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解析


?

178 ?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研究报告·

解析《红楼梦》里针对林黛玉的心理治疗及 暖香丸的真实意义
裴雪重
(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 100029)
摘要:曹雪芹文学巨著《红楼梦》的女主角林黛玉生理上有虚劳病,但更严重的是心理有病。250多年前, 全世界还没有产生专门的心理学学科,但是曹雪芹已经懂得童年精神创伤对人的身心健康的影响,在《红楼梦》 中写出了极具医学参考价值的典型心理学案例,他精心安排贾宝玉做了林黛玉的心理医生,制定了解开心结的一 系列心理治疗方案,而其中最重要的措施是多次使用暖香丸。宝玉给黛玉开的药方,目的是以心暖心,治心理的 病,以治虚劳的药材为托儿,使用了一系列隐喻。二人关系的发展与结局和宝玉药方的隐喻相吻合;该药方是爱 情的纲领,与其前因后果共同形成潜伏的脉络,贯穿《红楼梦》始终。 关键词:红楼梦;林黛玉;心理病;心理学;暖香丸;隐喻

Authentic meaning of Warm-fragrant Pill in A Dream in Red Mansions
PEI Xue-zhong
(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Beijing 100029, China )

Abstract: LIN Dai-yu, who was heroine in the literature masterpiece A Dream in Red Mansions written by CAO Xueqin, had consumptive disease physically, what was more serious was that she had psychological disease. Psychological science
did not come into being more than 250 years ago, however, CAO Xue-qin had realized that the childhood trauma could affect the people’s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health, and he wrote the typical psychological cases with a high medical reference value in A Dream in Red Mansions. He arranged JIA Bao-yu as the psychological doctor of LIN Dai-yu, and made a series of psychological therapeutic schedule to untie her knot, of which the most important measure was using Warm-fragrant Pill many times. The purpose of prescription for Dai-yu, which was given by Bao-yu, was to warm her heart with his heart and cure her psychological disease. The medicinal herbs for curing consumption disease were excuses of a series of metaphors. The two-person development and outcome were corresponded to the metaphors of prescription. The prescription was the guideline of their love, and formed the latent venation with the cause and effect, which ran through from the beginning to end in A Dream in Red Mansions.

Key words: A Dream in Red Mansions; LIN Dai-yu; Psychological disease; Psychological science; Warm-fragrant Pill;
Metaphors

《红楼梦》第28回, 宝玉为黛玉开了一个药方, 从药名到君 药及药引子, 说的不明不白, 断断续续, 并且群药稀奇古怪; 介 绍药方使用字数之多在整部《红楼梦》中当数第一。 很多人读 到这里莫名其妙, 不胜其烦; 又 《红楼梦》各时期直至今天的各 种出版物, 误注误导情况纷纶; 因此250多年来, 求解这段内容 的真实涵义, 成为困惑人们的一道难题。 正确认识暖香丸, 正 确认识宝黛关系的发展, 有赖于了解黛玉的生理、 心理病情以 及宝玉相应的态度和作为; 林黛玉成长的经历, 她与众人的关 系, 尤其是与宝玉的关系, 蕴含丰富的心理学知识, 不对比现代 心理学理论, 不能挖掘《红楼梦》 相应内容的深刻内涵。 林黛玉的病和药 说到林黛玉, 我们最先想到的往往就是她的爱哭, “想眼 中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禁得秋流到冬, 春流到夏” 。 《黄帝内经

灵枢》口问篇第二十八: “黄帝曰: 人之哀而泣涕出者, 何气使 然? 岐伯曰: 心者, 五脏六腑之主也; 目者, 宗脉之所聚也, 上 液之道也; 口鼻者, 气之门户也; 故悲哀愁忧则心动, 心动则五 脏六腑皆摇, 摇则宗脉感, 宗脉感则液道开, 液道开故泣涕出 焉。 ” 又 “目者, 心使也。 心者, 神之舍也” ( 《灵枢》大惑论第 八十) 。 心者之患可致生理之疾, 又可致心理之疾。 悲哀愁忧则 心动, 五脏六腑皆摇, 这是生理遭致虚劳病证的原因之一。 关于林黛玉的生理病证, 书中前80回有3次重点描述。 第 3回, 黛玉入贾府时, 从面貌上便知他有不足之症, “常服何 药” ? “如今还是吃 ‘人参养荣丸’ ” 。 第32回, 近日每觉神思恍 惚, 病已渐成, 医者更云: “气弱血亏, 恐劳怯之症” 。 第45回, 黛玉每岁至春分秋分后, 必犯旧疾; 今秋又遇着贾母高兴, 多游 玩了两次, 未免过劳了神; 近日又复嗽起来, 觉得比往常又重。

通讯作者:裴雪重,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11号北京中医药大学,邮编:100029,E-mail:xuezhongpei2008@163.com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除这3次用结论性语言概括黛玉的病情外, 前80回还有多次写 咳嗽、 气喘、 自汗、 呕吐和消瘦。 关于黛玉的用药, 主要都记录在第28回宝玉的谈话中。 “宝玉道: 我知道那些丸药, 不过叫他吃什么 ‘ 人参养荣丸’ ” , 然后又道出八珍益母丸、 左归 (丸) 、 右归 (丸) 、 八味地黄丸。 还有天王补心丹, 王夫人说不出名, 是薛宝钗提示的。 从以上记录可以断定, 林黛玉患的是虚劳病。 虚劳以五脏 亏损、 气血阴阳不足为主要病机。 导致虚劳的病因, 首先是禀 赋不足, 体质虚弱; 其次因虚致病, 因病致虚, 日久不复而成虚 劳; 至于忧郁思虑, 烦劳过度, 由虚致损, 损伤心脾, 是虚劳加 重的重要原因。 虚劳的预后, 关键在于脾胃中气的有无, 中气衰 败者预后不佳, 后果之一是出现怯症, 即《红楼梦》中说的 “劳 怯” , 也叫痨病。 虚劳病程长, 不同发展阶段会使不同脏器发生不同程度的 损伤, 可以形成不同的证, 因此治疗上比较复杂, 须辨病论治和 辨证论治相结合。 汉代《金匮要略》 对虚劳的证治, 着重温补脾 肾; 隋代《诸病源候论》 、 明代《景岳全书》和《虚理元鉴》都针 对虚劳有重要论述。 《红楼梦》记述对黛玉虚劳的用药, 都是有出处和中医辨 证依据的。 人参养荣丸是由汤剂人参养荣汤演变而来, 最早由南宋医 家陈言所制, 出自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 (撰于1174年) , 该药属 气血双补剂, 治疗行动喘咳、 心虚惊悸、 饮食无味、 阴阳衰弱、 悲忧惨戚、 多卧少起、 渐至瘦削和喘乏少气。 由于人参养荣丸 主治心脾气虚而兼有内热之症, 故方中重用酸寒之白芍, 以养 血补虚, 收敛止汗, 兼清虚热; 人参大补元气, 为养心益肝补脾 之要药; 白芍、 人参合用, 益气养血, 共为君药, 用量最大。 其它 群药分列臣、 佐、 使位, 共计13味。 人参养荣丸温补细调, 作用 全面, 适合黛玉长期服用 (也需根据情况变化适当加减) 。 八珍益母丸始见于明代张景岳的《景岳全书》 , 益气养血, 活血调经。 “左归” “右归” 也出自 《景岳全书》 , 左归丸用于真阴亏 损, 右归丸则治真阳不足。 应该指出, 在为《红楼梦》加注标点 符号时, 有些版本在这里出现错误。 比如宝玉又道: “八珍益母 丸。 左归, 右归, ——再不就是八味地黄丸” 。 “左归, 右归” 不是用句号, 而是用逗号隔开, 后面使用破折号, 说明加注者把 “左归, 右归” 理解成了左思右想归经问题, 不知道 “左归, 右 归” 是治虚劳病的两种丸药的简称。 宝玉一口气说出4种药, 而 非两种, 4种药的关系本应是并列的。 八味地黄丸出自 《傅青主女科·产后编》卷上, 比六味地黄 丸增加了五味子和炙黄芪, 主治肾阴虚证, 产后虚汗不止, 血块 不落。 天王补心丹出自 《校注妇人良方》卷六, 主治阴虚血少, 神 志不安证。 宝玉把黛玉的用药烂记于心, 可见对黛玉情义深重。 但是 黛玉不仅仅有生理疾病, 她还有心理疾病, 这种病恐怕是更致
[1]

?

179 ?

命的, 在第30回 “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揭示出此病。 黛玉的心理病症和治疗 1. 宝钗双敲敲中宝玉黛玉心病 曹雪芹在第30回以旁白的 明确形式告诉读者, “宝玉、 黛玉二人心里有病” 。 这个表态对 我们理解黛玉的心理病症及其人格特征, 大有帮助。 宝玉、 黛玉吵架气得贾母骂他们: “不是冤家不聚头” , “我这老冤家是那一世里造下的孽障” 。 过后老太太又叫凤姐 去说和。 凤姐把俩人叫到老太太这儿, 并说: “赶我到那里说 和, 谁知两个人在一块儿对赔不是呢, 倒像黄鹰抓住鹞子的脚, 两个人都扣了环了 , 那里还要人去说呢” !此时宝钗正在这里, 宝玉向宝钗笑道: “大哥哥好日子, 偏我又不好……大哥哥不知 道我有病, 倒像我推故不去似的” 。 宝钗一听就知道宝玉装病, 有时间还得跟黛玉在一块儿呢, 所以当宝玉说: “姐姐怎么不听 戏去” ? 宝钗道: “我怕热, 听了两出, 热得很, 要走呢, 客又不 散。 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 就躲了” 。 宝玉听出来宝钗在敲打他 “推身上不好, 就躲了” , 由不得脸上没意思, 只得又搭讪笑道: “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 原也富胎些” 。 宝钗听了 , 登时红 了脸, 待要发作, 又不好怎么样; 回思了一回, 脸上下不来, 便冷 笑了两声, 说道: “我倒像杨妃, 只是没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做 得杨国忠的” ! 正说着, 可巧小丫头靓儿因不见了扇子, 和宝钗笑道: “必 是宝姑娘藏了我的。 好姑娘, 赏我罢” ! 宝钗指着他厉声说道: “你要仔细! 你见我和谁顽过? 有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 娘们, 你该问他们去” ! 说的靓儿跑了。 宝玉自知又把话说造次 了 , 当着许多人, 比才在黛玉跟前更不好意思; 便急回身, 又同 别人搭讪去了 。 这里宝钗 “借扇机” 是第一次双敲: 一敲靓儿是虚, 二敲宝 玉是实, 意即宝玉你不反省装病无理, 反来讥讽我宝钗 “富胎” , 你说我是杨妃, 那你做得了杨国忠吗? (本来杨国忠是杨妃的哥 哥, 宝钗不仅说 “好哥哥” , 又牵出个 “好兄弟” , 意指宝玉) “你 要仔细” , 我宝钗可不是 “嬉皮笑脸” 没身份的人, 你见我和谁无 礼过? 你竟如此没深浅地胡说八道! 这双敲敲得着实得力, 把个 宝玉敲得无地自容, 没想到此时黛玉出来趁火打劫。 黛玉听见宝玉奚落宝钗, 心中着实得意, 才要搭言也趁势 儿取个笑, 不想靛儿因找扇子, 宝钗又发了两句话, 他便改口笑 道: “宝姐姐,你听了两出什么戏” ? 宝钗因见黛玉面上有得意 之态, 一定是听了宝玉方才奚落之言, 遂了他的心愿, 忽又见问 他这话, 便笑道: “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 后来又赔不是” 。 这就是宝钗的第2次双敲, 敲得有才, 敲得更加精彩! 这次 双敲的对象是宝玉加黛玉。 “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 后来又 赔不是” 。 宝钗这句话不仅接的是黛玉的话碴, 还接了前面凤 姐的话碴 “谁知两人在一块儿对赔不是呢” , 你和宝玉在一起 不正是 “骂了” “赔不是” , 赔了不是又骂吗? 更让人想不到的 是宝玉又来帮腔, 说出更没溜的话来: “姐姐通今博古, 色色都 知道, 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儿也不知道, 就说了这么一套。 这叫 做 ‘负荆请罪’ 。 宝钗笑道: “原来这叫 ‘负荆请罪’ !你们通今博

?

