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唐狄梁公碑 范仲淹


唐狄梁公碑 范仲淹 天地闭,孰将辟焉?日月蚀,孰将廓焉?大厦仆,孰将起焉?神器坠,孰将举焉?岩岩乎!克 当其任者,惟梁公之伟欤! 公讳仁杰,字怀英,太原人也。祖宗髙烈,本传在矣。公为子,极于孝;为臣,极于忠。忠孝 之外,掲如日月者,敢歌于庙中。公尝赴并州,掾过太行山,反瞻河阳,见白云孤飞。曰: “吾亲在 其下” 久而不能去。左右为之感动。诗有《陟岵陟屺伤》 , 。君子于役,弗忘其亲之深。于嗟乎: “孝 之至也,忠之所由生乎! ” 公尝以同府掾当使绝域,其母老疾。公谓之曰: “奈何重太夫人万里之忧!诣长史府请代行。 ”时 长史司马方睚眦不协,感公之义,欢如平生。于嗟乎:与人交而先其忧,况君臣之际乎! 公为大理寺丞,决诸道滞狱万七千人,天下服。其平武卫将军权善才,坐伐昭陵柏,髙宗命戮 之。公抗奏不却。上怒曰:彼致我不孝!左右策公令出。公前曰:陛下以一树而杀一将军张释之, 所谓假有盗长陵一坏土,则将何法以加之?臣岂敢奉诏谄陛下于不道!帝意解,善才得恕死。于嗟 乎: “执法之官,患在少恩,公独爱君以仁,何所存之远乎! ” 髙宗幸汾阳,宫道出妒女祠,下彼俗谓盛服过者,必有风雷之灾。并州发数万人别开御道。公 为知,顿使曰: “天子之行,风伯清尘,雨师洒道,彼何害哉?”遽命罢其役。又公为江南巡检使,奏 毁淫祠千七百所。所存惟夏禹、太伯、季子、伍员四庙。曰: “安使无功血食,以乱明哲之祠乎! ”于 嗟乎: “神犹正之,而况于人乎! ” 公为宁州刺史,能抚戎夏。郡人纪之碑。及迁豫州,会越王乱后,縁坐七百人,籍没者五千口。 有使促行刑,公缓之,密表以闻曰: “臣言似理逆人,不言则辜陛下好生之意,表成复毁,意不能定。 彼咸非本心,唯陛下矜焉,敕贷之流于九原郡道。 ”出宁州,旧治父老迎而劳之,曰: “我狄使君活汝 辈耶! ”相携哭于碑下,斋三日而去。于嗟乎: “古谓民之父母,如公则过焉!斯人也,死而生之,岂 父母之能乎! ” 时宰相张光辅率师平越王之乱,将士贪暴。公拒之,不应。光辅怒曰: “州将忽元帅耶! ”对曰: “公 以三十万众除一乱臣,彼胁从辈闻王师来,乘城而降者万计。公纵暴兵杀降以为功,使无辜之人肝 脑涂地!如得尚方斩马剑加于君颈,虽死无恨! ”光辅不能屈,奏公不逊,左迁复州刺史。于嗟乎: “孟 轲有言, ‘威武不能挫,是为大丈夫’ 其公之谓乎! , ” 为地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为来俊臣诬构下狱。公曰: “大周□□,万物惟新,唐朝旧臣,甘 从诛戮。 ”因家臣告变得免死,贬彭泽令。狱吏尝抑公诬引杨执柔,公曰: “天乎!吾何能为! ”以首触 柱,流血被面。彼惧而谢焉。于嗟乎: “陷阱之中,不义不为,况庙堂之上乎! ” 契丹陷冀州,起公为魏州刺史以御焉。时河朔震动,咸驱民保郛郭。公至,下令曰: “百姓复尔 业,寇来吾自当之! ”狄闻风而退。魏人为之立碑。未几入相,请罢戍疏勒等四镇以肥中国,又请罢 安东以息江南之馈输,识者韪之。突厥再寇,赵定间出。公为河北道元帅,狄退就命公为安抚大使 前为突厥。所胁从者咸逃散山谷。公请曲赦河北诸州,以安反侧。朝廷从之。于嗟乎: “四方之事, 知无不为,岂虚尚清谈而巳乎! ” 公在相日,中宗幽房陵,则天欲立武三思为储嗣。一日问群臣可否,众皆称贺。公退而不答。 则天曰: “无乃有异议乎?”对曰: “有之一。 昨陛下命三思募武士, 岁时之间数百人及命。 