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卫生 >>

基于胆汁酸代谢网络分析中药黄药子的肝毒性


药学学报 Acta Pharmaceutica Sinica 2011, 46 (1): 39?44

·

39 ·

基于胆汁酸代谢网络分析中药黄药子的肝毒性
徐 英 1, 陈崇崇 1, 杨 莉 1, 2*, 王君明 1, 季莉莉 1, 2, 王峥涛 1, 2*, 胡之璧 1

(1. 上海中医药大学中药研究所 中药标准化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暨中药新资源与品质评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研究室, 上海 201210; 2. 上海中药标准化研究中心, 上海 201210)

摘要: 本文采用超高效液相色谱质谱联用 (UPLC-MS) 胆汁酸代谢网络分析方法评价黄药子乙醇提取物 (ethanol extraction, ET) 和单体化合物黄独素 B (diosbulbin B, DB) 致小鼠的肝毒性。通过小鼠毒性实验, ET 和 DB 给药组小鼠都可见明显的肝脏毒性。血清胆汁酸含量测定结果经主成分分析后, 空白组和给药组区分明显, ET 和 DB 给药组矢量方向一致, 但两者之间也有一定距离, 提示 DB 是黄药子致肝毒性的主要毒性成分之一。 经偏最小二乘法-判别分析后, 结果表明牛磺酸结合型胆汁酸对表征 ET 和 DB 致小鼠肝毒性具有重要的贡献, 且 以牛磺酸结合型为主的胆汁酸与 ALT 和 AST 具有很好的相关性, 因此以牛磺酸结合型为主的胆汁酸可作为评价 黄药子致小鼠肝毒性的生物标识物。本研究为进一步深入评价黄药子致肝毒性及致毒机制研究奠定了基础。 关键词: 胆汁酸; 黄药子; 黄独素 B; 主成分分析; 偏最小二乘法-判别分析; 相关分析 中图分类号: R99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513-4870 (2011) 01-0039-06

Evaluation on hepatotoxicity caused by Dioscorea bulbifera based on analysis of bile acids
XU Ying1, CHEN Chong-chong1, YANG Li1, 2*, WANG Jun-ming1, JI Li-li1, 2, WANG Zheng-tao1, 2*, HU Zhi-bi1
(1. The MOE Key Laboratory for Standardiz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s and The SATCM Key Laboratory for New Resources and Quality Evalu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s, Institute of Chinese Materia Medica, Shanghai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Shanghai 201210, China; 2. Shanghai R&D Centre for Standardiz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s, Shanghai 201210, China)

Abstract: Metabolic profile of bile acids was used to evaluate hepatotoxicity of mice caused by ethanol extraction of Dioscorea bulbifera L. (ethanol extraction, ET) and diosbulbin B (DB), separately. Ultra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 coupled with quadrupole mass spectrometry (UPLC-MS) was applied to determine the contents of all kinds of endogenous bile acids including free bile acids, taurine conjugates and glycine conjugates. Obvious liver injuries could be observed in mice after administrated with ET and DB. Based on the analysis using principle components analysis (PCA), toxic groups could be distinguished from their control groups, which suggested that the variance of the contents of bile acids could evaluate hepatotoxicity caused by ET and DB. Meanwhile, ET and DB toxic groups were classified in the same trends comparing to control groups in the loading plot, and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toxic groups could also be observed. DB proved to be one of the toxic components in Dioscorea bulbifera L. Bile acids of tauroursodeoxycholic acid (TUDCA), taurochenodeoxycholic acid (TCDCA), taurocholic acid (TCA), taurodeoxycholic acid (TDCA), cholic acid (CA) and others proved to be important corresponds to ET and DB induced liver injury according to analysis of partial least square-discriminant analysis (PLS-DA) and the statistical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re wer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control groups and toxic groups (P < 0.01). Furthermore, good correlation
收稿日期: 2010-08-08.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30701104, 81073027);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科研创新项目 (09YZ125); 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计划项目 (09QA1405500). *通讯作者 Tel / Fax: 86-21-51322506, 86-21-51322519, E-mail: cpuyl@126.com, wangzht@hotmail.com

