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学温州话百晓讲新闻


老公,我真的好想你, 你快点来绍兴接我吧 le(了)gong(公), en(恩)zang(脏) gei(给) hang(杭)xi(习)ni(你), ni(你)

ka(卡) lei(类) ye(也)xiang(香) ji en(恩) 您好,请进。尼和 岑咱 对不起,打扰了。带副次 错尼把 我们欢迎您。嗯类许娘尼 欢迎你走温州来。许娘尼早于九累 你们温州是个好地方。尼类于九丝该和得活 以前来过我们温州吗?读喔原初早股嗯类于九罢未 没有来过。声名在外呀。恼早股 门此豆西豆 谢谢你们。子欸子欸尼类 有空再来。要空早类四 再见。子欸外 方言歌谣:温州是个好地方 温州是个好地方(于九丝该和得活) ,有山有水有风光(要洒要丝要哄国) 。 山岭爬爬游雁荡(洒棱扑扑要恩啊朵) 。冷水冰冰楠溪江(列丝本本怒次国) , 近便就有江心寺(江比有要国三寺) 泰顺氡泉热水烫(塔用冬于尼丝脱) 。 。 你讲嬉爽嬉不爽(尼江丝所丝福所) 。 学英语许多人是从数字开始的。One two three four,温州话的谐音是“混堂洗另 脏” 混堂就是澡堂里的大池,另脏就是人身上脏的东西,这样一来英语一二三四 。 就记住了。

有些人还有发展, yes yes ball ball, 那就是“痒死痒死爬了爬” 又记住几个单词。 。 其实学温州话也一样。下雨了,温州话说“雨落起罢” 和数字“五六七八”普通话的 , 发音一样。还有普通话的“六一”和“六五” 一听起来就是温州话的“楼上”和“楼下” , ; “五三”就是“雨伞” 普通话的“雨伞”听起来就是温州话的“汗衫” ; 。 有一首英文老歌《say you say me》里面有句经典歌词:say you,say me, say it together。 “say you”在温州方言里的发音是“洗浴”的意思, “say me”的发音是“洗面”的意 思。整句话用温州方言一读,就是“洗浴、洗面,一起洗吧! ”既然温州话这么生 动,那么你说、我说,大家一起说温州话吧。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你家几个人? 温州话 你屋里几个人? 译音 尼无里可以该南

·乙:普通话 五个人,两男三女。 温州话 五个人,两男三女。 译音 嗯该南 列内撒女

·甲:普通话 儿子上大学一年级。 温州话 儿读大学一年级。

译音

嗯都大湖衣爱尼几爱

·乙:普通话 大学四年制的。 温州话 大学四年制的。 译 音 大湖四尼则以该

·甲:普通话 每月工资有三千二百多 温州话 每月工资有三千二百多 译音 买女工资要撒起列把都

·乙:普通话 房租半年要六千元。 温州话 房租半年着六千番钱。 译音 或组不尼家楼起发地

·甲:普通话 请问有几个人用餐? 温州话 请问有几个人吃? 译音 参忙要可以该难次

·乙:普通话 包厢可以坐十人。 温州话 包厢好坐十个人。 译音 不西和组在该难

“一”读“yai” 也读“yi” , 一般来说,汉字的读书音与说话音是相同的,即一字一音。在方言中,一字既

有读书音又有说话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文读与白读。

例如:第一百货店的“一” 要用温州话文读都成 yai(呀以) , ;作为基数词一个 的“一”就要用白读读成 yi(以) 。

例如温州民谣《叮叮当》中有一句“三角门外仙人井,妙果寺里猪头钟” 这里 , 的“角”字应白读念成了 jia(脚) ,而人们常说的“三角城头”里的“角”却只能文读成 go(各) 。数字“八” 文读“八月十五” 音似“搏” 白读“小八癞子”音似“巴” , , 。 。

这些白文对应的语音材料,为我们了解汉语语言发展演变提供了一定的线索。 可以说白读音是温州土话之根,文读音则是华夏民族的共同语之源。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今天上午我上课。 温州话 该日天光我上课。 译音 该捏提过嗯一库

·乙:普通话 中午在食堂里吃饭。 温州话 日昼宿食堂里吃饭。 译音 腻就素色度里次法

·甲:普通话 下午自习。 温州话 下半日自学。 译音 无北拟自湖

·乙:普通话 晚上看电视。 温州话 黄昏眙电视。 译音 哈需次地四

·甲:普通话 夜间很安静。 温州话 夜地音静显。 译音 一地样子恩西

·乙:普通话 傍晚马路上很热闹。 温州话 黄昏头马路里闹热显。 译 音 哈需豆摸路里挪捏西

课外阅读

方言歌谣:懒汉歌

天光露水白洋洋, (提过路四把以以)

任可日昼晒太阳。 (咱过内就撒他以) 日昼太阳上晒落, (内就他以一撒落) 任可黄昏夹暗摸。 (咱过哈许噶哦摸) 黄昏蚊虫叫标标, (哈许满窘接别别) 任可明朝起五更。 (咱过满接起嗯个)

方言歌谣:十二月令

正月灯,二月鹞, (增女当,嗯女也) 三月麦杆作吹箫, (撒女吗古走刺写) 四月四做做戏, (四女四走走四) 五月五过重午, (嗯女嗯古炯嗯) 六月六晒霉臭,

(楼女楼撒买求) 七月七巧食喜鹊啄, (在女在哭色四恰带) 八月八月饼馅芝麻, (不女不女本卡自木) 九月九登高送娘舅, (叫女叫当个送你叫) 十月末水冰骨, (塞女么四冰古) 十一月吃汤圆, (在以爱女刺拖与) 十二月糖糕印状元。 (塞嗯女得个样窘女) 岁灯、水灯都是喜灯

温州话里同音字很多。有些地方的方言里, “洗”和“死”的读音一样都念 si。于是 乎早上起来全家人“洗脸” 爸爸先“死” 接着妈妈“死” 再接着儿子“死” 不一会儿 : , , , 全家“死”光光。

还有温州话里“岁” “水”和“喜”也都念 si。温州人过除夕要点灯庆贺。这灯叫 si 、 灯。到底哪个字说不清楚。有人说是“喜灯”也有人说应该是“水灯” “水”有风水之 。 意,流水生财,水是吉祥的表现。

也有朋友说“喜灯”应该是“岁灯” 除夕至初五,夜间卧室里通宵燃灯。一般在屋 。 柱脚、床下、桌下、灶下点灯。多用红萝卜切成段作盘,插上小蜡烛,是除夕守 岁的一种活动。

其实点“喜灯”的习俗在中华民族大家庭里也有的。广东潮汕那边的习俗,他们 叫“吊喜灯” 从正月十一到正月十八,家家户户点灯。因潮语“灯”和“丁”同音,点 。 灯就是添丁。

不管是“岁灯”还是“水灯” 它们都是“喜之灯” , 。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今天晴天。 温州话 该日天晴 译音 该内替岑

·乙:普通话 明天下雨。 温州话 明朝落雨 译音 满节咯五

·甲:普通话 后天阴到多云。 温州话 后日阴到多云

译音

好捏洋的都用

·乙:普通话 冬天浙南不冷。 温州话 冬天浙南不冷 译音 冬替则内扶列

·甲:普通话 夏天也不太热。 温州话 六月天也不太热 译音 漏女替阿扶捏

·乙:普通话 这样的气候真好。 温州话 恁的天色真好 译音 南该替色长好

课外阅读

北风跟太阳 (普通话版)

