社会和 自身的思考与理解,必然蕴含着不尽的人文精神。那么作为诗的徽记和指纹的诗 风无疑也沉潜着丰厚的人文精神。解读他们,实际上是解读诗、解读诗人、解读 文化、解读人自身。 “风格即人“,诗风就是人风。李白诗风豪放飘逸,人也豪 放飘逸;杜甫诗风沉郁顿挫,人也沉郁顿挫。可以说豪放飘逸即李白,杜甫即沉 郁顿挫,诗风与人风水乳交融,难以分辨。 “文学即人学” ,诗亦是如此。李白和 杜甫的诗笔画万里江山,兴涌长江大河,笑谈人间往事,睥睨王侯将相,高歌凌 云壮志,酒浇胸中块磊,其诗包举了自然风物、历史往事、百年人生,宇宙星空, 沉淀着无穷的人文精神。他们的诗中随处可以看到关于人存在的意义、 沉淀着无穷的人文精神。他们的诗中随处可以看到关于人存在的意义、人生信 人格理想、社会责任、终极关怀等人文精神方面的问题的探讨。 仰、人格理想、社会责任、终极关怀等人文精神方面的问题的探讨。他们见解 虽然不是那么直露,相反还显得含蕴隐晦, 虽然不是那么直露,相反还显得含蕴隐晦,但其诗性思维却与人类智慧殊途同 在开掘人类思想方面的广度和深度并不比哲学家逊色多少。 归,在开掘人类思想方面的广度和深度并不比哲学家逊色多少。

15

然而,中国传统的“人文”同西方的“人本主义”“人文主义”中的“人文”既 、 相互联系,又有着质的区别。西方的“人文” ,是针对中世纪神学提出的概念。 它并用以市俗人生活为内容的“人文科学” (古典文化中的艺术、历史、语法、 诗歌等)对抗神学,形成以人文主义为精神旗帜的反封建的文艺复兴运动。它的 “人文”所推崇的“人”实际上是有着具体社会性质的的人——新兴市民阶层的 个人,因而意识形态性质是极其鲜明的。正如 上世纪九十年代,学界掀起的人文精神大讨论, 人不单单是自然人,还是社会人、文化人, 文化意义上的人吸纳“形文”“声 、 文”与“情文”为“人文” ,故天地人三才中,人最高人文最广博。诗是文学的 最高形式,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满载着人类对自然、社会和自身的思考 与理解,必然蕴含着不尽的人文精神。那么作为诗的徽记和指纹的诗风无疑也沉 潜着丰厚的人文精神。解读他们,实际上是解读诗、解读诗人、解读文化、解读 人自身。 “风格即人“,诗风就是人风。李白诗风豪放飘逸,人也豪放飘逸;杜 甫诗风沉郁顿挫,人也沉郁顿挫。可以说豪放飘逸即李白,杜甫即沉郁顿挫,诗 风与人风水乳交融,难以分辨。 “文学即人学” ,诗亦是如此。李白和杜甫的诗笔 画万里江山,兴涌长江大河,笑谈人间往事,睥睨王侯将相,高歌凌云壮志,酒 浇胸中块磊,其诗包举了自然风物、历史往事、百年人生,宇宙星空,沉淀着无 沉淀着无 穷的人文精神。他们的诗中随处可以看到关于人存在的意义、人生信仰、 穷的人文精神。他们的诗中随处可以看到关于人存在的意义、人生信仰、人格 理想、社会责任、终极关怀等人文精神方面的问题的探讨。 理想、社会责任、终极关怀等人文精神方面的问题的探讨。他们见解虽然不是 那么直露,相反还显得含蕴隐晦,但其诗性思维却与人类智慧殊途同归, 那么直露,相反还显得含蕴隐晦,但其诗性思维却与人类智慧殊途同归,在开 掘人类思想方面的广度和深度并不比哲学家逊色多少。 掘人类思想方面的广度和深度并不比哲学家逊色多少。

如果说李白的独特人文精神在于其 上世纪九十年代,学界掀起的人文精神大讨论,既立足中国的人文传统,又借鉴 了西方的人文内涵,体现着“人文”在原则上的普遍性与实践中的个体性结合, 呈现出中西“人文”的交融化趋势。自此, “人文” “人文建设”“人文精神” 、 、 、 “人文精神建设”频频出现,日益受得社会和人们的观注和重视。从一般意义上 讲, “人文”是指与人类社会具有直接关系的文化现象。人们通常把文学、史学、 哲学、政治学、经济学、法学、伦理学、语言学和艺术学等统称为人文学科。事 实上, “人文”涉及的方面和内容更为深广。因此,人文建设也必然是一个十分 宽泛的概念,但总的来看,它主要包括人文环境、人文素质、人文准则、人文精 神、人文氛围几个方面。其中人文环境和人文氛围可视为与人类相关的自然社会 建设,人文准则、人文精神和人文素质可视为与人相关的自身的建设,这两个大
16

方面实际上囊括了自然、社会和人自身三个方面。人文建设,从狭义上说,就是 关于人自身的建设, 主要是关于人的精神、 人的素质和能力的建设, 它重在对 “人” 的“存在”思考,对“人”的价值、 “人”的生存意义的关注,对人类命运、人 类痛苦与解脱的思考与探索,对人的智慧、素质和能力的开掘和超越,不仅仅是 道德本身,更是实践本身。本文所采取的人文建设是其狭义上的意义。

是作为15、16世纪新兴市民阶层(力图摆脱封建制度的束缚,自由地追求个 人利益的人们)的思想意识出现在欧洲历史上的。

唐代进入安史之乱后,很多诗人丧失了原来生活所凭依的许多条件,转而意志消沉。 唐代进入安史之乱后,很多诗人丧失了原来生活所凭依的许多条件,转而意志消沉。而另 外少数人则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 并坚决站出来为国家的安危,人民的苦难而歌唱。 惨淡的人生, 外少数人则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并坚决站出来为国家的安危,人民的苦难而歌唱。杜甫 则是这少数人中的杰出代表,他以积极的入世精神勇敢而忠实的反映现实生活, 则是这少数人中的杰出代表,他以积极的入世精神勇敢而忠实的反映现实生活,这正是形 成他诗歌中人文精神的重要根源。 兵车行》 自京奉先咏怀五百字》 《自京奉先咏怀五百字 三吏” 三别” “三别 、 成他诗歌中人文精神的重要根源。从《兵车行》《自京奉先咏怀五百字》到“三吏” 三别” 、 “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等壮丽诗篇,犹如唐代生活的一面镜子,折射出诗人那伟岸的人格。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等壮丽诗篇,犹如唐代生活的一面镜子,折射出诗人那伟岸的人格。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表 , 现了诗人从“床头屋漏无干处” 长夜沾湿何由彻”的个人艰苦处境联想到其他人的处境, 现了诗人从“床头屋漏无干处”“长夜沾湿何由彻”的个人艰苦处境联想到其他人的处境, 、 充分体现诗人忧国忧民的情感,体现出他那“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之忧而忧, 充分体现诗人忧国忧民的情感,体现出他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高 人格。杜甫一生关注社会,关注人民疾苦, 人格。杜甫一生关注社会,关注人民疾苦,这正是他内在人格美的体现

