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这是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


这是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教室里原本很宁静,阳芳探出头向走廊来回的望了望——没 有老师。他把身子转向后桌的王帅;王帅正趴在桌上睡的正香,口水欲滴。阳芳拍了王帅一 下轻声的说:“老师来了。”似乎拍的太轻,王帅没有反应,便很重的推了推说:“帅哥,下 课了。”王帅在梦境中惊醒!并抬头朝周围望了一眼,懒洋洋的说:“阿鸡,你欠揍呀!你知 不知道我昨晚都没有睡,你别吵我了,让我睡会儿吧!”王帅

又趴下睡了。要说王帅虽不是 全校最帅的,但却是这个班里帅的出名的人物,就连趴着睡的姿态都是很酷! ! 无聊的阳芳往桌下拿出纸和笔,打算画美女写真图。他似乎想起了怎么,朝邻桌的王诚诺 望去。 发现王诚诺正在专注地画着什么?好奇的阳芳悄悄地伸出头去看, 王诚诺正忘我地画 着前桌世珍的背影,专注的表情真象个画家。阳芳突然伸手把王诚诺画的画抢了过来,再仔 细的看了看说:“画的还挺象的,这天真的学生型发型画的最象,……”王诚诺生怕被别人看 见,想抢回来说道:“阿鸡,小声点,别人还要自习快还给我。”他飞快的一个跨步把画抢了 回来,就干脆的撕了。阳芳道:“这是干嘛!……我们放学了去玩吧?”王诚诺:“不,我还 有事。”前排的刘俊闻声转过头,向阳芳问道:“放学了去哪里玩?”阳芳说:“去打游戏机, 游戏机房那里又进了一台?三国?,很刺激!” 夏雨正和前桌的素兰在谈天。小龙在桌子上偷看着武侠小说。婉霞在梳理着自己的长发。 丽缘正自我陶醉地哼着歌:“好久没有你的信,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突然放学的铃声 响起,无数沉闷的心似乎都被震开了花。阳芳和刘俊高兴的站起来欢呼……。大家都在慌忙 着收拾书具,危恐落在最后。 王帅也醒了。王帅朝阳芳问:“今天是不是我们扫地板?”阳芳肯定的说:“不是,走啦! 再晚可就没有位置了。”阳芳,刘俊,王帅他们挎着书包直奔游戏房。而王诚诺是跟随着世 珍的背影前行。王诚诺来到食堂去取自己蒸的盒饭,今天很幸运自己的盒饭还在,最近经常 会有人图个方便顺手牵羊拿别人的盒饭去享用。我们因为是毕业班,这期末就要报考高中, 因此每个星期六都要补习。 王诚诺吃完饭, 便去学校附近的杂货店里看电视, 这也是他们那些没有钱的孩子的消遣方 式。 刘俊,阳芳,王帅他们在游戏机房里玩三国,正玩的起劲,刘俊道:“阿鸡,快去吃补血, 我来对付那个死胖子。”王帅在打几个小兵,嘴里不时的发出;“哎!我踢,我躲!”表情很 是紧张。 二 晚自修的课铃响起。今夜的夜色不错,也碰巧全班的同学都来了,教室里显的很热闹。 夏雨转向后桌的素兰聊着,“你怎么总是这么凶,小心以后嫁不出去。”素兰:“这不关你的 事, 你那么多事干嘛! 谁叫我看见你就讨厌。 ”但她却笑的更灿烂。 夏雨: “我又没有惹你。 ”。 素兰“你干嘛!转过来和我说话,破坏我今晚的心情!”夏雨“你们女孩都这么霸嘛!学校有 规定我不能转到后桌?”素兰微笑着突然踢了夏雨的屁股一下,夏雨差点坐到地上,幸好她 踢的不重;夏雨拍了拍屁股缓缓坐起。他似乎有点生气却仍不忘面带笑容,拿起素兰放桌上 的圆朱笔,虚假地要去刺素兰,“我插死你,看你以后还会不会这么凶。”可素兰却仍旧微笑 着趁夏雨坐下时,又踢了他一脚。似乎男孩子软弱总是会被女孩子欺负.夏雨板着脸对素兰 说:“你还踢!”夏雨用手指着素兰说:“你好毒!你好毒!!”素兰:“看你以后还敢在我面 ! 前撒野。”素兰笑的更开心了! 王诚诺看着夏雨被欺负的样子,心里急的不得了,真的是满 腔怒火,可他心里却也是很明白夏雨的心思,夏雨一直暗恋着素兰,总想找机会去讨好她。 小龙挤到阳芳的坐位上和阳芳一起坐, 他问前桌的刘俊: “老鬼, 最近什么会有空来上课, 你家里的那一窝新出生的小猪仔不用你照顾吗?”阳芳好接着说:“是呀!你什么每次把上课 当成了上班,经常向超高请假回去喂猪,超哥也是蛮可爱的,居然还批准了你的请假。”王

