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范文 >>

2014哈佛毕业典礼演讲


感谢凯蒂,感谢佛斯特校长、哈佛大学部成员、监事会、还有迎接我回校园的所有教职 员工、校友和学生!能来到这里我很激动,不仅是因为我能在哈佛大学每 363 届毕业典礼上 对优秀毕业生和校友讲话,更因为我能站在欧普拉去年曾站的相同地方!omg! 下面开始进行我们的首要任务,为 2014 届毕业生热烈鼓掌,这是他们赢得的。 毕业生都很兴奋,但这几周同时肯定也让他们有些精疲力竭。家长们,我指的不是期末 考试,而是四年级运动会,最后一次舞会以及午夜巡游。总之,今年的校园很让人激动。 哈佛橄榄球队连续第七次击败耶鲁, 男子篮球队连续两年进入到了 ncaa 赛事第二轮, 还 有男子壁球队获得全国冠军。谁会想哈佛竟然有这么强大的运动能力。不久,就会有人问, 你们什么时候学术能力能够超过体育能力? 我个人同哈佛的联系开始于 1964 年, 我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 被录取到这里的商学 院,你们感谢在想、或是正在同旁边的人窃窃私语说:他怎么就进了哈佛的商学院,毕竟他 的学术成绩这么出色,总能成为班上排名位于前半部分的学生,我不知道,比我自己更惊讶 的可能就演唱会有我的教授了。无论如何,今天我又回到了剑桥。 我注意到,这里同我当学生时有些变化,广场附近我原来很喜欢的 elise 三文治餐厅现 在成了一家墨西哥卷饼店, 原来提供美味啤酒和香肠的 wursthaus 变成现在的工艺美味酒吧,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原来的霍利奥克中心现在改名叫史密斯校园中心,你难道不讨厌校 友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所有东西吗? 不过也有好消息,哈佛保留了五十年前我刚进校时的优良传统,仍然是美国最具声望的 大学,同其他伟大的大学样,它位于美国民主实验的心脏地带,哈佛的目的不只是幸知识, 还包括增进我们关于国家的理想。各种背景,各种信仰,探索各种问题的人都能在伟大的大 学中自由开放的学习知识并探讨想法。今天我想跟大家谈谈这种自由对于每个人而言是多么 重要,无论我们多么强烈反对别人的观点,对他人想法的容忍以及表达自身言论的自由是伟 大大学中不可侵害的价值,两者结合在一起构成了维持民主社会根基的神圣信赖。但我要告 诉大家,这种信赖,是很脆弱的,特别是在君主、暴君、多数的专横倾向下。 最近, 这种倾向经常再现在我们的大学校园和社会中, 这是个坏消息, 而且很不幸的是, 哈佛以及我自己的城市纽约也都见证过这种趋势。首先,在纽约市你可能记得,几年前有些 人强烈反对在世贸中心的旧址几个街区远的专访建 一座清真寺, 这是一个情感的问题。 民意 调查显示,超过 2/3 的美国人都反对在那里建清真寺,即使是反诽谤联盟,这一被公认为全 车宗教自由最热情的捍卫者,也毫不掩饰对该项目表示反对,反对者进行着反对和示威遣责 开发者,要求市政府停止这项工程这是他们的权利,我们保护他们的搞辩权,但他们的观点 绝对是错误的,我们拒绝屈从。政府如果单独选 出某种宗教阻止,而且只阻止在特定地点建 立宗教活动场所,这绝对是和伟大美国的道德原则背道而驰的,这应该是宪法保护所不允许 的。 美国这个五十州联邦依赖于两大价值的结合:自由和宽容。正是这两大价值的结合,让 一个不信神的国家,但事实上,没有任何国家比美利坚合众国更愿意保护人类的各种信仰和 哲学, 不过这种保护需要依赖于我们持续的警觉, 我们倾向于认为政教分离的原则已经确立, 实际上没有而且永远不会,我们需要坚决地拥护它,确保法律条文下规定的平等,对于每个 人都是平等垢。 如果你希望按照自己希望的那样进行宗教活动,按照希望的那样发表言论,同希望的人 结婚,你就必须宽容我像这样的自由,我做事可能会冒犯你,你可能觉得我的行为不道德或 是非正义,但你不能用自身没有的限制方式来限制我的自由,否则这只会导致不公。我们在 自己要 求权利的同时, 不能否定其他人的相同权利, 对于城市是这样, 对于大学也同样是这样。 学术压迫的势力正在抬头。

自 1950 年以来,这是最为严重的。在我小时候,美国参议员,当然~你们可以鼓掌~~~ 在我小时候, 美国参议员乔麦卡锡问: “你现在是不是, 曾经是不是~~?” 他试图压制和定罪, 那些赞同哪怕在当时都已经很失败的经济体制的人,麦卡锡的红色恐惧让数以千计的人失去 了生命,他害怕的是什么呢,是一种思想,也就是共产主义。 他和一些人认为这种思想很危险。不过他至少在一噗上是正确的,思想确实危险。思想 能够改变社会,思想能够颠覆传统,思想能够开启革命。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那些权贵要 抑制思想、避免这些思想威胁到他们的权力、宗教、意识形态以及地位。苏格拉底和伽利略 是这样,纳尔逊曼德拉和瓦茨拉夫哈维尔是这样,艾未来、造反猫咪乐队以及在伊朗制作快 乐视频的孩子们也是这样。压抑自由言论表达是人类本性上的弱点,每次出现时我们都需要 同它进行斗争,结思想的不宽容,无论是自由还是保守派思想,都同个人权利和自由社会背 道而驰的。以上这此自然也适用于伟大大学和项尖学者。大学校园正淬着一咱观点,我想哈 佛也不例外,认为学者只有在研究符合特定正义观念的前提下,才应获得资助。这种观点可 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审查,这是麦卡锡主义的当代表现,想想这有多么讽剌。 