“风格即人“,诗风就是人风。李白诗风豪放飘逸,人也豪放飘逸;杜甫诗风沉 郁顿挫,人也沉郁顿挫。可以说豪放飘逸即李白,杜甫即沉郁顿挫,诗风与人风 水乳交融,难以分辨。 “文学即人学” ,诗亦是如此。大凡伟大的诗人都会探讨人 大凡伟大的诗人都会探讨人 存在的意义、人生信仰、人格理想、社会责任、 存在的意义、人生信仰、人格理想、社会责任、终极关怀等人文精神方面的问 在这方面,诗人并不比哲学家逊色多少,他们思考虽然不是那么直接, 题。在这方面,诗人并不比哲学家逊色多少,他们思考虽然不是那么直接,而
17

是显得含蕴隐晦, 但其诗性思维却与人类智慧殊途同归。 李白和杜甫便是杰出的 是显得含蕴隐晦, 但其诗性思维却与人类智慧殊途同归。 代表。其诗笔画万里江山,兴涌长江大河,笑谈人间往事,睥睨王侯将相,高歌 凌云壮志,酒浇胸中块磊,睹其诗风,见其为人,千载之下,犹光凛然逼人。其 诗自然风物、历史往事、百年人生,如风掣电驰急风骤雨般腾跃出尺幅,洒向人 间,横扫宇内,沉淀着丰厚的人文精神。 沉淀着丰厚的人文精神。 沉淀着丰厚的人文精神

。都给人以凝重、深沉、千锤百练、千折百回之感,这总体上形成上杜诗沉郁顿 挫的艺术风格。

如杨伦称为“杜诗七言律第一”的《登高》:“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 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长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 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亭浊酒怀。”风急、猿啸、鸟飞、木落,伴以滚滚而来的
18

江水,整个境界卷入到急速流动的漩涡中。然后是一声深深的叹息。他用那么多 在动作上连贯性极强的动词,造成全诗的流动感和整体感,使人读来有一气浑成 之感。但细究起来,全诗在声律句式上,又有极精密的考究。八句皆对,首联两 句也对。严整的对仗被形象的流动感掩盖起来了,严密变得疏畅,再加平仄的精 心安排,使诗情表达得精彩绝伦,杜诗的沉郁顿挫在此得到完美体现。③ 其次,沉郁顿挫表现在艺术的构思上。就文学构思言,杜甫诗思之精湛堪称 独步。其自谓:“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江上值水如海势 聊短述》)又云:“陶冶性灵存底物?新诗改罢自长吟。孰知二谢将能事,颇学 阴何苦用心。”杜甫苦吟之状可见一斑。杜甫作诗呕心沥血,惨淡经营,呈现出 深沉凝重之貌, 不像李白诗呈飘然逸之态,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字》 其 是代表。 此诗虽为咏怀,实融咏怀与纪事于一篇。第一段从开头至“放歌破愁绝”。纯为 “咏怀”,用坦率的语言把自已的心迹一一道出,忧郁的感情中蕴藏着坚韧,自 嘲的口气中折射出自豪。杨伦评论说:“首从咏怀叙起,每四句一转层层跌出。 自许稷契本怀,写仕既不成,隐又不遂,百折千回,仍复一气流转,极反复排荡 之致。”(《杜诗镜铨》卷三)第二段自“岁暮百草零”至“惆怅难再述”。看 似纪行,实则记叙、描写、议论、抒情并用。先写严寒之状,衬托诗人低沉的心 绪。再写玄宗的荒淫骄奢,并以人民的饥寒交迫对照,沉痛的控诉了贫富悬殊的 不合理的社会现实。 诗既有粗笔勾勒, 又有工笔刻画, 语气或愤烈, 或冷隽尖利, 最后作者吼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此语一出,石破天惊!第三段写 历经艰难回家的过程,但家里并不因欢聚喜悦,相反却因幼子饿死而悲恸,然诗 人笔锋陡转,由已推人,想到了广大人民的深重苦难,感到忧积如山,全诗戛然 而止。在这里,杜诗“诗史”和“心迹史”的性质,④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的交 融的境界顿出。 再者, 深厚的感情和精深的思想是杜诗沉郁顿挫最重要的因素。 尚书舜典》 《 : 云“诗言志”,陆机《文赋》:“诗缘情而绮靡”。“志”和“情”是中国诗歌 的内部意蕴。 “志”和“情”实际上囊括了诗人的整个内心世界。杜甫出身于“奉 儒守官”的家庭,有着“诗是吾家事”( 《宗武生日》 )的传统,深受儒家忠君恋 阙、仁民爱物思想的影响。他热爱自然和生活,“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 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绝句》),“好雨知时节,当 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夜喜雨》)”;热爱亲友,“今夜渌 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月夜》“秋来相顾尚飘 ) 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赠李白》;热爱 ) 人民,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 ( )“安得广厦千 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热爱祖国, ( ) “迟日江山丽, 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绝句》;热爱天地间的一切生命和 ) 美好事物,而且爱得深沉,爱得执着,爱得刻骨铭心。 “情圣”一词决非虚语。 杜甫一生历经磨难,饱受乱离,可谓万方多难登临。杜甫从裘马清狂放荡齐赵的 青年,到旅食京华游离浪漫主义诗坛、潼关诗兴蜀道悲歌涌进现实主义阵地的中 年,再到飘泊西南深沉思考人生与历史的晚年,一生都以满腔的爱心去拥抱满目 疮痍的时代和人民,一种同情、悲悯、惋惜,浓烈而沉痛的感情满纸流淌。《论 语里仁》:“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杜甫便是这样的“仁者”,他爱得深, 也恨的深。他大声疾呼:“必若救疮痍,先应去蝥贼”(《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 军》);“君不见空墙日色晚,此老无声泪垂血”(《投简咸华两县诸子》), 当看到民生苦难,害人虫横行而无力回天的时候,便沉痛不堪,泪下如雨,肝肠
19

寸断,“汝曹催我老,回首泪纵横。”(《熟食日示宗文宗武》)真挚的感情蕴 藏着深邃的思想,杜诗深切忧虑着国家和人民的命运,深沉思考着天下兴亡的原 因,充满了深深的忧患意识、批判精神,其感情之深厚,思想之深刻是空前的。