有一回,北风跟太阳在那儿争论谁的本领大。争来争去就是分不出个高低来。 这时候,路上来了一个行人,他身上穿件厚大衣。他们俩就说好了,谁能先叫这 个行人脱下他的厚大衣,就算谁的本领大。北风就使劲地刮起来。不过,他越是 刮得厉害,那个行人把大衣裹得就越紧。后来,北风没法儿了,只好算了。过了

一会儿,太阳出来了。他火辣辣地一晒,那个行人就把那件厚大衣脱下来了。这 下儿,北风只好承认,他们俩当中还是太阳的本领大。

北风伉太阳(温州话版)

有一次,北风伉太阳在搭争。争何乜人个本事大徕。争来争去也讲不出大琐来。 个时节路上有个过路人,身上着件厚个大衣。渠两个人就讲,何乜人逮过路人个 厚大衣脱爻先,就算何乜人本事大。北风拼命吹,狃晓得北风越是吹急凶,过路 人逮大衣包拢越紧;北风冇办法,只好歇爻。过一下儿太阳晒出。热头只一晒, 过路人赶紧逮厚大衣望落脱。 该恁一来, 北风只好承认渠两个还是太阳个本事大。 温州话前缀"阿"和后缀"头"

在汉语中,我们经常会在词根前或词根后加上一个字,这种构词成分就称之为 前缀或后缀,总称语缀。温州话里也一样。譬如前缀“阿” 后缀“头” 、 。

“阿”用在单音节的亲属称谓前面,如:阿大(父亲) 、阿妈(母亲) 、阿叔(叔 父) 、阿婶(叔母,继母) 。

“阿”也用在单音节人名前面,如:阿福、阿生、阿宝。

“头”作为后缀词与前头的语素已经合成一个词“头”字加在阴历初一、 初十和二十 后面,表示是每旬的开头一天。 “头”加在某些数目后面,表示钱的意思。如:单

分头、单百头。 “头”可以作名词后缀。如:石头、木头、菜头、黄昏头。还有“头” 作方位词后缀,如:上面头、下头、东头、县前头。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你家有几口人? 温州话 你屋里有几个人? 译音 你五里要给该男

·乙:普通话 父亲、母亲、哥哥和弟弟 温州话 阿爸、阿妈、阿哥伉阿弟 译音 阿巴 阿马 阿咕阔阿得

·甲:普通话 你爱人家呢? 温州话 你老安屋里呢? 译音 你了玉五里你

·乙:普通话 她有两姐妹。 温州话 渠有两秭妹。 译音 给要列字买

·甲:普通话 儿子几岁了?

温州话 厮儿几岁罢? 译音 色恩给丝吧

·乙:普通话 比女儿小。 温州话 比囡儿小。 译音 被南恩赛

·甲:普通话 女儿出嫁了吗? 温州话 囡儿匄出了吗? 译音 南恩哈去货把

·乙:普通话 女婿在大学教书。 温州话 囡儿婿宿大学教书。 译音 南恩色素大伙过丝

课外阅读

捉张单百头

正月初一头, (怎女凑以爱豆) 捉张单个头。

(句几大把豆) 走拉县前头, (早拉与一豆) 买只酱菜头。 (吗该几则豆) 煮起一锅一罇头, (则以次以湖以足豆) 阿一夹一夹, (阿以爱噶一噶) 阿二想汤喝, (阿嗯西多哈) 阿三拔双箸。 (阿撒捕胸贼) 阿四流眼泪, (阿四楼噶累) 阿五匄阿妈讲, (阿五哈吗过) 阿六头打肿, (阿六豆爹窘) 阿七端起喝, (阿才土次哈) 阿八挟箸添,

(阿不噶贼提) 阿九走拉到, (阿九早拉的) 阿十眙眙罇头飞恁燥。 (啊塞刺刺足豆非南色) “喝茶儿”不是喝茶

温州话的儿尾韵非常丰富,一般是名词后头加“儿”尾,表小表爱或表轻视。如 兔儿、雀儿、刀儿。运用在人物方面有:三脚猫儿、木大人儿、半死老儿、守寡 老人儿、童子痨头儿。有些词一定要有儿尾出现,去掉“儿”就不成词了,如:燕 儿、茄儿、兔儿、打吵儿、后生细儿。有些用语用“儿”不用“儿”相差甚大,如: “吃 糖儿” 若无“儿” 系吃糖之意,加上“儿”则表示订婚或结婚。 , , “做寿儿” 若无“儿” , , 系做大寿之意,加上“儿”则表示给人家做继子。 “喝茶儿” 若无“儿” 系喝茶之意, , , 加上“儿”则是喝中药汤剂。

随着社会与时代的发展,一些新颖带“儿”的现代用语相继应运而生,并得到温 州人的认可和运用。一个“儿”字真是变化万千。再举一些例子:人儿,画像。飞 儿,票签。斗斗班儿,拼凑的戏班子。石头子儿,小石块。吃糕儿,表示做事很 方便。饭保儿,谋生的职业、技艺或工具。呲牙儿,谑称金钱。轿车儿,一种婴 儿坐具。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医院在哪里? 温州话 医院生狃宕? 译音 一与色纽多

·乙:普通话 坐六路公交车到底。 温州话 坐六路公交车到底。 译音 组楼路工过粗得得

·甲:普通话 挂内科还是外科? 温州话 挂内科还是外科。 译音 古乃库发四挖库

·乙:普通话 填好病历卡去分号室。 温州话 病历卡填起走分号室。 译音 本里卡地自早反和色

·甲:普通话 你哪里不舒服? 温州话 你狃宕不畅快? 译音 尼牛动副起卡

·乙:普通话 头晕、全身发抖,是感冒了。

温州话 头晕、全身发抖,是破伤冷亡。 译音 都用 与桑噶噶到 丝怕西列握

课外阅读

方言歌谣:燕儿 燕儿,燕儿,飞过殿儿。 殿门关,飞过山; 山也平,飞过山下打虎铃; 虎铃打哩鲤鱼滩。 鲤鱼娶亲,蛤蟆拜经; 田鸡送情人,姜太公做媒人。 苍蝇打锣嘭嘭响, 虎蚁抬轿肚皮涨。 抬啦雀儿桥,雀儿呐喊叫; 抬啦络麻园,络麻踏爻完。 课外练习

一、解释温州俚语: 1、捡过捡,捡个破灯盏。 (意思是过分挑剔适得其反) 2、夜熬黄,气逃黄。 (意思是吃力不讨好。 )

二、猜温州话谜语: 长长方方,当中嵌窗。 兄弟五个,姐妹一双。 (谜底:算盘)