1950 年代, 右翼试图掏左翼思想, 而今天在很多大学校园自由派则开始抑制保守派思想。 保守派教职员工甚至就快成为濒危物种,这种情况尤其在常春藤盟校最为突出。2012 年总统 选举中, 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数据, 常春藤盟校教职员工有 96%的捐赠都给了巴拉克奥巴马, 前苏联政治局的差异都比常春藤盟校捐赠大。 这一统计数字发人深思, 。 虽然我也支持奥巴马 总统的再次当选,但我认为任何派别都不应该垄断真理,或让上帝总站在它那一边,96%常春 藤盟校捐赠者偏向于某一位候选人,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些大学中的学生是否获得了他 们应当获得的观点多样性,性别、人种、取向多样性都很重要。但一所大学还应当有政治多 样性,否则就称不上伟大。实际上,为教授提供终生教职就是为保证他们能够自由地进行研 究,而不用害怕研究主题同学校政治和社会规范不一致。最初的终身教职如果要继续存在, 就必须保护同自由派规范相冲突的保守派思想,否则,大学研究和进行研究的教授就会失去 信誉。 伟大的大学不应当戴有党派的有色眼镜,教育不应当成为自由主义的教育,大学的角色 不应当是宣扬某一种意识形态而应当是为学者和学生提供问题研究和辩论的中立论坛,不让 天平朝任何一个方向倾斜,不抑制不受欢迎的观点。因此,要求学者和毕业典礼发言者,遵 循特定的政治标准会侵蚀整个大学的存在的意义。 今年春,很让人不安的是,很多大学毕业典礼演讲者都被撤销了,甚至连邀请函都被撤 回了,仅仅因为学生甚至资深教职团队和管理者的反对。我很吃惊,学生姑且不论,其他人 显然应当更明事理一些, 。这发生在布兰代斯、哈弗福德、罗格斯、史密斯等院校。去年,还 发生在斯沃斯莫尔和约翰霍普金斯。我很遗憾,这些例子中,自由派都希望让不喜欢的声音 无法发出,政治上不被其认同的人会被拒绝授予荣誉学位,这太让人愤怒了。我们不应当让 它继续发生,如果一所大学在邀请一位毕业典礼演讲嘉宾时还要因为政治立场再三斟酌,审 查和一致这些自由的死敌就会胜出,很悲哀的是,并不只有毕业季的演讲嘉宾会被审查,去 年秋天,我还在担任市长的时候,市警察局长受邀到另一所常春藤盟校进行演讲,结果他的 演讲却因学生大专抗议而无法进行。比起让讨论沉默,大学的意义不应当是激起讲座吗?学 生到底害怕听到什么,为什么管理者不采取措施避免暴民干扰演讲。难道其他想听演讲的学 生,机会 就应当被这样剥夺吗?我敢肯定,今天毕业的学生肯定都读过,约翰斯图尔物密尔 的——论自由。请允许我将其中的一小段读给大家听:强迫别人不能发表意见的邪恶及是对 整个人类的掠夺,对后代人类的掠夺,对不同意于那个意见的人掠夺更多” ,他继续首“假如 那意见是对的,那么他们是被剥夺了以错误换真理的机会;假如那意见是错的,那么他们是 失掉了一个差不多同样大的利益,那就是从真理与错误冲突中产一出来的对于真理的更 加清楚的认识和更加生动的印象” , 密尔如果知道大学学生强迫别不发表意见肯定会痛心疾首,

密尔如果知道连教职团队都通常成为毕业演讲审查活动的一部分,肯定会更加痛心疾首。如 果是终身教职教授强迫观点同自己不一对致的发言者不发表言论,那就真的是莫大讽剌了。 特别是发生在东北的那些抗议,自称的自由宽容显得尤为伪善。不过很高兴的是,哈佛没有 陷入这些毕业典礼审查之中,否则的话,科罗拉多州参议员迈克尔约翰斯顿昨天就没有机会 在教育学院发表演讲了。不少学生号召管理层撤回对约翰斯顿的邀请,因为他们反对他的一 些教育政策。不过佛斯特校长和赖安院长都非常坚定,赖安院长写信给这些学生说: “观点存 在分歧”在我看来,这引起分歧应当经过探讨和辩论,受到挑战和质疑,同时也应受到尊敬 和庆贺。他完全是正确的,他以自身的言行为 2014 届毕业生上最为宝贵的最后一课,作为约 翰霍普金斯大学前任主席,我坚信一所大学的职责并不是教学生思考什么,而是教学生如何 思考。这就需要倾听不同意见,不带偏见的衡量各种观点,冷静思考不同意见中是否也有可 取的内容。如果教职员工做不到这一点,学校管理者就有责任介入俦解决这一问题,否则的 话,学生毕业时就会封闭自己的耳朵和思维。大学也就辜负了学生和社会的信任。如果想知 道这会导致什么,看看华盛顿就知道了。在华盛顿,我国面临的所有重大问题,包括国家安 全、经济、环境、医疗等问题,两党在处理所有这些问题时,都没有考虑协作,而是看谁声 音更大,以此压倒对方,试图抑制和破坏同自己意识形态不相符的调研结果。大学对这种模 式模仿得越鑫,我们的社会就会变得越糟糕。我来举一些例子,数十年来,国会都禁止养病 控制中心进行枪支暴力的研究, 最近, 国会又对国立卫生研究院颁布禁令, 你需要问问自己, 他们在害怕什么。今年,参议院延迟对奥巴马总统提名的卫生局局长佛内科医师维维克莫西 进行投票,原因仅仅是他竟敢说,枪支暴力是一大应当处理的公共卫生危机。他真是太大胆 了。让我们严肃一些。每天都 86 位美国人死于枪杀,枪击事件也经常发生在校园中,包括上 周发生在对巴巴拉的悲剧。但除此之外,再说什么估计都会被认为是医疗失当。在政治上也 同很多大学校园中发生的一样,人们不愿意听到同自己意识形态相抵触的事实,他们害怕它 们,而且没有什么比科学证据更他们害怕的了。今年早些时候,南卡罗来纳州对公立学校彩 了新标准,州议会竟然禁止人们提到自然选择。这就像是教经常学,却不讲供需,还需要问 那个问题。他们害怕什么?答案很显然,同国会议员害怕数据破坏他们的意识形态一样,这 些州议会议员害怕科学证据破坏他们的宗教信念。