180 ?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后方知是为避母亲的名讳, 不禁感叹: 怪道我这女学生言语举 止另是一样, 不与今日女子相同, 度其母必不凡, 方得其女。 黛玉对 “敏” 字的处理, 用现代心理学解释属于心理防御机制 (mental defense mechanism)的 “脱离作用” , 指把一种不能为 意识接受的观念从原来的感觉和记忆中脱离出来, 以便消除 与原来意识境界有关的紧张情绪, 如人死了不说 “死” , 用 “长 眠” 代替。 第3回黛玉寄居, “原不忍弃父而往, 无奈外祖母致意 务去, 且兼如海说: ‘汝父年将半百, 再无续室之意; 且汝多病, 年又极小, 上无亲母教养, 下无姊妹兄弟扶持, 今依傍外祖母及 舅氏姊妹去, 正好减我顾盼之忧, 何反云不往? ’ 黛玉听了 , 方 洒泪拜别” 。 脂砚斋[甲戌本夹批35a]: “可怜, 一句一滴血, 一
[2]56 句一滴血之文” , 况且这竟是父女的绝别! 如此悲切凄惨岂

古, 才知道 ‘负荆请罪’ , 我不知什么叫 ‘负荆请罪’ ” 。 一句话 未说了 , 宝玉、 黛玉二人心里有病, 听了这话, 早把脸羞红了 。 这是宝钗的第3次双敲了 , 敲到了高潮, 敲中了 “宝玉、 黛玉 二人心里有病” 。 有什么病? 宝玉患的是痴顽的 “请罪” 病, 黛 玉患的是永远不放心的 “不恕罪” 病。 短短的话语里宝钗用了 3次 “负荆请罪” , 意即宝玉总是在 “请罪” , 而黛玉总是 “不恕 罪” , 这就是 “孽障” ! “你们通今博古, 才知道 ‘负荆请罪’ ” , 一个 “才” 字表明, 只有你们二位不断实践, 才知道“负荆请 罪” 的含意! 宝钗突出强调 “负荆请罪” 这个成语, 明显含有讽刺宝玉、 黛玉的意味, 负荆请罪是廉颇负荆, 向蔺相如请罪, 学习蔺相如 “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 的高尚精神, 而宝、 黛的 “负荆请罪” , 在宝钗眼中是腻腻歪歪的事情和痴顽的 “心病” ! 宝玉天天在 做请罪的功课,黛玉天天给出不及格的成绩, 并且找出新 “罪” 。 如果按心直口快的史湘云的说法(对宝玉, 第22回) : “这些没 要紧的恶誓、 散话、 歪话, 说给那些小性儿、 行动爱恼的人、 会 辖治你的人听去! 别叫我啐你” ! 确实, 男人受女人的折磨、 辖 治, 受女人的罪, 这是人间的一大苦难; 但是孰能知宝玉甘受 其苦是因为迁就和治疗黛玉的心病, 是出于大能和大爱; 诚 然, 生性痴情的他因此也出现了心理病态的表现。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宝钗第3次双敲的效果: “宝玉、 黛玉 二人心里有病, 听了这话, 早把脸羞红了” 。 “把脸羞红” 是二人 “听了这话” 心理状态的客观描写; “二人心里有病” 是作者的 旁白, 是明确的结论。 中国古代语汇中, “心” 之涵义包括了后来 的外来语 “精神” “心理” (mind) , 《素问·藏象论》 : “心者, 生之本, 神之变也” , 《灵枢·本神》 : “心藏脉, 脉舍神” , 《孟 子·告子上》 : “心之官则思” 。 因此曹雪芹笔下的 “心里有病” 与今日术语 “心理有病” 相一致。 从 《红楼梦》情节发展可以看 出, 曹雪芹做精神分析的重点落在黛玉身上, 特别注重描写她 的身世和在什么环境下产生了什么行为。 2. 黛玉的心理病症? 黛玉的心理疾病虽不到严重程度, 但 出现了明显的心理障碍(mental block) 。 用心理学现代术语说, 一是表现出抑郁性人格(depressive personality) , 由精神创伤引 起, 属于心因性抑郁类别; 二是形成了强迫观念或强迫性思维 (obsessiveidea) ; 三是心理过敏反应 (anaphylactic reaction) 明 显。 黛玉的心理障碍除上述3种表现形式, 实质性的内容或说致 敏源, 是历史问题形成的孤儿、 故乡情结和现实问题形成的最 大心结——爱情心结, 这些表现得最为强烈, 成为生活的中心。 下面分析黛玉产生这些心理病症的原因和具体表现。 黛玉的心理障碍产生于童年, 源于她的自身经历以及她父 母的人格和际遇在她身上留下的阴影。 这方面曹雪芹在《红楼 梦》一开始着墨就特别精到。 第2回以贾雨村的口气: “女学生 之母贾氏夫人一疾而终。 女学生侍汤奉药, 守丧尽哀……哀痛过 伤” 。 贾敏和黛玉母女情深, 年纪小小的黛玉非常心重, 且敏感 怪异, 以至 “凡书中有 ‘敏’ 字, 皆念作 ‘密’ 字; 写字遇着 ‘敏’ 字, 又减一二笔” 。 连作为教书先生的贾雨村都不知所以, 事

能不在幼小心灵中留下伤痕?黛玉在贾府一亮相, 曹雪芹即重 点描述其心理特点。 先在路上 “生恐被人耻笑了去” , [甲戌本
[2]58 夹批36a]: “写黛玉自幼之心机” 。 黛玉宝玉初次见面, 宝玉

“细看形容, 与众各别, 竟看出心较比干多一窍” 。 比干为《史 记·殷本纪》 人物, 极言黛玉聪明颖悟胜之, 但[甲戌眉批47a]: “更奇妙之至, 多一窍固是好事, 然未免偏僻了 , 所谓过犹不及
[2]81 也” 。 如此说不是褒义, 多一窍即心眼多, 必然心眼小, 因为

心的容量有限。 宝玉观察黛玉另一突出印象: 林妹妹眉尖若蹙, “我送妹妹一妙字, 莫若 ‘颦颦’ 二字极妙” 。 “颦” 是黛玉心理 的外在表现, 颦蹙即皱眉, 形容忧愁, 如此外貌描述和封加字 号抓住了黛玉心理的常态和人格特征, 不愧是点睛之笔! 儿童发生精神障碍的原因有其自身的特点, 环境因素的影 响超过成人。 黛玉自幼生长在一个发生剧烈变化的环境中。 先 天不足且独生的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为学习专请教师辅导, 虽体弱不能严格课读, 但由于天资聪慧, 汇通了诗歌琴棋。 被娇 惯且颇有成就感的童年生活, 难免使她孤独骄傲、 任情任性和 率直率真。 但天有不测风云, 本来幸福的黛玉却遭逢了双亲相 继病亡的打击, 造成深刻的感情伤害, 从六七岁开始寄居贾府, 自负心理变成自卑。 突然失去亲情、 失去安全感的儿童在人格 形成中必然产生过分敏感、 脆弱爱哭、 抑郁和自卑心理。 所谓 “自卑感” 是指个人所体验到的自己不如别人的情感。 心理学 家及精神病学家阿德勒(Alfred Adler, 1870年-1937年)奠定了 自卑感(inferiority complex) 的理论, 自卑感主要来自身体或家 庭。 自卑情绪有正反两方面的作用: 积极方面, 自卑能激发人自 我改进的积极性; 消极方面, 由于自卑导致对他人、 对环境的敌 对态度。 阿德勒认为, 那些先天有缺陷或有感情挫折的儿童与 那些自小就享有快乐的儿童相比, 在对待生活及其伙伴的态度 上截然不同, 行事和语言常具有攻击性[3]。 实验统计表明, 安全 感越弱的学生, 他们所看到的脸就越缺乏善意[4]。 由于黛玉在成 长过程中最缺乏的是呵护和关爱, 随着年龄的增长, 她内心对 爱和归属的需要显得特别强烈; 寄人篱下的生活也使她分外看 重自己的尊严和别人对她的尊重, 唯恐有人对她怀有歧视和轻 蔑。 初入荣国府时, 黛玉警惕自己 “要步步留心, 时时在意, 不 要多说一句话, 不可多行一步路, 恐被人耻笑了去” 。 过分自尊,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恐被人耻笑” , 在幼小心灵中已占有特别的地位。 第7回, 周 瑞家的替薛姨妈送宫花, 黛玉问: “是单送我一个人的? 还是别 的姑娘们都有呢” ? 周瑞家的道: “各位都有了 , 这两支是姑娘 的” 。 黛玉冷笑道: “我就知道么, 别人不挑剩下的, 也不给我 呀” 。 这段话脂砚斋有点评[甲戌本104a]: “将阿颦之天性从骨 中一写” “在黛玉心中不知有何丘壑”
[2]162

?

181 ?

对爱情格外焦虑的重要原因, 客观上讲环境和前途确实没有保 障, 使她没有安全感; 主观上是心理障碍的作用, 是其内心深 处无法克服的自卑感。 曹雪芹非常懂得心理因素对于生理健康 具有很大的影响, 在他的笔下, 黛玉时常表现出抑郁情绪, “满 纸自怜题素怨, 片言谁解诉秋心” (第38回黛玉的《咏菊》 ) , “展不开的眉头” 导致 “睡不稳” “咽不下” “气短咳嗽” 。 如此 表现完全符合《黄帝内经》 “思伤脾” “忧伤肺” “愁忧恐惧则 伤心” “忧思则心系急, 心系急则气道约, 约则不利” 。 这是黛 玉虚劳病不断加重的原因。 黛玉心理障碍形成过程的描写, 完 全符合现代心理学对产生心理疾病原因的分析; 更令人吃惊的 是, 曹公描写的宝玉对黛玉的所为, 竟贴近现代心理治疗的先 进方法。 宝玉充当了黛玉的心理医生, 除了做为恋人的独特地 位, 他还有优势: 宝玉能用佛教、 道教的出世思想与入世的功名 利禄、 人情世故相对抗, 以排解恶劣情绪; 宝玉对儒学的认识 也有自己的特别角度——突出仁爱和中庸, 因此他宽厚平和, 能很好地处理人际关系。 3. 贾宝玉充当了林黛玉的心理医生? 直到19世纪初, 德国 哲学家、 教育学家J.F.赫尔巴特才首次提出心理学是一门科学。 心理治疗(psychotherapy)也称精神治疗, 是运用语言、 表情、 态度、 动作以及环境设置等心理学手段对患者认知、 情感、 行 为等方面的障碍进行治疗的一种方法(对于不过严重的精神障 碍, 药物治疗常常是次要的、 辅助的) 。 这种方法古代中医是有 所论述的, 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更是典型地、 多方面地实践了 心理治疗的重要方法。 对于治疗疾病, 特别是心理疾病, 《素问》提出 “精神不 进, 志意不治, 病乃不愈” 。 《灵枢》 主张从 “治神入手” 。 明代张
[6] 景岳认为, 《灵枢》 所论为 “神灵之枢要” 。 历代医家一贯强调

。 骨中天性与心理有

关, 心中丘壑即心理障碍。 黛玉没有把欣赏宫花放在第一位; 也没有把感谢人情放在第一位, 她应该懂得: 薛姨妈是王夫人 的妹妹, 因此是贾府的亲戚, 与自己的连带关系太远了 , 送宫花 自己也得一份, 人家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 黛玉是把争取尊严放 在第一位, 与众不同。 保持自己的尊严成为黛玉骨子里的需要, 即便是关乎自己的终身大事, 她也绝不会在贾母、 王夫人面前 献殷勤、 讨欢心。 第8回, 李嬷嬷说: “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 话来比刀子还厉害” ! 这与黛玉维护自己的尊严相一致, 刀子嘴 让人心存敬畏, 难怪众人说她 “孤高自许, 目无下尘” 。 形成这 种习惯用心理动力学模型可以得到解释: 早期童年经历塑造了 不正常的行为, 如果无意识中有冲突而且充满紧张, 这个人就 会被焦虑或其它障碍所折磨, 防御可以被过度使用, 以致歪曲 现实, 出现攻击行为。 心理学家梅拉尼 · 克莱恩 (Klein M)是新 动力学派代表人物, 她提出, 攻击和爱是心理组织中两种基本 的力量, 攻击产生分裂, 爱将心理组织重新联合起来。 所有的 人都必须面对的非常神秘的事情之一是爱和仇恨——我们个人 的天堂与地狱——两者是无法截然分开的[5]456。 人生心理之苦 的根源在求之不得和心怀怨恨, 这种强烈的注意力使人心中最 苦。 笔者分析黛玉的成长背景、 生活环境和心理情绪, 应该是联 系在一起的。 而宝玉截然不同, 他在充满爱的环境中长大, 没有 自卑感, 他的光鲜, 他为众人所喜爱, 是因为他心中充满阳光, 充满爱, 爱得广大, 爱的深厚。 宝玉更可贵之处在于他有悲悯的 情怀和忏悔的意识, 有反躬自问承认错误的勇气, 这是一般人 更难有的优秀品质。 自卑感造成的敏感和紧张, 必然同时使人出现争取优越 补偿(compensation)的思想, 这种思想常常是过激的和强迫性 的。 阿德勒把儿童对自卑感的对抗叫补偿作用, 并把补偿缺陷 的作用看作是神经症表现的根本原因。 曹雪芹对黛玉的描写完 全符合心理学原理, 黛玉与宝玉吵闹的基本原因是心理病症的 反映, 重要症结在于对爱情的 “不放心” , 形成了强迫观念。 第 32回, 林黛玉听到宝玉批评宝钗、 湘云主张 “仕途经济” , 夸奖 “林妹妹不说这些混账话” , 明明是大受感动, 流出泪来。 宝玉 为其拭泪, 黛玉道: “你又要死了! 又这么动手动脚的” ! 宝玉 笑道: “说话忘了情, 不觉得动了手, 也就顾不得死活” 。 黛玉 道: “死了倒不值什么, 只是丢下了什么金, 又是什么麒麟, 可怎 么好呢! ” 无故又把宝钗、 湘云牵扯出来, 这就是强迫性思维 的发作。 强迫性神经症的重要表现之一是强迫自己进行某种模 式思维或某种仪式的动作, 这是患者为解除焦虑做出的表现。 “不放心” 是因为黛玉对宝玉怀有不可缓解的爱情专有的强烈 欲望, 这种欲望就是缺少爱而争取优越补偿的具体表现。 黛玉

养生首当养心调神, 精神内守。 《庄子·刻意》 成玄英疏: “导引 神气, 以养形魂, 延年之道, 驻形之术” , 更是刻意把疏导心理 作为治疗的根本手段。 《黄帝内经》最早提出关于心理学的理 论和方法, 意义深远, 具原则和纲领意义, 使用的调神方法和 现代心理学主要学派在心理治疗的表现是一致的。 这些恰都是 宝玉为治黛玉心病所实践的。 3.1 西方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和中国的祝由法 精神 分析是S·弗洛伊德建立的心理治疗理论, 该理论认为神经症 性表现是由人的内部未能解决的创伤和冲突造成的, 但被压抑 在无意识中仍然影响着意识, 帮助个人把外显症状与内部原因 联系起来, 引导其产生领悟, 以扫除心理障碍; 更为现代的新 精神分析(精神动力学治疗)或后弗洛伊德理论与弗洛伊德不 同之处, 更强调患者现在的社会环境和生活状况, 强调社会动 机和人际关系的角色, 强调自我功能, 以更积极和更全面的方 法解决问题。 古代中医对上述理论有所涉及, 曹雪芹明确的将 其应用于黛玉的心理治疗中, 这种方法叫祝由法。 “祝” 即祷 祝, 有类似禅机的作用, 用言行或事物暗示教义的诀窍。 顾名 思义 “祝由” 是对患者告说病之由来, 即精神分析, 分析疾病的 起因, 解除或减轻患者的精神压力。 《黄帝内经· 灵枢》贼风第

?