唐代是我国古代诗歌的繁盛时期,儒家人文精神与

唐代进入安史之乱后,很多诗人丧失了原来生活所凭依的许多条件,转而意志消 沉。而另外少数人则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并坚决站出来为国家的安危,人民的 苦难而歌唱。杜甫则是这少数人中的杰出代表,他以积极的入世精神勇敢而忠实 的反映现实生活,这正是形成他诗歌中人文精神的重要根源。从《兵车行》《自 、 京奉先咏怀五百字》到“三吏” “三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等壮丽诗篇,犹 、 如唐代生活的一面镜子, 折射出诗人那伟岸的人格。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安 中 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表现了诗人从“床头 屋漏无干处”“长夜沾湿何由彻”的个人艰苦处境联想到其他人的处境,充分体 、 现诗人忧国忧民的情感,体现出他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 高人格。杜甫一生关注社会,关注人民疾苦,这正是他内在人格美的体现。

李白是个豪迈自信甚至有点自负的人, 这与他所处的盛唐时期所给人的激昂 高蹈的心理趋向有关,也与李白个人的豪放性格有关。是。而在他发泄自己的郁 闷之情的时候,仍然能够使自己的感情喷放而出,笔下景观都是大气象,从不萧 索渺小。 “安能摧然而李白的送别诗、闲逸诗又都写得饶有情趣,清新俊朗, 不缠绵牵眷,这实际上也是精神上自信的的体现。

(《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李白的豪放飘逸,充沛着盛唐文化的淋漓元 气,显得浩大无际, “如长河,浩浩奔放,万里一泄。” (曾巩《代人祭李白文》)
20

其次便是。李白的情感很宏大开朗,不局限于方寸之中,在他的感情纵横驰 骋的时候,就如曾巩所形容的:“如长河,浩浩奔放,万里一泄。”(《代人祭 李白文》)李白情感豪壮宏大,则无物可阻,一经爆发,便有不断向前冲击的力 量,一去不回。“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 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将进酒》)“攀天莫登龙,走山莫骑虎。贵贱结 交心不移,唯有严陵及光武。周公称大圣,管蔡甯相容。汉谣一斗粟,不与淮南 舂。”(《箜篌谣》) 再次是。李白的想象,纵逸奇特,变幻万端。在他的诗歌裏,上天入地,前 贤显贵,长风万裏,烟波茫渺。《说诗啐语》中评价道:“太白想落天外,局自 变生,大江无风,波涛自涌,白云舒卷,随风变灭。”而且,李白的想象极具跳 跃性,前后可以了无关联,跨度极大。伴随著丰富的想象的,则是大胆而瑰丽的 夸张:“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秋浦歌》)“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 银河落九天。”(《望庐山瀑布》) 最后,则是极富个性的意象之撷取。李白在选取意象的时候,便多带有主观 色彩,他的意象多可与他的风格互为表里,如“长风”、“朗月”、“黄河”、 “长江”……此外,李白也通过了个性化的语言,赋予了该意象以豪逸阔远的艺 术生命。李白的语言明丽清:朗,真率自然,不加雕琢而脱口成章,诚如他所说 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 夏韦太守良宰》 )。这是一种天然混成的语言,是一种自然奔放的语言,这种清 丽明朗的美,也是李白“豪放飘逸”风格的一个重要方面。 杜甫的“沉郁顿挫”莫砺锋在《杜甫评传》中把其总结为三个层次。②杜诗 语言之凝练,意象之精警、结构之波澜起伏、声调之抑扬顿挫,都给人以凝重、 深沉、千锤百练、千折百回之感,这总体上形成上杜诗沉郁顿挫的艺术风格。如 杨伦称为“杜诗七言律第一”的《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长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 恨繁霜鬓,潦倒新亭浊酒怀。”风急、猿啸、鸟飞、木落,伴以滚滚而来的江水, 整个境界卷入到急速流动的漩涡中。然后是一声深深的叹息。他用那么多在动作 上连贯性极强的动词,造成全诗的流动感和整体感,使人读来有一气浑成之感。 但细究起来, 全诗在声律句式上, 又有极精密的考究。 八句皆对, 首联两句也对。 严整的对仗被形象的流动感掩盖起来了,严密变得疏畅,再加平仄的精心安排, 使诗情表达得精彩绝伦,杜诗的沉郁顿挫在此得到完美体现。③ 其次,沉郁顿挫表现在艺术的构思上。就文学构思言,杜甫诗思之精湛堪称 独步。其自谓:“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江上值水如海势 聊短述》)又云:“陶冶性灵存底物?新诗改罢自长吟。孰知二谢将能事,颇学 阴何苦用心。”杜甫苦吟之状可见一斑。杜甫作诗呕心沥血,惨淡经营,呈现出 深沉凝重之貌, 不像李白诗呈飘然逸之态,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字》 其 是代表。 此诗虽为咏怀,实融咏怀与纪事于一篇。第一段从开头至“放歌破愁绝”。纯为 “咏怀”,用坦率的语言把自已的心迹一一道出,忧郁的感情中蕴藏着坚韧,自 嘲的口气中折射出自豪。杨伦评论说:“首从咏怀叙起,每四句一转层层跌出。 自许稷契本怀,写仕既不成,隐又不遂,百折千回,仍复一气流转,极反复排荡 之致。”(《杜诗镜铨》卷三)第二段自“岁暮百草零”至“惆怅难再述”。看 似纪行,实则记叙、描写、议论、抒情并用。先写严寒之状,衬托诗人低沉的心 绪。再写玄宗的荒淫骄奢,并以人民的饥寒交迫对照,沉痛的控诉了贫富悬殊的
21

不合理的社会现实。 诗既有粗笔勾勒, 又有工笔刻画, 语气或愤烈, 或冷隽尖利, 最后作者吼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此语一出,石破天惊!第三段写 历经艰难回家的过程,但家里并不因欢聚喜悦,相反却因幼子饿死而悲恸,然诗 人笔锋陡转,由已推人,想到了广大人民的深重苦难,感到忧积如山,全诗戛然 而止。在这里,杜诗“诗史”和“心迹史”的性质,④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的交 融的境界顿出。 再者, 深厚的感情和精深的思想是杜诗沉郁顿挫最重要的因素。 尚书舜典》 《 : 云“诗言志”,陆机《文赋》:“诗缘情而绮靡”。“志”和“情”是中国诗歌 的内部意蕴。 “志”和“情”实际上囊括了诗人的整个内心世界。杜甫出身于“奉 儒守官”的家庭,有着“诗是吾家事”( 《宗武生日》 )的传统,深受儒家忠君恋 阙、仁民爱物思想的影响。他热爱自然和生活,“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 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绝句》),“好雨知时节,当 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夜喜雨》)”;热爱亲友,“今夜渌 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月夜》“秋来相顾尚飘 ) 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赠李白》;热爱 ) 人民,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 ( )“安得广厦千 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热爱祖国, ( ) “迟日江山丽, 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绝句》;热爱天地间的一切生命和 ) 美好事物,而且爱得深沉,爱得执着,爱得刻骨铭心。 “情圣”一词决非虚语。 杜甫一生历经磨难,饱受乱离,可谓万方多难登临。杜甫从裘马清狂放荡齐赵的 青年,到旅食京华游离浪漫主义诗坛、潼关诗兴蜀道悲歌涌进现实主义阵地的中 年,再到飘泊西南深沉思考人生与历史的晚年,一生都以满腔的爱心去拥抱满目 疮痍的时代和人民,一种同情、悲悯、惋惜,浓烈而沉痛的感情满纸流淌。《论 语里仁》:“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杜甫便是这样的“仁者”,他爱得深, 也恨的深。他大声疾呼:“必若救疮痍,先应去蝥贼”(《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 军》);“君不见空墙日色晚,此老无声泪垂血”(《投简咸华两县诸子》), 当看到民生苦难,害人虫横行而无力回天的时候,便沉痛不堪,泪下如雨,肝肠 寸断,“汝曹催我老,回首泪纵横。”(《熟食日示宗文宗武》)真挚的感情蕴 藏着深邃的思想,杜诗深切忧虑着国家和人民的命运,深沉思考着天下兴亡的原 因,充满了深深的忧患意识、批判精神,其感情之深厚,思想之深刻是空前的。