想要证据的人可以考虑这个,南卡罗来纳 的一位八女孩给州议会议员写一封信,请他们将犯犸象定为官方州化石,州议员们认为这个 主意很好, 因为猛犸象化石早在 1725 年就发现于州里, 然后州参议辽通过的法案中却将猛犸 象定义为“创造于陆生动物创生的第六天” 。这些东西不能胡编乱造。在二十一世纪的美国, 教会和国家之间的壁垒仍在受到攻击。这就需要我们来维持两者的分离。很不幸的是,将意 识形态和宗教观念强加到桧和进化论的这些民选官员,大多也正是不愿承认气候变化科学证 据的那些人。别误解我的意思,科学怀疑主义是有好外的,但是寻找更多的证据的科学怀疑 主义同意识形态上拒绝科学证据的顽固不化是有本质判别的。我么多民选官员针对科学都是 这种态度。联邦政府没能尽到自己的职责,在大学等机构投资科学研究也就毫不奇怪了。如 今,gnp 中用于研究和开发的联邦支出百分比是五十余年间最低的,这让世界其它国家有机 会赶上,甚至超过美国的科学研究,联邦政府在科学上是不及格的,就像很多州政府一样。 我们美国不应该背离科学,内部也不应该相互仇视。回到 2014 届毕业生典礼上来,你们必须 引领前路,每个问题上我们都应当遵循证据的指引、倾听人们的意见。只要我们这样做,就 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没有解不开的死结,没有谈不妥的和解。思想交流越自由,政治多 样性就越强,我们就越健康,社会就会越强大。我知道,我并没有按照传统方式做毕业典礼 演讲。实际上,这甚至可能让我在人文系的论文答辩上无法通过,不过讲这些麻烦事时总不 会轻松。毕业生们,在你们一生中,不要害怕说出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无 论它有多么不受欢迎,特别是在捍卫他人权利的时候。捍卫他人权利,有时比捍卫自身 权利更为重要。因为当人们寻求抑制其他人自由的时候,你可能会保持沉默。这样你将会助

长这种抑制,哪天你可能也会成为受害者。不要沆瀣一气,不要人云亦云,大声说出来,有 力地回击,我敢肯定,你会受到批评,我敢肯定,你还会失去一些朋友,树立一些敌人,但 历史会站在你这一边!我们的车家也会因此更加强盛!所有毕业生,都经过努力获得了今天 的成就,你们可以很自豪很感激! 今晚,在你们离开这所伟大的大学之前,可能会去香港餐厅来一大碗蝎子碗大杂烩,明 天你们需要开始行动焉,让我们的国家和世界对每个人都更自由并永远自由下去! 上帝保佑你们! ! 好运! !篇二:雪莉 桑德伯格在哈佛 2014 年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雪莉 桑德伯格在哈佛 2014 年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祝贺所有人,你们做到了。我指的不是大学毕业,而你们成功出席今天的毕业典礼。如 果我没记错,某些同学虽然昨晚在香港具厅喝了太多蝎子碗调酒,但今天还是来了。由于天 气,这种哈 佛还没有弄清如何控制的现象,还胡同学正在温暖的地方喝热可可饮料。所以, 你们有很多为今天出席毕业日活动感到自豪的理由。 祝贺你们的家长, 你们花了很多钱, 让子女能够说自己是从波士顿附近的这所 “小学校” 毕业的。还要感谢 2014 届毕业生邀请我来到这次盛典。这对我价值巨大。看到过往演讲者的 名单让人有些敬畏,我肯定没有艾米波乐那么搞笑,但我至少比特雷萨修女更幽默。 25 年前,一个当时还不认识,但以后成为我丈夫的男人戴夫,从在你们现在从的地方。 23 年前,我从在你们现在从的地方。戴夫和我这个周末,带着可爱的子女回校,我们都有相 同的三角:哈佛的篮球队太棒了! 站在校园中,回忆泉涌。1987 年的秋天,我从迈阿密来到这里,怀揣着伟大的梦想,还 胡更夸张的发型。我被分配到哈佛伟大建筑的一座历史丰碑~卡纳迪楼,我是说真的,我当时 穿着牛仔裙, 白色暖裤袜套, 运动鞋, 还有一件弗罗里达羊毛衫。 因为当时我的父母告诉我, 所有人都会认为来自弗里达的人很酷。至少,我们那时没有。 对我而言,哈佛给了我很多第一次,包括我的第一件冬装,在迈阿密没有人需要冬装。 我的第一份 10 页的论文,高中没有人会布置这么长的作业。我第一次得 c,这之后,我的学 监告诉我说,她在招生委员会,她招我进来不是因为我的学术潜能,而是因为我的品性。我 在寄宿学校看到的第一个人,我就觉得这个人会是个大麻烦。我还碰到了第一个名字同整座 建筑一样的人,这个人名字叫做萨拉威格尔斯沃斯,她和那栋宿舍楼没有关系,当时我很震 惊,知道她和宿舍楼没有关系后,我松了一口气。之后,我还碰到了其他人,弗朗西斯斯特 劳斯,詹姆斯威尔斯,杰西卡科学中心 b。我第一们爱,第一们让我心碎的人。我第一次认 识到自己热爱学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遇到有在读拉丁文。 我毕业那年,我想好自己以后有什么计划,我要进世界银行,对抗全球贫穷,然后我要 去法学院,然后我将非营利机构或政府工作,你们院长也讲了,在明天 我对自己毕业后的数十年规划其实并没错,计划只错在了一年后,就算我算到了自己会 在私营企业工作,我肯定算不到自己会在脸谱,那时候没有互联网。那时候马克扎克伯格还 在读小学,已经开始穿他的标志性帽衫了。没有太早锁死自己的道路,让我有机会进入改变 生活的全新领域。 有些人可能认为我运气好, 我想说, 卡纳迪楼后, 我又被安排到了设计院。 从你们所坐的地方到你们要去的地方是没有直路的,不要尝试画这样的直线,这不仅会 出错,还会错失的大的机遇,例如像互联网这样。 职业不是梯子,那种时代一去不返了,职业更像是立体方格铁架,不要只上下移动,不 要只往上看,还要往回,往旁边看,看转角周围。你的职业和生活会有始终,会有曲折,不 要对未来的道路太过忧虑, 因为生活中充满了惊喜和机遇, 你需要对各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 今天我要讲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对诚实保持开放的态度。 相互之间说老实话, 对自己诚实, 也对我们所生活的世界诚实。