帅插话道:“靠!不来就不来何必请什么假,那么虚伪,逃学对于我们算什么,反正我们也 只是在这里混日子罢了?”刘俊被他们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我想给超哥留一个好印象嘛!再 说也要毕业了, 搞不好超哥不给我发毕业证书, 那以后可就结不了婚了。 ”王帅大声地说: “你 别听超哥吓唬人,真的要是没有初中毕业证,就不能拎结婚证的话;那我们这里没有初中毕 业的人可多了,以前念小学一年级时有五个班,可到了五年级就只剩下两个班。那我们念初 一时不是有四个班级嘛,现在就只有两个班级,而且,还是人员稀少。”阳芳取笑着说:“老 鬼,你都这么老了还想以后要结婚,你看你,这么多的白头发。”阳芳去撩刘俊的头发。刘 俊有点生气地说:“靠!现在电视里不是流行染发吗?你看我都省的染了,多省事,这叫流 行,你看有没有。”他好象很自豪地甩了一下头发。小龙不服气的说:“自我安慰。”就这样 吵吵闹闹的到下课了。 三 早晨的第三节课, 化学老师朝一班的校室走来, 他斜着头不时地用右手将自己左边的长发 向右边梳理着,来到了校室,随着班长响亮的一声:“起立!”同学们都懒洋洋的站起来朗诵 着:“老师好!”。“同学们好!”的上课公式。化学老师说道:“今天讲分子和原子。”我们说 说化学老师的长象吧,他额头头发都已掉光了,所以他的额头看上去很高又很光滑,后脑勺 的头发也已掉光了,也是很光滑,可真是有才的人毛少。因此他只好把仅有的一些头发留的 很长,从左边往右边顺时针地挎着梳,以希望能把没有头发的地方遮住,希望能掩盖住这边 的不足;后脑勺一圈没有头发却是遮不住的,看上去很光滑象是冬天里初升的红日,在阳光 的照射下显的更耀眼。 刘俊偷偷的转向后桌的阳芳悄声的说:“阿鸡,我一看到阿凯就觉得头很晕。”阳芳趴近 刘俊:“我也是,被他头上的光芒照的快晕了。”阿凯是我们给化学老师起的外号,因为他的 缺点多,所以叫他阿凯,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叫怎么。 也许是因为化学老师的牙齿缝隙太大了吧! 他讲课时总是口沫横飞。 前排的同学只好把化 学书本打开来拿在桌子上以来阻挡飞溅来的口沫。 丽缘着是拿分开来的书本来挡住化学老师 的视线;嘴里却不时地轻哼着歌曲:“野菊花啊,野菊花,哪儿才是你的家……。” 这是她 的一惯爱好。 四 这天王帅在家吃过晚饭, 仔细的照着镜子梳了梳头发, 再换了件新的纯白的衬衫并将几十 元钱以转大张的五十元钱在外面对折着插进自己胸前的口袋里, 面值五十元的钞票透过纯白 色的衬衫隐约可见;王帅再照了照镜子,觉得满意后,才上学去。 晚自修,他们几个来到学校集合了一下,就朝溪口街方向走去。几个人慢悠悠地向前走 着,在通向溪口街的石拱桥头停了下。刘俊翻身坐在桥头的石栏上,两腿摇晃着;王帅斜靠 桥栏, 朝过往的行人张望着; 王诚若直站着两手轻松地搭在桥栏上迎着微风, 望着溪水流远, 放飞思绪;阳芳背靠着桥栏两手交叉在胸前;刘俊站在王帅的旁边问王帅:“不知道这书还 要念到怎么时候?”王帅不在乎的回答:“你不想念大可以现在就走人,何必在这里瞎耗时 间。”刘俊:“可是我的毕业证书还没有拿呀!”王帅:“要个初中毕业证书有个屁用。”刘俊: “那你干嘛!还要在这里?”王帅:“我是反正闲着无聊,在家里也没事做,在学校里比较热 闹。” 阳芳惊叫着:“看,那个女孩多漂亮。”王诚诺转过身,大家都把目光投向那女孩。众人起 叫:“去。是丽缘。”刘俊说:“我们到处逛狂吧!”几个人漫无目地的走着。 溪口街是挟在两条小溪交会之间,来往有几座桥,小的是年间较老的,大的是新建不久。 他们经过最中间的一条小桥,这条小桥年间已久远,桥身已变成黑色,桥身无处不镌刻着年 月的退迹。小龙看着王诚诺笑了笑对王诚诺说:“我们是出来逛街,又不是出来打架;干嘛 把胸膛挺的那么直那么壮!”阳芳接过话:“你不知道阿诺他本来就很强壮嘛?”王诚诺不好