182 ?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罢, 罢, 罢; 不用提这个话了” 。 史湘云道: “提这个便怎么? 我知道你的心病, 恐怕你的林妹妹听见, 又嗔我赞了宝姐姐了 。 可是为这个不是” ? 其实小部分原因是为这个, 更多的是为 “不 用提” “没了父母” , 规避黛玉的伤口。 第49回, 黛玉因又说起 宝琴来, 想起自己没有姊妹, 不免又哭了。 宝玉忙劝道: “你又 自寻烦恼了。 你瞧瞧今年比旧年越发瘦了 , 你还不保养。 每天好 好的, 你必是自寻烦恼, 哭一会子, 才算完了这一天的事” 。 宝 玉的几句话多么准确地揭示出黛玉的心理障碍的3种表现: 抑 郁性人格、 强迫性思维和心理过敏反应。 两次用 “自寻烦恼” , 强调 “哭一会子, 才算完了这一天的事” , 突出心理障碍发病的 强迫性和周期性。 心理障碍的症状出现是因为个体学会了自我 挫败的或无效的行为方式, 思维不由自己控制, 负性事情总是 强迫介入。 抑郁症状之所以能够持续, 是因为患者存在着自己 没能意识到的且已经习惯化了的消极自动式思想。 对抑郁的认 知治疗, 是改变关于自身及社会关系的负性的非理性的思维模 式。 宝玉为黛玉提供的治疗, 正是认知治疗, 点明这些多此一 举的伴随事件, 以消除那些不必要的行为。 这也是现代行为主 义强调的可观察到的患者的反应。 黛玉心理病症正如心理学家 理查德·格里格和菲利普·津巴多指出的 “没有出现广泛的非 理性思维, 没有违反基本的规范, 但体验到主观的痛苦或自我 挫败的模式或不适当的应对策略 [5]424。 曹雪芹真是中医心理学 的行家! 第64回, “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 宝玉见黛玉处摆放了 祭物, 心内细想道: “或者是姑爷姑妈的忌辰? 但我记得每年到 此日期, 老太太都吩咐另外整理肴馔送去林妹妹私祭, 此时已 过。 大约必是七月, 因为瓜果之节, 家家都上秋季的坟, 林妹妹 有感于心, 所以在私室自己祭奠……但我此刻走去, 见他伤感, 必极力劝解, 又怕他烦恼, 郁结于心; 若竟不去, 又恐他过于伤 感, 无人劝止: 两件皆足致疾! 莫若先到凤姐姐处一看, 在彼稍 坐即回。 如若见林妹妹伤感, 再设法开解: 既不使其过悲, 哀痛 稍伸, 亦不致抑郁致病” 。 多么内行的精神病学专家, 宝玉对于 黛玉的心病, 又是多么体贴入微! 第70回, 宝玉看了 《桃花行》 , 非常感动, 便知出自黛玉, 因此落下泪来, 又怕众人看见, 又忙 自己擦了 。 宝琴笑道: “你猜是谁作的” ? 宝玉道: “自然是潇湘 子稿子了” , 你们 “比不得林妹妹曾经离丧, 作此哀音” 。 这 “自 然是潇湘子的稿子了” , “比不得林妹妹曾经离丧, 作此哀音” , 足见宝玉多么清楚黛玉的悲情根源, 因此能准确把握心理病因 的重点所在。 曹雪芹作心理病因分析, 抓住黛玉的心理病根, 通过多角 度描述突出重点, 在第26、 32、 45、 67和76回, 分别安排黛玉自 己及宝钗、 湘云, 在思想或言谈中反复涉及黛玉的身世创伤。 第 26回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 黛玉晚上去怡红院, 被丫环拒之门 外, 使她联想起自己的身世: “虽说是舅母家如同自己家一样, 到底是客边; 如今父母双亡, 无依无靠, 现在他家依栖, 若是认 真怄气, 也觉没趣” ! 一面想一面又滚下泪珠来了 。 第32回, 黛玉 听到了宝玉反驳众人关于仕途经济的议论: “林妹妹不说这些 混账话; 要说这话, 我也和她生分了” ! 黛玉不觉又喜又惊, 又

五十八, “黄帝曰: 其祝而己者, 其故何也? 岐伯曰: 先巫者, 因 知百病之胜, 先知其病之所从生者, 可祝而己也” 。 施行精神治 疗时的条件、 方法《黄帝内经》也有所涉及, 《素问》移精变气 论篇第十三, “岐伯曰: 治之极于一。 帝曰: 何谓一? 岐伯曰: 一 者因得之。 帝曰: 奈何? 岐伯曰: 闭户塞 牅, 系之病者, 数问其 情, 以从其意, 得神者昌, 失神者亡” 。 现代精神分析疗法的关 键之处, 也是要求患者把到达意识中的各种思绪无保留地讲出 来, 不论他认为这些想法多么荒谬、 可怕, 感到羞耻或厌恶。 患 者发生阻抗是无意识地阻止症结意识化的表现
[7]119

, 所以医生

须 “系之病者, 数问其情, 以从其意” , 西方的精神分析与中国 的祝由法在做法上是一致的。 至于此论, 后代人仍有强调。 唐 代王冰对 “祝由” 写注: “祝说病由, 不劳针石” ; 元代朱震亨 在《丹溪心法》中说: “五志之火, 因七情而生……宜以人事制 之, 非药石能疗, 须诊察由以平之” 。 “须诊察由” 即非药物疗法 的精神分析。 在《红楼梦》中, 曹雪芹突出了祝由法治疗黛玉的 心病, 与现代的 “精神动力学治疗” 无异。 黛玉幼年丧失亲人的精神创伤, 以及出身高贵却要寄人篱 下的境况, 都不是在无意识中产生, 而是在自我意识清醒时突然 出现。 因此分析林黛玉的心理问题, 既要注意无意识心理过程, 又要考虑动机(motive) 因素的作用。 新精神分析学派用文化决 定论取代了弗洛伊德的本能决定论, 认为家庭环境决定着儿童 对社会的反映方式, 重视家庭环境和儿童经验对人格发展的重 大作用, 既重视原因分析, 又不是一概地打开伤口, 使患者 “领 悟” , 而是有时采取回避性应对方式(avoidant coping style) , 弥 合和规避伤口, 只让患者意识到自己的当前倾向和冲突, 认真疏 导, 并让他生活在爱和尊重当中, 感到自己是安全的, 是人们所 需要的, 那么冲突可以得到解决, 精神神经病可以治愈 。 新精 神分析的重点在对心理病因的分析和准确应对。 曹雪芹完全懂 得黛玉幼年精神创伤对她心理的不良影响, 这是重中之重, 因此 该方面的描写非常系统。 宝玉作为黛玉的心理医生, 最重要的工 作是什么? 当然是判断清楚黛玉的心理病因。 曹雪芹为宝玉安排 了很多笔墨, 让他对黛玉的心理病因完全清楚, 进而对病症的应 对把握得非常到位, 态度格外仔细认真。 第14回 “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 黛玉为父去送灵, 凤姐向宝 玉笑道: “你林妹妹可在咱们家住长了” 。 宝玉的反应完全不同: “了不得, 想来这几日他不知哭的怎样呢” 。 说着蹙眉长叹。 第16 回, 黛玉奔丧将回到贾府, 宝玉 “好容易盼至明日午错, 见面时, 彼此悲喜交集, 未免大哭一场” 。 “宝玉又将北静王所赠鹡鸰香 串, 珍重取出来, 转送黛玉。 ” 寥寥数语写出了宝玉的感情和用 心。 整个贾府还有谁能为林如海之丧 “大哭一场” ? 宝玉之 “大 哭” 出于对黛玉的深情, 以无言的同情, 既为黛玉疏解悲伤郁 结, 又规避了刺心的话题。 而送香串是为了转移黛玉的伤悲。 在第32、 49、 64和70回, 曹雪芹特别安排宝玉还做了4次 照应, 点明精神创伤是造成心理疾病的重点所在, 并给以恰当 关爱。 第32回, 史湘云说起宝钗, 叹道: “我但凡有这么个亲姐 姐, 就是没了父母, 也没妨碍的” ! 说着, 眼圈就红了 。 宝玉道:
[9] [8]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悲又叹。 联想父母早逝, 虽有铭心刻骨之言, 无人为我主张。 第 67回 “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 唯有黛玉看见他家乡之物, 反自触 物伤情, 想起父母双亡, 又无兄弟, 寄居亲戚家中, 哪里有人也 给我带些土物? 想到这里, 不觉又伤起心来了 。 可见黛玉遇悲喜 之事, 或睹物思情, 总是联系自己的身世——心理病因的症结。 第45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 黛玉对宝钗道: “细细算来, 我 母亲去世的时候, 又无姐妹兄弟, 我长了今年十五岁, 竟没一个 人像你前日的话教导我” 。 宝钗后来慰藉黛玉道: “我虽有个哥 哥, 你也是知道的; 只有个母亲, 比你略强些; 咱们也算同病相 怜。 你也是个明白人, 何必作 ‘司马牛之叹’ ” ? 晚上收到宝钗 派人送来的燕窝后, 黛玉自在床上感念宝钗, 一时又羡她有母 有兄。 宝钗 “金兰语” 劝慰等于无效, 因为黛玉心理有障碍, 不 由自主地与人比自己没有的——父母兄弟; 但宝钗懂得黛玉的 心结, 何必作 ‘司马牛之叹’ 一语中的。 《论语·颜渊》: “司马 牛叹曰: ‘人皆有兄弟, 我独亡’ ” , “子夏曰: ‘四海之内皆兄弟 也, 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 。 ” 第76回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 中 秋之夜, 黛玉见贾府中许多人赏月, 贾母犹叹人少, 又想宝钗姐 妹(妹指薛宝琴)家去, 母女兄弟自去赏月, 不觉对景感怀, 自 去倚栏垂泪。 黛玉又一次与宝钗 “有母有兄” 相比, “金兰语” 确 曾使黛玉非常感动, 但是明确的病态思维模式一直不能改变。 黛玉身旁的湘云宽慰说: “你是个明白人, 何必作此形象自苦。 我也和你一样(襁褓中的湘云父母双亡, 她尚无自主意识) , 我 就不似你这样心窄。 何况你又多病, 还不自己保养。 ” 同样是孤 儿, 湘云、 黛玉的心理迥然不同: 湘云性格乐观豁达, 寄居叔婶 家非常艰苦, 做针线活常过半夜, 史家大小姐徒有虚名, 但她 总是想着并享受着目前所拥有的; 相对讲, 黛玉的条件优越多 了 , 事实上贾母安排她的待遇, 等同于宝玉, 在贾家小姐三春之 上, 但黛玉遇事乃至触景, 悲戚感伤成为常态, 因为她总想着 没有的和得不到的。 不仅宝玉、 宝钗, 连不常住大观园的湘云 也懂黛玉心理问题的根源。 《红楼梦》众多人物中, 疾病描写最 多的人是林黛玉, 其中心理病症占主要篇幅。 曹雪芹对林黛玉心理疾患的病因分析非常准确, 而且重点 突出, 反复强调, 在《红楼梦》前80回使用了大量篇幅, 为引起 读者注意竟然有9回直接在题目中体现出黛玉父母病丧、 寄居、 为此感伤和被慰藉, 突出祝由, 并大有现代专业精神分析师书 写心理学著作之表现。 这9回题目分别是: 第2回 “贾夫人仙逝 扬州城” ; 第3回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甲戌本]第3回题目 “荣 国府收养林黛玉” , 更有俄藏本作 “托内兄如海酬训教, 接外孙 贾母怜孤女” ) ; 第14回 “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 第26回 “潇湘 馆春困发幽情” ; 第45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 第57回 “慈姨 妈爱语慰痴颦” (内容含有慰孤言语) ; 第64回 “幽淑女悲题五 美吟” ; 第67回 “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 第76回 “凹晶馆联诗悲 寂寞” 。 对待林黛玉, 曹雪芹所以如此构思, 目的在重点明确其 心理病因的症结所在, 以突出对人物特点及故事情节产生的重 要影响。 3.2 西方的精神生物学派观点 (psychobiology, 也称心理

?

183 ?

生物学派)和中国的移精变气法 “移精变气” 之说源于《黄 帝内经·素问》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 “黄帝问曰: 余闻古之治 病, 惟其移精变气, 可祝由而已……故毒药不能治其内, 针石 不能治其外, 故可移精祝由而已” 。 心理疾病不是吃药或针灸 可以治疗的, 必须用祝由的方法。 祝由概念内涵丰富, 可以有 多种形式的祝由, 不仅有前面提到的单纯语言方式的精神分 析, 还可以有行为方式, 包括 “移精变气” , 这种方式的关键是 “移” 和 “变” 。 转移应该包括改善外在环境及其氛围, 还应该 包括内在注意力的转移; 转移环境和意境能够转移患者对局 部痛苦的精神意念, 改善患者的情绪, 形成良好的精神内守状 态, 这便是 “移精” 之意。 所谓“变气” , 是改变 “愁忧者气闭 塞而不行” 状况, 是变邪气为正气, 改变自己的态度和思维模 式, 提高气度和气质; 中国的 “气” 字与现代心理学的 “气质” (temperament)相通。 气质是个人心理活动的动力特征, 表现在 心理过程的强度、 速度、 稳定性、 灵活性及指向性上。 “气” 的 概念, 根据《黄帝内经· 素问》生气通天论篇第三: “苍天之气, 清净则志意治; 顺之则阳气固。 虽有贼邪, 弗能害也。 此因时之 序, 故圣人传精神, 服天气, 而通神明” 。 也表现在心理过程的 强度、 稳定性及指向性。 中国的移精变气法与西方的精神生物 学派观点是一致的。 精神生物学派代表人物A·迈耶(A·Meyer)提出, 每个患 者是一个独立的心理生物单位, 疾病乃是身心两方面遭到环 境的打击而产生的一种心理生物学反应。 患者正是由于受到环 境的一系列不良影响而逐渐形成一种不健全的人格。 该学派治 疗原则着眼于促使患者改善自己与周围环境的联系, 以改变患 者的态度, 帮助他理解本身的问题, 纠正对生活和环境的适应 方式, 矫正本身失调的行为。 20世纪50年代迈耶最早提出 “社 区防治” , 认为改善患者的家庭、 社会生活环境非常重要[10]。 从 心理学角度理解环境概念(environment) , 它指的是对人的心 理、 意识的形成发生影响的全部条件, 包括个人身体之外存在 的客观现实(外环境) , 也包括身体内部的运动与变化(精神内 环境)[11]。 曹雪芹对黛玉病态的描述, 以及宝玉为改善黛玉的 病态心理而做的种种努力, 正是从内外环境入手, 维持精神的 稳态平衡, 努力施行了 “社区防治” 。 这种治疗实践比迈耶早了 200年。 黛玉的不安全感来自孤儿、 故乡情结, 也来自自感 “风 刀霜剑严相逼” 的大观园。 她不是大观园的女儿, 本来就不是 贾家的人。 看在贾母的面上, 大家恭维她, 但很少有人真正关 爱她, 这使她陷入了孤傲无助的困境。 宝玉通过两方面的努力 来改善黛玉的处境。 一方面, 宝玉对黛玉的爱是改善黛玉精神 内环境——心境的最根本力量: 黛玉缺少爱, 宝玉给她爱, 宝 玉对黛玉的关心和爱护体贴入微, 这就是最好的不可替代的 治疗。 如第19回, 宝玉恐黛玉饭后贪眠, 一时存了食, 或夜间走 了困, 皆非保养身体之法, 于是讲耗子成精的故事; 第28回宝玉 说: “凭我心爱的, 姑娘要, 就拿去, 我爱吃的, 听见姑娘也爱 吃, 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丫头们想不到的, 我怕姑 娘生气, 我替丫头们想到了” 。 第29回, 那宝玉心中又想着: “我

?