看看身边的孩子,你就知道他们有多诚实,我朋友贝琪怀孕后,她五岁的儿子山姆想知 道宝宝在她身体里的什么地方。李问,妈妈,宝宝的胳膊在你的胳膊里吗?她说,不是,整 个宝宝在我的肚子里。他又问,妈妈,宝宝的腿在你的腿里吗?她回答,不山姆,整个宝宝 都在我肚子里。然后,山姆问道,那的屁股里有什么? 作为成年人,我们几乎一直很诚实,这是很难得的好事。我怀孕的时候,我问我丈夫我 的屁股有没有变大,起初他说没有,但我不断施压,最后,他说,好吧,有一点。我的小姑 子一直说我丈夫, 也是你们以后在生活中经常会听到有说到的: “这家伙竟然是哈佛出来的。 ” 在人一旅途中,如果听到一些真话会对我们很有帮助,我在你们这个年龄的时候,还没 有俯到这一点。在我毕业的时候,我对爱情生活的关心大于事业,我认识自己没有什么时间 了,必须赶紧找个好男人结婚,以免所有好男人都被别人抢走,或者我太老了。于是,我搬 到哥伦比亚特区,在我 24 岁的时候结婚了。那个男人很不错,但我俩似乎总相处不好,我变 得不知道自己是住,也不知道未 来在哪里。一年不到,我的婚姻以失败告终,当时我非常难堪,非常痛苦。很多朋友来 安慰我,但毫无帮助,他们说:我就知道你们俩结婚是行不通的,我就知道你们俩不合适。 没有人在婚姻之前跟我说这些,事前告诉我这些肯定是会更有用。 我熬过了离婚后的这些痛苦的时光,我多希望他们原来有给过我建议,我多希望我曾经 问过他们。而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确实有人这无保留的地说出了实施。本科后,我和第一任 老板是兰特普得切特,肯尼迪学院授刘的一位经济学家,他今天也在现场。我第二次考虑法 学院时,兰特跟我说,我不认为你应该去法学院,我也不认为你想去法学院。你认为自己应 该去,大概只是你父母一直以来的要求。他注意到,我在谈话中从未表现出对法律的任何兴 趣。我知道,相互之间坦诚相见有多么难,哪怕最亲密的朋友,哪怕是在他们可能犯严重错 误的时候,不过我敢打赌,在座的各位知道自己亲密朋友的强项和弱项,知道他们可能掉落 在哪个悬崖。我也敢打赌,大部分时候,你们并没有告诉他们,他们也从没问过。 去问这些问题, 真相会越问越明。 朋友诚实地回答时, 你就知道他们是你真正的朋友了。 养成寻求反馈的习惯非常重要,特别是在离开学校系统,没了考试和分数之后。很多工 作中,如果你想知道自己干得怎么样,你就需要去询问,而且不要因为听到不喜欢听的而觉 得受到冒犯。毫 无疑问,听人批评绝对不会让人高兴,但我们只能在批评中进步。 几年前,马无扎克伯格决定要学中文。为了练习,他开始尝试在一些工作会议中,同中 文母语同事交流。 你们估计可以想到, 他有有限的中文水平, 会让谈话很难正常进行。 一天, 他问一位女性,有脸谱工作怎么样。她用了一个很长很复杂的句子回答。他说,请简单些。 她又说了一次。请再简单些!经过几次之后,她只好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我的经理很糟糕! 扎克伯格这次真的听懂了。 通常,真相都成了避免冲突的牺牲品。我们在讲真相时,总喜欢使用很多修饰,很多委 婉语,淹没了真正要传达的信息。我希望你们在向他询问真相的时候,能用简单明了的语言 相互交流。讲到自己的真相时,也应该使用简单明了的语言。 同他人坦诚相见很困难,坦诚对待自己的想法甚至更难。我有了小孩子后,经常会和自 己说,我对工作不感到内疚,哪怕没有人问的时候。有人跟我说,雪 莉,今天过得如何。我会说,很棒,我对工作并不感到内疚。有人说,我需要一件羊毛 衫吗?我说,没错,外面很冷,我对荼工不感到内疚。我就像一只学舌的鹦鹉。 有天,我在跑步机上,正在读社会学杂志上的论文。上面写道,相比对他人撒谎,人们 更喜欢对自己撒谎,而重复最多的那句话,通常就是谎言。 我脸上汗如雨下, 心想, 我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 我意识到了, 我对工作感到内疚。 我做了大量的研究,我同好友内尔斯克维尔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写了一本书,讲我的想法和

感受。世界上很多女性都同它产生了共鸣,这让我很欣慰。我的书名叫做《格雷的五十道阴 影》 ,可见,你们很多人也都读过这本书。 对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保持诚实,我们还有很多要做。我们并不总能看到真相,就算盾 到了,我们经常也没有大声说出的勇气。 我和同学们在读大学时,认为性格平等的斗争已经结束。没错,大部分待业的领袖都是 男性,但改变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那边的拉蒙特图书馆,就在我们之前一代人的时间,不 允许女性进入,但在我们毕业时,一切都平等了。哈佛和拉德克里夫完全统一了。 我们不需要妇权主义,因为我们已经得到了平等。我们错了,我错了,世界在那时并不 平等, 现在也不平等。 