意思的说:“哪有,我平常就是这么走路的。” 五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上课的铃声响起,同学们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一课是班主任吴永 超的课程,可过了十来分钟,却仍不见班主任的影子。有的同学在议论着:八成,班主任不 会来了。忽然从教室外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同学们听到脚步声都静了下来,因为他们意识到 是班主任来了。班主任显然来的匆忙,他脚上一边卷起老高的裤脚还未放下;脚上还留有未 洗干净的泥巴;或许他是在田野里忙过头了,忘了时间…… 随着班长嚎叫一声:“起立! !”同学们猛的站起,用超大声朗诵:“老师好!!”声音在校 ! 园里回荡;各班的校室都静了下来,不知道是哪一班在表演。班主任用手示意大家低调些并 坐下,他道:“我们今天讲第十课。大家分到第十课。”一堂课就在平常中过去。 今天是六月十日, 正是小龙的生日。 小龙早在几天前就通知同班里最要好的几位同学今晚 来他家为他庆祝生日。小龙非常高兴,一放学就带着几位同学回家。 在路上阳芳挤到王诚诺的旁边轻声的问:“你买了怎么礼物?”王诚诺举起手中的包着的礼 物:“我买了两艘小船,我想祝他的人生旅程一帆风顺!你呢?阿鸡。”阳芳:“我送他一把 刀,如果他有一天失恋了想自杀,就省的去买了。”。王诚诺说:“阿鸡,还是你有心意!” 他们俩个开心的笑了起来。 小龙的爹妈哥在家为小龙的生日忙的不可开交。小龙拎着几个最要好的同学来到了家。同 学们很有礼貌的向小龙爹妈问候:“叔叔阿姨辛苦了。”小龙的妈妈说:“小龙快带他们到屋 里先坐一会儿,饭菜马上就好了。” 生日聚会开始了,大家都举起杯祝小龙生日快乐。小龙开心的举着杯说:“谢谢!谢谢!” 并将手中的一杯酒一饮而尽。阳芳再次举杯:“小龙,我祝你天天快乐!干了!”丽缘也高兴 地举起杯说:“小龙,我祝你没有烦恼!”王帅:“我祝愿你能够得到一份动人的爱情!”刘俊 两手捧起酒杯:“什么爱情不爱情。我看今朝有酒今朝醉。小龙,我祝你每天吃的饱,玩的 爽!”王诚诺大叫着举起杯:“真是的,祝福的话全被你们说了,现在我要说怎么呢?哦,我 想想……,我祝愿我们这些人吧!祝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 突然间灯息灭了,紧接着小龙的哥哥唱着生日歌,捧着大蛋糕进来,大家拍着手一起跟着 唱生日歌,伴着歌声小龙许下愿望,吹灭了蜡烛。欢呼声响起,将气氛推向高潮。就这样吵 吵闹闹地渡过了一整夜。 早晨在小龙家吃过早点就都匆匆上学了。因为昨晚通宵了一整夜,今天他们几个各各都 显的没精打采睡意十足。阳芳和刘俊干脆就趴在桌上睡着了;还有的想睡却又不敢睡,忍受 着瞌睡虫的折磨,时不时的垂头,有几次还差点就撞到桌上,又摇了摇头鼓了鼓精神,猛眨 了眨眼睛,可还是不管用…… 阳芳头侧趴着睡,眼睛却仍睁着;刘俊好奇地伸手去探他还有没有气息,还真是没有, 但他嘴里却打着鼾。王帅趴着睡,有时会动动嘴,好象在品尝着美味佳肴。 物理课堂上,物理老师课讲到一半发现课堂上有几位同学在睡觉,他停止了讲课,朝较近 的阳芳走去。