三、说温州话绕口令: 楼上有个油卵滚,邓落楼下滚油卵,楼下油卵滚,接牢楼上的油卵 正月正月慢,二月新搁闼

这句温州俚语的意思是,一年忙到头了,正月里好好休息休息吧,待到二月再 开张。 温州方言学者沈克成先生说, 搁闼,音似“各达” 搁, , 《红楼梦》一一二回: 如今我的脸搁在哪儿呢?“闼”是指门, 《说文新附》“闼,门也” 如温州话里说的: : 。 “闼门、店闼、店闼板、店闼门” 把店闼门卸下来放好,意谓开始营业。我认为 。 是“谷旦”的音变。谷旦指良辰。 《诗·陈风·东门之粉》“谷旦于差,南方之源。 : ”旧时 常以“谷旦”为吉日的代称。 “二月新谷旦”意谓过了春节后,再择吉开业。不管这两 字该如何书写,一年到头多休养生息蓄势待来年是应该的,但是休整有度,该出 手时就出手,时不我待。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温州的气候四季如春。

温州话 温州的气候四季如春。 译音 与就该刺号司句自起用

·乙:普通话 夏天也不热。 温州话 六月天也不热。 译音 楼女替阿副捏

·甲:普通话 就是夏天和秋天有时候有台风。 温州话 就是夏天和秋天有恁间打风飔。 译音 有四湖提空求提要南卡爹红次

·乙:普通话 冬天这里不大下雪。 温州话 冬天该里不大落雪。 译音 冬铁该里副捏路许

·甲:普通话 端午节你有去看划龙舟吗? 温州话 重五节你有走眙划龙船吗? 译音 几哟嗯几尼要早刺湖列与发

·乙:普通话 中秋的月亮真圆。 温州话 八月十五的月光真圆。 译音 不女则嗯该女过奘与

课外阅读

方言歌谣:年节俚语

正月初一端元宝,口口声声沃是好。 (增女凑以爱度与步 靠靠森森喔四和) 正月正月慢,二月新谷旦。 (增女增女吗 嗯女桑古大) 初一开殿门,初二拜丈人。 (凑一可地满 凑嗯把几娘) 初三拜娘舅,初四会亲友。 (凑撒把尼叫 凑四外藏要) 有心拜年重五不迟。 (要桑把尼窘嗯副自) 六月日日好尝新,十二月日日好娶亲。 (楼女捏捏和一桑 在嗯女捏捏和桥藏) 尝新吃个爽,卅日吃个饱。 (一桑次该所 撒在娘次该拨) 卅日的吃,初一的睏。 (撒在娘该次 凑以爱该库) 人到冬至边,快活赛神仙。 (南德冬几比 卡湖色脏西) 六月六狗洗浴,七月七烘烧杂麦麦。 (楼女楼高色与 才女才红些组吗吗) 七月半盂兰盆,日里布施经,夜里放河灯。 (才女不副拉外 捏里布四将 一里或 湖当) 中秋月光圆,家家庆团圆。 (窘秋女过与 古古强度与) 廿三廿四佛上天,廿五廿六散长年。 (尼撒你四外一提 尼嗯尼楼撒几尼) 箸笼当礼物 当年台湾海基会辜振甫和大陆海协会汪道涵会面。汪送给辜的礼物是筷筒,放 筷子用的筒(温州人叫箸笼) ,众人不解。辜心领神会,回赠一个笔筒。大家恍

然大悟:筷筒者,赶快统一也;笔筒者,必然统一也。 现在辜汪两先生都已作古,筷筒笔筒也成为历史典故。箸,中国人每天三餐都 不能离开的食具,在智者手中竟有如此意想不到的作用。 筷,古称箸。温州方言里至今还叫箸。吃饭的时候,小孩子如有什么不规矩的 地方,作父母的会用筷子当棍子敲小孩,这叫“箸敲嘣拉开” 。 箸作为礼物民间也有说法。男女订婚时,女方所送的回礼有鱼有箸。鱼和“如” 谐音;箸和“注”谐音,取如意、注定的意思。相当温州人订婚女方回给男方的碗, 碗和“稳”谐音,表示此事已经稳当了。汪送辜筷筒,用温州话念箸筒,那就是注 定要统一了。 语言学界称温州话为古汉语的活化石,意思是今天的温州话中仍保留许多古汉 语的特征, “箸”就是一例。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大家过来吃早饭。 温州话 大家人走来吃天光。 译音 大古南早类此梯郭

·乙:普通话 这是稀饭和油条。 温州话 该个是粥伉油炸餜。 译音 该该四久阔摇咂箍

·甲:普通话 中午吃炒年糕。 温州话 日昼吃炒糕。 译音 捏就刺错古

·乙:普通话 还有清蒸桂花鱼。 温州话 还有清炖桂花鱼。 译音 福阿要曾宕句湖嗯

·甲:普通话 晚上我烧饭。 温州话 黄昏我煮饭。 译音 哈需嗯子欸发

·乙:普通话 我家是太太烧菜。 温州话 我屋里是老安烧配。 译音 嗯无里四乐与些派

百晓散讲 江心寺的对联 温州著名的风景区江心孤屿上有一个江心寺。 大殿正门对联是宋代文学家王十朋所撰:

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

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上联意思是:云霞早晨去朝见皇帝,天天朝见,天天退去。下联写潮水常常涨 常常消失。 对联把动宾结构的词组“涨潮”写为“潮长” 把动词移到名词后面,他用的是古汉 , 语。有趣的是在现代温州方言里,也有把动词移到名词后面,除潮涨、潮落外还 有闹热等等。

温州方言里还有的将修饰词素后置,跟普通话是倒序的。

如:米碎(碎米) ,饭焦(锅巴) ,篾青(竹皮) ,豆腐软(嫩豆腐) ,牛娘(母 牛) ,老鼠黄(黄鼠狼) ,鞋拖(拖鞋) ,鞋套(套鞋) ,裙衬(衬裙) ,墙围(围 墙) ,纸蓬(草纸) ,酒汗(汗酒) ,甘蔗淡(甘蔗的尾巴) ,菜干(干菜) ,笋干 (干笋) ,虾干(干虾) ,脯干(干墨鱼) ,鱼咸(咸鱼) ,菜咸(咸菜) ,鱼生(生 鱼) ,豆腐生(生豆腐) ,江蟹生(生梭子蟹) ,菜头生(酱萝卜) ,盘菜生(酱盘 菜) 。

课外阅读

方言歌谣 八勿歌

词中嵌字,任何方言都有,温州话中特别丰富多彩。 在形容词中加一个衬词“里”没有什么意义,用这种方式构成的词只不过表示程 度的加深,增添了语言的色彩而已。

赤脚 cejia——赤里巴脚; 疙瘩 gada——疙里疙瘩; 过格 guga——过里过格; 混沌 wang dang——混里混沌; 牢腔 leqi——牢里牢腔; 涕汰 teita——涕里汰拉; 瞎搭 hada——瞎里瞎搭。

下面的八勿歌就是词中嵌字的典型。

做人勿疙里疙瘩, 打扮勿过里过格, 开口勿涕里汰拉, 干事勿花里斑烂, 讲话勿瞎里瞎搭, 走路勿赤里巴脚, 思想勿混里混沌, 着衣勿邋里邋遢。

吃"黄昏"是吃"晚饭"