·

40 ·

药学学报 Acta Pharmaceutica Sinica 2011, 46 (1): 39?44

could be revealed between the foregoing bile acids and ALT, AST. It indicated that taurine conjugated bile acids as TUDCA, TCDCA, TCA and TDCA along with CA could be considered as sensitive biomarkers of ET and DB induced liver injury. This work can provide the base for the further research on the evaluation and mechanism of hepatotoxicity caused by Dioscorea bulbifera L. Key words: bile acid; Dioscorea bulbifera L.; diosbulbin B; principle components analysis; partial least square-discriminant analysis; correlation analysis

黄药子为薯蓣科属植物黄独 (Dioscorea bulbifera L.) 的块茎, 其性寒凉, 味苦, 具有凉血、 消瘿、 降火、 解毒的作用 。长期服用黄药子后可使肝内转氨酶活 性增高, 产生类似中毒性肝炎的临床体征。 研究表明, 黄药子的毒性成分主要是薯蓣皂苷类和以黄独素 B (diosbulbin B, DB) 为代表的二萜内酯类。据报道黄 独素 B 可引起小鼠急性中毒, 且毒性与给药剂量和 时间密切相关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 黄药子除对肝 细胞的直接损害外, 胆汁淤积、胆盐的刺激可能是造 成肝损伤的原因之一
[3, 4] [2] [1]

(UDCA)、猪去氧胆酸 (HDCA)、甘氨胆酸 (GCA)、 牛磺胆酸 (TCA)、甘氨去氧胆酸 (GDCA)、牛磺去氧 胆酸 (TDCA)、甘氨鹅去氧胆酸 (GCDCA)、牛磺鹅 去氧胆酸 (TCDCA)、甘氨熊去氧胆酸 (GUDCA)、牛 牛磺猪去氧胆酸 (THDCA)、 磺熊去氧胆酸 (TUDCA)、 甘氨石胆酸 (GLCA) 和牛磺石胆酸 (TLCA) 均购 于 Sigma-Aldrich 公司, 化合物结构见图 1。 色谱级甲 醇购于 Tedia 公司, 超纯水由 Milli-Q 纯化系统制备, 色谱级醋酸铵和甲酸购于 Fisher 公司。 雄性 ICR 小鼠, 清洁级, 体重 18~22 g, 共 32 只, 购自上海斯莱克实验动物有限责任公司, 动物合格 证号: SCXK (沪 2007-0005), 饲养于上海中医药大学 实验动物中心屏障动物房, 室温 (20 ± 2) ℃, 相对湿 度 60%~70%。 Waters Acquity UPLC-ZQ 2000 超高效液相色谱 质谱联用仪 (Waters, 美国); 酶标仪 (Power Wave XS, Bio-Tek Instruments); 离心机 (Beckman Coulter Avanti J-25I centrifuge); KQ-500B 型超声波清洗器 (江苏省昆山市超声仪器有限公司); VDRTEX-5 旋涡 振 荡 器 (江 苏 省 海 门 市 其 林 贝 尔 仪 器 制 造 有 限 公 司)。 黄药子醇提取物和黄独素 B 的毒性实验[5] 黄 药子醇提取物 (ethanol extraction, ET) 的提取方法: 取黄药子粗粉 1 000 g, 用 10 倍体积 80% 乙醇提取 3 次, 每次 3 h, 合并 3 次滤液, 离心 10 min (4 000 × g), 取上清液减压浓缩至浸膏, 减压干燥并放于 4 ℃冰箱 保存备用, 给药前提取物和黄独素 B 单体用适量的 0.5% CMC-Na 混悬。 将实验动物分为 4 组 (n = 8), 分别为黄药子醇提