我认为现如今, 我们并不只是假装没看到真相, 并对不平等视而不见, 我们还在遭受低预期的践踏。 在美国的上一个选举周期,女性赢得了 20%的参议院席位。所有报纸头条都开始叫嚷, 女性接管了参议院。我很想大声回应说,等等,大伙,50%的人只占有了 20%的席位,这不是 接管,这是羞辱。 今年,就在几个月前,硅谷一位很受人新生的知名商业经理人,邀请我到他的社交媒体 俱乐部发表演讲。 几个月之前, 我去过这家俱乐部。 一位朋友过生日邀我去的。 建筑很漂亮, 我在里面游荡。欣赏她,找卫生间。结果一位员工很肯定的告诉我,女卫生间在那里,让我 务必不要上楼去,因为女性不允许进入这座建筑,我直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家全男 性俱乐部。 剩下的整个晚上,我一直都纳闷,自己来这里做什么,纳闷其他人都在做什么,纳闷旧 金山会不会有朋友邀请我去一个不允许黑人、犹太人、亚洲人、或同 性恋者的俱乐部派对。被邀请到这家俱乐部做商业演讲,就更让人不爽了,因为这根本 就不是单纯的社交活动场所。 我首先想到的是,这是真的吗?真的。 《向前一步》出版后一年,这个家伙竟然认为邀请 我到一家全男怀俱乐部做演讲是一个好主意。他不是一个,很多备受尊敬的商务人士,都和 他一起发出这份邀请。 转述格鲁马克思的一句话,别担心,我不打算模仿他的声音。我不会去任何不愿加我为 会员的俱乐部做演讲。我拒绝了。我还做一件,也许 5 年前我不会做的事,我回了一长篇饱 含激情的电子邮件,告诉他们应当改变这一做法。他们感谢了我的迅速回函,写到?也许情 况最终会有所改变。我们的期望值太代了,最终需要转化为立刻才行。 我们需要看到真相,讲出真相。我们容忍歧视,假装机会是平等的。没错,我们选举了 一位非裔美国人总统。 但各族主义仍然无处不在, 不错, 确实有女性掌握着财富 500 强企业, 准确的说是 5%。但我们的道路上,充满了母老虎、跋扈老女人这样的恶语。而我们的男性同 行却被尊为俯视,被认为成就卓著。 非裔美国女性总需要证明自己没有生气,拉丁裔总被打上暴躁急性子的标签。脸谱有一 群亚裔男女,胸口带着牌子说,我有可能不够好。 没错,哈佛有一位女性校长,也许两年后,美国也会迎来首位女总统。但要实现目标, 希拉里克林顿需要克服两 大重要障碍,一是未知,通常也未疲理解的性别偏见;二是,更糟 的,从耶鲁获得的文凭而不是哈佛。 你们可以挑战老一套的做法,在脸谱我们会贴海报激励自己,完成重于完美,财富偏爱 勇敢者,不要害怕,勇往直前。我最近又喜欢上一条,在脸谱没有别人的问题。我希望你们 也能这样看问题,问题没有别人 的问题。性别不平等对男性和女性都 没有好处,各族主义 对白人和少数族裔都是伤害,缺乏平等机会,让我们所有人无法发挥自己的真正潜能。 在你们毕业的今天,我希望给你们一些压力,让你认识到,真相虽然有时难以接受,但 很重要。不要逃避,碰到了就要勇于面对。

感谢凯蒂,感谢福斯特校长、哈佛大学理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还有迎接我回校的所 有教职员工、校友及同学们。 站在这里我非常激动,不仅是因为我能在哈佛大学第 363 届毕业典礼上面对各位优秀的 毕业生及校友讲话,更是因为能站在去年奥普拉曾站过的地方。我的天啊。 let me begin with the first order of business: let‘s have a big round of applause for the class of 2014. they‘ve earned it. 下面让我从最重要的环节开始: 让我们把最热烈的掌声送给 2014 届毕业生们, 这是他们 赢得的。 as excited as the graduates are, they are probably even more exhausted after the past few weeks. and parents, i‘m not referring to their final exams. i‘m talking about the senior olympics, the last chance dance, and the booze cruise – i mean, the moonlight cruise. 毕业生们都一样的兴奋,但同时这几周或许也让他们有些精疲力竭吧。各位家长,我指 的可不是期末考试哦,我说的是高年级运动会、最后一次交际舞会和游轮酒宴——我指的是 午夜巡游会。 anyway,this year has been exciting on campus:harvard beat yale for the seventh straight time in football. the men‘s basketball team went to the second round of the ncaa tournament for the second straight year. and the men ‘s squash team won national championship. 不管怎样,今年的校园很令人振奋:哈佛橄榄球队连续第七次击败耶鲁,男子篮球队连 续两年打入全国大学体育协会冠军赛的第二轮,还有男子壁球队则获得了全国冠军。 who‘d a thunk it: harvard, an athletic powerhouse! pretty soon they‘re going to be asking whether you have academics to go along with your athletic programs. 