唐代是我国古代诗歌的繁盛时期, 儒家人文精神与诗歌艺术结合得更加紧密。 无论浪漫主义 诗人李白、李贺,还是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白居易都十分注重阐释人生,或豪迈洒脱, 诗人李白、李贺,还是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白居易都十分注重阐释人生,或豪迈洒脱,气 势雄伟,或义正辞严,或切中时弊。王维、高适、 势雄伟,或义正辞严,或切中时弊。王维、高适、岑参的边塞诗塑造了许多边塞健儿的英 雄形象,抒发了诗人们从军报国的个人理想和伟大抱负。 雄形象,抒发了诗人们从军报国的个人理想和伟大抱负。代表浪漫主义诗歌最高成就的李 白对人生的阐释有消极的一面,但其主流是积极的。 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 白对人生的阐释有消极的一面,但其主流是积极的。 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 “ 《梁父吟 》 《 梁父吟》、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将进酒》。但李白并没有就此消沉 《梁父吟》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将进酒 ) ( 将进酒》。但李白并没有就此消沉 下去,相反,他以乐观的口吻肯定人生,肯定自我。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下去,相反,他以乐观的口吻肯定人生,肯定自我。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 再如《梦游天姥吟留别》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使我不得开心颜” 再如《梦游天姥吟留别》中,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一句唱出了李白在

22

长安的郁闷心情,表达了对统治者不卑不亢的人生态度。唐代进入安史之乱后, 长安的郁闷心情,表达了对统治者不卑不亢的人生态度。唐代进入安史之乱后,很多诗人 丧失了原来生活所凭依的许多条件,转而意志消沉。而另外少数人则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 丧失了原来生活所凭依的许多条件,转而意志消沉。而另外少数人则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 并坚决站出来为国家的安危,人民的苦难而歌唱。 并坚决站出来为国家的安危,人民的苦难而歌唱。杜甫则是这少数人中的杰出代表,他以 积极的入世精神勇敢而忠实的反映现实生活, 这正是形成他诗歌中人文精神的重要根源。 从 兵车行》《自京奉先咏怀五百字 三吏” 三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等壮丽诗篇, “三别 、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兵车行》《自京奉先咏怀五百字》到“三吏” 三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等壮丽诗篇, 、 自京奉先咏怀五百字》 “ 犹如唐代生活的一面镜子,折射出诗人那伟岸的人格。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犹如唐代生活的一面镜子,折射出诗人那伟岸的人格。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安得广厦 《 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表现了诗人从“床头屋漏无干处” 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表现了诗人从“床头屋漏无干处”“长 , 、 夜沾湿何由彻”的个人艰苦处境联想到其他人的处境,充分体现诗人忧国忧民的情感, 夜沾湿何由彻”的个人艰苦处境联想到其他人的处境,充分体现诗人忧国忧民的情感,体 现出他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高人格。杜甫一生关注社会, 现出他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高人格。杜甫一生关注社会,关注人 民疾苦,这正是他内在人格美的体现。 民疾苦,这正是他内在人格美的体现。宋代以后,尽管诗歌数量有所减少,但其作品中体 现人文精神也湿屡见不鲜的。如李清照发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感叹,文天祥的 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也曾激励着历代后人……

人不单单是自然人,还是社会人、文化人, 文化意义上的人吸纳形文、声 文与情文为人文,故天地人三才中,人最高人文最广博。 何谓“人文”? 《易·贲》曰: “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 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成化天下。“人文” 本意是指同天文(自 ” 然法则、秩序)相对应的人类生活或人类世界的法则、秩序。人文”一词又可引 申为另一层意思:人道或为人之道。如“天之道为阴与阳”“人之道为仁与义” , 。 “人文”的两层意思,包含着我国古代思想中人对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类自身 的深刻认识。然而,中国传统的“人文”同西方的“人本主义”“人文主义”的 、 “人文”既相互联系,又有着质的区别。西方的“人文” ,是作为15、16世 纪新兴市民阶层(力图摆脱封建制度的束缚,自由地追求个人利益的人们)的思 想意识出现在欧洲历史上的。它是针对中世纪神学的,提出人、人性具有首要价 值,并用以市俗人生活为内容的“人文科学” (古典文化中的艺术、历史、语法、 诗歌等)对抗神学,形成以人文主义为精神旗帜的反封建的文艺复兴运动。它的 “人文”所推崇的“人”实际上是有着具体社会性质的的人——新兴市民阶层的 个人,因而意识形态性质是极其鲜明的。正如瑞士历史学家布莱哈特所指出的: “个人主义是人文主义世界观的基础” ⑥ 。 上世纪九十年代,学界掀起的人文精神大讨论,既立足中国的人文传统,又 借鉴了西方的人文内涵,体现着“人文”在原则上的普遍性与实践中的个体性结 合,呈现出中西“人文”的交融化趋势。自此, “人文” “人文建设”“人文 、 、 精神”“人文精神建设”频频出现,日益受得社会和人们的观注和重视。从一般 、 意义上讲, “人文”是指与人类社会具有直接关系的文化现象。人们通常把文学、 史学、哲学、政治学、经济学、法学、伦理学、语言学和艺术学等统称为人文学 科。事实上, “人文”涉及的方面和内容更为深广。因此,人文建设也必然是一 个十分宽泛的概念,但总的来看,它主要包括人文环境、人文素质、人文准则、 人文精神、人文氛围几个方面。其中人文环境和人文氛围可视为与人类相关的自
23

然社会建设,人文准则、人文精神和人文素质可视为与人相关的自身的建设,这 两个大方面实际上囊括了自然、 社会和人自身三个方面。 人文建设, 从狭义上说, 就是关于人自身的建设,主要是关于人的精神、人的素质和能力的建设,它重在 对“人”的“存在”思考,对“人”的价值、 “人”的生存意义的关注,对人类 命运、人类痛苦与解脱的思考与探索,对人的智慧、素质和能力的开掘和超越, 不仅仅是道德本身,更是实践本身。本文所采取的人文建设是其狭义上的意义。