。胆汁酸是胆汁的主要成分,

胆汁酸的合成和排泄过程, 经过了肝脏的生物化学 和生物物理两大屏障, 机体内整个胆汁酸代谢谱与 肝、肠及胆道系统密切相关。因此, 胆汁酸代谢网络 变化对于研究肝损伤机制, 肝毒性中药的毒性研究 及其防治药物的筛选和评价等具有重要意义。 目前对 黄药子和黄独素 B 致肝毒性的研究仅限于一些常规 的药理 (毒理) 实验, 对于中毒前后生物体内的内源 性物质的影响未见报道, 因此黄药子及其主要成分 黄独素 B 所致肝毒性是否与内源性胆汁酸代谢网络 变化相关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本研究在黄药子和黄独素 B 致小鼠肝毒性药理 实验基础上, 采用超高效液相色谱-质谱的分析技术 (UPLC-MS) 对小鼠血清中的胆汁酸进行准确定量分 析并结合相关的统计分析方法, 揭示胆汁酸代谢网 络与肝毒性效应之间的关系, 为进一步研究黄药子 肝毒性机制奠定基础, 对于其他肝毒性中药的毒性 研究、化学性肝损伤的评价等也具有借鉴意义。

材料与方法
材料及仪器 黄药子采于安徽青阳县, 经安徽 中医学院药学院刘守金教授鉴定为薯蓣科属植物黄 独 (Dioscorea bulbifera L.) 的块茎。黄独素 B 单体 (diosbulbin B, DB) 自制, 纯度为 97.7%。谷丙转氨酶 (ALT) 和谷草转氨酶 (AST) 购于上海荣盛生物药业 有限公司。 分析纯羧甲基纤维素钠购于上海国药集团 化学试剂有限公司。胆酸 (CA)、去氧胆酸 (DCA)、 鹅去氧胆酸 (CDCA)、石胆酸 (LCA)、熊去氧胆酸

取物空白对照组 (ET vehicle control)、黄药子醇提取 物给药组 (ET toxic group)、 黄独素 B 空白对照组 (DB vehicle control) 和黄独素 B 给药组 (DB toxic group)。 乙醇提取物给药组的给药剂量为 2 400 mg·kg?1, 黄 独素 B 给药组的给药剂量为 64 mg·kg?1 (相当于 2 400 mg·kg?1 醇提取物中黄独素 B 含量), 灌胃 (ig) 给药, 空白组分别给予相同体积的 0.5% CMC-Na, 每天灌胃 1 次, 黄药子醇提取物连续给药 14 天, 黄独素 B 连续



英等: 基于胆汁酸代谢网络分析中药黄药子的肝毒性

·

41 ·

Bile acid Cholic acid Deoxycholic acid Chenodeoxycholic acid Ursodeoxycholic acid Hyodeoxycholic acid Lithocholic acid Taurocholic acid Taurodeoxycholic acid Taurochenodeoxycholic acid Tauroursodeoxycholic acid Taurohyodeoxycholic acid Taurolithocholic acid Glycocholic acid Glycodeoxycholic acid Glycochenodeoxycholic acid Glycoursodeoxycholic acid Glycolithocholic acid

Abbreviation CA DCA CDCA UDCA HDCA LCA TCA TDCA TCDCA TUDCA THDCA TLCA GCA GDCA GCDCA GUDCA GLCA

R1 OH OH H H H H OH OH H H H H OH OH H H H

R2 H H H H H H H H H H H H H H H H H

R3 H H H H OH H H H H H OH H H H H H H

R4 H H H OH H H H H H OH H H H H H OH H

R5 OH H OH H H H OH H OH H H H OH H OH H H

R6 OH OH OH OH OH OH NH(CH2)2SO3H NH(CH2)2SO3H NH(CH2)2SO3H NH(CH2)2SO3H NH(CH2)2SO3H NH(CH2)2SO3H NHCH2COOH NHCH2COOH NHCH2COOH NHCH2COOH NHCH2COOH

Figure 1

Chemical structures of bile acids (BAs)[6]