谁会想到:哈佛,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运动天团!不久后,可能就会有人问,你们的学术 水平是否能和体育水平相媲美? my personal connection to harvard began in 1964, when i graduated from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in baltimore and matriculated here at the b-school. 我个人与哈 佛的关系缘起于 1964 年, 当时我从巴尔地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并到这里的商学院就读。 you‘re probably asking yourself or maybe whispering to the person next to you: how did he ever get into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articularly since his stellar academic record, where he always made the top half of the class possible? i have no idea. the only people more surprised than me were my professors. 你们或许在想,或 者和身旁的人窃窃私语:他是如何进入哈佛商学院的呢?尤其是他的学术成绩总能排在全班 前列?我不知道,比我自己更惊讶的可能只有我的教授了。 anyway, here i am again back in cambridge. and i have noticed that a few things have changed since i was a student here. elsie‘s – a sandwich spot i used to love near the square – is now a burrito shop. the wursthaus – which had great beer and sausage – is now an artisanal gastro-pub, whatever that is. and the old holyoke center is now named the smith campus center. 总之,今天我又回到了剑桥[注:剑桥为哈佛大学所在地]。我注意到,这里跟我学生时 代有了一些变化。广场附近我曾经很喜欢的三文治售卖点爱尔诗,现在成了卷饼店。曾经提 供美味啤酒和香肠的乌斯特豪斯,现在成了工艺美食酒吧,不知道这是啥。还有原来的霍利 约克中心 现在改名为史密斯校园中心。

don‘t you just hate it when alumni put their names all over everything? i was thinking about that this morning as i walked into the bloomberg center on the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campus across the river. but the good news is, harvard remains what it was when i first arrived on campus 50 years ago: america ‘ s most prestigious university. and, like other great universities, it lies at the heart of the american experiment in democracy. 不过 也有好消息, 就是哈佛仍然秉承着 50 年前我刚入校时的优良传统, 依旧是美国最负盛名的大 学。和其他顶尖的大学一样,她处在美国民主实验的核心位置。 这些顶尖大学的目的不仅是增长知识,还包括推进我们民族的理想。顶尖大学是让各种 背景、各种信仰、探寻各种问题的人,能到此自由开放地学习和探讨想法的地方。 today, i‘d like to talk with you about how important it is for that freedom to exist for everyone, no matter how strongly we may disagree with another‘s viewpoint. 今天我想跟大家聊聊,这种自由的存在对于每个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无论我们多么不 认同别人的观点。 tolerance for other people‘s ideas, and the freedom to express your own, are inseparable values at great universities. joined together, they form a sacred trust that holds the basis of our democratic society. 包容他人观点,以及表达自身言论的自由,是顶尖大学不可分割的价值。