二字始见于《易·贲》 “人文”一词在中国文化中的本意是人类世界区别 , 于自然世界的法则和秩序。⑤

李白的“豪放飘逸” 首先是精神上的壮大高扬。李白是个豪迈自信甚至有 点自负的人,这与他所处的盛唐时期所给人的激昂高蹈的心理趋向有关,也与李 白个人的豪放性格有关。“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南陵别儿童 入京》 ),自负之气四溢;“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寄沧海”(《行路难》 其三)是在憧憬明天;“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是狂狷洒脱。而在他发泄自己的郁闷之情的时候, 仍然能够使自己的感情喷放而出,笔下景观都是大气象,从不萧索渺小。“欲渡 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行路难》其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使我不得开心颜!”(《梦游天姆吟留别》)然而李白的送别诗、闲逸诗又都写 得饶有情趣,清新俊朗,不缠绵牵眷,这实际上也是精神上自信的的体现。 其次便是情感表达上的了无拘束,喷薄纵横。李白的情感很宏大开朗,不局 限于方寸之中,在他的感情纵横驰骋的时候,就如曾巩所形容的:“如长河,浩 浩奔放,万里一泄。”(《代人祭李白文》)李白情感豪壮宏大,则无物可阻, 一经爆发,便有不断向前冲击的力量,一去不回。“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 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将进酒》) “攀 天莫登龙,走山莫骑虎。贵贱结交心不移,唯有严陵及光武。周公称大圣,管蔡 甯相容。汉谣一斗粟,不与淮南舂。”(《箜篌谣》) 再次是想象的纵横变幻。 李白的想象, 纵逸奇特, 变幻万端。 在他的诗歌裏, 上天入地,前贤显贵,长风万裏,烟波茫渺。《说诗啐语》中评价道:“太白想 落天外,局自变生,大江无风,波涛自涌,白云舒卷,随风变灭。”而且,李白 的想象极具跳跃性,前后可以了无关联,跨度极大。伴随著丰富的想象的,则是 大胆而瑰丽的夸张:“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秋浦歌》)“飞流直下 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望庐山瀑布》)
24

最后,则是极富个性的意象之撷取。李白在选取意象的时候,便多带有主观 色彩,他的意象多可与他的风格互为表里,如“长风”、“朗月”、“黄河”、 “长江”……此外,李白也通过了个性化的语言,赋予了该意象以豪逸阔远的艺 术生命。李白的语言明丽清:朗,真率自然,不加雕琢而脱口成章,诚如他所说 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 夏韦太守良宰》 )。这是一种天然混成的语言,是一种自然奔放的语言,这种清 丽明朗的美,也是李白“豪放飘逸”风格的一个重要方面。 杜甫的“沉郁顿挫”莫砺锋在《杜甫评传》中把其总结为三个层次。②杜诗 语言之凝练,意象之精警、结构之波澜起伏、声调之抑扬顿挫,都给人以凝重、 深沉、千锤百练、千折百回之感,这总体上形成上杜诗沉郁顿挫的艺术风格。如 杨伦称为“杜诗七言律第一”的《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长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 恨繁霜鬓,潦倒新亭浊酒怀。”风急、猿啸、鸟飞、木落,伴以滚滚而来的江水, 整个境界卷入到急速流动的漩涡中。然后是一声深深的叹息。他用那么多在动作 上连贯性极强的动词,造成全诗的流动感和整体感,使人读来有一气浑成之感。 但细究起来, 全诗在声律句式上, 又有极精密的考究。 八句皆对, 首联两句也对。 严整的对仗被形象的流动感掩盖起来了,严密变得疏畅,再加平仄的精心安排, 使诗情表达得精彩绝伦,杜诗的沉郁顿挫在此得到完美体现。③ 其次,沉郁顿挫表现在艺术的构思上。就文学构思言,杜甫诗思之精湛堪称 独步。其自谓:“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江上值水如海势 聊短述》)又云:“陶冶性灵存底物?新诗改罢自长吟。孰知二谢将能事,颇学 阴何苦用心。”杜甫苦吟之状可见一斑。杜甫作诗呕心沥血,惨淡经营,呈现出 深沉凝重之貌, 不像李白诗呈飘然逸之态,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字》 其 是代表。 此诗虽为咏怀,实融咏怀与纪事于一篇。第一段从开头至“放歌破愁绝”。纯为 “咏怀”,用坦率的语言把自已的心迹一一道出,忧郁的感情中蕴藏着坚韧,自 嘲的口气中折射出自豪。杨伦评论说:“首从咏怀叙起,每四句一转层层跌出。 自许稷契本怀,写仕既不成,隐又不遂,百折千回,仍复一气流转,极反复排荡 之致。”(《杜诗镜铨》卷三)第二段自“岁暮百草零”至“惆怅难再述”。看 似纪行,实则记叙、描写、议论、抒情并用。先写严寒之状,衬托诗人低沉的心 绪。再写玄宗的荒淫骄奢,并以人民的饥寒交迫对照,沉痛的控诉了贫富悬殊的 不合理的社会现实。 诗既有粗笔勾勒, 又有工笔刻画, 语气或愤烈, 或冷隽尖利, 最后作者吼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此语一出,石破天惊!第三段写 历经艰难回家的过程,但家里并不因欢聚喜悦,相反却因幼子饿死而悲恸,然诗 人笔锋陡转,由已推人,想到了广大人民的深重苦难,感到忧积如山,全诗戛然 而止。在这里,杜诗“诗史”和“心迹史”的性质,④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的交 融的境界顿出。 再者, 深厚的感情和精深的思想是杜诗沉郁顿挫最重要的因素。 尚书舜典》 《 : 云“诗言志”,陆机《文赋》:“诗缘情而绮靡”。“志”和“情”是中国诗歌 的内部意蕴。 “志”和“情”实际上囊括了诗人的整个内心世界。杜甫出身于“奉 儒守官”的家庭,有着“诗是吾家事”( 《宗武生日》 )的传统,深受儒家忠君恋 阙、仁民爱物思想的影响。他热爱自然和生活,“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 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绝句》),“好雨知时节,当 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夜喜雨》)”;热爱亲友,“今夜渌 《月夜》“秋来相顾尚飘 ) 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25

