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管理学 >>

朝核问题的性质及中国战略


朝核问题的性质与中国的战略

学院: 人文社会科学学院 学院: 专业: 专业:07 级国际政治 学号: 学号:2074050264 姓名: 姓名:朴香玉 时间: 时间:2011-4-3

朝核问题的性质与中国的战略
【内容摘要】 朝核问题的久拖不决对中国外交构成直接挑战。如何认定问题的 性质,不仅对了解问题的症结至关重要,更直接关系到具体的应对战略。目前学 界绝大部分观点似乎都本能的认为朝核问题是一种危机, 明确将其定性为冲突的 观点较少。笔者认为,危机的认知对于即时性的应对是有益的,但考虑到朝核问 题的历史延续及复杂性,应当从整体上把握朝核问题。本文力图通过对朝核问题 属性的分析界定其具体性质,并对美朝当事方的战略分析,为中国的外交应对提 出个人的思考。 【关键词】属性 性质 战略 选择 一、朝核问题的属性及其性质的界定 朝核问题的属性及其性质的界定 冷战结束以来,朝鲜半岛发生了多次危机。自 2002 年 10 月,半岛局势进一 步紧张。朝鲜进行核试验之后,新一轮的朝核博弈再次展开。对于美朝之间长达 半个世纪的对抗,该如何理解?如何看待跌宕起伏的朝核问题?它具有什么属 性,性质如何界定?笔者将从历史和理论的角度对其进行分析阐述。 〈一〉线性:朝美核问题的历史及延续 朝鲜核问题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而是冷战的直接产物。朝鲜开发核技术的 历史可以追溯到 20 世纪 50 年代。 50 年代末 60 年代初苏联援助朝鲜开发核技 从 术开始,朝鲜核问题经历了整个冷战时代,并延续至今。1985 年,美国官方首 次透露朝鲜秘密建造核反应堆消息,随后开始向朝鲜施压,要求朝鲜加入《不扩 散核武器条约》并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全面监督与核查。美朝双方在此问题上 矛盾不断。1990 年 4 月,美国军方正式提出朝鲜核问题,质疑朝鲜正在研制核 武器。在随后的核查过程中,美朝双方对检查的对象和结果意见不一。美国以军 事压力威吓朝鲜,企图迫使朝鲜接受强制性的“特别检查”。但是朝鲜却于 199 3 年 3 月 12 日以安全为由宣布退出其于 1985 年底加入的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 一时间,朝鲜半岛局势剑拔弩张,冷战结束以来的第一次朝核危机由此爆发。 经过艰难谈判,美朝双方于 1994 年 10 月 21 日在日内瓦正式签订了《关于 朝鲜核问题的框架协议》,第一次朝鲜半岛核危机基本缓解。但是,框架协议的 执行并不顺利。 协议签订之后, 朝美在履行 《框架协议》 的问题上争论日渐激烈, 朝鲜指责美国没有按协议规定在 2003 年前提供轻水反应堆,美国则一再要求对 朝鲜的核设施进行“核查”。尤其是在小布什上台后,对朝实行强硬政策,这再 度引起朝鲜方面的激烈反弹。 美国助理国务卿凯利 2002 年 10 月初访问平壤后宣 布朝鲜已经承认推进浓缩铀开发计划,于是美国废止《框架协议》,停止向朝鲜 提供重油。朝鲜指责美方违反了《框架协议》,使这一协议成为一纸空文。同年 12 月 12 日,朝鲜决定解除对核计划的冻结,重新启动用于电力生产的核设施。 2003 年 1 月 10 日,朝鲜宣布再次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这一系列事件终 于酿成了第二次朝核危机。 之后经过包括中国在内的相关国家的共同努力,启动了六方会谈。经过艰苦 谈判,最后达成《9·19 共同声明》,美朝就弃核及提供援助等问题达成协议。 但随后朝美双方在谁先采取行动落实共同声明的问题上又出现分歧。 美国更是对 朝实行金融制裁,导致六方会谈陷入僵局。而朝鲜在 2006 年 7 月 5 日进行导弹