顿时教室里静的出奇,刘俊和王诚诺被惊得顿时有了精神;物理老师走到阳芳 的跟前,听着他打鼾,想伸手去叫醒他,可欲言又止,缩回了手,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回讲 台,又想讲什么,犹豫了一会儿,说,继续上课——物理老师心想我唤醒他只能唤醒一时不 能唤醒一世。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天空中一轮皎洁的月儿绽放着无限的光芒,将大地照的灰白; 只剩下几颗星星闪闪欲与月儿试比亮。 在月儿下面有一堆篝火与月儿相呼应, 旁边闪着五颗 红色而灿烂的脸庞。在月儿下木兰溪像一条柔软的白色腰带,缠着大地。 五个天真无暇的少年围着篝火烤着红薯饮着烧酒。 只是红薯是从别人的田里偷挖来的, 烧 酒是小龙从家里带来的。

阳芳举着杯说:“我作一首诗吧!”王诚诺说:“好呀!看你是否有那种本事?”阳芳说: “把酒邀明月,心中点星斗。一饮杯中酒,好似神仙也!”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王帅 拿着杯:“我也想发言一下。”他想了想:“今夜如此美丽,我想留住这美丽的夜,我想亲吻 这美丽的夜;我愿化作一只飞蛾,乘着微风,闻着芬芳,在夜空自己的穿梭,我愿化作一缕 轻烟与这美丽的夜融为一体……。我喜欢夜,夜的宁静,夜的轻柔,夜的温馨。躺在床上任 由思绪的芬飞,好似在童话里。静静聆听夜的声音;想着种子在夜晚缓缓的发芽,花蕊在夜 晚悄悄的绽放,树叶在夜晚偷偷的舒展……”小龙:“好肉麻呀!” 王诚诺挠了挠头说:“传闻七夕夜,牛织相会时;但愿明月圆,正是相逢时。”王诚诺拿着 酒杯,仰望着天上的圆月。小龙不解的问:“现在不是月儿圆了嘛?”王帅说:“你不懂,只 有阿诺他自己知道。”刘俊笑着说:“还真想不到你们还有一手,平时道是看不出来啊!” 一星期日的下午,王诚诺坐在窗前无聊地翻着书,偶然见得世珍从他的窗前经过,王诚 诺怦然心动,心跳不已,使得一整个下午心情灿烂无比…… 六 这一天英语课后英语老师找王诚诺谈话,说:“诚诺,我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其实你也不 是个坏孩子,你的成绩是可以提上去了的,你不要再跟着王帅他们一起混,这样会害了你自 己。”王诚诺低着头点了点头。 第二天早晨,说好了今天到学校会齐了一起出去玩,可王诚诺却说不去,小龙和阳芳骂王 诚诺不够肝胆不讲义气, 平时五个人总是一起跳学一起玩的。 王诚诺被他们这么一说, 心想: 在学校里有怎么比不讲义气更被别人看不起的呢? 五个人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将军山来到了“花果山”。阳芳跑去北面,其俊跑去南面,小 龙上到瓜田里,王诚诺从书包里拿出了大袋子,王帅留守阵地。察看没有别人,王诚诺上去 和小龙挑几个大的西瓜摘了。 全过程有如特警队一样的神速。 几个人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把西 瓜吃了。吃完了西瓜其俊寻思着这么热的天再去洗个澡吧。几个人又翻山越岭朝“仙人潭” 进发。居说此潭有神仙来此洗过澡,是挟在几座山之间的一条小溪会积而成,那里的溪水清 凉澈底四面草树如荫;因为年间悠久溪底化很了岩石,经过着溪水天旱不断的冲刷,溪水从 岩石中流出了一条道, 因为山地高高低低, 溪水把岩石冲刷形成了各式各样奇异怪状的石潭, 有象碗的、象瓢的、象缸的;而“仙人潭”是溪小从几十米高的岩石上泻下来,给溪水冲成了 一个大水缸。五个人来到了这里,刘俊第一个脱光了衣物跳了下去,他被凉的直发抖。王诚 诺问刘俊道:“水深不深。”刘俊:“等一下,我量一下看。”刘俊伸直了右手深吸一口气用自 己的身躯当尺量了一下说:“就是过我一个人外加一把手而以。”