184 ?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境的势利与恶劣并没有改变黛玉纯真坦白的天性, 她不讨好任 何人, 不看人家的眉眼高低, 用直率与锋芒捍卫自己的尊严和 纯洁。 但黛玉的内心是病态的, 是一腔的幽怨。 只有宝玉真正 理解黛玉, 并给予坚决的支持, 共同追求个性自由, 比如一起葬 花, 一起读西厢记。 黛玉时常对某些事想不开闹情绪, 宝玉会 适时出现, 耐心评理、 说服, 为其清除疑虑。 第20回, 论 “亲疏 后先” 就是其中的1例。 宝钗拉走宝玉, 说 “史大妹妹等你呢” 。 宝玉惦记着黛玉, 没两盏茶时就回来了。 黛玉表现出不正常的 心理情绪, 越发抽抽搭搭的哭个不住, 说道: “你又来作什么? 死活凭我去罢了” ! 于是宝玉讲了 “亲不隔疏, 后不僭先” 的道 理。 论亲戚, 宝钗比你远, 论先后, 你先来, 咱们一起长大, 岂 有个为他远你的呢? 这正是支持性心理治疗的重点: 未被意识 到的情感导致当前不愉快的感受或不适应的行为, 需要在意 识层面理智地采取更有效的应对方式。 黛玉幼年精神创伤造 成的心理障碍是顽固的, 内心对爱的优越补偿要求是偏执的、 强烈的; 虽然宝玉对黛玉不停地安抚和进行心理治疗, 仍发现 她有许多未发泄出来的愤怒。 每当黛玉的不良情绪积蓄到一定 程度, 需要爆炸释放, 宝玉就是承受对象, 成了出气筒, 并且总 是 “负荆请罪” “再度保证” , 以缓解黛玉的精神压力, 例如第 28回, 宝玉对黛玉的保证: “除了别人说什么金什么玉, 我心里 有这个想头, 天诛地灭, 万世不得人身” ! 处于公子哥儿地位的 宝玉, 有如此的好脾气屈尊俯就, 充当了一位非常称职的心理 医生的角色。 然而心理疾病是有感应作用的, 宝玉长期迁就黛 玉不正常的情绪, 尤其这里面纠缠着对爱情不能直言的过度用 心, 宝玉也出现了心理问题。 中医之道用最简洁的话说是 “偏盛偏衰”理论, “偏”就 是病; 治病 “以平为期” , 中庸状态就是健康。 宝玉、 黛玉爱情 至上, 成为生命的唯一, 极端走偏, 是心理方面的疾病, 这比生 理方面的疾病还严重。 爱情在黛玉的社会活动中显得过于重 要, 任何影响宝玉思想并延及宝黛关系的事情都容易给黛玉 带来不安全感。 这种情况下宝玉给黛玉开出药方, 是一个心理 有病的人给另一个心理有病的人开的药方, 目的是解开爱情心 结——让黛玉放心, 这涉及宝玉施用的第4种心理治疗方法, 对 于黛玉的情况是最为有效的方法, 用现代心理学术语叫做沟通 分析。 在分析宝玉药方和沟通疗法之前, 有两件值得注意的事 情必须先做交待。 宝玉药方的出台和后续表现 1. 宝玉药方产生和公布之前值得注意的两件事? 第1件 事: 由 “冷香丸” 引出了 “暖香” 概念。 第19回 “意绵绵静日玉生 香” , 宝玉只闻见一股幽香, 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 闻之令人醉 魂酥骨。 宝玉笑道: “这香是从那里来的” ? 黛玉冷笑道: “难道 我也有什么罗汉真人给我些奇香不成? 就是得了奇香, 也没有亲 哥哥、 亲兄弟, 弄了花儿、 朵儿、 霜儿、 雪儿替我炮制。 我有的 是那些俗香罢了” 。 又道: “我有 ‘奇香’ , 你有 ‘暖香’ 没有” ? 宝玉听见问, 一时解不来, 因问: “什么 ‘暖香’ ” ?黛玉点头笑 叹道: “蠢才! 蠢才! 你有 ‘玉’ , 人家就有 ‘金’ 来配你, 人家有

不管怎么样都好, 只要你随意, 我便立刻因你死了也情愿” ; 黛 玉呕吐啼哭, 不胜怯弱, 宝玉见了这般, 又自己后悔方才不该同 他教证, 这会子他这样光景, 我又替不了他, 心里想着, 也不由 得滴下泪来了; 第52回宝玉低头正欲迈步, 复又忙回身问(黛 玉)道: “如今的夜越发长了 , 你一夜咳嗽几遍? 醒几次” ?第 63回群芳开夜宴, 宝玉说: “林妹妹怕冷, 过这边靠板壁坐” 。 又拿了个靠背垫着。 这些都是沥血滴髓的关爱体贴, 多么优秀 的 “暖男” , 怎能不改善黛玉的精神内环境? 另一方面, 为改善 黛玉的外环境宝玉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如总是积极主动看望黛 玉, 排遣她的孤独寂寞, 总是与黛玉一起参加各种活动, 引导 她融入并适应周围环境, 移精变气, 转移患者对局部痛苦的注 意, 移易精气, 变利血气, 降低心理应激, 以调动黛玉自身的治 疗因素。 针对患者敏感而脆弱的心理, 宝玉在任何场合都百般 维护黛玉的尊严。 比如向史湘云使眼色, 怪她说出小旦扮相似 黛玉, 造成贬低黛玉身份的氛围; 又比如潇湘子写的海棠诗被 评为第二, 宝玉提出质疑意见: “蘅、 潇二首还要斟酌” ; 后来 黛玉魁夺菊花诗, 宝玉喜的拍手叫道: “极是! 极公” ! 宝玉因 为深知黛玉的心理, 所以特别看重别人对黛玉的尊重, 类似细 节不胜枚举, 连黛玉自己都惊诧: “他在人前, 一片私心, 称扬 于我, 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 (第32回) 。 宝玉所为也完全符 合心理学家沙利文 (Harry Stack Sullivan 1892年-1949年)处理 人际关系的理论: 一个人若童年人际关系失调, 则会产生严重 的焦虑, 治疗此病症时, 分析者应创造一种让患者积极参与其 中的双边情境, 认为在治疗中最为重要的是治疗情境, 治疗师 应该学会以仁爱的态度尊重患者, 设法让患者恢复潜意识中的 人际安全感 。 3.3 西方支持性心理疗法(supportive psychotherapy)和中国 的开导法 早在2 000多年前, 《黄帝内经》 对治疗心理疾病不 仅提出祝由法, 还提出 “告、 语、 导、 开” 之方法, 简称开导法, 用现代心理学术语也叫支持性心理疗法。 《黄帝内经· 灵枢》师 传第二十九言 “告知以其败, 语之以其善, 导之以其所便, 开之 以其所苦” 。 此法以开导的方式排泄患者内心的忧郁, 打开心 结, 消除心中之苦。 1950年F. L.索恩 (Thorne)提出支持性心理疗法, 该疗法属 于指导性方式, 可以针对应激疗伤, 也可以针对遭遇创伤后自我 能力脆弱, 需要他人给予长期心理支持, 其方法旨在采取对患 者劝导、 启发、 鼓励、 同情、 支持、 评理、 说服、 清除疑虑、 再度 保证等措施, 有时则采取 “精神发泄” 的方式, 让患者尽量将被 压抑的体验、 生活中的矛盾、 不满和委屈讲出来, 从而消除焦 虑情绪
[7]450 [12]

。 支持性心理疗法并不追究求治者潜在的心理因素

或动机, 只对患者当前自己能意识到的问题给予指导安慰, 主 要工作是支持帮助求治者适应目前所面对的现实, 故又称为非 分析治疗 [13]。 支持性心理治疗的目标是帮助那些有学习能力的 人发挥潜在能力, 去应对症状发作, 尽可能减少或者放置症状 的反复, 提高适应能力, 以防止更为严重的心理疾病的出现。 宝玉对黛玉明显地施行了开导法或支持性心理疗法。 大观园环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冷香’ , 你就没有 ‘暖香’ 去配他” ? 黛玉设计袖中 “奇香” , 目的引出如上一席话, 针对的是宝 钗服用的 “冷香丸” 。 “奇香” 指和尚给宝钗 “一包末药作引子, 异香异气的” ; “花儿、 朵儿、 霜儿、 雪儿” 指其它药料(见第7 回) 。 黛玉的话透露出负责冷香丸炮制的是宝钗的哥哥薛蟠。 黛玉的一席话有两层用意: 一层是刺激宝玉, 试探他是否对宝 钗有情; 第二层用意是诉苦, “没有亲哥哥、 亲兄弟” 关心自己 的身体, 孤苦伶仃, 没人疼没人爱, 以酸楚口气说给宝玉听, 意 即你可能像亲哥哥、 亲兄弟那样疼爱我吗? 宝玉对于黛玉的感情, 上是离恨天, 下是灌愁海, 还用说 吗? 但那个时候只能暗示, 不能明言。 为了回答黛玉的试探, 也 为了安慰黛玉的孤苦之心, 针对由 “冷香丸” 引出的 “暖香” 概 念, 宝玉想出了给黛玉的药方——暖香丸。 第2件事: 《葬花吟》唱出了 “一年三百六十日” 。 第27回, 黛玉夜往怡红院吃闭门羹, 错疑在宝玉身上, 一腔无名火未曾 发泄, 勾起伤春愁思。 次日上午黛玉独自去了曾和宝玉葬桃花的 地方, 吟诵《葬花吟》 。 宝玉就在附近, 只听那边有呜咽之声, 哭道是: “花谢花飞飞满天, 红消香断有谁怜……一年三百六十 日, 风刀霜剑严相逼” 。 注意, 宝玉听到了 “一年三百六十日” , 正是黛玉对他猜疑 和误解最严重的时刻, 也是宝玉最急于表白自己心迹的时候。 宝玉决定立刻 (同日午前)公布早已拟定好的药方, 用药方的隐 喻告白黛玉自己对她的一片真心。 公布药方时, 宝玉特意引用了 “三百六十” 。 2. 曲高和寡的奇妙药方? 第28回, 宝玉、 黛玉正说话, 见丫 头来请吃饭, 遂都往前头来了。 王夫人见了黛玉, 因问道: “大 姑娘, 你吃那鲍太医的药, 可好些” ? 黛玉道: “也不过这么着, 老太太还叫我吃王大夫的药呢” 。 宝玉道: “太太不知道, 林妹 妹是内症, 先天的弱, 所以禁不住一点风寒。 不过吃两剂煎药, 疏散了风寒, 还是吃丸药的好” ……王夫人道: “前儿大夫说了 个丸药的名字, 我也忘了” 。 宝钗抿嘴笑道: “想是天王补心丹” 。 王夫人笑道: “是这 个名儿” 。 又道: “既有这个名儿, 明儿就叫人买些来吃” 。 宝玉 道: “这些药都是不中用的; 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 我替妹 妹配一料丸药, 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 。 王夫人道: “放屁!什么 药就这么贵” ?宝玉笑道: “当真的呢, 我这个方子比别的不同。 那个药名儿也古怪, 一时也说不清。 只讲那头胎紫河车, 人形带 叶参, 三百六十两不足。 龟大何首乌, 千年松根茯苓胆, 诸如此 类的药都不算为奇, 只在群药里算, 那为君的药, 说起来唬人一 跳。 前年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 我才给了他这方子。 他拿了方 子去又寻了二三年, 花了有上千的银子, 才配成了 。 太太不信, 只 问宝姐姐” 。 我们先解释这里几味药的药理特点和作用。 头胎紫河车。 河车《本草纲目》释其名谓: “天地之先, 阴 阳之祖, 胚胎将兆, 九九数足, 胎儿将乘而载之, 飘荡于万里天 河, 故称为河车” ( 《本草纲目》第五十二卷人部人胞目) 。 母体

?

185 ?

