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冒姬董小宛传


冒姬董小宛传 (金沙张明弼公亮《萤芝集》 ) 董小宛,名白,一字青莲,秦淮乐籍中奇女也。七、八岁,母陈氏教以书翰,辄了了。 年十一、二,神姿艳发,窈窕婵娟,无出其右;至针神曲圣、食谱茶经,莫不精晓。顾其性 好静,每至幽林远壑,多依恋不能去;若夫男女阗集,喧笑并作,则心厌色沮,亟去之。居 恒揽镜,日语其影曰: “吾姿慧如此,即诎首庸人妇,犹当叹彩凤随鸦,况作飘花零叶乎?” 时有冒子辟疆者,名襄,如皋人也,父祖皆贵显。年十四,即与云间董太傅、陈征君相 倡和。弱冠,与余暨陈则梁四五人,刑牲称雁序于旧都。其人姿仪天出,神清彻肤。余常以 诗赠之,目为“东海秀影” 。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辟疆 顾高自标置,每遇狭斜掷心卖眼,皆土苴视之。 己卯,应制在秦淮,吴次尾、方密之、侯朝宗咸向辟疆啧啧小宛名。辟疆曰: “未经平 子目,未定也。 ”而姬亦时时从名流讌集间闻人说冒子,则询冒子何如人。客曰: “此今之高 名才子,负气节而又风流自喜者也。 ”则亦胸次贮之。比辟疆同密之屡访,姬则厌秦淮嚣, 徙之金阊。比下第,辟疆送其尊人秉宪东粤,遂留吴门。闻姬住半塘,再访之,多不值。时 姬又患嚣,非受縻于炎炙,则必逃之鼪鼯之径。一日,姬方醉睡,闻冒子在门,其母亦慧倩, 亟扶出相见于曲栏花下。主宾双玉有光,若月流于堂户,已而四目瞪视,不发一言。盖辟疆 心筹,谓此入眼第一,可系红丝。而宛君则内语曰: “吾静观之,得其神趣,此殆吾委心塌 地处也! ”但即欲自归,恐太遽。遂如梦值故欢旧戚,两意融液,莫可举似,但连声顾其母 曰: “异人!异人! ” 辟疆旋以三吴坛坫争相属,凌遽而别。阅屡岁,岁一至吴门,则姬自西湖远游于黄山白 岳间者,将三年矣。此三年中,辟疆在吴门,有某姬亦倾盖输心,遂订密约,然以省觐往衡 岳,不果。辛巳夏,献贼突破襄樊,特调衡永兵备使者监左镇军。时辟疆痛尊人身陷兵火, 上书万言,干政府言路,历陈尊人刚介不阿、逢怒同乡同年状,倾动朝堂。至壬午春,复得 调。辟疆喜甚,疾过吴门,践某姬约。至则前此一旬,已为窦霍豪家不惜万金劫去矣。 辟疆正旁皇郁壹,无所寄托,偶月夜荡叶舟,随所飘泊。至桐桥内,见小楼如画,閴闭 立水涯。无意询岸边人,则云: “此秦淮董姬自黄山归,丧母,抱危病,鐍户二旬余矣! ”辟 疆闻之,惊喜欲狂。坚叩其门,始得入。比登楼,则灯炧无光,药铛狼籍。启帷见之,奄奄 一息者,小宛也。姬忽见辟疆,倦眸审视,泪如雨下,述痛母怀君状,犹乍吐乍含,喘息未 定。至午夜,披衣遂起,曰: “吾疾愈矣! ”乃正告辟疆曰: “吾有怀久矣,夫物未有孤产而 无耦者,如顿牟之草、磁石之铁,气有潜感,数亦有冥会。今吾不见子,则神废;一见子, 则神立。二十日来,勺粒不霑,医药无效;今君夜半一至,吾遂霍然。君既有当于我,我岂 无当于君?愿以此刻委终身于君,君万勿辞! ”辟疆沉吟曰: “天下固无是易易事。且君向一 醉晤, 今一病逢, 何从知余?