两者结合在一 起,构成了支撑民主社会根基的一种神圣的信赖。 but let me tell you that trust is perpetually vulnerable to the tyrannical tendencies of monarchs, mobs, and majorities. and lately, we have seen those tendencies manifest themselves too often, both on college campuses and in our society. 不过我要告诉大家,这种信赖在君主、暴民、多数派的专制倾向下是很脆弱的。最近, 大家频繁地看到这些倾向真实发生的事例,不管是在大学校园或社会。 that‘s the bad news – and unfortunately, i think both harvard, and my own city of new york, have been witnesses to this trend. 这是个坏消息,而且很不幸的是,我认为哈佛以及我自己所在的城市纽约,也都目睹过 这种倾向。 first, for new york city. several years ago, as you may remember, some people tried to stop the development of a mosque a few blocks from the world trade center site. 首先,来谈谈纽约市。你们可能记得,几年前有些人试图阻止在世贸中心旧址几个街区 远的地方建一座清真寺的计划。 it was an emotional issue, and polls showed that two-thirds of americans were against a mosque being built there. even the anti-defamation league – widely regarded as the country‘s most ardent defender of religious freedom – declared its opposition to the project. 这是个情感的议题,民意调查显示超过 2/3 的美国人反对在该地修建清真寺。即便是反 诽谤联盟——这个被公认为全国宗教自由最狂热的捍卫者,也公然反对该项计划。 the opponents held rallies and demonstrations. they denounced the developers,and they demanded that city government stop its construction. that was their right and we protected their right to protest. but they could not have been more wrong. and we refused to cave in to their demands. 反对者发动集会和示威活动。他们谴责开发商,要求市政府终止这项工程。那是他们的

权利, 我们保障他们抗议的权利。 但他们的观点绝对是错误的, 我们拒绝向他们的要求妥协。 the idea that government would single out a particular religion, and block its believers – and only its believers – from building a house of worship in a particular area is diametrically opposed to the moral principles that gave rise to our great nation and the constitutional protections that have sustained it. 要求政府单独选出一个特定的宗教、阻止并且只阻止其信徒在特定区域建立其宗教活动 场所的想法,这完全悖离伟大民族的道德原则,是宪法保护所不允许的。 our union of 50 states rests on the union of two values: freedom and tolerance. and it is that union of values that the terrorists who attacked us on september 11th, 2001 and on april 15th, 2013 found most threatening. 我们这 50 州联邦的建立取决两大价值的结合:自由和包容。正是这两大价值的结合,让 2001 年 9 月 11 日和 2013 年 4 月 15 日袭击我们的恐怖分子备感威胁。 to them, we were a god-less country. 在他们看来,我们是一个无神的国度。 but in fact, there is no country that protects the core of every faith and philosophy known to human kind – free will – more tha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at protection, however, rests upon our constant vigilance. 