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赠李白》;热爱 ) 人民,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 ( )“安得广厦千 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热爱祖国, ( ) “迟日江山丽, 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绝句》;热爱天地间的一切生命和 ) 美好事物,而且爱得深沉,爱得执着,爱得刻骨铭心。 “情圣”一词决非虚语。 杜甫一生历经磨难,饱受乱离,可谓万方多难登临。杜甫从裘马清狂放荡齐赵的 青年,到旅食京华游离浪漫主义诗坛、潼关诗兴蜀道悲歌涌进现实主义阵地的中 年,再到飘泊西南深沉思考人生与历史的晚年,一生都以满腔的爱心去拥抱满目 疮痍的时代和人民,一种同情、悲悯、惋惜,浓烈而沉痛的感情满纸流淌。《论 语里仁》:“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杜甫便是这样的“仁者”,他爱得深, 也恨的深。他大声疾呼:“必若救疮痍,先应去蝥贼”(《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 军》);“君不见空墙日色晚,此老无声泪垂血”(《投简咸华两县诸子》), 当看到民生苦难,害人虫横行而无力回天的时候,便沉痛不堪,泪下如雨,肝肠 寸断,“汝曹催我老,回首泪纵横。”(《熟食日示宗文宗武》)真挚的感情蕴 藏着深邃的思想,杜诗深切忧虑着国家和人民的命运,深沉思考着天下兴亡的原 因,充满了深深的忧患意识、批判精神,其感情之深厚,思想之深刻是空前的。 二、 人文建设 “人文”二字始见于《易·贲》 ,其本意是指同天文(自然法则、秩序)相 对应的人类生活或人类世界的法则、秩序。所谓“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 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成化天下。“人文”一词又可引申 ” 为另一层意思:人道或为人之道。如“天之道为阴与阳” “人之道为仁与义” , 。 “人文”的两层意思,包含着我国古代思想中人对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类自身 的深刻认识。 “人文”一词在中国文化中的本意是人类世界区别于自然世界的法 则和秩序。⑤ 中国传统的“人文”同西方的“人本主义”“人文主义”的“人文”有着质 、 的区别。 “人文主义”一词,是作为15、16世纪新兴市民阶层(力图摆脱封 建制度的束缚,自由地追求个人利益的人们)的思想意识出现在欧洲历史上的。 它是针对中世纪神学的,提出人、人性具有首要价值,并用以市俗人生活为内容 的“人文科学” (古典文化中的艺术、历史、语法、诗歌等)对抗神学,形成以 人文主义为精神旗帜的反封建的文艺复兴运动。 “人文主义”所推崇的“人”实 际上是有着具体社会性质的的人——新兴市民阶层的个人, 因而意识形态性质是 极其鲜明的。正如瑞士历史学家布莱哈特所指出的: “个人主义是人文主义世界 观的基础” ⑥ 。 上世纪九十年代,学界掀起的人文精神大讨论,既立足中国的人文传统,又 借鉴了西方的人文内涵,体现着“人文”在原则上的普遍性与实践中的个体性结 合,呈现出中西“人文”的交融化趋势。自此, “人文” “人文建设”“人文 、 、 精神”“人文精神建设”频频出现,日益受得社会和人们的观注和重视。从一般 、 意义上讲, “人文”是指与人类社会具有直接关系的文化现象。人们通常把文学、 史学、哲学、政治学、经济学、法学、伦理学、语言学和艺术学等统称为人文学 科。事实上, “人文”涉及的方面和内容更为深广。因此,人文建设也必然是一 个十分宽泛的概念,但总的来看,它主要包括人文环境、人文素质、人文准则、 人文精神、人文氛围几个方面。其中人文环境和人文氛围可视为与人类相关的自
26

然社会建设,人文准则、人文精神和人文素质可视为与人相关的自身的建设,这 两个大方面实际上囊括了自然、 社会和人自身三个方面。 人文建设, 从狭义上说, 就是关于人自身的建设,主要是关于人的精神、人的素质和能力的建设,它重在 对“人”的“存在”思考,对“人”的价值、 “人”的生存意义的关注,对人类 命运、人类痛苦与解脱的思考与探索,对人的智慧、素质和能力的开掘和超越, 不仅仅是道德本身,更是实践本身。本文所采取的人文建设是其狭义上的意义。 三、启示:李杜诗风的当代价值 “李白诗是青春的诗,杜甫诗是老成的诗,他们或代表诗学的潇洒,或代表 诗学的沉痛,掀开了中国诗学最灿烂的一章。解读他们,实际上是解读中国文明 史的诗的风采。 ”诗是文学的最高形式,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沉淀着人 类对自然、社会和自身的思考与理解,潜藏着不尽的人文精神,那么作为诗的徽 记和指纹的诗风无疑也沉潜着丰厚的人文资源。解读他们,实际上是解读中国文 明史的诗的风采。李杜诗风作为人类文化众多风向标中的一种,必定也蕴含着丰 饶的人文精神。那么通过解读、诠释和还原这些人文资源及其相关的内容无疑会 对当代的人文建设有重要的启示意义和实践价值。 人文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须循序渐进,它不是纯粹的硬 件建设,更多的是软件建设,靠的是符合中国的人文传统和现代精神、符合中国 人的日常思维和心理习惯的潜移默化。 “人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人为什么 、 要活着”“人应怎样活着”“人怎样成为自己”等这些涉及人文建设终极问题, 、 、 靠的不是赤裸裸的说教,而是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认同和输入。在这方面, 做为形象性极强意蕴又极丰盈靠悟性化人的诗歌注定在人类思考终极意义方面 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样的话,由教化而来的中国传统的伦理主体必然会与现 代高度发展的个体理性机能相结合, 使人们在愉悦中树立一种润物无声的既符合 人类整体利益又能促进个性自由发展的人文精神。这是人文建设的首要任务,而 李杜诗风恰恰有助此。 李杜诗风洋溢着对锦绣壮丽河山和旖旎田园风情的热爱和赞美, 展示了盛唐 和安史之乱时期色彩斑澜的社会生活和风俗人情;体现了诗人欣遇盛世,兼济天 下,投笔从戎,渴望建功立业的主动性和进取心,洋溢着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和 现实主义精神;反映了诗人虽处身盛世,而能居安危险,对国家兴替、民生苦难 深沉关心的忧患意识和批判精神。⑦在沐浴李杜的诗风中,我们感觉到的更多是 人类精神直觉性和原始性的东西、是来自生命本身和生活深处跳动的乐符,司空 见惯而又博大精深的人类智慧。司马光的《温公续诗话》说: “惟杜子美最得诗 人之体,如‘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山河在, 明无余物矣;草木深,明无人矣;花鸟,平时可娱之物,见之而泣,闻之而悲, 则时可知矣。 ”诗人与读者的悟性贯通,精微在道出一些极有滋味的言外之意。 花鸟溅泪惊心,不仅是意在言外,而且人已把生命移植给外物。故花鸟可以如人 一般忧时伤世,怨恨别离,带上了为国为家的无限悲哀。通过生命移植,自然物 也具人性、也解人意,紫崖能奔走,山花欲燃烧,晓莺善于进发眼泪,秋月懂得 伤心劳神,整个自然界都和诗人一道多愁善感,悲欢与共,进行着精微的生命交 流。葛立方《韵语阳秋》卷四说: “老杜《雨》诗云: ‘紫崖奔处黑,白鸟去时明。 ’ 而‘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之句似之。 《赠王侍御)云: ‘晓莺工进泪,秋月 解伤神。 ’而‘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之句似之。殆是同一机轴也。 ”李白《月
27