试射并于 10 月 9 日进行首次地下核试验,再度将朝核问题推到危机的边缘。联 合国安理会相继通过 1695 和 1718 号决议,对朝鲜实行制裁。围绕朝鲜半岛核问 题引发的新一轮危机再度成为国际社会的焦点。随着第五轮六方会谈的重启,与 会各方在第三阶段会议上达成《2·13 起步文件》,由朝鲜核试验引发的新一轮 危机才有所缓解。 危机突发性和紧迫性的特点使得其只是一个“点”的概念,冲突是一个动态的过 程,反映的是由于竞争而引发的矛盾和敌对的持续性。通过历史考察可以看出, 朝核问题的发展是线性的,而不是非线性的。朝鲜与美国之间的敌意自朝鲜战争 之时就已经开始积累了,朝核问题更是朝美敌对的直接产物。所以一定程度上, 朝核问题的本质不是核问题, 而是朝鲜半岛残存的冷战结构。 从孤立的角度观察, 历史上朝美之间的每次对抗都可以称为“危机”;但从线性的角度看,危机是国 家间矛盾由量变转为质变的关键点,而冲突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所以,朝核问 题不单单是几次孤立的危机, 而是历史上朝美持续的冲突在新形势下的延续与激 化。 〈二〉对立性:朝美双方目标的互不相容 其一、冲突有三要素,具备了三个要素的矛盾对抗都可以称之为冲突。而美 朝对抗具备了这三个要素:第一,目标的不相容性:长久以来,朝鲜追求获得核 武器或者以核武为威慑手段维护自身的安全。在“先军政治”的政策下,核武器 直接关系着朝鲜的国家安全; 美国认为朝鲜获取核武器将会严重损害美国在东亚 乃至全球的领导地位, 构成对美东亚安全秩序的威胁, 力图阻止朝鲜的这一企图。 第二, 双方的对抗态度和敌对行为: 双方都以排他性的思维看待自己的生存问题。 自朝鲜战争之后, 朝鲜和美国就表现出了对对方的敌意——美国妄图通过包括武 力在内的方式颠覆朝鲜的现有政权,实现朝鲜的政权更迭,建立自己主导的东北 亚安全秩序;而朝鲜则通过发展自身的威慑能力针锋相对、毫不妥协的应对美国 的威胁、 维护自身的安全。 第三, 双方的直接对峙状态: 美国通过实行金融制裁、 军事包围、外交孤立等手段对朝鲜进行遏制,要求朝鲜以彻底的、可核查的、不 可逆转的方式放弃核武器计划;朝鲜则发展核威慑来应对美国的包围与封锁,并 要求美国彻底放弃对其的安全威胁,承认其政权的合法性,提供安全保障和经济 援助。朝美双方的追求目标互不相容,两国采取的追求自身目标的行动直接加剧 了双方的对抗。 其二、冲突不能简单的以武装暴力为唯一特征。从冲突三要素的角度来看, 武装暴力只是冲突的一种形式而非全部。 符合冲突三要素的任何对抗在性质上都 属于冲突,冲突也有软性和硬性之分。 虽然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署之后,朝美之间的武装冲突行为得以停止,但两 国间的冲突状态却一直持续至今。半个多世纪以来朝美关系龌龊不断,冷战结束 后更是危机频仍。所以,虽然从行为上来讲,朝美之间还没有发生武装暴力;但 从冲突的角度来看,双方却一直处于冲突的状态。根据海德堡国际冲突研究所的 评估,朝鲜问题属于非暴力冲突,也就是本文所说的软性冲突。由此看来,朝核 危机只是朝美之间软性冲突过程中的一个插曲而已。 〈三〉摇摆性:朝美矛盾的复杂及久拖不决 朝核问题的症结,主要在于三个方面:1、植根于朝美两个主要当事国之间 的敌对和相互间的极度不信任;2、朝美在核问题上的对立根源,涉及双方复杂 的利益关切;3、朝核问题涉及面太广,牵动世界主要大国及东北亚有关国家的 传统地缘政治利益和威望。