温州话里有的词,构成的部分词素与北京话不同。如:今天(该日) ,明天(明 朝) ,昨天(昨夜) ,前天(前日) ,早晨(天光) ,中午(日昼) ,晚上(黄昏) 。 吃早饭叫吃“天光” 吃中饭叫吃“日昼” 吃晚饭叫吃“黄昏” 吃点心(吃接力) , , 。 ,吃 夜宵(吃夜厨) ,小孩(细儿) ,少女(媛主儿) ,青年(后生儿) ,妻子(老安) , 舅母(妗娘儿) ,河蟹(田嬉儿) ,老虎(大猫) ,乌鸦(老鸦) ,海蜇(藏鱼) , 白糖(糖霜) ,桂圆(圆眼) ,鸡蛋(鸡卵) ,南瓜(金瓜) ,眼睛(眼灵珠) ,膝 盖(脚朏头) ,脖子(头颈) ,菜刀(庎刀) ,脸盆(面盂) ,木柴(柴爿) ,菜蔬 (肴配) ,回家(走归) ,干净(光生) ,现在(能界) ,游泳(泅河儿) ,全部(统 统) 。 有些复合词意义相同,但说法只是部分相同。如:做伴(做队) ,起床(爬起) , 依旧(原旧) 。 有些词语形式上有单音词与复音词的区别,在普通话里是复音词,而在温州话 里是单音词。如:顽皮(皮) 、咳嗽(嗽) 、狭窄(狭) 、寒冷(冷) 。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温州有哪些小吃? 温州话 温州有厘何乜小吃? 译音 与就要里阿尼些刺

·乙:普通话 多着哪。 温州话 多显多。 译音 豆西都

·甲:普通话 讲些最有特色的给我听听。 温州话 讲俫最有特色该匄我听听。 译音 过类子欸要得色以该哈嗯疼疼

·乙:普通话 长人松糕,矮人馄饨。 温州话 长人松糕,矮人馄饨。 译音 几南送个 阿南福昂当

·甲:普通话 味道很好。 温州话 味道冇讲道。 译音 没得闹过得

·乙:普通话 白蛇烧饼,涨桥头灯盏糕。 温州话 白蛇烧饼,涨桥头灯盏糕。 译音 把色以些本 几接豆当杂个

百晓散讲

盘菜生的故事

米的妈妈是谁?有人猜,是稻谷。错,正确答案是花。为什么?花生米、花生 米, 既然花生下米, 那米的妈妈当然是花。 还有那花的妈妈是谁?是笔。 为什么? 有成语梦笔生花。

温州话里也有类似故事。主人用酱菜头请客,人客讲,你怎那不替酱菜头的妈 妈买来呀?主人家听不懂,酱菜头的妈妈是谁呢?人客讲,你听听,卖酱菜头的 人在吆喝:酱菜头,盘菜生;酱菜头,盘菜生。可见酱菜头是盘菜生的。盘菜当 然是酱菜头的妈妈。盘菜生,普通话里叫生盘菜。

课外阅读

方言民谣 吃馄饨

娒娒,你香人。 阿妈匄你吃馄饨。 馄饨汤,喝眼光; 馄饨肉,配白粥; 馄饨皮,配番薯; 馄饨碗,吃爻倒掇转。 从“扣”到“扣打扣门儿”

在温州方言里定语后置于名词,副词后置于动词及副词后置于形容词,这种情 况相当多。 “热闹”说成“闹热” “砧板”说成“板砧” “生鱼”说成“鱼生” “好走”说成“走 如: 、 、 、 好” “再吃一点”说成“吃添” “很红”说成“红显” “很苦”说成“苦倒”等等。 、 、 、 此外,温州方言里动词、形容词有特殊的重叠方式。在构词上温州话特别重视 词语性状范畴的表达,用重叠、加词缀、加衬字、加摹状词素、加对仗词素等不 同手段进行构词变化, 来达到修辞效果。以致这些语词能拥有不同的词形变化形 式作为区别于基本式的强调式,如: 十二月——十二冷月——十二忙月 歪——歪厮缠——歪厮牢缠 黑——墨黑——墨炭黑——墨铁炭黑 红——血红——血滴红——血滴辣红 棒——棒儿——棒棒儿——棒棒梗——棒棒梗儿 扣——扣扣——扣打扣——扣门——扣门儿——扣打扣门儿等。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请问,到五马街怎么走? 温州话 请问,望五马街訾那走? 译音 曾饭 末恩木嘎几那早

·乙:普通话 坐一路公交车到大南门站下车。 温州话 坐一路公交车到大南门站下车。 译音 足以爱露公过粗得肚怒忙咋露粗

·甲:普通话 坐出租车也行,起步价十元。 温州话 坐出租车也用着,起步价十块。 译音 足去组粗阿哟家,次被雇在该

·乙:普通话 那里是步行街。 温州话 旁单是步行街。 译音 破达寺被和嘎

·甲:普通话 连自行车也不能进。 温州话 连踏脚车也不好踏。 译音 里达家粗阿扶和达

·乙:普通话 残疾车是特许。 温州话 残疾车是特许。 译音 擦在粗寺忒许

百晓散讲

“槐豆”是蚕豆, “蚕豆”是豌豆

温州话中有些词语说法相同, 但意义却不相同或不完全相同。 如: 温州话的“馒

头”是指有馅的包子,而温州话的“实心包”是指无馅的馒头。温州人说的“槐豆”是 指蚕豆,而温州人说的“蚕豆”是指豌豆。

课外阅读

方言民谣 大脚娘

大脚娘,一步跨过九爿墙, 踏死十猪九头羊。 前屋叫赔猪后屋叫赔羊。 大脚娘,真伤心, 双双眼泪落地上, 狃晓得水满田垟成灾殃。 大脚娘,真悲伤, 大脚跳进海中央, 心想该下会漫死。 狃晓得,海水只满脚跟上, 一脚踢倒海龙王的外婆娘。 “死人好”真是好

温州话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即用一些令人很忌讳的、很不吉利的詈词来代替 “非常” 用于修饰形容词, , 极言程度之深, 一般用于消极意义。 “死人” “棺材” “短 如: 、 、

命” “鏖糟”等等。像描写热,可以说“死人热” “短命热” “棺材热” “鏖糟热” 说冷也可 、 、 、 、 。 以说“死人冷” “短命冷” “棺材冷” “鏖糟冷” 说坏可以说“死人毛” 说好也可以说“死 、 、 、 。 ; 人好” 。 真的人死了,温州人却说,过背爻、冇爻,忌讳直接说“死”字。 温州话里有丰富的同义词群,如: “洗、荡”都表示洗、 “躁、惮、涌、发脾气”都表 示生气。有些同义词的产生是出于婉饰、讳忌的需要,说话讲究好听,要个“彩 凑” 如避粗俗而说拉屎为“上坑” 拉肚子为“坑溏” 讳忌不吉而说口舌(音折本的 , , ; 折)为“口近”开口就赚;生病为“不健” 出痘为“做客” , 。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天天到公园锻炼身体。 温州话 日日走公园里锻炼身体。 译音 呢呢早公玉里读里三特欸