娩出时其为红色, 放置转紫, 故曰紫河车。 现代称之为胎盘, 头 胎最好。 胎盘性味甘、 咸、 温, 入肺、 心、 肾经, 有补肾益精、 益 气养血之功, 对虚劳、 支气管哮喘、 贫血有效。 人形带叶参。 人参长成人形品质佳, 但人参叶一般不入 药, 人参药材售品必须暴干, 也不能带叶; “带叶” 另有寓意。 人 参大补元气, 有益气固脱作用, 扶正活血, 安神益智。 龟大何首乌。 何首乌, 黑色, 即大而佳。 “壮年驻颜, 黑发 延年……雌雄相交, 夜合昼疏, ” 象征爱情( 《本草纲目》第十八 卷草部何首乌目) 。 何首乌归肝、 心、 肾经, 补肝肾、 益精血、 乌 须发、 强筋骨、 治失眠。 “龟大” 概念不明, 另有所指。 千年松根茯苓胆。 《南淮子》 : “千年之松, 下有茯苓。 ” 《本 草纲目》 : “茯苓出大松下, 附根而生, 作块如拳在土底, 大者至 数斤, 有赤白二种” ( 《本草纲目》第三十七卷木部茯苓目) , 入 药白者佳, 今称白茯苓。 茯苓归心、 肺、 脾、 肾经, 健脾利水, 宁 心安神, 治脾虚食少, 便溏泄泻。 “胆” 比 “拳” 小多了 , 另有寓 意。 第60回, 钱槐的嫂子拿纸包(茯苓霜)递与柳家的, 说道: “这地方千年松柏最多, 所以单取了这茯苓的精液, 和了药” 。 这个照应符合《南淮子》 《本草纲目》记载, 说明了千年松根与 茯苓的关系。 但红楼梦有的版本错误地标点、 注释, 把千年松 根、 茯苓看作两种药了 , 如 “大何首乌, 千年松根, 茯苓胆, 诸如
[14] 此类的药都不算为奇” 。 按中药材字面正确的理解 (不考虑寓

意) 应该是: 药材茯苓必须在 “千年松根” 条件下采集。 方中4味药, 全谓补益佳品, 皆与黛玉之症相关, 宝玉并 非胡诌; 但从4味药的生长期、 生长条件、 品质品相要求看, 药 力较强, 4味同时入药火力过盛, 黛玉体质虚不受补。 宝玉自言 “林妹妹是内症, 先天生的弱” , 应该明白。 黛玉吃的 “人参养 荣丸” 系补而不峻, 温而不燥之药, 合乎黛玉的体质病症。 宝钗 也懂得这个医理, 第45回, 宝钗对黛玉说: “昨儿我看你那药方 上人参肉桂觉得太多了 。 虽说益气补神, 也不宜太热。 依我说: 先以平肝养胃为要。 肝火一平, 不能克土, 胃气无病, 饮食就可 以养人了” 。 用宝玉药方治黛玉生理上的病是假, 治心理上的 病是真。 因为黛玉最主要的病是心病, 心病还得心药医, 这治 心病的药就隐藏在药名里, 宝玉当众说出, 希望黛玉听懂其寓 意, 同时要让王夫人、 宝钗听不懂。 黛玉果真懂了 , 就可以实现 宝玉诺言: “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 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 。 治 生理上的虚劳病, 哪有这样的灵丹妙药? “头胎紫河车” 。 “头胎紫” 谐音 “投胎子” , 即投胎男子来 到世间, 暗示宝玉; 对照第一回 “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 世” 。 “河车” 为银河、 宇宙中的神灵。 “人形带叶参” 。 “人形” 对照第1回绛珠仙草 “幻化人形, 仅仅修成女体” ; “带” 是 “黛” 的谐音, “人形带” 象征林黛玉, 对照第5回十二钗正册头一页判词 “玉带林中挂” , “玉带林” 即 林黛玉, 也是用 “带” 象征 “黛” ; “叶” 是 “夜” 的谐音, “参” 是 “深” 的谐音。 两药同 “木石前盟” 相联系。 第1回, 作者虚构宝、 黛生前 有一段旧缘和盟约。 神瑛侍者象征由顽石投胎的宝玉, 绛珠草

?

186 ?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娘问我” 。 王夫人笑道: “到底是宝丫头, 好孩子, 不撒谎” 。 宝 玉站在当地, 听见如此说, 一回身把手一拍, 说道: “我说的倒 是真话呢, 倒说我撒谎” 。 口里说着, 忽一回身, 只见黛玉坐在 宝钗身后抿着嘴笑, 用手指头在脸上画着羞他。 宝钗说 “我不知道, 也没听见” , 很多人认为宝钗在撒谎。 笔者认为这么说缺乏证据, 根据宝钗的品格和为人, 不能轻易 下她在撒谎的断语; 而且后面宝玉还有专门的解释: “太太不 知道这个原故。 宝姐姐先在家里住着, 薛大哥的事, 他也不知 道, 何况如今在里头住着呢? 自然是越发不知道了” 。 问题的关 键还不在宝钗是否在撒谎, 也不在于王夫人说宝玉在撒谎, 问 题的关键是在黛玉根本没听懂宝玉的弦外之音, 没理解宝玉的 真实用意, 反倒认为宝玉撒谎, “抿着嘴笑, 用手指头在脸上 画着羞他” 撒谎没出息。 不仅如此, 后面宝玉说给黛玉的一系 列暗示, 她都完全没能进入情况, 还耍起小性, 甚至对宝钗说: “这也不过是撒谎哄人罢了” 。 费尽心机的宝玉做了1次有限度 的反抗, 对宝钗道: “理他呢, 过一会子就好了” ! 听到这话的 黛玉竟找机会把这话说了3遍, 又是给宝玉定 “罪” 。 正在宝玉急得没法的时候, 想不到凤姐出来解围了 , 并继 续说药方子。 凤姐因在里间屋里看着人放桌子, 听如此说, 便走来笑道: “宝兄弟不是撒谎, 这倒是有的。 上日薛大哥亲自和我来寻珍 珠, 我问他作什么, 他说配药。 他还抱怨说, 不配也罢了 , 如今 那里知道这么费事。 我问他什么药, 他说是宝兄弟的方子, 说了 多少药, 我也没工夫听。 他说不然我也买几颗珍珠了 , 只是定要 头上带过的, 所以才来寻几颗。 要没有散的花儿, 就是头上戴 过的拆下来也使得。 过后儿我拣好的再给妹妹穿了来。 我没法 儿, 把两枝珠花儿现拆了给他。 还要了一块三尺长上用大红纱, 乳钵乳了隔面子呢” 。 凤姐说一句, 那宝玉念一句佛, 说: “太阳 在屋子里呢!” 凤姐说完了 , 宝玉又道: “太太想, 这不过是将就 呢。 正经按那方子, 这珍珠宝石定要在古坟里的, 有那古时富 贵人家儿装裹的头面, 拿了来才好。 如今那里为这个去刨坟掘 墓, 所以只是活人带过的, 也可以使得” 。 关于宝玉药方的研究, 有一种观点, 认为凤姐出面作证, 是 在撒谎, 为宝玉开脱。 我认为这种观点站不住脚。 不能说王熙 凤具有诚实的品德, 但应该承认她很精明, 如果撒谎, 必有目 的。 她说了那么多关于薛蟠找头上戴过的珍珠配药的细节, 如 果都是为宝玉圆谎, 那么她从宝玉处得到了什么? 她为什么要 欺骗王夫人? 难道她不怕宝钗回家与哥哥薛蟠对质吗? 难道宝 玉也是满嘴瞎话的人吗? 凤姐说一句, 宝玉念一句佛, 还说 “太 阳在屋子里呢” , 难道宝玉是在亵渎佛、 亵渎老天爷吗? 凤姐的叙述把药方子的隐意引向了更深的层次。 薛蟠向凤 姐要头上戴过的珍珠, 说是按宝兄弟说的方子配药。 凤姐说了 证言以后, 宝玉又补充: “正经按那方子, 这珍珠宝石定要在古 坟里的, 有那古时富贵人家儿装裹的头面, 拿了来才好” 。 珍珠 作为药材, 其炮制和服用事宜, 宝玉之方的要求与权威医书大 相抵触; 我们且看《本草纲目》第四十六卷介部珍珠目, 李珣

象征脱了草木之胎, 幻化人形, 仅仅修成女体的黛玉, 一对风流 冤家投胎是对应的; 绛珠草为酬报神瑛侍者的雨露之惠, 要把 “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 。 “头胎紫河车” “人形带叶参” 连起来译: 我投胎男子入世, 初能为人行事, 便与黛玉日夜相守情深, 不必说没有亲兄亲弟。 “龟大何首乌” : 誓从满头黑发携手, 如龟大寿, 延绵岁月。 “千年松根茯苓胆” : 相携老至白发, 千年福龄, 像松根盘 结, 肝胆相照。 注意, 宝玉把医书记载白茯苓形如 “拳” 大, 改 成 “胆” , 显著缩小尺寸, 其用意在比喻肝胆相照。 尤其那个 “三百六十两” , 是借用黛玉刚刚吟诵, 她也知道 宝玉听到了的 “一年三百六十日” ; 宝玉意在把 “风刀霜剑严相 逼” 换成 “每一年每一天宝玉时刻都会热爱和温暖林妹妹” 。 下面分析, 宝玉所 说 三百六十两银子, 与后面说的话逻 辑 不相和, 更能 说明宝玉成心用“三百六十两”暗示“一年 三百六十日” 。宝玉先说: “这些药都是不中用的; 太太给我 三百六十两银子, 我替妹妹配一料丸 药, 包管一料不完就 好 了” 。 后来又说薛大哥哥 “花了有上千银子, 才配成了” 。 已经有 花了上千两银子才配成此药的实例, 却只要三百六十两, 能配 成吗? 显然, 因为宝玉刚刚听了 《葬花吟》 , 为了迎合 “三百六十 日” , 临时编出这 “三百六十两” , 说给黛玉听; 他怕黛玉听不 懂, 还特别又重复一遍: “只讲那头胎紫河车、人形带叶参, 三百六十两不足” 。 宝玉只顾强调 “三百六十” 说给黛玉听, 但 自己前后的话有矛盾了: 刚说完三百六十两银子已经 “包管” 了, 马上又说仅药中两味, 三百六十两银子就不够了, 语无伦 次。 宝玉真实目的不是要钱, 是要黛玉听出 “三百六十” 的涵 义! 关于第2个三百六十两, 《红楼梦》有的版本是 “人形带叶 参, 三百六十两不足龟, 大何首乌” 。 如此标点, 龟是 “配一 料丸药” 中的一味药, 竟然重达三百六十两, 分量和比例都不 符合药学常理。 还有的红学家为此专门撰文, 如周汝昌先生经 多年研究写出的文章 “龟大何首乌” , 理解为: “人形带叶参 三百六十两, 六足龟, 大何首乌” ; 特别强调 “不足龟” 不是 “无 足龟” , 而是 “六足龟” , “ ‘六’ 误作 ‘不’ , 是底本行草书法之 讹” 。 如此说 “配一料丸药” 光用人参就三百六十两, 多的也实 在吓人, 而且还不是 “为君的药” 。 无论 “三百六十两不足龟” , 还是 “人形带叶参三百六十两” , 显然都是不合实际的; 实际上 “配一料丸药” 的重量在《红楼梦》第7回有明确的交待, 那就 是配冷香丸一料药, 包括4花(牡丹、 荷花、 芙蓉、 梅花, 刨除水 分)、 4水(雨、露、 霜、 雪)、 糖、 蜜和药引子, 总重量为189.6 钱, 不足20两, 外加须煎汤送服冷香丸的黄柏12两, 一料药总重 不过32两 。 同样是在《红楼梦》中为一个人配一料丸药, 正常 情况下重量差别不可能如此巨大。 凡此种种错误解读不仅因为 缺乏药学知识, 更重要的是因为解读者没有理解宝玉的心理暗 示, 把三百六十日、 三百六十两银子、 三百六十两药材3件事错 误认为纯属数字巧合, 毫无关系。 我们继续往下看, 内容更有深意。 宝钗听说,笑着摇手儿说: “我不知道, 也没听见。 你别叫姨
[16] [15] [14]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曰: “凡用, 以新丸未经钻缀者研如粉, 方堪服食” 。 李时珍又补 充曰: “凡用药, 不用首饰及见尸气者” 。 关于珍珠入药, 两大医 药学家在权威典籍明确规定三禁用: 禁用钻过孔的, 禁用首饰 上的, 禁用死者的! 宝玉为什么与常规的三禁用大唱反调? 他方子上的药, 尤 其他要求的珍珠, 根本不是给林妹妹吃的(根据证伪的逻辑, 整个处方上的药都不是为吃的, 它们仅有心理暗示的意义) , 而是另有象征意义。 什么意义? 宝玉在向林妹妹表示, 如果我 们活着不能在一起, 死了进坟墓也要在一起! 凤姐作证只谈了 珍珠这味配药, 而宝玉补充时说: “这珍珠宝石定要在古坟 里 的” , 有意增加了宝石, “宝石” 即宝玉, 他决心粉身碎骨也必须 和黛玉结合。 凤姐还透露出一个重要的细节, “还要了一块三尺长上用 大红纱, 乳钵乳了隔面子呢” 。 为什么单单把珍珠的炮制说得 这么细? 为什么仅仅 “几颗珍珠” , 却要 “一块三尺长上用大红 纱” ? 用纱筛珍珠粉是幌子, 实际要表达的意思是, 在坟墓里结 婚时用这块大红纱给新娘子蒙在头上 “隔面子” ! 我们研究红 学, 做出判断, 必须有文本事实的证据, 理论的证据, 事实与理 论之间逻辑的证据。 珍珠作为宝玉开的方子中的一味药材, 是君药吗? 它起什 么作用? 珍珠不可能是君药, 只是一味配药; 作为君药必须是 主药, 药力强, 剂量大; 本方中珍珠剂量相对很小, 与现代药 理学规定的用量相一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规定每服用 量在0.1-0.3g
[17] [2]515 补宝玉之不足, 岂不三人一体矣。 已卯冬夜” 。

?

187 ?