从根本上讲,朝美之间的冲突不仅在于朝鲜的安全保障问题,而且很大程度 上是基于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对立。 基于意识形态或价值观的冲突源于非物质层 面的因素。在这种冲突中,利益的客观标准往往为价值观或自我认同所笼罩,这 使得冲突变得棘手并难以解决。在这种冲突发生改变之前,冲突双方之间的关系 是无法转化的,而他们之间的冲突也是无法解决的。朝美冲突的根本原因部分即 在于此。 源于物质需求不相容的冲突会由于物质利益的满足或可替代资源的出现而 得到解决。而这种上升到意识形态层面、牵连到核心身份观念的冲突却具有很强 的自我发展的动力。敌人意象一旦形成,就变得难以改变。同时意象本身也加重 了冲突并使之永久化。由于这种冲突的复杂性是由冲突的自身动力激起的,除非 双方对彼此的认同基于基本的信任开始发生变化, 才能打开冲突方关系良性互动 的阀门,否则恶性循环的强大惯性会阻碍冲突的解决。而朝核冲突将物质性因素 融入意识形态的争论,导致朝美冲突具有持久性。 而在朝鲜成功进行核试验之后,美朝双方的基本立场更加尖锐对立。朝鲜在 获得核威慑力之后不会轻易放弃核武器的考虑与美国难以接受朝鲜核地位的考 量更是直接制约着矛盾的解决。 美朝之间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在核武器的刺激下会 更加难以消除,这无疑为双方的互动增添了新的不确定因素,美朝之间的矛盾也 由此将变得更加棘手和复杂。 朝核问题的这三个属性决定了其性质, 即朝核问题是朝美双方由于历史上长 期敌对而形成的、集意识形态或认知性冲突和安全利益矛盾于一体的软性冲突。 这场历时半个世纪的冲突虽然没有再度演变为武装暴力行为, 但其复杂性在新时 代的背景下不断演化,时起时伏,导致了一个又一个的危机。 二、美国与朝鲜的战略 朝核问题从根本上来说是冷战的遗留问题。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朝核问题的 根源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美朝的矛盾性不仅源于冷战结束后的核问题,更 是 1950 年朝鲜战争后双方极度不信任的产物。朝核问题的凸现只是美朝之间互 相敌视的恶性循环的一个环节。作为冲突当事方的美朝又是如何看待这场冲突 呢? 〈一〉美国的战略 总体而言,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应对战略已经远远超越了朝核问题本身,包 含着非常丰富的内容。 冷战期间,朝鲜半岛是国际政治角力的重心之一,原因不仅在于朝鲜半岛的 战略位置,而在于这是美苏争霸的最前沿。冷战刚结束之时,朝美之间冲突激化 导致了第一次朝核危机。当时美国还没来得及重新审视其对朝战略,所以与朝鲜 进行了双边谈判,最终与朝签署了《框架协议》。冷战后,美苏争霸已随着苏联 的解体而告终,朝鲜半岛对美国的重要性也相应下降。美国开始对朝鲜的战略价 值进行重新评估。而 2002 年朝核问题的重现以及 1994 年美朝《框架协议》的彻 底瓦解更加坚定了美国重新制定对朝政策的决心。对于美国而言,冷战后的朝鲜 半岛已经由国际战略层面下降为地区安全的层次。 所以在朝美冲突由于核问题再 度激化为第二次危机时, 美国对朝核问题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即以一般的地 区冲突问题来定位。相应地,美国的外交战略也就转为通过多边的地区方式来应 对,即要求地区的“利益攸关方”与美国分担朝鲜发展核武器带来的后果,共同 为朝核问题埋单。所以,美国拒绝同朝鲜进行双边谈判,原因之一就是美国已经 不再将朝核问题看作是双边问题,朝鲜半岛无核化也不仅仅是美国的责任。