阳芳:“看这水绿油油的, 看了直叫人发慌。”要说论游技刘俊不是最好的,可胆量却是最棒的,对于刘俊而言不知道 怕是怎么写。王帅说:“阿黑,去弄些点心吧!”小龙会意的点了点头;王诚诺说:“阿黑, 我跟你去。”俩个人光着身子来到了花生田里,拔了几束花生。取了些干草,再去衣服里取 了火柴生火,把几束花生的果肉放进火里烤,等熟了直接拿起花生杆。 吃完了花生几个人 再寻思着,搞一些野味到王帅家里去加菜,几个人一丝不挂地在小溪里寻找可吃的野味,要 说野味,小溪里多的是小鱼、虾、螺、蟹。 几个人赤手空拳,看准了猎物一会儿是围攻,一会儿是各自看准了目标去拼命地追捕。 抓得成果是螺多一些,蟹虾几只,小鱼跑的太快一只也未能抓到。 七 带着野味来到了王帅家。王帅的父母和兄长都去上海做生意了,只有奶奶在家照顾并看 管着他。王帅去买了一些酒和一些小菜,在王帅家的小洋房顶几个人把酒论英雄,结果,阳 芳才是真英雄,几瓶酒下肚安然无恙!王帅酒过数杯,却显的更帅了,但见片片红云浮上脸 颊,白里透红,真是帅也。刘俊举着酒杯弄着清影心想这“何似在人生”。王诚诺对着酒只是 无奈的吞了几杯以示敬意。小龙喝着酒但觉头旋,思绪芬飞。

阳芳问刘俊:“老鬼,在咱们班里你喜欢谁?”刘俊:“算命的说我是和尚命,所以我谁都 不喜欢。”刘俊问道:“阿鸡你喜欢谁?”。“我喜欢的人她还没有出见。”王帅:“若说算命, 算命的说我命犯桃花。”王诚诺伸出左手说:“算命的说我这左手的断掌,仍是前世当乞丐右 手拿碗左手拿破袋子,被袋子绳勒出了一道痕。所以这世会命好,会是个有钱人,可现在我 们家却是穷的连只蟑螂都没有。”小龙说:“我听我妈说我会是大富大贵,他们就等着享福, 哈哈。”。 王帅几杯酒下咽干脆地说:“我喜欢婉霞姐,她那披肩的长发,迷人的身材,总是浮见在 我的脑海里。”阳芳问小龙:“阿诺是喜欢世珍,那你是喜欢谁呢?”“我嘛!……我喜欢丽缘, 她那男孩子的发型,天真活泼的样子,都是我最喜欢的。”小龙回答。王帅说:“哦,对了, 最近有个臭小子对我的婉霞姐怀有鬼胎, 明晚我想给他一点警告。 然后再一起喝酒, 我请客。 ” 俗话说有钱的当老大没有钱的难过活。 王帅说:“这么多人,床上也睡不下,干脆我们今晚就搬到这里睡,水泥板当床,天当被。” 大家都一致的赞同,就到屋里卷了草席和被子,到房顶是睡。睡到半夜王诚诺感觉脸上凉飕 飕的,用手擦了一下,什么全是水,他心想今夜的露水什么下的这么重;可又觉得有些不对 劲王诚诺睁开眼,雨滴滴进了他的眼里,他这才意志到是下雨了;他坐起来发见被子已被雨 淋透了。 可他们几个却还在酣睡, 王诚诺大声地叫: “下雨了。 ”那班人却仍象猪一样还在睡。 只好起来用力地推呀踢呀,才把他们叫醒,大伙赶紧拿起东西往楼下跑。想起来也怪睡前还 是星辰满天,怎么就下起雨了,是否是老天想唤醒这班愚昧的人。 八 早晨五个人又都去上课了。 晚上晚自修几个人就早早的下课, 跑到那个不该夺人所爱的那 个男孩的必经之路桥头去等。看到那个男孩骑着自行车来到,阳芳上前拦住了车,刘俊迅速 的上前托着那个男孩下车,并给了他两拳。男孩一脸的疑惑:“你干嘛打我?”王诚诺上前又 给了他两拳,小龙也随着给了那个男孩两脚,那个男孩看着他们人多不敢反手,这下是王帅 上场,王帅道: “也不是我们看你不爽, 只是你这人不老实, 明明知道有人喜欢婉霞你还去追; 喜欢女孩是没有错,但也要找个没人喜欢的呀!才不会给别人造成伤害。” 小龙悄声地对王 诚诺说:“老帅,是在说教呀!”小龙和王诚诺俩个人偷着笑。王帅又给了那个男孩两拳以叫 他能够铭记于心,想必这两拳是最重的,一直打到他心窝里。男孩捂着胸口苦着脸说:“我明 天告诉你们班主任去,你们打我。”王帅不在乎地说:“你有种说去,你做了亏心事还有理!” 王帅用手指着男孩说:“我告诉你,你如果不想念书的话,就告诉我们班主任去。”几个人延 长而去。庆祝这次战役的胜利,王帅他们大吃了一顿不在话下。 