宝玉药方的目的既然是用隐喻和暗示表达对黛玉的爱情, “药” 不是为吃, 而是做心理治疗的, 那么群药中的君药肯定也 是不能吃的, 却是对心理治疗十分有效, 并且是不能说出口的, 那么君药必须是宝玉对黛玉的那一颗红心! 宝玉明白, 黛玉的 病首先是心病, 心病不除, 一切药物都不起作用, 只有把宝玉 的心交给黛玉, 通过归心经的药引子, 以心达心, 生死不渝, 才 能除去黛玉之病的主证。 药方中说出坟墓里的珍珠做药引子, 有些阴森, 说出宝玉的心做君药那才叫真正的 “唬人一跳” ! 总 之, 宝玉药方表达的是誓死与黛玉相爱并结婚的决心, 如果用 两个字概括 “暖香丸” , 那就是 “爱” 和 “死” 。 把宝玉的心作为君药, 作为 “暖香丸” 的核心, 治疗黛玉心 病, 是以隐喻的形式出现, 但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宝玉会就此放 弃吗? 3. 宝玉药方主旨的继续体现及沟通分析疗法 宝玉药方在 第28回出现以后, 再没有任何字面意义的直接记述。 人们不禁要 问: 如果宝玉真的认为这些药非常灵验, 能够根治黛玉生理的病 证, 那么王夫人表示不给钱配药, 宝玉能善罢甘休吗? 他为什么 不继续要钱? 为什么不去找贾母或其他人筹钱? 事实上宝玉不 仅不再要钱配药, 而且在其他任何场合宝玉都再也不提这个药 方。 这个事实也说明宝玉药方不是为做成药给黛玉吃的, 宝玉药 方是做心理安抚和心理治疗的。 黛玉没能听懂宝玉药方背后的 真意, 使宝玉的预期目的没有达到, 那么宝玉能善罢甘休吗? 绝 对不会, 宝玉一定要找机会再次表达。 不过在没有王夫人、 宝钗 等在场的情况下 , 宝玉已经没有必要兜圈子重述药方的细节, 而 是直截了当说出 “暖香丸” 的核心——君药, 这样直接的表达共 有3次, 分别在第32、 34和57回。 在 《红楼梦》全书中, 也只有这3 个回目的标题直接显示出宝、 黛的爱情。 3.1 第32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宝、 黛爱情是整部《红 楼梦》故事情节的主线, 第32回是宝黛关系的转折点——明确 恋爱关系。 宝玉沉迷于 “暖香丸” 的君药——对黛玉的爱心, 致 使 “心迷活宝玉” , 当面向她 “诉肺腑” 。 宝玉瞅了半天, 方说道 “你放心” 3个字。 黛玉听了 , 怔了半 天, 方说道: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不明白这话。 你倒说说怎 么放心不放心” ? 宝玉叹了一口气, 问道: “你果不明白这话? 难 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 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 就 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 。 黛玉道: “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 的话” 。 宝玉点头叹道: “好妹妹, 你别哄我。 果然不明白这话, 不但我素日白用了心, 且连你素日待我的心也都辜负了。 你皆因 总是不放心的原故, 才弄了一身病。 但凡宽慰些, 这病也不得一 日重似一日” 。 黛玉听了这话, 如轰雷掣电, 细细思之, 竟比自己 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 竟有万句言语, 满心要说, 只是半个 字也不能吐出, 只管怔怔的瞅他……眼中泪直流下来……说道: “你的话, 我都知道了” 。 黛玉走了 , 宝玉还站在那里发呆, 袭 人来送扇子, 宝玉误认为是黛玉, 说道: “好妹妹! 我的这个心, 从来也不敢说; 今日大胆说出来, 就是死了也是甘心的! 我为

。 从微小的药量和起非主要作用看, 珍珠是药
[17]

引子, 是使者(方剂中的君、 臣、 佐、 使, 使就是药引子, 起引经 报使作用) 。 从中药理论归经看, 珍珠归心经、 肝经 ; 宝玉要 通过不能吃的珍珠做心理暗示的引经使者, 让君药达到黛玉的 心、 肝。 珍珠归肝经, 疏肝可以明目, 让黛玉看清宝玉的态度; 珍珠归心经, 君药通过心经达到心脏, 让黛玉安神定惊。 那么宝玉方子中的君药是什么呢? 药方的名字又是什么 呢? 这两个问题宝玉讲话时都回避了 : “我这个方子, 比别的不 同。 那药名儿也古怪, 一时也说不清” ; “龟大何首乌, 千年松根 茯苓胆诸如此类的药, 不算为奇, 只在群药里那为君的药, 说起 来唬人一跳” ! 其实宝玉药方的名字是可以说清的, 此药方的产生是由 黛玉谈冷香丸, 抱怨没人关心自己引起, 又由黛玉 “人家有 ‘冷 香’ , 你就没有 ‘暖香’ 去配他? ” 之讽刺而激发。 从药方的组成 看, 宝玉配的确都是热性暖香之药, 其意义不在于吃, 而在于温 暖黛玉之心, 与 “冷香” 相对! 因此药名叫 “暖香丸” 合适, 但这 样叫会直接冒犯薛宝钗, 所以宝玉以 “一时也说不清” 相搪塞。 “暖香丸” 不是通常意义下的方剂丸药, 而是专治黛玉心病的 心理安慰剂。 脂砚斋关于宝玉药方的拟名, 最早主张 “以暖香名 之” 。 “宝玉说药方” 一段, [庚辰本眉批635]: “写得不犯冷香丸 方子。 前 ‘玉生香’ 回中, 颦云他有金你有玉, 他有冷香你岂不该 有暖香, 是宝玉无药可配矣。 今颦儿之剂若许材料皆係滋补热 性之药, 兼有许多奇物, 而尚未拟名, 何不竟以暖香名之, 以代

?

188 ?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玉应该和宝钗结合。 黛玉既无外助, 又无内援, 偏要把身家性 命孤注一掷地押在宝玉身上, 梦想逾越封建社会的伦理纲常, 违背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的婚姻制度; 宝黛恋爱的思想内核与 封建礼教相冲突, 而且对抗封建家庭的根本利益。 第63回, 大 家玩掣签游戏, 曹雪芹笔下的黛玉掣出的是芙蓉花, 题着 “风 露清愁” 和 “莫怨东风当自嗟” , 表明了曹公对黛玉悲剧人生的 预言, 而且强调在自身缺点上找原因。 黛玉的身世经历决定了 她的心理和性格, 而她的心理和性格又决定了她的选择和失败 的命运。 她为自己制造了永远解决不了的难题。 为此颦儿几乎 无一刻不在揣摩着宝玉的行踪, 惦记着宝玉的情感所系, “焦 首朝朝还暮暮, 煎心日日复年年” “一年之中通共也只好睡十夜 满足的觉” “游丝软系飘春榭” “红消香断有谁怜” 。 黛玉葬花 是自怜、 自珍, 是自身心理阴影的行为表现; “无立足境, 方是干 净” 是她心态的表露, 也是命运的写照。 眼睛在流泪, 心里在滴 血。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事物的另一面, 即黛玉人生真善美和轰 轰烈烈热恋的一面。 黛玉保持着纯真的天性, 敢爱敢恨, 不顾 及一切不利于自己的因素, 倾全力追求美好的理想。 人的需要 和追求是分层次的, 根据需要层次论和动机层级说(hierarchy of needs)——A · 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 1908年-1970 年) 人本主义心理学(humanistic psychology) 的核心, 要点是高 级动机的出现以低级需要的基本满足为条件, 但只有高级需要 的追求和满足才能使人产生更深刻的内在幸福和丰富感。 动 机层级说以自我实现(self actualization人的价值的完满实现) 为最高目标, 创造潜能的发挥或自我实现能给人以高峰体验 (peak experience) 。 通常高峰体验指一种短暂的狂喜、 入迷、 出神、 极大的幸福感和愉快, 以致短暂性的时间和空间定向 失调及头脑得到涤荡的感觉。 这种体验多发生在自我实现者 身上[4]199,311。 自我实现很少人能达到, 因为大多数人成年后仍然 在为满足那些低级需要而努力。 高素质的林黛玉的生命追求就 是为自我实现,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 “黛玉听了这话, 如轰雷 掣电……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 竟有千言万语, 满 心要说, 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出, 只管怔怔地瞅他” , 这就是最 典型的自我实现和高峰体验, 这是她一生中最成功最幸福的时 刻! 黛玉一生有这样精彩的时刻——有气概、 不窝囊, 有价值、 没白活! 为此, 脂砚斋[王府本夹批8b]有贴切点评: “何等神佛
[2]529 开慧眼! ” 这个评语与 “高峰体验” 异曲同工, 说明东西方心

你, 也弄了一身的病, 又不敢告诉人, 只好挨着! 等你的病好了 , 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 ——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 以上记述非常明确地突出了宝、 黛二人的心理疾病, 宝玉 的这些话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 他深刻认识到心理疾病的严重 性, 两次用 “弄了一身的病” 。 为什么把心理问题看成全局性的 病? 为什么两个人都是 “一身的病” ? 是夸大其词吗? 曹雪芹是 非常严谨的现实主义作家, 同时又是百科全书式的理论家, 他 的叙述在医学理论上完全立得住脚。 《黄帝内经·素问》 灵兰秘 典论篇第八: “心者, 君主之官也, 神明出焉……凡此十二官者, 不得相失也。 故主明则下安, 以此养生则寿, 殁世不殆, 以为天 下则大昌。 主不明则十二官危, 使道闭塞而不通, 形乃大伤, 以 此养生则殃, 以为天下者, 其宗大危, 戒之戒之” ! 神明出于心, 心是君主之官, 主明即心理健康, 则下安, 主不明则十二官危, 形乃大伤, 即 “一身的病” ! 第二, 强调宝玉确实也患了心理疾 病。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 “心” 字突出在题目中, 而 “心迷” 二字也有心病的意思。 与患生理疾病不同, 中国人把心理疾病 一向看作个人的重要隐私, 不肯轻易示人, 直到今天也是如此。 “我为你, 也弄了一身的病, 又不敢告诉人, 只好挨着” ! 宝玉 这话说明他的病因不是生理上的, 而是心理上的。 脂砚斋评语 也是这么认为, [蒙古王府抄本夹批8a]: “真疼真爱真怜真惜中, 每每生出此等心病来”
[2]529

。 “等你的病好了 , 只怕我的病才得

好呢” ! 生理上的病没有这种逻辑关系, 只有心理上的病二人 才有如此感应, 以至 “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 以上记述反映的更重要内容: 两人对话用了13个 “心” 字, 是 全书宝、黛恋爱的高潮。 首先, 宝玉对 黛玉所做的心理分 析, 切中要害: “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 才弄了一身病。 但 凡宽慰些, 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 。 “不放心” 是黛玉的心 理疾患的最大症结所在, 是对爱的补偿缺陷的作用, 是躲不开 的魔障, 笼罩在黛玉的心头。 黛玉不放的是宝玉的心, 宝玉看 的非常准确, 因此一语点明黛玉心病。 宝玉把自己对黛玉爱恋 的真心——宝玉药方的君药—— “我的这个心” “从来也不敢 说” “说起来唬人一跳! ” 空前明确地表达出来了 , 这是治疗黛 玉心病的主药! “今日大胆说出来, 就是死了也是甘心的! ” 与 宝玉药方暗示的, 就是死了两人在坟墓里也要结合, 完全是一 个意思。 因此 “诉肺腑” 是 “暖香丸” 隐喻的明确再现; “你放 心” 是 “我爱你” 的直译。 宝玉还直言两人得的都是心理疾病, 心病相通, 把黛玉心病治 “好了” , 宝玉的心病 “才得好” ! 其次, 黛玉也做出了空前明确的积极反映—— “你的话, 我 都知道了” ! 知道什么? 她知道了宝玉有一颗真爱她的心, 彻悟 之前, 黛玉恰巧听见宝玉在众人面前颂扬自己——从来不鼓动 宝玉追求功名, 这番言论也起到冰释前嫌的作用。 黛玉对宝玉 的真正理解, 是在她经过长期艰难痛苦的心路历程后达到的光 辉顶点。 在这个冷漠的世界中, 宝玉是黛玉唯一的精神寄托, 获得 宝玉的爱是黛玉人生的光明, 最大的幸福。 但是形势太恶劣了 , 在强敌环伺的大观园中, 贾元妃、 王夫人和薛姨妈等都认为宝

理学是相通的, 是有相同规律可循的。 对黛玉表现的描写, 说明 曹雪芹太了解人性的心理了 , 他对人物灵魂的深刻挖掘即自我实 现的高峰体验, 表明他的伟大——他不愧是心理学的先驱。 宝玉药方的君药——对黛玉的一颗真爱之心, 在治疗黛玉 心病过程中取得了奇效, 使宝黛感情关系出现了重大转折。 32 回以后黛玉再也不跟宝玉吵闹了 , 君药对证了 , 恰如宝玉当初所 言: “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 。 君药让这一对痴男怨女相互之间 达成了真正的理解。 当然, 宝玉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 他深知黛 玉对爱情的选择没有两手准备, 是以命相许, 因此宝玉抱定了 俩人一块儿赴死的决心, 这就是宝玉药方的初衷。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3.2 第34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宝玉挨打后黛玉探伤, 宝玉怕黛玉出门中暑, 埋怨她来; 又怕她心疼, 谎称受伤是装 出来的。 黛玉 “两个眼睛肿得桃儿一般, 满面泪光” , “听了宝 玉这番话, 心中虽有万句言词, 只是不能说得” (心疼爱怜宝 玉的话不能当众说, 因此转而) “半日抽抽噎噎的道: ‘你可都 改了罢’ ” ! 宝玉听说, 便长叹一声道: “你放心! 别说这样话。 我便为这些人死了, 也是情愿的” ! 当着众人面说 “为这些人 死了 , 也是情愿的” , 实指为林妹妹一人死是情愿的。 又是一个 “你放心” , 同时又和 “死”联系在一起, 与32回 “就是死了也 是甘心的” ! 如出一辙。 宝玉忍受着棒伤之痛, 却一心想着黛玉 的病根—— “不放心” ; 又说出 “你放心” 3个字, 意即 “我的心 全给你了” ——这是医治你心病的君药。 当天晚上, 宝玉叫晴 雯给黛玉送去 “两条旧帕” 。 黛玉知道, 新帕是为用的, 旧帕传 递的是宝玉的心——曹雪芹在这里又把君药突出, 题目中称 之为 “情中情” 。 “两条” 者一对也, 两心相印; “旧帕” 者—— “就怕” “不放心” !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 妹妹的反映: “宝 玉这番苦心能领会我这番苦意” ! 黛玉完全理解了宝玉的 “情 中情” —— “苦心” , 准确对着自己的 “苦意” —— “心中虽有万 句言词, 只是不能说得” 。 “诉肺腑” 之后 “苦心” “苦意” 的结 合更加亲昵默契了 , 而且 “旧帕” 是实物, 是承诺的信物, 是比 金锁、 金麒麟贵重一万倍的无价之宝。 “黛玉体贴出绢子的意 思来, 不觉神痴心醉……一时五内沸然, 由不得余意缠绵” 。 这 又是一次幸福的高峰体验, 虽然黛玉 “想到私相传递, 又觉可 惧” , 但这些顾虑压不住发自内心的强烈欢乐, 这种情绪反映了 埋藏在黛玉心灵深处价值观实现的真实感知, 与 “诉肺腑” 那 次体验何其相似, 合乎高峰体验的心理学规律。 并且这一次高 峰体验激发出黛玉自我实现的创造力, 研墨蘸笔, 作出 “题帕 三绝” ; 黛玉题帕定情是对宝玉赠送无价之宝的回应。 值得注 意的是: 一个大胆赠帕, 一个无畏题诗, 都是犯了大忌; 后面发 生的抄检大观园, 正是冲着绞杀自由恋爱而来。 现 代 心 理 学 有一 个 概 念 叫“ 认 知 评 价 ” (c o g n i t i v e appraisal) , 意思是心理医生应了解患者的压力源, 并清楚解 决该压力源的可用资源, 对比做出评价。 曹雪芹安排宝玉对黛 玉 “诉肺腑” “传 ‘旧帕’ ” , 说明认知评价准确, 在当时的社会 环境和条件下, 充分利用了解决黛玉压力源的可用资源, 使治 疗达到了最有效的水平。 3.3 第57回 “慧紫鹃情辞试莽玉” 本回紫鹃节外生枝, 因 担心黛玉婚姻, 向宝玉设言: “你妹妹回苏州家去” , 致使宝玉 得了 “急痛迷心” 之症, 便如头顶上响了一个焦雷一般。 两个眼 珠儿直直的起来, 口角边津液流出……手脚也冷了 , 话也不说 了! 宝玉文质彬彬之人, 并非鲁莽之辈, 但在与黛玉感情问题 上表现出过于敏感且莽撞。 标题一个 “莽” 子 “试” 出宝玉的心 病——失去黛玉的爱情, 心理马上不正常, 甚至无法活了 。 黛玉 听说宝玉不中用了 , 哇的一声, 将所服之物, 一口呕出, 一时面 红发乱, 目肿筋浮, 喘得抬不起头来。 紫鹃忙上来捶背。 黛玉 道: “你不用捶, 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 ! 如上记述说明
[18]

?