·乙:普通话 活动活动四肢。 温州话 活动活动四肢。 译音 乎东乎东四子欸

·甲:普通话 散步对保健心脏有好处。 温州话 散步对保健心脏有好处。 译音 撒布带博几桑做要和次

·乙:普通话 可以防止心血管疾病。 温州话 可以防止心血管疾病。 译音 扩一货子桑许雇在本

·甲:普通话 前年我经常头晕。 温州话 前年我歇歇恁头晕。 译音 以尼恩细细南豆用

·乙:普通话 也许是高血压吧。 温州话 大概是高血压吧。 译音 打给寺个许阿吧

百晓散讲

和身体有关的词汇

温州话语言丰富词汇生动。里面有许多四字词,和身体的各个部位有关的。这 些词语都非常生动。现在选出一部分给大家看看。 毛滚亸刺,因畏惧或受寒而毛发悚然。例如:该部录像忒恐怖,我眙爻沃毛滚 亸刺,吓显吓。 长文拔舌,说话唠叨,喋喋不休。例如:渠五十还不到,讲说话就恁长文拔舌,

再老爻直头力不牢。 半死辣活,半死不活,形容伤势很重。匄人打爻半死辣活。 打鼻头铳,嗤之以鼻。例如:你只不过多几个番钱,用不着打鼻头铳,眙人不 起。 光眼瞙瞊,睁眼瞎。文盲。例如:承琐儿能界不读书,大起变做光眼瞙瞊,悔 心阿打不尽。 吃烂脚份,比喻不劳而获。奖金是加班加来个,渠冇加班,不能匄渠吃烂脚份。 红葱细白,皮肤细嫩,白里透红。例如:个媛子儿面色红葱细白,蛮割切个。 冷眼相眙,旁观。例如:你也有份个,訾那好冷眼相眙,不理不睬呢。 昏头搭脑,昏头昏脑。例如:走爻一日一夜个路,人走爻昏头搭脑,连走归个 路阿走赚爻。 “过背”就是死亡

中国人称死法有多种,如: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士大夫死曰卒;士死曰 不禄;僧尼死曰圆寂;为革命献身曰牺牲、就义。

温州人关于死的说法,也不少。家里有长辈去世了,文雅点的说法叫“过背” 。 此说也许来自古文“见背” 李密《陈情表》 , :生孩六月,慈父见背。通俗点的说法 叫“走去爻” “人冇爻” 相当于“上西天” “殁” 别人家死了人,说得放肆些,叫“人打 、 , 、 。 倒” “打彭儿” “翘板儿” 吴方言讲“翘辫子” ;还有说“妆实爻” 乍听似乎有不死不足 、 、 ( ) , 以平民愤的感觉。

把人干掉,叫“逮渠做爻” 好像进入了黑社会。外地人一听就懂的说法,叫“断 , 气” 外地人最听不懂的说法,叫“黄泥山里腌咸卵” 这温州话的来源是,人死了 ; , 要掩埋在山上,浙南的山多黄泥土,死人埋在黄泥土里相当于黄泥腌咸鸭蛋。

时下最流行的就是“挂了” 这绝对是最有新意的词语了,温州话里还没有。 ,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你吃饭了吗? 温州话 你饭吃爻罢未? 译音 尼发刺或罢没

·乙:普通话 来四个菜,一瓶啤酒。 温州话 妆四个配,一瓶啤酒。 译音 窘四该派,以盆被酒

·甲:普通话 好呀,今天青菜很新鲜。 温州话 用着,该日青菜新鲜显新鲜。 译音 哟家,给内参次欸参西兮参西

·乙:普通话 我们再点几个菜。 温州话 我们再点几个配。

译音

嗯尼贼地给各爱派

·甲:普通话 店里的酱盘菜很好吃。 温州话 店里的盘菜生好吃显。 译音 地里给陪次欸色和刺西

·乙:普通话 中午菜是茭白和菠菜。 温州话 日昼配是茭笋和菠棱菜。 译音 内就派四郭雄巴啷次欸

百晓散讲

“鸭舌”要说“鸭近” 温州美食鸭舌头,是新近几年流行起来的。许多人到温州都要买些正宗的鸭舌 带各地的。去买的时候要注意:你不能开口说我买“鸭舌” 要说我买鸭“近” ; 。

为什么呢?温州话里“舌”和折本的“折”同音;而“近”和“赚”同音。做生意人忌讳 蚀本。有人去买鸭舌时,一时间记不起应该怎么说。就双手一舞,像鸭子飞,嘴 巴发出“呷呷”的声音,又张开嘴巴指指自己的舌头。营业员明白了,称一斤鸭舌 给他。

温州人把谐音的说法叫做“解签诗” 人们也是很喜欢把一些同音近音的词,联系 。

在一起的。

温州的出租车牌照带头的三个字是“浙 CT” 温州人根据读音解为“借、赊、贷” , , 意味经营者生意不好做,买车的钱都是别人的,或借或赊或贷,很形象。

在温州最出名的笑话是:一个女贪官在酒席上说: “我赤膊袒裸,用奶和你碰 碰。 ”

(我酒吃不大来,即不大会喝酒,用牛奶和你碰杯。 ) 温州话词汇保存了许多古词古义

普通话和温州话都来自古汉语,都是以古汉语为主体发展而来的。

温州话中大量词汇是传承古汉语而来,保留了不少古代的词语。但是,古汉语 许多词汇在普通话里已经死去, 不再使用, 而在温州话里却还活着, 仍大量使用。

温州话还保留古义的,如: “拎”表提、 “温炖”表不冷不热、 “箸”表筷子、 “汤”表热水、 “赚”表错误、 “憨”表傻气。

或保留古音古义,如: “雀儿”音“将儿” 表小鸟; , “伏”音“捕” 表孵; , “不啻”音“斧世” , 表不止。

温州话词汇里保存的古词古义是大量的,温州话里的古词古义,对研究古汉语 词汇, 了解古代的书面语, 阐释诗词曲赋及古代白话小说中的一些生僻词语具有 很重要的作用。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我想到超市里买东西。 温州话 我想走超市里买物事。 译音 恩兮早起也寺里吗木寺

·乙:普通话 地摊的货物价钱便宜。 温州话 摊儿的物事价钱便宜。 译音 它恩该木寺雇替比一

·甲:普通话 专卖店里商品质量有保证。 温州话 专卖店里物事质量有保证。 译音 句吗地里木寺在里要波子恩

·乙:普通话 电器产品都有保修的。 温州话 电器产品沃有保修的。 译音 地起擦盆沃要波绣该

·甲:普通话 售货员,衣服可以试吗? 温州话 营业员,衣裳好着一着先吗? 译音 用尼玉 一一和家一家喜发

·乙:普通话 外衣可以试一下。 温州话 外皮衣好先着一着 译音 挖配一和兮家一家

百晓散讲

“骚扰”该怎么说

“打骚扰电话骚扰别人” “骚扰”一词, 。 温州话该怎么说?如果直接用温州话的声音 把“骚扰”念出来,就显得温州话不地道。

沈克成、沈迦父子著的《温州话词语考释》一书里写道:妆裹,同妆打。欺负 人的意思。如:人生呆,一走出门,就被人妆裹。把打骚扰电话说成“妆裹”别人, 相当确切。

另外把“骚扰”说成温州话“弄松”也可以。 “弄松” 也作“弄耸” 兴风作浪,挑动是 , , 非的意思。

这个词温州方言里有讲;在中国古典文学作品里也能找到出处。 《水浒后传》 第一回:这两日是四月天,农忙停讼,没处弄耸,趁闲来此巡察,不想却好遇著 阮小七一起人在此。 《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第七十一回:他船上的张道士、 金和尚都是甚么人?你怎么弄松得他倒? 完善的语音系统