固然,朝核问题的凸现给美国造成不小麻烦,但在美国看来并没有触及到 其核心利益。因而,朝核问题在美国外交议程中并非位于最优先的位置。美国的 算盘是通过朝核问题“地区化”的扩散效应加大相关国家的危机感,迫使相关国 家组成“孤立”朝鲜的联合阵线。所以美国才会在谈判中采取僵硬的立场,迫使 包括中国在内的地区各国向朝鲜施加压力,达到自己的目的。美国明白,对朝的 任何单边军事行动不仅会疏远与韩国的关系, 还可能造成自己在东北亚地区的孤 立。而通过“地区化”的多边方式处理朝核问题不仅可以维持自身的领导地位, 还有利于借助其他国家的能力杠杆制约朝鲜的行为。所以,从宏观上来讲,要求 地区的“利益攸关方”分担东北亚地区的安全成本是美国的一项长远战略。 但“地区化”并不意味美国将放任其他国家主导朝核问题的进程,美处理朝核问 题还从维持美在东北亚乃至亚太地区领导地位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即预防崛起大 国(尤其是中国)夺取地区领导地位。 9·11 之后,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的威胁成为美优先关注的领域。但是美 国并没有放弃对传统威胁的关注, 中国崛起对美国构成的挑战一直是其关注的焦 点。对美国而言,朝核问题并不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根本威胁,预防中国的 崛起才是美国的长远关切。 如何处理朝核问题是涉及到美国能否继续在这个充满 挑战的地区充当领袖还是被其他崛起大国边缘化的重大问题。 允许中国在朝核问 题上发挥一定的影响力对于遏制冲突升级有积极意义,也符合美国的利益。但是 对美国而言, 这种允许是有限度的, 那就是不能危及美国在该问题上的领导地位。 美国不会坐视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钥匙落入别国手中。所以,由中国主导的六方 会谈基本上对朝核冲突形成制约之后, 美国开始显示自己掌控六方会谈进程的能 量,防止中国扩大影响力。对朝实行金融制裁以及美朝柏林会晤,甚至希尔邀请 金桂冠访美都表明美国开始夺回处理问题的主动权。“2·13 起步文件”的达成 其实只是对美朝柏林会晤成果的背书, 而第六轮六方会谈无果而终更是美国在解 除对朝鲜金融制裁问题上“耍花招”的一种结果。美国希望六方会谈能按照自己 所设置或所能控制的步骤进行。 在朝鲜进行核试验之后, 美国的战略目标已经将阻止朝鲜获得核武器转移到 防止朝鲜进行核扩散上。布什总统在朝鲜核试验之后的讲话清楚地说明了这一 点。或许这是不得已的选择,但在美国看来,防扩散现在是最现实、也是最重要 的目标。美国前国防部长佩里认为,朝鲜核武器本身并不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 成威胁, 美国的利益在于防止核武器与恐怖主义的结合。 或许也是基于这一考虑, 美国加紧了与朝鲜的双边接触, 但是其坚持通过六方会谈解决朝核问题的总体方 向不会改变。 〈二〉朝鲜的战略 苏联的解体以及社会主义阵营的最终瓦解使朝鲜失去了赖以依靠的后盾。 如 果说冷战期间美苏两大阵营的对峙尚为朝鲜的生存提供了一丝呼吸空间, 其发展 核武器计划姑且还是小心翼翼的话, 冷战结束后美国一超独大的世界格局则对朝 鲜构成直接的压力,迫使朝鲜认为通过发展核武器,迅速增强自身的威慑力实行 自保是维护安全的首要途径, 这也就是为什么朝美冲突会在冷战结束后以核危机 的方式爆发出来的一个原因。 固然,朝鲜希望得到美国的安全保障和外交承认,但是历史上长期的敌对以 及根深蒂固的不信任使得朝鲜一时难以找到与美国对话的合适渠道。 通过激化核 问题迫使美国让步,或者由此构成对地区的安全压力迫使地区各国向美施压,从 而获得安全保障与经济援助,最终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是朝鲜的最终目的。