下独酌》中云“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明有是其孤独行乐、歌舞徘徊、醉 醒交欢的过程良朋益友,与其共享生命的悲欢浮沉。李白与月,因缘甚深,深到 简直有点生死相许。洪迈《容斋随笔》卷三说: “世俗多言李太白在当涂采石, 因醉泛舟于江,见月影俯而取之,遂溺死,故其地有捉月台。 ”传闻不足信,但 反映了人们对李白与月的生死因缘的某种别具会心的理解。 《襄阳歌》写纵酒行 乐,有一句“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 。买卖赊借,乃是人间的 交往交易行为,对于清风明月,实在是关卿底事?但是说了不用买之后,还要一 再地说要赊要借,这就在奇思妙想中注入了生命体验和关怀。 《送韩侍御之广德》 说: “暂就东山赊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 ” 游洞庭五首》其二说: “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两次“赊月色”还 不够,又去“借明月”《游秋浦白笥陂》说: , “天借一明月,飞来碧云端。故乡 不可见,肠断正西看。 ”这些赊赊借借,可以看作人与天地的生命契约,奇思妙 悟,促成了生命的带亲和感的移植。由悟睦而产生的生命移植带有浓郁的泛灵论 的色彩,视天地万象皆有灵性,这乃是李白之为“谪仙人”灵性感觉或生命感觉 的重要特征所在。 “生活是诗的最终源头,尽管诗是心灵的乐章,但心灵永远是 在生活中的心灵。 ⑧李白诗风之豪放飘逸、杜甫诗风之沉郁顿挫,是诗性化的 ” 生活,其中有着大人生、大智慧。通过对李杜诗风的感性体验,对其诗歌进行经 典重读和个案分析,开掘其深层的人文精神,进而探索出一条以中国文化为外在 语境,以生命意识为内在脉络,以生命感悟为运行机制的诗性化人文建设之路, 促进人与自然、社会及自身的和谐发展,这对当代的人文建设无疑有着极大的可 操作性 ,也将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文如其人”“风格即人” , 。李白诗风豪放飘逸、杜诗风沉郁顿挫,本身就 张显着李白杜甫的独特人格和极为鲜明个性。李白天纵英才、独立不羁、狂放傲 岸、诗酒风流、不可一世;杜甫九州俊彦、仁民爱物、忠君恋阙、平实笃正、半 生飘泊、雄冠古今。作为中国诗歌史上的双子星,他们一出世,便以荤落之才, 英勃之姿,雄豪之气,赢得时人的青睐。贺知章解金龟与李白换酒,呼其为“谪 仙人” ,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中说: “李邕求识面,王翰愿卜邻” 。他 们青年狂傲,高扬理想和个性。李白自许要“寰区大宁,海县清一” ,杜甫以契 稷自比,立志“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诗中写道: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杜甫《登岳》中云: ” “会当陵绝顶,一 览众山小。 ”青春气息,年少意气,直干云霄,千载之下,锐不可挡。中晚年的 安史之乱消磨着他们身上的浪漫气质,给予他们更多的是拯救国难、谋福人民的 现实精神。 李白由 “霓裳曳广带, 飘拂升天行” 转而 “俯视洛阳川, 茫茫走胡兵” , 但盛唐气象犹在; “国家不幸诗人幸” ,杜甫则脱尽浪漫,向现实主义坚实挺进, 最终形成了其沉郁顿挫的诗风。当时的唐玄宗已非开元之李隆基,宠爱杨贵妃, 信用李林甫、杨国忠,贪欢享乐,朝政日弛,李白和杜甫处处碰壁,屡受打击, 对生活有过不满、 失望, 甚至厌倦, 但那颗兼济天下的心却誓志不渝, 弥久益坚。 李白在《行路难三首(其一) 》中云: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停杯 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度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闲来垂钓碧 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 济沧海。《永王东巡歌十一首(其二)说》“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 ” : 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诗人在诗中以指挥淝水之战的谢山自比, 抒发了自山出匡庐以佐王师之情,笔势飞动,气概豪迈,乐观必胜的信念跃然纸 上。 经永王之役, 李白被流放夜朗, 途中遇赦, 写下了千古流芳的 《早发白帝城》 :
28

“早发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九 死一生,如一阵风过,掩抑不住生命的喜悦。后来,唐军讨伐史朝义,李白虽已 过六十,仍思报国杀敌,建功立业,无奈因病终途折回,成为憾事,长泪满襟。 纵观李白一生,人是豪放飘逸的,诗风也是豪放飘逸的。而杜甫长期沉沦下潦, 郁郁不得志,历尽艰辛。 《奉赠韦左丞》诗云: “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羹 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卖药都市,寄食友朋。( ” ”《上三大礼赋表》“文章憎 ) 命达,魑魅喜人过” 人间冷暖、生民疾苦、国家安危、忠君恋阙,仁民爱物, 。 杜甫发而为诗,诗艺精进,诗风渐成。 《兵车行》《前出塞九首》《丽人行》《自 、 、 、 京赴奉先县五百字》 等反映天宝后期动乱行将到来的社会风貌的名作就作于此时 期。 安史乱起, 杜甫落入叛军手中, 被解送陷落的长安, 痛定思痛, 写下 《春望》 : “国破山河在,城深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 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后听说肃宗在灵武即位,奔赴凤翔行在,授官 左拾遗。 因救房绾, 乾元元年 (758) 被贬为华州司库参军。 《羌村三首》 、 《北征》 、 “三吏”“三别”便是这一时期的杰作。次年,弃官携家入蜀,开始了晚年飘泊 、 西南的生活,写下了《咏怀古迹五首》《诸将五首》等律诗组诗,特别是《秋兴 、 八首》可以说是杜甫律诗中的登峰造极之作。至些, “奉儒守官”“诗是吾家事” , 的杜甫最终确立了沉郁顿挫的诗风,其人格和个性凸露无已。 人文建设的关键是“立人” 。立的“人” ,不仅仅是自然人,更是高尚的出色 的社会人,他会做人,更能做事,懂得生命的价值和意义、生活的美好与情趣, 能在构通天地人三才中获得各自的大平静、大深邃、大境界。人之所为“人” , 不仅在于他会思考能行动,还在于他有别于人,是他自已。故人之为“人” ,要 有人格、有个性,能曲入社会,又能伸出社会,纵横驰骋天地间。虽然李杜诗风 的迥异,是由家庭教养、性恪气质、思想倾向、时代背景、题材运用、艺术技巧、 意象的差异等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但这并不妨碍它们在人格建设和个性建设中的 启发意义,相反它们有利于我们探索多样化的人格建设和个性建设之路。李杜是 中国诗歌两座顶峰,他们在各自的时代和领域以各自的聪明才智,形成了各自独 特的诗风,谱写了人类个性化建设最瑰丽的篇章。如果李白是一个骑白马、束金 冠、拿银枪,英气勃勃,锐不可挡,开疆拓土的外向型英雄,那么杜甫则更象一 个跨毛驴、戴灰帽、握秃笔,少年老成,放怀天下,点铁成金的长者。李白诗风 燃烧着青春的激情和梦,浪漫瑰奇;杜甫诗风沉潜着生命的坚韧与伟大,沉郁厚 重;李白诗风昭示着个体意识的觉醒和飞扬,杜甫诗风意味着群体人格意识的回 归和升腾。 “豪放飘逸”和“沉郁顿挫”既是李杜诗风,又是李杜的人格和个性 化特征,两者很难分清,已浑然一体。事实上,李杜诗风在表现人性伟大与美丽 方面存在着很大的互补性和共通性,李杜诗风兼因具有自然宇宙和心灵宇宙,打 通天地人三才,而拥有整个世界。人文建设缘于其失落和现代的要求,人格建设 和个性建设在人文建设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决定着人文建 设的成败。李杜诗风昭示我们:人格建设和个性建设要本着每个人的“个性”来 发展和塑造人格,本着多样化兼容化的原则,让每个人既能高度自由发展又不脱 离社会而索然独处,只有这样,面对市场化、商品化、大众化、通俗化的时代潮 流的冲击,人们才能各尽其材,各有所安,各有所乐,实现生命的价值和生活的 意义,人文建设的最终目的才能实现,人文建设的实践价值才能得到真正体现。 “诗是一种青春的文学形式,人类最初的生命呼唤便是诗” ,它最容易捕捉、 最容易领悟而又最难识读最朦胧,闪现着人类的生命光泽和生存智慧,蕴藏着丰 厚的人文资源,流淌着人类文化的血脉,燃烧着人类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美好
29