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编实用意大利语》的读音是用温州和瑞安方言来注 音的。作者黄国宏发现意大利语的发音与温州、瑞安方言有相似之处。用现代汉 语拼音方案来注音不如用方言好。 温州话中保留的浊辅音和鼻声母恰与意大利语发音暗合。此书正是用这种土办 法, 为懂得温州或瑞安方言的侨胞学习意大利语言, 提供了速成途径。 无独有偶, 当年河南籍的唐玄奘就是选用吴音来译注佛经的, 因为他认为唯有吴音才能译音 准确。

作为南吴语代表的温州话,有着最完善的语音体系,且音素都比较实用。

温州话跟常见外语对得上号的音素常比普通话多一倍;法语 35 个音标中,有 30 余个和温州话中的音素一致;日语片假名基本可以用温州话读准;英语也大 致如此,比如:英语“VCD”三个字母,相当于温州话的“微西地 vei sei dei” 普通 , 话则读成了 wei xi di,相差甚远。 温州话中有一些常用的口语,则是保存了许多古音,也就是说我们华夏民族的 祖先说的话很接近于温州话。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民航售票处在哪里? 温州话 民航售票处生狃宕? 译音 门或求瞥刺色牛多

·乙:普通话 往南走,拐个弯就是。 温州话 望南面走,转弯就是。 译音 木内买早 句发有四

·甲:普通话 往山海关走的飞机起飞了吗? 温州话 望山海关走的飞机飞罢未? 译 音 木撒黑噶早该飞子飞罢没

·乙:普通话 上海来的飞机刚刚降落。 温州话 上海来的飞机新歇落。 译音 以黑类该飞自桑西拉路

·甲:普通话 我们坐 2 路车去码头。 温州话 我徕坐 2 路车走码头。 译音 嗯类组列路粗早木豆

·乙:普通话 火车软卧票价贵。 温州话 火车软卧票价钱贵。 译音 扶促女恩瞥雇替句

百晓散讲

“有钱能使鬼推磨”

有句温州俚语叫“外公爷抬轿银体面” 意思是只要有钞票, 。 随便什么事也有人干。 传说古时候温州有一个秀才,因为人穷,亲戚朋友个个看不起。后来秀才考上 进士第三名榜眼,官至京都府台。 有一日,府台大人回老家温州。他外公居然要为外孙子抬轿。县官心想哪有府 台大人的外公当轿夫的。外公执意要抬。县官只好答应他的要求,把他打扮起当 轿夫, 替坐外孙子的官轿从麻行一气抬拉大南门外家里。府台下轿后讲轿夫一路 辛苦,每人飨白银十两。当然外公也有十两银子拿去。 后半来,县官问外公为什么去干这么不体面的事。外公讲: “天下只有银子才是 最体面的呵。 ”从此以后, “外公爷抬轿银体面”一直流传至今。 从“大街大面”讲起

这一课的情景对话里说到买房子要“大街大面”的。这是什么意思的?就是要买 大街上的店面房,闹市里生意好做些。

温州话的词语,ABAC 结构的颇多。例如: 一生一世(一辈子) 三等三样(各种各样) 土头土脑(平庸鄙俗) ,如:想不到你搝个老安能土头土脑个。 不癫不仙(与众不一样,含贬义,引申为人的精神不太正常) ,如:个人不癫不 仙,伉别人排不牢。 犷头犷脑(亦说“犟头犟脑” 倔强固执) , 自讲自话(自言自语,擅作主张) ,如:公司冇授权匄你,不好自讲自话订合同 个。 皱皮皱笃(皱纹很多) ,如:老老娘儿个脸沃皱皮皱笃罢,还做何乜美容呢。 跁死跁活(拼死拼活) ,如:大人跁死跁活近来钞票沃匄细儿,细儿大起也不一 定记情个。 搭嘴搭舌(亦说“沓嘴沓舌” 不合宜地插嘴) ,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我想买套房。 温州话 我想买套屋。 译 音 恩喜吗特五多

·乙:普通话 买多少平方的? 温州话 买几徕平方的?

译 音 吗给里喷或该

·甲:普通话 三室一厅的,一百二十平方米。 温州话 三室一厅的,一百廿平方米。 译音 撒寺爱一腾该 一把尼喷或没

·乙:普通话 想买城里还是海边? 温州话 想买城底还是海边? 译音 西吗次恩得发四和欸比

·甲:普通话 想买沿街闹市,生意好做些。 温州话 想买大街大面,生意好做厘。 译音 西吗豆噶豆米给 色一和走类

·乙:普通话 我目前只能租房子住。 温州话 我恁界只能租屋宕住。 译音 嗯南噶自南粗无得哦自

百晓散讲

“习之”和“集资”同音

小学生放学,家长还没下班,有人动脑筋办托管班。小学生放学了,把他们领 过来,给他们吃些点心,照顾他们做作业,晚上家长来领小朋友回家。 既然办班,就得给这个班取个名字。有人就从《论语》第一句“学而时习之”里 找了。 第一个想出的名字: “学而” 马上被否定了: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想到一位妇女, , 她的脸红扑扑的, “血尔”是女性保健品。 第二个名字: “时习” 又有人反对。 , “时习” 温州话谐音“自习” 家长只想你把孩子 , , 管牢一些,让他们“自习” 家长不放心。 , 第三个名字: “习之” 还是有人反对。 , “习之” 温州话一听,是“集资” 现在幼儿园 , 。 都不许集资,你出劳力管点心,赚点工夫钱,还说“集资” 家长不吓跑了才怪呢。 , 还有一个名字:桃李满天下的“桃李” 谐音“逃离” , 。

温州俚语

人瞀嫌憎刀钝 主观不努力,只埋怨客观条件不好。 “你这个人啊,自己平时不锻炼,比赛出不 了成绩,怨场地不好,真是人瞀嫌憎刀钝。 ”还有另一个温州俚语说“猪母娘死了 怨糠” 也是这个意思。 , 温州话的四字词

温州话里有许多四字词,以一个单音或双音形容词为基式,扩展成四音节,表 示程度的。被扩充的音节起衬垫作用,词义不可强解。

乌青间蓝(青蓝色) ,如:你个人身体是否是不好,脸色怎哪乌青间蓝。 乌焦烂炭(乌焦得一塌糊涂) ,如:皇天,饭煮亡乌焦烂炭,该怎哪吃。 半死赖活(半死不活) 泼赖凶妆(凶悍不讲理) 弯藤八翘(弯曲不平整) 歪厮牢缠(无理取闹,纠缠不休) 牵丝反藤(纠缠不休) 蚩皮纠韧(坚韧而难以咬断) 唾水八淡(淡而无味) 粘滋格拉(东西粘糊不干净) 硬锤搁落(硬邦邦) 糊溏粕浆(一塌糊涂) 癫死扒赖(不依理服人,耍无赖)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请问你贵姓? 温州话 请问你姓阿尼? 译音 曾忙尼森阿尼