庐陵王代之, 数日之间应者十倍。臣知人心未厌唐徳。 ”则天怒令策出。又一日则天谓公曰: “我梦双陆不胜者,何 对?”曰: “双陆不胜,宫中无子也! ”复命策出。又一日,则天有疾,公入问阁中。则天曰: “我梦鹦鹉 双翅折者,何对?”曰: “武者陛下之姓,相王庐陵王则陛下之羽翼也,是可折乎! ”时三思在侧,怒发 赤色。则天以公屡言不夺,一旦感悟,遣中使密召庐陵王矫衣而入,人无知者。乃召公坐于帘外而 问曰: “我欲立三思,群臣无不可者,俟公一言从之,则与卿长保富贵,不从则无复得与卿相见矣! ” 公从容对曰:太子天下之本,本一摇而天下动。陛下以一心之欲,轻天下之动哉!太宗百战取天下, 授之子孙,三思何与焉?昔髙宗寝疾,令陛下权亲军国,陛下奄有神器数十年,又将以三思为后, 如天下何?且姑与母孰亲?子与侄孰近?立庐陵王,则陛下万岁后享唐之血食;立三思则宗庙无祔 姑之礼。 臣不敢爱死以奉制陛下其圗焉! ”则天感泣, 命褰帘使庐陵王拜公。 “今日国老与汝天子! 曰: ” 公哭扵地。 则天命左右起之, 拊公背曰: “岂朕之臣、 社稷之臣耶! ”巳而奏曰: “还宫无仪, 孰为太子?” 复置庐陵王于龙门,备礼以迎中外大恱。于嗟乎: “定天下之业,断天下之疑,其至诚如神雷霆之威, 不得而变乎! ” 则天尝命公择人, 公曰: “欲何为?”曰: “可将相者” 公曰: 。 “如求文章,则今宰相李峤苏味道足矣! 岂文士龌龊思得奇才,以成天下之务乎?荆州长史张柬之真宰相,才诚老矣。一朝用之,尚能竭其 心。 ”乃召拜洛州司马。他日又问人于公,对曰: “臣前言张柬之,虽迁洛州犹未用焉。 ”改秋官侍郎, 及召为相。果能诛张易之辈,返正中宗,复则天为皇太后。于嗟乎: “薄文华、重才实其知人之深乎! ” 公之勲徳不可殚言。有论议数十万言,李邕载之,别传论者。谓松柏不夭,金石不柔,受于天 焉。公为大理丞,抗天子而不屈;在豫州日,拒元帅而不下;及居相位而能复废主以正天下之本。 岂非刚正之气,出乎诚性,见于事业,当时优游荐绅之中。颠而不扶,危而不持者,亦何以哉! 某贬守鄱阳,移丹徒郡,道过彭泽,谒公之祠而述焉。又系之云商有三,仁弗救其灭汉有四, 皓正于未夺。 呜呼!武暴如火,李寒如灰,何心不随,何力可回!我公哀伤,拯天之亡,逆长风而孤骞,诉 大川以独航。金可革,公不可革,孰为乎刚!地可动,公不可动,孰为乎方!一朝感通,群阴披攘。 天子既臣而皇,天下既周而唐,七世发灵,万年垂光。噫!非天下之至诚其孰能当!


相关文章:
狄仁杰民族思想研究
明边国柱将范文重刻 于石,碑首篆书“唐狄梁公之碑”。 现在很多资料认为,范仲淹知环庆(治庆州,后升庆阳府,今甘肃庆阳)时(宋仁宗庆 历元年,公元 1041 年 ...
赵子昂 行书唐狄梁公碑_图文
赵子昂 行书唐狄梁公碑_设计/艺术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赵孟頫 行书唐狄梁公...行书字贴唐狄梁公碑 暂无评价 27页 1下载券 唐狄梁公碑 范仲淹 1页 1下载...
狄仁杰断案
范仲淹路 过彭泽,参拜了狄仁杰祠堂,他们两人有许多相近之处,都 是孝子忠臣,又都为民直言得罪权贵而遭贬,所以范仲淹感 慨良多,挥笔写下了经典名篇《唐狄梁公碑》...
九年级数理报答案
新- 课-标 -第-一- 网 (选自范仲淹唐狄梁公碑》 ) 注释:① 武暴如火,李寒如灰:武则天性暴如火,李氏一脉(几经杀戮)已是一盆死灰。 ② 何心 不随?...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