给药 12 天。给药期间动物自由饮食, 于末次给药后 12 h 动物禁食不禁水, 24 h 后小鼠摘眼球取血, 分离 血清, 检测谷丙转氨酶 (ALT) 和谷草转氨酶 (AST) 活性。 样品制备方法 [6] 精密称定相应的胆汁酸标准
?1 ?1

电压 3.0 kV, 锥孔电压 55 V, 离子源温度 120 ℃, 去 溶剂化温度 300 ℃, 去溶剂化气流 700 L·h?1, 锥孔气 通过 MassLynx 4.1 软件采集数据和输出 流 50 L·h?1。 数据。 数据处理方式 数据处理采用 SIMCA-P 12.0 (Umetrics, Umea, 瑞典) 软件进行主成分分析 (PCA) 和偏最小二乘法-判别分析 (PLS-DA), 并用 SPSS 11.5 统计软件进行转氨酶活性和胆汁酸的相关分析, 相关关系的检验用 Pearson 相关分析。转氨酶测试结 果用 x ± s 表示。

品, 用甲醇溶解制成质量浓度约 2 mg·mL 。分别吸 取各胆汁酸标准品 50 ?L 制成 100 ?g·mL 的混合标 准品溶液, 再用甲醇逐级稀释制成 10、5、3、1、0.8、 0.5、0.2、0.1、0.05 和 0.01 ?g·mL , 用于标准曲线 的绘制。 取血清 100 ?L, 加甲醇溶液 300 ?L, 涡旋振荡 1 转移上清液 300 ?L min, 4 ℃离心 10 min (20 000 × g)。 残渣用 100 ?L 的初始流动相复 并氮气吹干 (35 ℃)。 溶, 涡旋振荡 1 min, 4 ℃再离心 10 min (20 000 × g), 吸取上清液进行分析。 液 相 色 谱 和 质 谱 条 件 [6] 色谱条件: 色谱柱
?1 ?1

结果
1 黄药子醇提取物和黄独素 B 毒性实验的结果 ALT 和 AST 是目前临床常用诊断肝脏异常的转 氨酶, 本研究通过这两个酶的活性检测来评价黄药 子醇提取物和黄独素 B 致肝毒性模型。黄药子醇提 取物和黄独素 B 毒性实验结果表明, ALT 和 AST 酶 活性变化明显 (表 1)。 2 胆汁酸分析结果 空白组和给药组比较后胆汁酸浓度变化如表 2 所 示。黄药子醇提取物毒性组中, TUDCA 比空白组的 浓度升高了 8 倍, THDCA 升高 9 倍, TCDCA 升高 25 倍; 而黄独素 B 毒性组中 TUDCA、TCA、TCDCA、

ACQUITY UPLC BEH C18 色谱柱 (1.0 mm × 100 mm, 1.7 ?m), 柱温 45 ℃, 流动相甲醇 (A) 和 5 mmol·L 醋 酸铵 (0.1%甲酸溶液, B), 梯度洗脱程序为 55% A (0~ 1.0 min), 55%~62% A (1.0~2.6 min) 和 62%~80% A (2.6~11.4 min), 进样量 2 ?L, 流速 0.3 mL·min 。 质谱条件: 负离子模式下的电喷雾电离 (ESI) 方式, 选择离子检测模式 (SIM) 定量方法, 毛细管
?1

·

42 ·

药学学报 Acta Pharmaceutica Sinica 2011, 46 (1): 39?44

Table 1 Hepatotoxicity induced by ethanol extraction of Dioscorea bulbifera L. (ET) and diosbulbin B (DB) in mice serum. n = 8, x ± s. **P < 0.01 vs ET vehicle control group; ## P < 0.01 vs DB vehicle control group
Group ET vehicle control ET (2 400 mg·kg?1) DB vehicle control DB (64 mg·kg?1) ALT/U·L?1 26.9 ± 2.8 56.4 ± 13.9** 32.1 ± 1.5 54.5 ± 5.3## AST/U·L?1 94.6 ± 9.4 131.7 ± 20.0** 98.9 ± 3.8 127.9 ± 5.9##