·乙:普通话 免贵,我姓王。 温州话 勿客气,我姓王。

译音

发卡起 嗯森哟

·甲:普通话 大名是什么? 温州话 大名是阿尼? 译音 大猛四阿尼

·乙:普通话 我叫王东方。 温州话 我叫王东方。 译音 嗯接哟动或

·甲:普通话 听口音你是湖南人? 温州话 听口音你是湖南人? 译音 疼靠样你四副怒南

·乙:普通话 是呀,我们是老乡。 温州话 是显,我们是共个地方人。 译音 四西 嗯你四几哟该得欸或南

方言歌谣

懒婆娘

狗皮道糟老人客(音译:高被多走了娘卡) , 牵丝攀藤短命懒(音译:起四把等读猛拉) 。 心思挂拉打麻将(音译:桑四古拉爹木机) , 糊溏粕浆镬灶间(音译:湖多把几湖则卡) 。 硬锤搁落是煮饭(音译:恩诶自古落四贼发) , 蚩皮纠韧酱油鸭(音译:次陪了列几要啊) , 半死烂活买头鸡(音译:被死拉湖吗都自) , 泼赖凶妆待人客(音译:怕啦想窘得南卡) 。 配炒亡乌焦烂炭(音译:派错我无接拉他) , 汤烧起乌青间蓝(音译:拖写次无曾卡拉) , 酱油肉唾水八淡(音译:几要牛太死不打) , 冰浆冷气用箸夹(音译:本几列次哟贼卡) 。 癫死扒赖老人客(音译:地四不拉乐娘卡) , 歪厮牢缠真逼迫(音译:挖四乐起脏被卡) , 粘滋格拉用不着(音译:你字嘎拉哟副家) , 恁的脾气着改快(音译:南该被次家给卡) 。

温州俚语

三分人貌七分扮,癞头儿扮起变小旦

意思是:打扮,也叫美容。人的相貌是天生的,但是打扮也很重要。一个癞痢

头打扮起来也可以当演员。

课外练习

温州话绕口令

九十九头牛,背九十九个篓。一个篓里有九十九斤油。 生动的“七七八八”

温州话中的词汇非常丰富,形容词重叠更是异彩纷呈了。

七七八八:说话唠叨。 了了滞滞:干干净净。 飞飞扬扬:到处议论,满城风雨。 半半日日:形容时间长。 光光生生:干干净净。 团团圈圈:四围。 红红蜡蜡:形容富贵的气氛。 冷冷清清:冷静凄凉。 呆呆痴痴:神态痴呆。 扯扯拔拔:拉拉扯扯。 服服帖帖:顺从。

沸沸扬扬:像沸腾的水一样喧闹。 疙疙瘩瘩:不爽快。 闹闹热热:很热闹。 便便当当:非常方便。 清清水水:清清爽爽。 割割切切:漂漂亮亮。 愔愔静静:静悄悄。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这里是职业介绍所。 温州话 该柢是职业介绍所。 译音 该得欸寺子欸尼嘎也素

·乙:普通话 我来找工作。 温州话 我走来寻工作。 译 音 恩早里桑公足

·甲:普通话 找普工还是技工? 温州话 寻普工还是技工? 译音 桑普工发寺字公

·乙:普通话 我会做鞋帮的。 温州话 我会做鞋帮的。 译音 恩外足阿波该

·甲:普通话 干过几年啦? 温州话 生活做过几年? 译音 色乎足雇可以尼

·乙:普通话 三年半。 温州话 三年半。 译音 桑尼波

百晓散讲

有感于“上凳上桌,上桌上佛堂阁”

普希金的《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里的渔妇太贪心,金鱼给了她新木盆,她还要 新房子;有了新房子,又要当女皇;最后还要金鱼来伺候她。结果呢,又回到用 破木盆过穷渔妇的日子。 用温州话说,渔妇就是“上凳上桌,上桌上佛堂阁” 到了最后, ; “空快活捉个田螺 壳” 。 不过从一个新的角度重新读 《渔夫和金鱼的故事》 如果渔妇得到了新木盆以后, ,

不思进取了,知足了,那是不是就好了呢?也不见得,穷还是穷,只不过,穷日 子里多个木盆而已。或许在精神上,多了个人家说你廉洁。

贪得无厌不好,不思进取也不好。

我们对温州话“上凳上桌,上桌上佛堂阁”也要有新的理解。上凳就得上桌,上 桌就得上佛堂阁。 像运动员一样, 拿了全省冠军后, 要想全国的, 还要想世界的。 关键在于凳子桌子脚要结实, 佛堂阁的基础要牢靠。钞票赚来只要是合法所得不 怕多,温州俚语说得好:躺在银里不惊冷。

百晓散讲

十八个捣臼还画在岩上

“捣臼”指石臼。 “石臼还画在岩上”比喻事情还在设想,距离完成还有十万八千里, 相当于八字还没有一撇。 温州话里的通感

有一句温州话很有意思:兰花的香韵真好听。香气是属于味觉的,该由鼻子负 责。怎么用耳朵去听呢?在修辞学里这叫通感,是一种修辞方法。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钱钟书先生第一次提出“通感”这个概念。他说,颜色似乎

会有温度,声音似乎会有形象,冷暖似乎会有重量,气味似乎会有体质。此后, 凡是研究修辞学通感的,都举朱自清《荷塘月色》中的两句话为例:微风过处, 送来缕缕清香,仿佛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荷香为气味,只能以嗅觉感知,作 者把“声” “香”加以联系,嗅觉与听觉沟通。还有一句是:塘中的月色如梵婀玲上 、 奏着的名曲。

我想,天下文人何其多也,为何单举朱自清为例。也许,因为朱自清来过温州, 深谙"香韵真好听"这句温州话的内涵。排一个式子:温州话"香韵真好听"的原创 ——朱自清 《荷塘月色》 的引用——钱钟书的理论提升——一个崭新的修辞方法: 通感诞生了。 温州方言真丰富。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要做熟食生意。 温州话 要做熟食生意。 译音 以走有子欸色一

·乙:普通话 想开个百货店。 温州话 想开个百货店。 译音 西可欸该把副地

·甲:普通话 工人每月工资多少? 温州话 工人每月工资着几厘? 译音 工日昂买与工资家几里

·乙:普通话 我最低要一千元。 温州话 我最少着一千钞票。 译音 嗯子欸写家一起错瞥

·甲:普通话 你想卖些什么? 温州话 你想卖里何乜? 译音 尼西吗里阿尼

·乙:普通话 鞋子、裤子、衣服、纽扣。 温州话 鞋、裤、衣裳、钮珠。 译音 啊、库、衣衣、鸟自

百晓散讲

“德艺人仰”和“捣你入娘”

温州流传一个故事。据说瑞安当年有个县太爷,在任时鱼肉百姓,人们恨之入 骨。离任时,有人送去一个匾上书“德艺人仰”四个大字。当官的大喜,百姓暗中

窃笑。原来“德艺人仰”和温州话骂詈语“捣你入娘”谐音。

骂詈是一种客观存在的语言现象,不能简单地予以肯定或否定。在温州话中, 男人骂人称“謴” 女人骂人称“谶” 除了和性器官和性行为的骂詈语外还有许多贬 。 。 称、直陈语、驱逐语、威胁语、诅咒语。