第二天,那个男孩照旧来上课,憔悴的样子,有了黑眼圈,想必是思索了一整晚——不 愿为了一朵桃花而失了牡丹花。男孩看到了王帅他们,自己就悄悄的躲开了。想想男孩的决 定是对的。王帅看着他躲开,对阳芳说:“还是拳头来的干脆、直接、有效又环保。” 说起婉霞嘛她大王帅一岁,王帅为了能经常接近婉霞就和婉霞结为姐弟。王帅也总喜欢 叫她婉霞姐。王帅看着婉霞姐和几个女同学在嬉戏,在他眼中只剩下婉霞姐的倩影在飘舞; 婉霞姐似乎被谁惹的生气了,噘着嘴,使王帅心中涌动着滚滚洪潮。婉霞经过王帅的桌前朝 王帅淡淡地一笑,王帅感到屋在旋地在动,就连桌子也沾着光跟着飘飘然…… 九 这一晚不知何故婉霞没有来上晚自修课。王帅便想到她家去看她,王帅叫齐了弟兄,打着 自行车上婉霞家。要说王帅对婉霞家的了解,那可是打听的一清二楚,就连她家的看门狗叫 怎么王帅都知道。来到了婉霞家,一班兄弟在外等候,王帅亲自去叫门,先给王帅打招呼的 是婉霞家的看门狗,王帅迟疑一下,还是鼓足勇气继续叫婉霞的名子。婉霞出来开门,看到 了王帅感觉很是意外,婉霞请王诚诺他们一起进去坐一会儿,可王诚诺他们不进去。王帅一 个人跟了进去,一转眼又出来了,叫着王诚诺他们一起回学校。阳芳好奇的问:“老帅,你

特地来看她,怎么进去了就出来,不想和她多聊一会儿?不多看看几眼?”王帅笑着说:“看 到了就心满意足了。” 十 时间过的真快,霎眼间即将临近中考。有些同学念书都快念出病来了。 这天早晨,洁东进了教室,刘俊翘着二朗腿悠闲地翻着书本,看见洁东刘俊大叫着:“小 东什么有了熊猫眼?”洁东揉了揉眼说:“昨晚我看书看了很晚。”刘俊笑着说:“看你!平时 不好好念书,这临时抱佛脚有用嘛?我看你这念的是?死书?。”阳芳进来听到刘俊这么说就 问:“老鬼,那你念的是怎么书呢?”刘俊放下书摇着头说道:“我念的是?圣闲书?。”阳芳笑 了,洁东无奈的走开。 下课了。 班主任在课堂上叹了口气说: “时间真快, 中考已进入了倒计时了, 望同学们加油, 争取考个好成绩来回报你们的父母!老师只能做到这些,万事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堂下 的有些同学却不以为然,仍旧心有所思。 阳芳和王帅他们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煎到头了。但大多数的同学还是急的心都快要跳出来, 真希望时间能再慢一点。 十一 离中考前的第三天的最后一节课。 班主任面带着笑容, 却又让人看不出有一丝的喜悦, 说: “后天就是中考了,明天放假一天,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养足了精神才好面对中考,要不然, 在考场要是打起了瞌睡,那你平时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的。”班主任停断了一下语重心长地 继续说:“我带你们三年了,还有什么可教的呢?该教的我已教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招。 平时总是叫你们考试要自觉不要作弊,这次不同了,我要叫你们能抄的尽量抄,这就是临场 发挥。有几门课的教师会被选取批阅试卷,下午他们会告诉你们怎么在试卷上做记号,以便 识得。好了下课!” 就这样中考终于来临了。 考完一科阳芳他们就把那科的书本和练习本都撕了以显示自 己的解脱。只有王诚诺把书本和练习本收了起来,似乎想留住什么! 阳芳、王帅、刘俊、王诚诺、小龙他们五个人在全都考完的那个晚上喝酒庆祝。月儿驼着 背,星星眨着眼,只是欲哭无泪。几个人望着茫茫的夜空,想着茫茫的人生路。原本以为会 很开心,但面对将要的离别,个个都显的很郁闷,不知道原来平时所盼望的这一刻竟是这般 的难过。 考出的结果只有王诚诺考的比较好一点,对于高中收录的分数线只差那么几分。而他们 都差的很远。 王诚诺买去念高中,王帅去学手艺。刘俊跟随父母去广东做生意,小龙跟随他哥哥去厦 门卖菜。阳芳去别的学校重新念初三。 待续——