本)。在 PCA 模型中, 两组空白组样本和给药组样本 都能够区分, 模型分别解释了 59.8%和 55.6%的原始 数据, 说明中毒前后小鼠体内的胆汁酸浓度发生了 显著的变化。 将上述的 4 个组同时进行 PCA 分析 (模 在散点图中两 型解释度为 49.2%), 结果如图 3 所示。 个空白组的数据集中符合分组要求, ET 给药组和 DB 给药组虽然数据较为离散, 但都跟空白组分开, 而且 两个给药组与空白组相比其矢量方向一致 (空白组 分布在二维空间左侧, 两个给药组均分布在右侧), 表明 ET 和 DB 对胆汁酸的影响模式相似, 均可造成 小鼠肝毒性; 同时发现 ET 和 DB 给药组之间存在一 定距离, 提示两者所致毒性存在差异, 可能是由于 ET 为黄药子的总提取物, 尚有其他成分对毒性造成 影响。 PCA 分析对模型的解释能力较弱, 进一步利用 PLS-DA 分析来表征评价黄药子的肝毒性。以空白组 和 ET 给药组作 PLS-DA 分析, 分别以胆汁酸浓度作 为 X 变量和以组别作为 Y 变量, 全部样本分析得到的 两个主成分模型, 模型的解释度 (R2Y) 是 96.1%, 预 测度 (Q2Y) 是 89.9%, 可以解释胆汁酸变量 (R2X) 的 58.2%。通过变量 VIP 评估分析, 可以得知 TUDCA、
n = 8, x ± s.
*

TDCA 等均比空白组升高 4 倍以上。由此可见, 黄药 子醇提取物和黄独素 B 致肝毒性损害后能引起血中 牛磺酸结合型胆汁酸的急剧升高, 提示中药所致的 肝毒性与血中牛磺酸结合型的胆汁酸浓度具有一定 的相关性。 3 主成分分析 (PCA) 和偏最小二乘法-判别分析 (PLS-DA) 将黄药子醇提取物和黄独素 B 的空白组和给药 组分别作 PCA 分析, 以胆汁酸浓度作为 X 变量, 得到 如图 2 所示的结果 (图 2a 为正常组和 ET 给药组, 1~ 8 分别代表空白组的 8 个样本, 9~16 代表给药组的 8 个样本; 图 2b 为正常组和 DB 给药组, 17~24 分别代 表空白组的 8 个样本, 25~32 代表给药组的 8 个样

Table 2 Contents of BAs (ng·mL?1) measured by UPLC-MS in the ET-/DB-treated mice serum. vs ET control group; #P < 0.05, ##P < 0.01 vs DB control group
BA TUDCA THDCA TCA TCDCA TDCA CA GCDCA GDCA TLCA GLCA DCA ET control 0.68 ± 0.39 0.81 ± 0.29 22.18 ± 14.20 1.20 ± 0.67 2.57 ± 1.83 18.99 ± 8.47 3.69 ± 1.47 1.53 ± 0.45 1.00 ± 0.55 3.24 ± 2.57 13.19 ± 6.11 ET-treated 5.69 ± 1.56** 7.86 ± 6.82* 289.94 ± 168.06** 30.40 ± 13.04** 10.25 ± 5.20 2.68 ± 2.08 2.36 ± 1.30 0.80 ± 0.56 2.53 ± 3.70 24.62 ± 13.28*
** **

P < 0.05, **P < 0.01
DB-treated 3.59 ± 1.65## 1.70 ± 0.64

DB control 0.41 ± 0.35 1.35 ± 0.91 17.15 ± 0.06 1.99 ± 0.68 2.96 ± 2.10 32.06 ± 41.48 3.73 ± 0.29 1.69 ± 1.29 0.68 ± 0.37 1.66 ± 1.52 17.28 ± 17.77

111.25 ± 42.39## 7.84 ± 5.72# 15.25 ± 8.84## 381.07 ± 287.31# 4.48 ± 3.54 1.33 ± 0.69 0.97 ± 0.64 2.31 ± 1.65 224.38 ± 273.41