又何从知余闺阁中贤否?乃轻身相委如是耶?且近得大人喜音, 明早当遣使襄樊,何敢留此?”请辞去。至次日,姬靓妆鲜衣,束行李,屡趣登舟,誓不复 返。姬时有父,多嗜好,又荡费无度,恃姬负一时冠绝名,遂负逋数千金,咸无如姬何也。 自此渡浒墅,游惠山,历毗陵、阳羡、澄江,抵北固,登金焦。姬着西洋布退红轻衫, 薄如蝉纱,洁比雪艳,与辟疆观竞渡于江山最胜处。千万人争步拥之,谓江妃携偶踏波而上 征也。凡二十七日,辟疆二十七度辞。姬痛哭,叩其意。辟疆曰: “吾大人虽离虎穴,未定 归期。且秋期逼矣,欲破釜焚舟冀一当,子盍归待之?”姬乃大喜曰: “余归,长斋谢客, 茗碗炉香,听子好音。 ”遂别。 自是杜门茹素, 虽有窦霍相檄、 佻健横侮, 皆假贷贿赂以蝉脱之。短缄细札,责诺寻盟, 无月不数至。迫至八月初,姬复孤身挈一妇,从吴买舟江行,逢盗,折舵入苇中,三日不得 食。抵秦淮,复停舟郭外,候辟疆闱事毕,始见之。一时应制诸名贵咸置酒高宴。中秋夜, 觞姬与辟疆于河亭,演怀宁新剧《燕子笺》 。时秦淮女郎满座,皆激扬叹羡,以姬得所归,

为之喜极泪下。榜发,辟疆复中副车,而宪副公不赴新调,请告适归;且姬索逋者益众,又 未易落籍,辟疆仍力劝之归,而以黄衫押衙托同盟某刺史。刺史莽,众哗,挟姬匿之,几败 事。 虞山钱牧斋先生维时不唯一代龙门, 实风流教主也, 素期许辟疆甚远, 而又爱姬之俊识。 闻之, 特至半塘, 令柳姬与姬为伴,亲为规划,债家意满。时又有大帅以千金为姬与辟疆寿, 而刘大行复佐之,公三日遂得了一切,集远近与姬饯别于虎疁,买舟以手书并盈尺之券,送 姬至如皋。又移书与门生张祠部,为之落籍。 八月初,姬南征时,闻夫人贤甚, 特令其父先至如皋, 以至情告夫人, 夫人喜诺已久矣。 姬入门后,智慧络绎,上下内外大小罔不妥悦。与辟疆日坐画苑书圃中,抚桐瑟,赏茗香, 评品人物山水,鉴别金石鼎彝;闭吟得旬,与采辑诗史,必捧砚席为书之。意所欲得,与意 所未及,必控弦追箭以赴之。即家所素无,人所莫办,仓猝之间,靡不立就。相得之乐,两 人恒云“天壤间未之有也! ” 申酉崩坼,辟疆避难渡江,与举家遁浙之盐官,履危九死,姬不以身先,则愿以身后: “宁使贼得我则释君,君其问我于泉府耳。 ”中间智计百出,保全实多。后辟疆虽不死于兵, 而濒死于病。姬凡侍药不间寝食者,必百昼夜。事平,始得同归故里。前后凡九年,年仅二 十七岁,以劳瘁病卒。其致病之繇与久病之状,并隐微难悉,详辟疆《忆语》 《哀词》中, 不唯千古神伤,实堪令奉倩、安仁阁笔也。 琴牧子曰:姬殁,辟疆哭之曰: “吾不知姬死而吾死也! ”予谓父母存,不许人以死,况 裀席间物乎?及读辟疆《哀词》 ,始知情至之人,固不妨此语也。夫饥色如饥食焉:饥食者, 获一饱,虽珍羞亦厌之。今辟疆九年而未厌,何也?饥德非饥色也! 棲山水者, 十年而不出, 其朝光夕景,有以日酣其志也,宛君其有日酣冒子者乎?虽然,历之风波疾厄盗贼之际而不 变如宛君者,真奇女,可匹我辟疆奇男子矣。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