试图实现与美的直接对话一直是朝鲜追求的目标。 即使是冲突爆发后举行的 中美朝三方磋商,朝鲜也认为这是朝美之间的双边会谈,而不是美国所谓的多边 谈判。一定程度上,六方会谈并非朝鲜最中意的外交途径,只是当时迫于现实的 困境与各方压力才采取的“次优”选择。导弹试射以及核试验一定程度上不仅是 朝鲜向久拖不进的六方会谈表示不满的信号, 也是其寻求与美直接谈判的一种方 式。 在核试验之后, 朝鲜加大利用核武牌的力度, 充分利用了核武器的威慑效应, 成功地让相关国家意识到冲突升级的危险性,并迫使美国作出了一定程度的妥 协,实现了朝美双边会谈。 可以看出,朝鲜也并不认为核问题只是一场危机,否则朝鲜也不会提出包括安全 保障、朝美关系正常化以及经济援助等一系列要求了。朝鲜只是借用这场核危机 凸现出长达半个世纪的朝美冲突, 以此彻底解决这种软性冲突长期以来对其造成 的无形和有形的压力。 三、中国的战略选择 朝美冲突的日益严重,突显了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即在朝鲜战争停火五十 年之后,东北亚地区仍然没有走出历史的阴影;在冷战结束已逾十载之际,世界 上最后一处的冷战遗迹还处于对抗中。 这个地区还远未完成国家间关系正常化的 进程。朝鲜核问题的激化使地区各种潜在矛盾凸现出来,不仅牵动着东北亚安全 的全局,还关系着东北亚今后长期的稳定与发展。 尽管美方一再兜售这样的观点,即“朝鲜核危机问题与其说是美国问题,倒 不如说是中国的问题。无论怎样,这场危机首当其冲受到挑战的不是美国,而是 中国。”但是朝核问题毕竟是美朝双方的问题。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既不置身事外 又不过度介入、为别有用心的国家所利用,是事关中国外交战略的重大问题。 首先,通过对朝核问题的属性分析及性质的界定,我们应明确,朝核问题是 朝美之间的软性冲突。而经过对美朝当事方的战略的分析,也可以得出双方是从 冲突的角度看待这次核危机的。因此笔者认为,从冲突的角度而言,忽略了朝核 问题历史上的连续性就忽略了朝核问题的本质; 忽略了朝核问题当事方的对立性 就会影响外交应对中的自我定位; 忽略了朝美矛盾的持久性就容易模糊中国的战 略思考。 具体而言,第一,朝核问题线性而非非线性的属性以及朝美双方目标的对立 性表明,朝核问题是朝美基于历史上的敌对而产生的软性冲突,而不仅仅是一场 危机。中国不应当局限于“点”的危机管理,而应制定长期的冲突管理战略。通 过逐步落实工作组机制,维护六方会谈机制的持续运作,将朝核问题稳定在外交 解决的轨道上,实现朝核问题冲突管理的延续。 第二, 朝美双方的对立性以及朝核问题的摇摆性决定了朝核问题的解决不会 一蹴而就。六方会谈作为冲突管理的一种机制,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朝核问 题不仅涉及到朝美双方的利益关切,还直接影响到未来东北亚地区的格局演变。 中国要用战略的、长远的眼光看待当前的朝核问题,将朝核问题的解决与推动东 北亚未来安全机制的构建有机结合起来,维护东北亚地区的长治久安。 第三,朝核问题的性质以及美朝各自的战略还要求中国要准确定位、审慎应 对朝美间冲突。美朝双方都有应对问题的长期的或即时的冲突战略,中国应当从 长远的战略眼光来看待问题。朝鲜与美国是冲突的主要当事方,也是解决冲突的 关键因素,中国的角色定位就是充当“诚实的调解人”,这就要求中国要以“软 性战略”来应对朝美之间的“软性冲突”:中国不仅要维持冲突管理的动力,努

力实现朝鲜方面核问题的“软着陆”,避免局势的进一步紧张;还要谨慎看待各 方的战略变化,并理性评估自身实力,适时调整政策,做到灵活而有弹性。 正是鉴于以上几个原因及考量,笔者认为,中国应采取冲突管理战略应对朝 美之间的核问题。 所谓冲突管理,即是对冲突进行管理的应对策略与方法。与危机管理不同的 是,冲突管理是一种过程性的应对战略,即通过在对由于不相容性引发的冲突进 行协调和管理,采取谈判、调停等第三方介入的手段和冲突管理的框架性机制等 一系列方式和途径对冲突予以引导性管理,防止冲突演变成剧烈的暴力行动,从 而缓和冲突的烈度、降低冲突的危害性。其最终目的则是通过第三方介入对矛盾 的不相容性进行管理来缓和冲突的爆发性, 给冲突各方提供重新寻求外交解决的 机会与空间,促使冲突各方互动方式由毁灭性向建设性转变,从而为冲突的最终 解决奠定基础。 在具体操作上,冲突管理是管理者在一定框架内,对冲突进行分析、评估并对其 管理进行可行性研究;确定管理的目标、设定计划及程序安排;调动可采用的资 源对实施管理计划,并对各方进行引导和沟通;对冲突管理进程进行一定程度的 监督和控制,保证操作运行与管理目标相一致。 第二次朝核危机爆发之后,中国通过启动并主持六方会谈介入朝核问题,在 很大程度上把朝核冲突纳入到冲突管理的轨道,奠定了外交解决问题的基本架 构。 随着朝核问题的进一步复杂化, 中国适时地对六方会谈机制进行深化与扩展, 将朝核问题的解决细化为五个工作组,利用朝核问题的契机,全面解决朝鲜半岛 问题。 朝核试之后,虽然“2·13 起步文件”极大地缓和了一度升级的危机,并在 很大程度上“消化”了朝鲜核试验所引发的巨大冲击,但朝鲜核试验引发的后续 效应却正在慢慢扩散。朝鲜也初步关闭宁边核设施,启动了无核化的第一步。但 长远来看,朝美双方的分歧依然很大。随着谈判程序的进行,问题的实质会越来 越敏感, 变量的增加也会导致问题日趋复杂化。 除非其中一方做出重大政策转变, 否则矛盾还有可能会再次激化。基于这种客观而务实的判断,采取冲突管理的战 略,将朝核冲突维持在一个相对缓和的水平上而不至于升级甚至失控,无疑是现 实情况下中国外交唯一理性的选择,因此,中国应坚持不懈地推动六方会谈不断 向前发展、将朝核问题稳定在外交解决的轨道不仅对遏制冲突升级、缓和美朝矛 盾具有重要意义,也有利于保持地区稳定,并最终为构建东北亚和平机制奠定良 好的基础。考虑到朝核问题的复杂性及长期性,中国应做好长远的战略打算。当 务之急应继续对朝核冲突进行冲突管理, 稳定六方会谈作为冲突管理的现实有效 手段,并使之成为构筑东北亚新格局的重要内核。这不仅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 也符合相关各方的利益。