100.79 ± 62.30

Figure 2 Results of PCA analysis between control mice groups and toxic mice groups. DB-treated. t[1] and t[2] are the first two eigenvectors of original data

a: Control and ET-treated; b: Control and



英等: 基于胆汁酸代谢网络分析中药黄药子的肝毒性

·

43 ·

就越高 (毒性越大), 进一步说明这些胆汁酸为可能 的生物标识物, 可以用来反映肝脏毒性。且从变化结 果看, 给药组与空白组相比其 ALT 和 AST 升高 1.2~ 2.1 倍, 但以牛磺酸结合型胆汁酸指标升高更为显著, 约为 4~25 倍, 这对于预测、评估肝毒性及机制具有 重要的意义。

讨论
Figure 3 Results of PCA analysis between control mice groups and toxic mice groups. t[1] and t[2] are the first two eigenvectors of original data

本文从内源性物质胆汁酸代谢网络分析的角度 研究中药黄药子及其所含主要成分黄独素 B 的肝毒 性。 胆汁酸是由胆固醇在肝脏合成的一系列胆甾烷类 内源性物质, 正常情况下, 胆汁酸的代谢处于平衡状 态, 但由于胆汁酸的代谢、排泄受到阻断造成胆汁淤 积可以造成肝脏的功能性损伤, 引起线粒体损伤, 进 而造成肝细胞的凋亡和衰竭[7], 实验研究表明胆汁酸 可以作为生物标识物用来表征肝脏毒性 [8-10] 。根据 PCA、PLS-DA 及相关分析结果可以得出, 黄药子乙 醇提取物和黄独素 B 给药后致小鼠肝毒性可能与胆 汁淤积有关, 其肝毒性和血清中胆汁酸浓度呈正相 关, 尤其是牛磺酸结合型胆汁酸。牛磺酸结合型胆汁 酸在体内主要在肝脏中由牛磺酸与胆汁酸结合形成, 因牛磺酸对各种因素致肝细胞损伤及凋亡均有保护 (抑制) 作用, 当肝损伤发生时机体会发生代偿性的 牛磺酸升高, 进一步使牛磺酸结合型胆汁酸升高, 本 研究中给黄药子后血清牛磺酸结合型胆汁酸含量升 高可能是肝内胆汁淤积后表现的胆汁酸代偿作用。 同 时因牛磺酸结合型胆汁酸带负电荷且高度离子化, 容易造成细胞膜非渗透, 细胞旁通透性增加, 阻碍牛 磺酸胆汁酸向胆管分泌, 反而使胆汁反流入血。而且 结合型胆汁酸盐分子较大, 不易透过胆管和小肠细 胞旁紧密连接点, 胆道和小肠上皮细胞膜的非渗透 性也可能是导致牛磺酸结合型胆汁酸浓度升高的主 因此, 牛磺氨酸结合型胆汁酸如 TUDCA、 要原因[11]。 TCDCA、TCA、TDCA 等胆汁酸可以作为表征 ET
*

TCDCA、 TCA、 TDCA、 THDCA (variable importance, CA、 VIP > 1) 受到 ET 给药后造成的毒性影响较大。选择 这 6 个变量重新进行分析, 得知 R2Y、Q2Y 和 R2X 分别为 97.5%、 91.9%和 73.5%, 明显提高了模型的解 释能力。而以空白组和 DB 给药组作 PLS-DA 分析, 得到两个主成分模型, R2Y、Q2Y 和 R2X 分别为 89.9%、71.2%和 51.4%; 对 VIP 分析后得到的 TCA、 TDCA、TUDCA、CA、TCDCA (VIP > 1) 5 个影响较 大的变量重新作 PLS-DA 分析, R2Y、 Q2Y 和 R2X 分 别为 90.1%、 83.9%和 86.6%, 变量的解释能力也大大 增强。进一步对 ET 和 DB 给药组中变化明显的胆汁 酸进行 t 检验, 以验证这些变量在空白组和给药组中 的统计差异, 排除检验结果中 P 值大于 0.05 的变量 (表 2)。上述分析提示了 TUDCA、TCDCA、TCA、 TDCA、 等胆汁酸可能为表征 ET 和 DB 致小鼠肝 CA 毒性的潜在生物标识物。 4 胆汁酸与肝毒性的相关分析 TUDCA、TCDCA、TCA、TDCA、THDCA、CA 等胆汁酸经 PLS-DA 分析表明, 可以解释黄药子致肝 毒模型信息, 故以这几个胆汁酸和临床肝损伤指标 ALT、AST 活力值进行 Pearson 相关分析 (表 3)。表 中的相关系数 (r) 均为正值, 表示胆汁酸含量与生 化指标值呈正相关, 即胆汁酸含量越高两个酶活性

