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郑启五书话 《文园读书记》读前感


郑启五书话 文园读书记读前感

想对何况的新书《文园读书记》说点什么,书还在邮递的路 上,但“读前感”已随心所欲,这是因为与作者熟识已久,厦门文 坛抬头不见低头见, 更何况他的书话一鸡三吃, 先报刊, 二博客, 书断后,不敢说胸有成竹,但至少竹影绰约了。 顺理成章从书名扯起,“文园路”老厦门人或半老的厦门人个 个耳熟能详,可有谁把“文园”当真啊,打从何君退伍转业,搬入 文园路老街老屋, 就自得其乐书话连连书香远播, 篇篇发轫于“文 园路何况斋”,最终汇成《文园读书记》,让街与书皆大欢喜, 文园街道办因此名副其实而偷着乐,否则哪天凌空落下一记《文 园拍案惊奇》,岂不治安濒危文脉大伤。

记得那年我与何况等结伴去游云水谣, 回家每人得完成作业, 他老弟好生轻巧,《唱一曲云水谣》就拔得头筹,哪像我一五一 十,写了溪畔喝茶、土楼夜宴,以及清早的碱仔糕等三篇才算完 事。可见擅自挪用地名入书名,他是有前科滴。 《文园读书记》有题《阿拉伯数字与文气》,拿我的名字“郑 启五”的“五”字当了案例,说是万一成了“郑启 5”,岂不啼笑皆非。 这一看让我这个“吓大”的居然也吓了一跳,好像真有其事。墨客 文人对文字向来敏感,记得董桥在类似的随笔里抨击了“便”字, “我便吃了”、“她便哭了”等司空见惯的句子,就因董某个性的拿 捏而变得脏兮兮的。然何况的敏感更多是带来文字的机趣四伏, 文章由此好读而且愉悦,也顺手把“孙敬悬发”的苦读拒之“文园”门 外。 何况涉及域外文学以及议论莫言的书话,或许是《文园读书 记》的亮点和精髓,他还曾以此为题,到谢春池的“老知青文学 沙龙”作过讲演,赢得了一批“老干妈”。尽管我乃“英美文学”科班 出身, 师出林疑今、 蔡丕杰, 也曾翻译出版过多部英美长篇小说, 但半途荒废了,这是因为愤于国内对首译缺乏起码的敬畏和保 护,所以每每读到何况对不同译本的津津乐道,我就忍不住怒从 心生。 再说何况顶礼膜拜的莫言能够脱颖而出,很大程度上是基于 瑞典汉学家对中国语言文学的认知程度。莫言用字浅显,往往千

把个汉字就被他捣鼓得风声水起, 让人家汉学家和汉语翻译家们 大受感动,这点上形同美国的海明威,用语简洁,拒绝生僻的字 眼。 我在海外从事推广汉语工作期间, 与国外的汉学界有了比较 多的接触,这些老外的汉语都很好,这个“好”字是基于他们常年 从罗马字母向方块字的艰难跋涉, 深深地浸淫于中外文字交汇的 急流里,但其实再好也有很大的局限,我们自己一辈子与汉字撕 磨,至今不敢离开词典,何况他们乎。

作者按:周五晚上发现周六上午厦门图书馆有何况的新书《文园 读书记》的诱读会,于是兴冲冲决定前往捧场,并随即在肚子里 打好了发言的腹稿,届时好咋咋呼呼抛砖引玉,不料临出发时才 发现是下周的周六(9 月 7 日),无奈止步。问题是这打好的腹 稿在肚子里搁置一周,肯定要霉变酸馊,于是不得不先孵出小鸡 来,悲夫,我一直羞于发言读稿,那可是一件很官员的事情…… 2013/9/1


相关文章:
郑启五书香随笔 母子两书送厦图
郑启五书香随笔 母子两书送厦图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文园读书记》 、李秋沅《木棉·流年》 、高云览...南宋兄左右为难,我二话没说就 把我的品读会挪成...
郑启五书香随笔:敝帚自珍入“宝典”
郑启五书香随笔:敝帚自珍入“宝典”_高三语文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郑启五书香...印象中此文是我十多年前发表在《中 华读书周报》副刊上的书话。 在我的这...
郑启五书香小品:32年后补发的课本
郑启五书香小品:32年后补发的课本_初二语文_语文_初中...字书话《读文》,文后 注明是选自《泉州晚报》...“爱乌及屋”,还 有感念老天爷的别样眷顾,32 年...
郑启五书香小品:《高玉宝》鼓动我偷听课
郑​启​五​书​香​小​品​欣​赏《高玉宝鼓动我偷听课 高玉宝》郑启五 我初中读不到一年,中国就爆发了“文化大革命”,一下 子都不要读书了...
郑启五书香小品:被尊重的感觉
” 文中的“这位知青”就是我, 该文在结尾的注释里标出这段 文字的出处“郑启五《雷振邦的歌》,光明日报 1998 年 1 月 7 日”。而《读书》杂志的编辑则...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