注释:

[1] 徐纬地: 《东北亚安全合作机制国际研讨会主要观点》 载 , 《现代国际关系》 , 2005 年第 9 期;李敦球:《朝美,六方之外谈什么》,载《世界知识》2007 年 第 4 期。

[2] 参见高辉:《朝鲜核问题的症结与解决前景》,载《社会观察》,2005 年 第 4 期。 [3] 张琏瑰:《六方会谈:新起步 新检验》,载《世界知识》2007 年第 5 期。 [4] 时永明:《朝鲜核问题与东北亚安全》,载《国际问题研究》,2003 年第 5 期 [5] 郑永年,《外刊论朝鲜核爆综述》,载《国际展望》,2006 年 11 月,第 8 页。 [6] 崔立如:《朝鲜半岛安全问题:中国的作用》,载《现代国际关系》2006 年第 9 期。 [7] 有关朝核问题与危机管理的精彩论述可参见:林利民, 《朝核危机管理与中 国的外交抉择》,载《现代国际关系》2006 年第 8 期。 [8] 有关冲突管理理论的详细论述可参见拙文:《冲突管理理论初探》,载《国 际论坛》2007 年第 1 期。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朝核问题对中国的影响及中国的战略选择
朝核问题对中国的影响及中国的战略选择_法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一篇学士论文大家可以借鉴朝核问题对中国的影响及中国的战略选择摘 要:2009 年 4 月 6 日朝鲜为...
浅析朝核问题及中国应对对策
浅析朝核问题及中国应对对策 - 工商管理学院人力资源管理 1303 浅析朝核问题及中国应对对策 摘要: 美朝双方在安全与战略利益以及目标诉求上存在的尖锐矛盾,最终使 ...
解决朝核问题的过程中中国的作用及主要立场
解决朝核问题的过程中中国的作用及主要立场朝核危机的根源是冷战, 是朝美双方...就安全与战略利益而言,朝鲜核问题如何发展、演变对中国利益的影响极为复杂。一 ...
中国处理朝核问题[形势与政策作业]
朝核问题的实质是中、美、朝三国的战略博弈, 中国应继续坚持原则的会谈精神,不要置身博弈之外,但是也不能与 任意一方接触过近,要积极坚持本方原则并实现国家利益...
浅析朝鲜核问题与中国国家安全
4 (一)朝鲜半岛是中国的重要战略要地 ... 4 (...5 (三)朝核问题可能引发核竞赛严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但也不 得不承认朝鲜有着极端的冒险性质,朝鲜绝不...
朝核问题中中国与各大国的外交博弈
朝核问题中国与各大国的外交博弈内容摘要:随着一轮又一轮六方会谈的召开,六...”②朝鲜半岛是北太平洋最具战略意义的地区,朝鲜半岛扼守东北① ② 朴键一: ...
朝核问题的实质
朝核问题的实质研究 徐欢 (湖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湖南长沙 41 0081) 摘要:朝鲜核问题是当前国际政治中的一个热点问题,与中国战略关联度很高。朝鲜核危机中...
朝鲜核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以及应对方案
朝鲜核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以及应对方案 - 朝鲜核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以及应对方案 朝鲜核问题是当前国际政治中的一个热点问题,与中国的战略关联度很高。 朝鲜核危机中,...
形势与政策——浅析朝核问题
因此,在处理朝核问题时,我国将保持一贯的 态度——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重视朝鲜...安全与战略利益以及目标上存在着 尖锐的对立,针锋相对的矛盾注定了朝核问题具有...
朝鲜核问题对中国安全问题的影响
朝核问题是事关多方的复杂的战略博弈, 朝核问题对 二、 中国的国家安全具有重大影响。 (一)朝鲜是中国避免与西方国家直接接触的重要战略缓冲 地带地缘上,中国与...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