189 ?

黛玉已经打碎了 “不放心” 的心理魔障, 而且宝黛二人早已心 心相印, 视对方为自己的生命, 没了对方自己就不能活或不想活 了 。 还是黛玉最了解宝玉的心, 对紫鹃道: “你说了什么话, 趁早 去解说, 他只怕就醒过来了” ! 待宝玉醒来说道: “我只顾这会 子立刻我死了 , 把心迸出来, 你们瞧见了 , 然后连皮带骨, 一概 都化成一股灰, 再化成一股烟, 一阵大风, 吹的四面八方都登 时散了 , 这才好” ! 一面说, 一面又滚下泪来。 当宝玉被诈, 误 认为黛玉又 “不放心” 时, 万般无奈, 希望自己对黛玉的一颗红 心——治黛玉病的君药迸出来, 给人看, 然后死了干净。 接下来 宝玉用比 “诉肺腑” 更直白的方式说出心里话: “活着, 咱们一 处活着; 不活着, 咱们一处化灰、 化烟” , 这是宝玉药方的真意 明明白白地表露出来了! 滴泪为墨, 研血成字, 在濒死的关键时 刻宝玉仍然强调两个方面: 第一, “暖香丸” 的君药——宝玉的 心; 第二, “暖香丸” 表达的意志——宝玉誓死与黛玉相爱。 3.4 沟通分析疗法(transactional analysis, 简称TA)和人本 主义心理学(humanistic psychology) 曹雪芹关于心理治疗的思 想和方法, 不仅继承了 《黄帝内经》 以来的传统, 而且更宝贵的 是他有自己独特的创造发明, 与100多年以后才产生的现代心理 学最先进的治疗方法不差累黍。 以宝玉药方为中心, 前因后果的陆续展开过程非常符合现 代心理学的一种精神疗法——沟通分析疗法; 而且此方法密切 结合了存在主义——人本主义的治疗, 强调人的价值, 治疗的 方向直接指向个体的自我实现、 心理成长, 指向更有意义的人 际关系和生活态度。 美国心理学家艾瑞克 ·伯恩 (Eric Berne, 1910年-1970年) 将 “安抚” (stroke)定义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认可, 并认为安 抚对个体的生理和心理健康而言是不可或缺的 [19]。 通过安抚 和沟通, 可以达到心理治疗的目的。 宝黛情感淤塞除因为时代 的约束致使路太窄外, 重要原因是二人的情太浓, 浓到难以流 通。 宝玉要想对黛玉进行有效的安抚和沟通, 前提条件是深 入了解患者的真实感情和具体的心理表现特点。就在宝玉药 方公布的第28回, 知道黛玉未能理解其寓意, 宝玉和朋友去喝 酒, 唱出了 “红豆曲” , 用10个 “不” 字深情地表现出对黛玉了 解之细微, 缠绵悱恻, 相思滴血泪: “滴不尽” “开不完” “睡不 稳” “忘不了” “咽不下” “照不见” “展不开” “捱不明” “遮不 住” “流不断” 。 尤其那 “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 更是对黛玉心 理状态的深刻理解: “旧愁” 指黛玉对父母故乡思恋的孤儿情 结, “新愁” 指总是 “不放心” 的爱情心结。 医治黛玉的心理疾 患, 首要解决的是解开爱情心结这个 “新愁” , 使用的心理治疗 方法便是安抚和沟通。 国际沟通分析协会定义 “TA是一种人格理论, 也是一种系 统的心理治疗方法, 以达到使人成长和改变的目的” , “达到了 改变目的也叫再决定” 。 TA的重点在 “沟通” , 沟通是指两个人 之间的互动。 根据沟通发起方选择的自我状态、 发起者希望对 方采用的自我状态及接受方回应时的自我状态, 可以将沟通分 为3种型态。 ①互补沟通 (camplementary transaction) , 这种型

?

190 ?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或行动转移到较为安全的情境下释放出来, 如现实生活中患者 对上级的愤怒和不满情绪, 在家中对亲人发泄出来, 与黛玉的 表现形式一致。 王昆仑先生曾经写道: “凡是黛玉与宝钗或湘
[20] 云的抵触, 在形式上总变成黛玉和宝玉的冲突” , 看出宝玉

态是建设性的; ②交错沟通 (crossed transaction) , 这种型态发 生在发起方和回应方的自我状态不一致时, 甚至出现破坏性对 话; ③隐藏沟通 (ulterior transaction, 也叫暧昧沟通) , 表面上传 达的是公开的、 社会层次的讯息, 实质上传达的是隐藏的、 心 理层次的讯息, 以暗示方式表达。 一个成功的沟通分析治疗, 可以帮助当事人对于现在的行为与生活方向重新做决定 (再决 定) , 如下的公式能够表达其要点: 再决定治疗法=精神分析+ 沟通分析+完形。 曹雪芹在描述宝玉对黛玉施行沟通分析疗法的同时, 非常 可贵地强调人的价值, 治疗的方向直接指向个体的自我实现、 心理成长, 指向更有意义的人际关系和个体选择的自由度; 治 疗更为关注的是改善和提高心理功能, 而不仅仅是纠正处于失 调的症状。 这种明确的思想意识正是200年后才产生的马斯洛 的存在主义——人本主义治疗学派的观点。 宝玉药方出台及宝玉前后的表现, 实践了典型的沟通分 析, 完成了再决定治疗。 宝玉作为沟通发起方, 处于心理医生地 位, 目的是治疗黛玉的心病; 对黛玉的心理病因分析, 把童年遭 遇的补偿缺陷(缺少爱、 没有安全感)看作是神经症的源头, 对 宝玉 “不放心” 是最主要症结的所在, 是黛玉遭受精神折磨的 病因。 宝黛沟通的过程, 穿插着互补、 交错和隐藏3种沟通型态。 关于宝黛之间的交错沟通, 曹雪芹在第29回有一段明确的直 白: 宝玉对黛玉 “早存一段心事, 只不好说出来, 故每每或喜或 怒, 变尽法子, 暗中试探。 那黛玉偏生也是有些痴病的, 也每用 假情试探——如此两假相逢, 终有一真; 其间琐琐碎碎, 难保 不有口角之事” 。 宝黛用试探方法玩 “捉迷藏” 的心理游戏, 造 成诸多误会, 属于典型的交错沟通。 其中最突出的1次发生在第 29回, 张道士提亲一事本使宝玉非常反感, 黛玉反倒歪派奚落 起来: “我那里能够像人家有什么配得上你的呢! ” (暗指宝钗 与宝玉的金玉之配)宝玉为表诚心, 以摔玉进而砸玉明志: 不 要 “好姻缘” ; 黛玉非但不领情, 还要再压人一头, 用剪子铰碎 自己为那玉穿的穗子。 “多情女情重愈斟情” , 斟酌出现过度偏 差是病态心理的反映。 黛玉的这些言行是自卑感的补偿表现, 自卑的反面是自负, 强烈的补偿情绪使人理智失控, 在沟通中 自负的表现通常是你魔高一尺, 我一定道高一丈。 这种表现是 弗洛伊德理论中自我防御机制之一的 “反向作用” (reaction formation) 。 这种作用的反复强化, 形成心理定势(set) , 由先 前心理活动所形成的准备状态, 决定着同类后继心理活动的趋 势。 如此心理定势黛玉在宝玉身上使用屡见不鲜, 如第22回, 黛玉错恼宝玉拿她比戏子, 宝玉知道这样说下去毫无结果, 于 是赌气欲回房中。 黛玉见他去了 , 不禁自己越发添了气, 便说道: “这一去, 一辈子也别来, 也别说话” ! 这种表现也是 “魔高一 尺道高一丈” 的心理定势。 自卑者施以颜色时选择的对象一般是可以欺负的人, 亲 近的或软弱的, 宝玉符合条件。 宝玉的条件符合攻击性防御机 制—— “移位作用” (displacement) 的对象。 患者把不良的情感

是黛玉 “移位作用” 的对象。 笔者在这里仅举宝钗4例。 第8回宝 钗述说吃冷酒之危害, 宝玉觉得有理便令人烫来方饮。 此时恰 紫鹃让雪雁送小手炉为黛玉取暖, 黛玉乘机奚落道: “那里就 冷死我了呢! 也亏了你, 倒听他的话, 我平日和你说的, 全当耳 旁风, 怎么他说了你就依, 比圣旨还快呢” ! 第19回, 黛玉知道 宝钗吃的冷香丸是她哥哥薛蟠采药炮制的, 联想到自己没有亲 兄弟疼爱, 逆反地提出 “暖香” 概念, 把气撒在宝玉身上: “蠢 才! 蠢才! 你有 ‘玉’ , 人家就有 ‘金’ 来配你, 人家有 ‘冷香’ , 你就没有 ‘暖香’ 去配他” ?第22回, 贾母为宝钗过生日定了一 班戏, 宝玉想着黛玉, 问 “你爱听哪一出? 我好点” 。 黛玉冷笑 道: “你既这么说, 你就特叫一班戏来, 捡我爱的唱给我听, 这 会子犯不上借着光儿问我” 。 第28回, 元春赏的端午节礼, 宝玉 与宝钗同样, 宝玉把自己的东西送去让黛玉拣, 她道: “我没这 么大福禁受, 比不得宝姑娘, 什么金什么玉的, 我们不过是草木 之人” ! 黛玉把对宝钗的妒忌都 “移位作用” 在宝玉身上了。 黛 玉的自我状态和沟通方式与其早年娇生惯养和亲人离丧决定 的人生脚本有关。 宝黛二人为突破那些妨碍他们前进的游戏和脚本, 找到 了以健康方式解决问题的方法, 即用真诚和尊重建立互补沟 通, 如 “诉肺腑” 及 “情辞试莽玉” 事件中的二人互动, 都非常 成功。 说宝玉起到黛玉心理医生的作用, 不仅因为他善于安抚 和沟通, 而且他还能把已经形成的交错沟通转化成互补沟通。 “砸玉铰穗”事件, 明明是因为黛玉心性发作引起并使之恶 化, 事后还是宝玉上门去赔不是。 当紫娟说 “我只当宝二爷再 不上我们的门了 , 谁知道这会子又来了” 。 宝玉笑道: “你们把极 小的事倒说大了。 好好的为什么不来? 我就死了 , 魂也要一日来 一百遭。 妹妹可大好了” ? “你要打要骂, 凭你怎么样, 千万别不 理我” ! 说着, 又把 “好妹妹” 叫了几十声。 这是多么好的安抚, 多么好的沟通转化! 至于隐藏沟通, 是很讲究技巧的, 既可以出现不成功、 甚至 负面意义的表现, 也可以产生有正面意义的促进。 隐藏沟通负 面例子最典型的是第23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 宝黛二人看 西厢记, 本来是沟通的良机, 可是当宝玉引 “妙词” “我就是个 ‘多愁多病的身’ , 你就是那 ‘倾国倾城的貌’ ” ! 黛玉把这 “妙 词” 当成了戏弄她的污秽言语, 不觉带腮连耳的通红了 , 登时竖 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 瞪了一双似睁非睁的眼, 桃腮带怒, 薄面 含嗔, 指着宝玉道: “你这该死的胡说了! 好好儿的把这些淫词 艳曲弄了来, 说这些混账话欺负我! 我告诉舅舅、 舅母去! ” 说 到 “欺负” 两个字上, 早又把眼圈红了 , 转身就走。 这段话脂砚 斋有点评, [庚辰本夹批524]: “看官说宝玉忘情有之, 若认作有
[2]433 心取笑, 则看不得《石头记》 , 唬杀急杀” ! 黛玉态度的偏狭