憧憬和冲动,对诗的解读就是对人类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注释。当代人文建设与 中国文化血脉相连,中国诗歌作为中国文化的典型代表,必然会在当代的人文建 设中发挥重要作用。我们以李杜诗风为契合点,对中国诗歌进行开掘式的人文解 读, 完全可驶出一艘举世惊为一绝的漂漂亮亮的通向人文建设之路的帆船。 为此, 我们的人文建设没有必要抱着饭钵去向西方的“人文”讨饭, “朝扣富儿门,暮 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在全球文化碰撞的对话几乎处在零距离 的时刻, 我们有必要对以李杜诗歌为代表的一批本土优秀文化进行现代的重新解 读、诠释和还原, “对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经验和智慧进行现代学理的深开发, 重释中华文化的 精神内涵,重绘中华文化的整体图景,为中华文明在新世纪全 面振兴提供精神文化动力” ⑨ 。
参考文献: 1、 《中国诗歌艺术研究》袁行霈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7 年版。 2、 《杜甫评传》莫砺锋著南京大学出版社 1993 年版。 3、 《中国文学史》 (第二卷)袁行霈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第二版。 4、 《李杜诗学》杨义著北京出版社 2001 年第三版。 5、 《李白诗选》复旦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组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7 年版。 6、 《杜甫诗选》萧涤非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5 年版。 注释: ①参看袁行霈《中国诗歌艺术研究》之《李杜诗歌的风格与意象》p241 页。 ②参看莫砺锋《杜甫评传》之《千锤百炼的艺术造诣与炉火纯青的老成境界》之 六风格: “沉郁顿挫”p261-p69 页。 ③参看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 (第二卷)第四章第二节《杜甫的律诗》p238 页。 ④参看莫砺锋《杜甫评传》之《广阔的时代画卷与深沉的内心独白》之二旅食京华:对浪漫 主义诗坛的游离 p95-97 页。 ⑤参看《人文杂志》2000 年 5 月吕嘉《关于人文精神的哲学思考》p15 页。 ⑥参阅布莱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商务印书馆 1979 年译本。 ⑦参鉴王基林《唐诗的风骨》2001 年 12 月南京农专学报第 17 卷第 1 期。 ⑧参看杨义《李杜诗学》北京出版社 2001 年第三版之内容简介。 ⑨参看杨义的《李杜诗学的当代价值》 《中华读书报》2001 年第三期。

关于《李杜诗风对人文建设的启示》 关于《李杜诗风对人文建设的启示》开题报告
论文题目: 论文题目:李杜诗风对人文建设的启示 论题负责人: 论题负责人:汉语言文学专业 03 级 10 班 李杰俊 论文起止时间: 论文起止时间:2006 年 11 月 20 日至 2007 年 3 月 31 日
30

论题意义: 论题意义: 关于本课题所见研究不多, 北京出版社出版杨义著的 《李杜诗学》 中最后 《余论: 诗学研究与中国现代的人文精神建设》及其在《中华读书报》中撰写的《李杜诗 学的当代价值》中有所涉及。李杜诗风研究成果显著,如袁行霈的《中国诗歌艺 术研究》 、罗宗强的《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 、李泽厚《美的历程》 、张忠纲等著 的《中国新时期唐诗研究评述》 、萧涤非的《杜甫研究》 、燕白《简论李白和杜甫》 等著作都有过精辟的论述。人文精神建设方面,学界展开过大讨论,出版过《大 学人文精神启示录》 ,众多知名学者和人士撰文评述,成果也颇丰,但关于两者 的交叉性研究颇少。所以,对两者进行交叉性研究,探索人文建设的新路,促进 人文建设实践必将有着很好的现实意义。 论题撰写的方法:演绎法与归纳法。 论题撰写的方法:演绎法与归纳法。 论题基本内容: 论题基本内容: 1、李杜诗风及内涵 2、人文建设的界定 3、交叉性研究后的启示:李杜诗风的当 代价值,即李杜诗风在人文建设的道路探索、个性建设方面的当代价值。 论题时间安排: 论题时间安排: 2006 年 11 月 20 日至 12 月 22 日构思查找参阅相关文献资料,做好论题的前期 准备工作。 12 月 23 日至 1 月 15 日,梳理资料、整理出论文轮廓,并写出部分关键性观点。 1 月 16 日至 3 月 12 日写定初稿。 3 月 13 日至 3 月 22 日复稿完毕。 3 月 23 日至 3 月 31 日定稿并完成论题相关工作,圆满完成任务。 参考文献资料: 参考文献资料: 《中国诗歌艺术研究》袁行霈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 版。 1、 2、 《杜甫评传》莫砺锋著南京大学出版社 1993 年版。 《中国文学史》 (第二卷)袁行霈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第二版。 3、 4、 《李杜诗学》杨义著北京出版社 2001 年第三版。 5、 《李白诗选》复旦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组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7 年版。 《杜甫诗选》萧涤非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5 年版。 6、 7、参看《人文杂志》2000 年 5 月吕嘉《关于人文精神的哲学思考》p15 页。 8、参阅布莱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商务印书馆 1979 年译本。 9、参鉴王基林《唐诗的风骨》2001 年 12 月南京农专学报第 17 卷第 1 期。 10、参看杨义的《李杜诗学的当代价值》 《中华读书报》2001 年第三期。

31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