2005 年 7 月 14 日 16:31


相关文章:
这是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
这是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_其它课程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小说这是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教室里原本很宁静,阳芳探出头向走廊来回的望了望——没 有老师。他把身子...
周五最后一节课
周五最后一节课_随笔_生活休闲。周五最后一节课 周五到了,我们心里非常激动,又一次解放了,被禁锢了五天了,可要 放松一下了, 那种心情真是喜形于色, 最后一节...
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
25. 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莫名的激动,全班狂躁。原因你懂得。(嘿嘿~假期综合征...做课间操时总是觉得这操怎么这么傻,但这么多人在做,就你傻我傻大家都傻了。...
快乐星期五活动课教案
快乐星期五活动课教案_语文_小学教育_教育专区。快乐...是最后一关) 军中娱乐——: (我们推出——) 1...总结:这一节,我们闯过了字的读音、构成、意义和巧...
万曦第二次课星期五
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 1页 1下载券 这是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 暂无评价 6页 免费...龙文教育 1 对 1 个性化教案学生 教师 课题 重点 难点 万曦 吴玉萍 学校 江...
周五安全教育
周五安全教育_其它课程_小学教育_教育专区。第() 周每天晨会及周五最后一节课十分钟假期安全教育内容。 第() 周每天晨会及周五最后一节课十分钟假期安全教育内容...
星期五公开课
星期五公开课_英语_小学教育_教育专区。4.2 一元一次方程的解法(预展结合) (第一课时) 【课前抽测】 一元一次方程的概念: 只含有___个未知数,并且未知数的...
周五规范课教学设计
教学难点:利用混合运算解决实际问题。 教师准备:图片(情景图中的各种信息) 。 教学过程: 第一课时 一、创设情境,导入新课。 1、谈话:(1) (拿起粉笔)工厂里...
一节感人的班队课
星期五,在他们离开学校,结束这短暂的 6 个星期的实习生活前,我们上完了那最后的一堂 班队课。 大家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都想把自己最好一面展现在老师...
有趣的一课
有趣的一课 11 月 8 日阴 星期五的一节数学课,让我印象非常深刻。这节课...最后老师又出了一道非常有趣的题: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 眼睛四条腿,扑通一声跳...
更多相关标签:
11月最后一个星期五 | 我最后的星期五 | 最后的黑色星期五 | 我最后的星期五游戏 | 最后的星期五 | 最后一节课 | 大学最后一节班会课 | 大学最后一节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