下面举一些例子。

对淘气的孩子,詈称为“童子痨” 对那些行为不检点的轻佻女子,詈称“雀跃女 ; 儿” 把高身材的人詈称为“长甏” 温州人常瞧不起山区的居民。称他命为“山头人” ; ; 骂人无耻说他“夹活劙” 傻瓜,笨蛋叫做“呆惰” 骂人神经病,说他“塌脑” ; 。 。 妙在齿声、叠字运用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名句“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温州话里也有一句话“嬉嬉 。 吃吃眙眙戏” 。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先讲“嬉”字,普通话里面不大用这个字,温州话里很多 。 如: “越嬉越懒, 越吃越口淡” “人越嬉越懒, ; 嘴越吃越馋” “嬉嬉登登, ; 政府供应” “嬉 ; 嬉当将息,困困当补食” “嬉嬉赊角一,干干赊角二” ; 。

再讲“眙”字,观看的意思,温州人也经常讲。如: “牛爬过眙不着,虱爬过密密 卡” “正头眙不倒阿姐儿当大嫂” “头歪转白眼眙水碓恁” “外面洋房式, ; ; ; 底居刺火得” 。

有些外地人来温州,本地人往往拿这句话测试他,看他懂不懂温州话。如果外 地人懂这句话,温州话不错了。有智者说“嬉嬉、吃吃、眙眙戏” 再引申一下, , “外 转嬉嬉、酒店吃吃、麻将抄抄,歌舞厅眙眙” 那就是活灵活现描画了一个游手好 , 闲者的形象,长此下去,恐怕不出一代,温州人那勤劳吃苦的优良传统就会不复 存在了。愿我们的乡亲们能从中悟出一点人生的哲理,玩物丧志,引以为戒啊。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我刚学电脑。 温州话 电脑我新学起。 译音 地呢嗯桑湖次

乙:普通话 这是主机、那是键盘。 温州话 该是主机、许是键盘。 译音 该四字字 黑四几不

甲:普通话 我学什么录入法好呢? 温州话 我学何乜录入法好呢? 译音 嗯湖阿尼路在湖和尼

乙:普通话 你会汉语拼音,就学全拼吧。

温州话 你会汉语拼音,就学全拼吧。 译音 尼发许女喷样 就湖与喷

甲:普通话 互联网怎么上? 温州话 互联网訾那上? 译音 湖里摸字那一

乙:普通话 要到电信部门申请宽带。 温州话 要走电信部门申请宽带。 译音 家早地桑不满桑参阔大

课外练习

一、解释温州俚语:

A、雨伞骨底戳出:意思是指责那些吃里扒外的人。 B、十个瓮儿九个盖:形容穷日子生活艰辛,收入不够支出。 C、袜升起当套裤:袜子是袜子,它是穿在脚上的,想把它拉起来当裤子穿是 做不到的。 讽刺一个能力平庸的人, 不知道天高地厚, 要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

二、猜温州话谜语:

四角四丁香, 掉落河中央, 河里翻筋斗, 爬起脱衣裳。 (谜底:粽子)

三、说温州话绕口令:

江心寺后, 老龙闪三闪。 奂堆与累德

温州话历史悠久,至今保留大量古汉语词汇。

“人眙胚,佛眙盔,买货眙奂堆。 ”这句温州俗语中, “奂堆”意为体大量多。一般 人买东西,付同样的钱总喜欢买包装更大的,看起来感觉占了便宜,这符合市场 营销学中的客户消费心理。 卖蝤蛑的人用稻杆绳把蝤蛑捆得扎扎实实,其实也就 是想给买者有奂堆的感觉。

“奂堆”是古汉语的词汇。 《说文解字》这样解释“奂”字: “奂,大也。 玉篇》则 ” 《 说: “奂,众多也。 ”堆是堆积义。两字合在一起就表示体积大、数量多。

温州话还有“累德”一词。表示很麻烦,难以处理。我的朋友沈迦老弟谈论此 词时作“累堆” 我以为不妥。累德,损累德行的意思。书经:不矜细行,终累大 , 德。 北齐颜之推的颜氏家训: 或有狼藉几案, 分散部帙, 多为童幼婢妾之所玷汙, 风雨虫鼠之所毁伤,实为累德。

情景对话

甲:普通话 到这里办公必须熟悉电脑。 温州话 走该里办公一定要懂电脑。 译音 早该里把工一等家动地呢

乙:普通话 我是用沈码录入法打字的。 温州话 我是用沈码录入法打字的。 译音 嗯四哟桑木路在湖爹字该

甲:普通话 把图纸用电子邮件发给用户。 温州话 逮图纸用电子邮件发匄用户。 译音 爹土子欸哟地子要几湖哈哟副

乙:普通话 网络出点小毛病。 温州话 网络出厘小毛病。 译音 摸路去里塞么本

甲:普通话 检查一下服务器有没有问题。 温州话 检查一下服务器有冇问题。 译音 几组以湖副无次要闹放爹

乙:普通话 有病毒侵入。 温州话 有病毒侵入。 译音 要本得欧次昂在

百晓散讲

“自脚自缠”和“独立自主”

温州话里的“自脚自缠” 本义是带贬义,是讲人不好的,意思是干事情一意孤 , 行。过去女孩子小时候要包脚,也有叫缠脚、裹脚的。古人以脚小为美,用裹脚 布把脚缠得紧紧的,不让它发育长大,几年以后就成了三寸金莲。缠脚是个很痛 苦的事情, “骨骼折裂,关节脱位,血肉模糊,脓水淋漓”就是真实写照。所以, 小女孩不愿意,都是母亲强迫女儿包脚。自己的脚让女孩子自己去缠,谁受得了 那个苦,肯定缠不好。温州话“不能自脚自缠” 引申开来就是要人们服从命令听 , 指挥、做事多听取群众意见,在这一点上是有现实意义的。

自脚自缠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干。 现在的年轻人多数是独生

子女,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缺乏自主能力。 一旦离开父母上大学、 去工作, 就手足无措。 自脚自缠能力也是做人的基本能力。

现在的女孩子,再也不会有缠足之痛了,但是自脚自缠精神倒值得发扬。小 处讲,自理生活,立足社会;大处讲,独立精神,发展事业。


相关文章:
3-拯救温州话
乡土教材也是以现代白话 文编写、以普通话教学的,所以学生基本没机会学讲温州话...新闻媒体在拯救温州话方面应继续发挥作用。像 《百晓讲新闻》 以贴近百姓的“...
地方性方言类电视节目的现状与发展研究
2、经济科教频道《百晓讲新闻》 温州人,温州话,讲温州事,温视经济科教频道 ...同时,方言电视 节目的兴起在学界也引起众多争议, 反对者则认为方言节目损害了...
“流动花朵”课题
如《百晓讲新闻》 、 《闲事婆和事老》等相继开办和推广,成为了许多人茶余...(2)编写对外来民工子弟进行温州话教育的校本课程教材。 (3)培养外来民工子弟学...
论文封面
中华女子学院 2015 — 2016 学年第二学期期末考试(论文类) 成绩 论文题目 ...新闻媒体在拯救温州话方面应继续发挥作用。像《百晓讲新闻》 以贴近百姓的“...
关于小学生学习生活的辩论
7.爱迪 生,林肯等名人小时候都超级喜欢动手的, 玩具能帮助小学生成长学习。 8...反:温州日报啊 !就是一个很好的了解新闻的地方。用温州话说的百晓讲新 闻对...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