和激烈突然把好事变遭, 让宝玉感觉浅了不是, 深了也不是,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无所适从。 黛玉做为沟通回应方, 其自我状态是压抑于无意识 中的 “尊严” 动机突然表露。 本来 “妙词” 隐藏的信息正是黛玉 最需要的, 但由于她神经质的发作, 颠覆了事物的主体。 为了明 确黛玉的心理问题, 曹雪芹在同一回紧接着的描写, 起到显著 的衬托作用, 这就是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 黛玉走到梨香院墙 角外, 听到十二个女孩子演习戏文: “良辰美景奈何天” “只为 你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你在幽闺自怜” 。 黛玉刚呵斥了宝玉, 转身听到类似 “妙词” , 竟 “不觉心动神摇” “如醉如痴” “眼 中落泪” 。 “妙词通戏语” 与 “艳曲警芳心” 是对比手法, 突出 了黛玉前后情绪的巨大反差, 判若两人。 “妙词” 与 “艳曲” 本 属同类, 都用来表达男女爱情, 但在黛玉心理上的反应大相径 庭, 一个 “通戏语” , 另一个 “警芳心” , 忽而说成是 “淫词艳 曲” “混账话” , 忽而又觉得 “艳曲” 珍贵美好, “如醉如痴” , 在这里曹雪芹遣词造句别有用心, 有意暴露黛玉的心理疾病。 宝玉这一次沟通失败的教训, 导致后来用宝玉药方表达隐藏的 真意时, 手法更加隐晦, 使得黛玉没能听懂, 造成这次隐藏沟 通未能成功。 宝黛隐藏沟通最成功的例子是传旧帕 “情中情情 感妹妹” , 使宝玉的 “苦心” 和黛玉的 “苦意” 默契结合, 他们以 察觉的、 自发的及亲密的自主性生活型态, 去取代受到游戏与自 我挫败的生活脚本所支配的生活型态。 再决定治疗法公式的最后一项是完形, 完形是心理学概念 (Gestalt, 又称格式塔) , 强调人是有组织的整体, 完形治疗可 以帮助患者表达被压抑的感受, 并且认识到过去的冲突中那些 未解决事件被带入了现实的新的关系之中, 个体只有解决这些 事件才能获得成长。 因此, 把心理治疗看作情感、 思想、 行动的 整合过程; 在格式塔治疗中, 治疗师鼓励患者说出内心真实的 声音, 建立真诚的联系, 使心理异常的人放弃僵化的定向经验, 消除恐惧、 不放心的根源, 俾能恢复其整合的人格, 这便达成了 完形。 宝玉以爱黛玉的一颗心作为君药, 帮助黛玉改写自己早 年形成的生活脚本, 澄清她的自我状态; 亮明 “君药” , 消除黛 玉的焦虑, 使她的生活态度变得积极和振奋; 安抚和沟通使黛 玉的思维和行为模式都得到改善, 打碎了 “不放心” 的魔障, 达 到了完形, 从而做出健康心理的 “再决定” , 再也不与宝玉吵架 了 , 实现了宝玉做为心理医生的预期疗效——对证下药的 “暖 香丸” , “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 。 需要指出, 黛玉打碎了 “不放 心” 的魔障, 突然的感知重组使问题得到解决, 达到自我觉醒 的治疗目的, 即达到了完形。 这是针对黛玉当前最严重的心理 问题——爱情心结而言, 并不能因此说黛玉的抑郁性人格、 强 迫性思维和心理过敏反应明显等病症一扫而光。黛玉的“旧 愁” ——孤儿、 故乡情结还没有去掉, “新愁” ——爱情心结虽 说是解开了 , 但前面还有新愁, 那就是更为严峻的婚姻之愁, 心 理问题面临新的考验。 宝玉思想的先进性重要的在于他认为爱是人的权利, 他为 人权呐喊, 为妇女助威, 在封建独裁制的重压下极力抗争; 现 实情况是宝玉医得了黛玉的心病, 医不了社会之病, 他们把生 命交给爱情, 却无法把握婚姻, 最终为社会所害; 但是宝玉的

?

191 ?

榜样揭示出人间的一个道理: 如果你真爱一个人, 那么你不仅 要表现出你的真诚, 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能力和耐心做好她的心 理医生, 接受她的倾诉、 发泄, 认真与她沟通。 《红楼梦》关于 黛玉精神障碍产生的原因、 发展变化和心理治疗方法, 尤其是 沟通分析疗法—— “暖香丸” 处方治心病, 是心理学的绝佳案 例, 这在其它史书乃至医书上是很难寻觅到的。 4. 薛蟠用假药方做成了真药? 宝玉药方是为治黛玉心病 的, “听话听声, 锣鼓听音” 。 薛蟠不理解药方的奥妙, 演出了戏 剧性的一幕。 宝玉说: “前年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 我才给了他这方 子” 。 宝玉为什么不愿给? 因为这方子的意义是象征性的, 不可 以随便使用, 他对黛玉的用心又不能随便示人。 薛蟠使劲要, 一定知道这方子是宝玉为林妹妹寻来的, 相信必是好药方。 宝 玉没成想这 “暖香丸” 方子让薛蟠得了去, 假变真了 , 所以宝玉 又说: “他拿了方子去, 又寻了二三年, 花了有上千银子, 才配成 了” 。 薛蟠花钱费力配药, 给谁吃? 从当时薛蟠的感情生活看, 这药一定是为香菱配的。 第4 回, “薛蟠见英莲生的不俗, 立意买了作妾” , 为此闹出人命官 司, 造成冯渊冤案。 香菱的美丽连贾琏看见都眼馋了 。 第16回, 贾琏对凤姐笑道: “我方才见姨妈去, 和一个年轻的小媳妇子 刚走了对脸儿, 长得好齐整模样儿——叫什么香菱的, 竟给薛 大傻子作了屋里人, 开了脸, 越发出跳的标致了! 那薛大傻子真 玷辱了他” ! 第25回 “魇魔法叔嫂逢五鬼” ,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 独有薛蟠比诸人忙到十分去: 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 又恐薛宝 钗被人瞧见, 又恐香菱被人臊皮, ——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 上做功夫的, 因此忙的不堪。 说明那时薛蟠很在意香菱。 第79回 “薛文起悔娶河东吼” , 宝玉和香菱的对话, 证明宝 玉知道薛蟠的品性, 但曾很疼香菱。 香菱说: “我也巴不得早些 娶过来, 又添一个作诗的人了” 。 宝玉冷笑道: “虽如此说, 但只 我倒替你担心后虑呢” ! 香菱道: “这是什么话? 我倒不懂了” 。 宝玉笑道: “这有什么不懂的? 只怕再有个人来, 薛大哥就不肯疼 你了 。 ” 香菱听了 , 不觉红了脸, 正色道: “这是怎么说! 素日咱们 都是斯抬斯敬, 今日忽然提起这些事来, 怪不得人人都说你是个 亲近不得的人” ! 一面说, 一面转身走了 。 宝玉见他这样, 便怅然 如有所失, 呆呆的站了半天, 思前想后, 不觉滴下泪来。 单纯的香菱听了宝玉的话, 先是 “红脸了” , 然后又翻了 脸。 其实宝玉真真为香菱着想, 因为只有宝玉知道薛蟠使劲要 药方子是为谁, 所以说话时用了 “只我” , “只我” 才能说得深了 一些, 但绝无调戏之意。 香菱的翻脸, 也说明她不知道宝玉了解 一些内情, 误会宝玉无缘无故把话说深。 第80回说香菱 “虽然在薛蟠房中几年, 皆因血分中有病, 是 以并无胎孕” 。 此话更说明薛蟠曾为香菱寻医问药。 有两个细节描写说明香菱对薛蟠是有感情的。 第47回, 柳湘莲打了薛蟠, 薛姨妈和宝钗回来之后, 见香菱哭得眼肿, 才知道薛蟠被打了。 第62回, “香菱斗草” , 香菱道 “凡蕙有两 荳官笑道: 枝, 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 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 。

?

192 ?

中华中医药杂志 ( 原中国医药学报 ) 2015年1月第30卷第1期 CJTCMP , January 2015, Vol . 30, No. 1
人文精神融通的力量, 《红楼梦》永远承载着中华文化的重负, 承载着中国人的梦想。 参 考 文 献

“你汉子去了大半年, 你想夫妻了 , 便扯上蕙也有夫妻, 好不害 羞” ! 香菱听了 , 红了脸, 忙要起身拧他。 为什么薛蟠肯花上千两银子为香菱配药? 要说薛蟠这个 人, 有坏、 混、 霸的一面, 也有傻呆、 热心、 大方的一面。 第13 回, 秦可卿去世, 见贾珍“几副杉木板皆不中意” , 薛蟠竟把 “当年先父带来的, 原系忠义亲王老千岁要的” 铁网山出的高 级木材, 拱手相送, 并笑道: “拿着一千两银子, 只怕没处买, 什 么价不价” 。 薛蟠对女人并无长性, 但他与香菱热恋中时, 肯为 她花钱治病, 以求得子, 可以理解。 曹雪芹在《红楼梦》开篇诗中有这样的话: 满纸荒唐言, 谁 解其中味? 这个 “味”有药味的涵义。 宝玉药方和解释言语看 似荒唐, 实则有深味, 它是宝玉的爱情宣言, 同时也预示了悲剧 结局, 是暗伏的纲领, 贯穿《红楼梦》的很多章节, 体现出宝黛 爱情的主线作用。 不理解宝玉药方的真意, 就不能融会贯通地 理解宝黛关系的发展。 250多年前, 全世界还没有产生心理学, 《红楼梦》 已为我们展示出心理学的多彩内容。 中西医在医理、 药理和治疗方法上多有抵牾, 难以融合。 事实上中国医学与西 方医学最早接轨的部分是心理学, 理由是在心理学的分析和治 疗方面中西医是一致的、 共通的, 《红楼梦》是很好的范本, 它 涉及当今世界心理治疗理论的4种主要派别, 即分析心理学(也 称精神动力学) 、 行为主义心理学、 认知心理学和人本主义心理 学, 涉及到这些理论的实质性内容。 中医心理学最致命的问题在 于典籍医书的记载中, 缺乏心理治疗实施的具体过程和完整的 医案, 因此《红楼梦》提供的林黛玉的病例和记录的治疗医案 填补了空白, 是最难得的, 也是最宝贵的。 曹雪芹懂得心理病因 分析, 症状描述非常典型, 安排宝玉做黛玉的心理医生恰如其 分, 制定了解开心结的一系列心理治疗方法, 其中包括用暖香丸 治黛玉的心病。 这些丰富的实践与现代心理学的理论惊人的不 谋而合。 曹雪芹理解社会, 参透人生, 对人性心理有深刻认识, 是超越时空的大彻悟。 能说古代中国没有心理学吗? 对于所有 不抱成见的有识者, 谁能不承认曹雪芹是史上难得的中医心理 学大师呢? 红学不仅存在于文学艺术的意义上, 而且还存在于 医药科技的意义上。 生理学、 心理学各占医学科学基础的半壁 江山, 冷香丸、 暖香丸是曹雪芹构思 《红楼梦》的巨制双飞翼, 飞翔中充沛着生理学与心理学融通的智慧, 充沛着中医药学与

[1] 曹雪芹.红楼梦.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271 [2] 法·陈庆浩.新编石头记脂砚斋评语辑校增订本.北京:中国 友谊出版公司,1987 [3] 阿德勒.阿德勒说自我超越.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2:2 [4] 美·爱德华﹒霍夫曼.马斯洛传——人的权利的沉思.北京:华 夏出版社,2003:198 [5] 美·理查德·格里格,菲利普·津巴多.心理学与生活.王垒, 王甦等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03:456 [6] 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传统医学.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 版社,1998:286 [7] 中国大百科全书·心理学.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1:169 [8] 辞海.北京: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3629 [9] 美·K·霍妮.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 1988:214 [10] 季建林.温故知新——重新认识Adolf Meyer及其心理生物学派.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1998,8(5) [11] 朱智贤.心理学大词典.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272 [12] 沙利文.精神病学的人际理论.H.佩里编辑.纽约:诺顿出版公司, 1953:17 [13] 林崇德.心理学大辞典.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1676 [14] 曹雪芹.红楼梦.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3版.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376 [15] 周汝昌.红楼夺目红.北京:作家出版社,2003:234 [16] 裴雪重.对《红楼梦》中冷香丸的研究.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4,29(11):3513 [17] 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一部).北京:中国医药 科技出版社,2010:216 [18] 美·菲利普·津巴多.津巴多普通心理学.6版.北京:中国人 民大学出版社,2013:641 [19] 艾瑞克·伯恩.人间游戏:人际关系心理学.北京:中国轻工 业出版社,2014:14 [20] 王昆仑.红楼梦人物论.北京:三联出版社,1983:214 (收稿日期:2014年6月6日)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答案解析
答案解析_公务员考试_资格考试/认证_教育专区。1、明确提出“使人类教育心理学化”的口号,为近代教育学的创立作 出贡献的是___。 A: 康德 B: 裴斯泰洛齐 C:...
2015年上海高考生物真题试卷(答案解析版)
2015年上海高考生物真题试卷(答案解析版)_高三理化生_理化生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2015 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上海卷 生命科学试题一、选择题(共 60 分,...
基础押题卷四(解析)
基础押题卷四(解析)_财会/金融考试_资格考试/认证_教育专区。16年度证券基金从业资格考试题 基础押题卷四(解析) 单选题 1.以下可以用来描述不同随机变量之间联系的...
基础押题卷二(解析)
基础押题卷二(解析)_金融/投资_经管营销_专业资料。基础押题卷二(解析) 单选题 1.()是欧洲大陆最大的投资基金管理中心和全球第一的基金分销中心。...
2014年高考真题——英语(北京卷)解析
2014年高考真题——英语(北京卷)解析_高三英语_英语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2014年高考真题——英语(北京卷)解析 2014 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英语(北京卷) ...
图形推理解析
图形推理解析 - 一、关于封闭性 有些图形无法从常规来想,比如我们面对阴阳八卦这样的图形时,我们就要尽可能的从 封闭性上来考虑了。 二、关于曲直性 对于曲直...
答案解析
答案解析_其它_工作范文_实用文档。人教 PEP 版三年级上册 Unit Three Look at me! 第一课时 知识演练场: 一、 ((( 答案:1.B 选出下列每组单词中不同类...
2014英语高考北京卷答案及解析_图文
2014 年北京高考英语试卷详细解析第一部分:听力(略) 第二部分:知识运用(共两节,45 分) 第一节 单项填空(共 15 小题;每小题 1 分,共 15 分) 从每题所...
真经5解析
对应:for=applied to; and=as well as 定位词:commercial refrigeration 详细音频解析戳: Q: 还是冰箱那篇, 为什么第 5 个空不能填 alternatives?在原文中不是...
2014年高考语文江西卷答案及解析(word版)
本题答案解析略。 2. 下列词语中,没有错别字的一组是() A. 弥乱 B. 伺候 C. 日晷 D. 萦回 【答案】C 【解析】 试题分析:A.舶来品。B.蜚声。D.入...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