但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美国更能保护人类各种信仰和哲学认识的核心——自 由意志。不过,这种保护需要依赖于我们时刻的警觉。 we like to think that the principle of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is settled. it is not. and it never will be. it is up to us to guard it fiercely and to ensure that equality under the law means equality under the law for everyone. 我们会这么认为:政教分离的原则已经确立。实际上并没有,而且永远不会。我们需要 坚决地拥护它,以确保法律条文下规定的人人平等,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if you want the freedom to worship as you wish, to speak as you wish, and to marry whom you wish, you must tolerate my freedom to do so or not do so as well. 如果你希望你的信仰、言论和选择配偶的自由,如你所愿,你就必须包容我这样做或不 这样做的自由。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桑德伯格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中英对照)
桑德伯格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中英对照)_演讲/主持_工作范文_应用文书。Facebook COO 桑德伯格2012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 It's an honor to be here today to address...
Oprah(奥普拉)哈佛大学2013毕业典礼演讲实录(中英文)
Oprah(奥普拉)哈佛大学2013毕业典礼演讲实录(中英文)_演讲/主持_工作范文_实用...他希望集资 100 万美元, 等到 2014 年哈里斯从 1000 多英里外跑波士顿马立松...
J·K·罗琳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双语)
J·K·罗琳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双语) 她的演讲题目是《失败的好处和想象的重要性》 (The Fringe Benefits of Failure, and the Importance of ...
娜塔莉波特曼2015哈佛毕业演讲中英对照版
娜塔莉波特曼2015哈佛毕业演讲中英对照版 - Hello, class of 2015. I am so honored to be here today. Dean Khurana, fac...
朱棣文: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中英对照)
朱棣文: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中英对照)_演讲/主持_工作范文_应用文书。朱棣文...2014年幼儿园教师资格考... 2014教师资格中学教育知...1/2 相关文档推荐 ...
08年JK罗琳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中英双语)
哈佛不仅给了我无上的荣誉, 连日来为这个演讲经受的恐惧和紧 张,更令我减肥...发表毕业演说是一个巨大的责任, 至少在我回忆自己当年的毕业典礼前是这么认为的...
哈佛大学毕业典礼演讲
我不太肯定,自己够得上哈佛大学毕业典礼演讲人这样 的殊荣。 去年登上这个讲台...2014年执业医师资格考试 口腔执业医师实践技能复习资料 中医护理学基础重点 执业医师...
jk罗琳2008哈佛毕业典礼演讲
JK 罗琳 - 2008 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2010-06-13 21:55 http://e....2014年笑话大全之让你笑个够 儿童笑话大全爆笑 爆笑笑话精选 78份文档 一起来...
MATTLAUER哈佛毕业典礼演讲人物
jk 罗琳 2008 哈佛毕业典礼演讲 人物简介 j.k.罗琳(j.k. rowling),1965 年...2014 年 12 月上旬,罗琳在邮件中公布,2014 年圣诞期间从 2014 月 12 日起,...
比尔盖茨在哈弗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
比尔盖茨在哈弗大学毕业典礼演讲_英语学习_外语学习_教育专区。比尔盖茨在哈弗大学...13页 1下载券©2014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 文库协议...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