Table 3 Results of correlation analysis containing correlation coefficient. r: Pearson correlation coefficient; ET: ET-treated; DB: DB-treated
BA TUDCA TCDCA TDCA THDCA TCA CA ET (ALT) r 0.853 0.781 0.642 0.464 0.862 0.316 p 0.000*** 0.000*** 0.007 0.070 0.000 0.233
*** **

P < 0.05,

**

P < 0.01,

***

P ≤ 0.001 vs ET/DB control.
DB(AST)

ET(AST) r 0.720 0.723 0.814 0.403 0.763 0.353 p 0.002** 0.002** 0.000 0.121 0.001 0.180
*** ***

DB (ALT) r 0.638 0.459 0.400 ? 0.732 0.662 p 0.008** 0.073 0.125 ? 0.001 0.005
*** **

r 0.715 0.572 0.367 ? 0.793 0.648

p 0.002** 0.021* 0.162 ? 0.000*** 0.007**

·

44 ·

药学学报 Acta Pharmaceutica Sinica 2011, 46 (1): 39?44

和 DB 致小鼠肝毒性的主要生物标识物。 中药黄药子中主要含糖类、甾体皂苷、二萜内酯 类 (黄独素 A、B、C、D、E、F、G、H) 等多种化 学成分。作者在前期实验证明, 黄药子的乙醇提取物 及乙酸乙酯提取物为黄药子的急性肝毒性部分。 黄独 素 B 为呋喃型去甲基二萜类化合物, 含量约 0.05%, 为二萜类中含量较高的化合物 [12] 。本研究结合黄独 素 B 对内源性胆汁酸代谢网络变化及肝脏功能的影 响表明黄独素 B 可致小鼠肝毒性, 是黄药子致肝毒 性的主要毒性成分之一。 由于中药化学成分及作用机制的复杂性, 其毒性 效应物质基础一直是有毒中药研究的“瓶颈”[13, 14]。 本文以与肝毒性相关的胆汁酸为切入点, 研究黄药 子及其化学成分对体内内源性物质变化的影响, 探 讨与黄药子毒性相关的化学标识物和生物标识物, 为中药黄药子毒性物质基础及肝毒性机制的阐明奠 定基础。

[5]

Wang JM, Ji LL, Liu H, et al.

Study of the hepatotoxicity

induced by Dioscorea bulbifera L. rhizome in mice [J]. Biosci Trends, 2010, 4: 79?85. [6] Yang L, Xiong AZ, He YQ, et al. Bile acids metabonomic

study on the CCl4- and r-naphthylisothiocyanate-induced animal models: 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22 bile acids by ultra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mass spectrometry [J]. Res Toxicol, 2008, 21: 2280?2288. [7] Hofmann AF. The continuing importance of bile acids in Arch Intern Med, 1999, 159: Chem

liver and intestinal disease [J]. 2647?2658. [8]

Jaeschke H, Gores GJ, Cederbaum AI, et al. hepatotoxicity [J].

Mechanisms of

Toxicol Sci, 2002, 65: 166?176. Increased

[9]

Nunes de Paiva MJ, Pereira Bastos de Siqueira ME.

serum bile acids as a possible biomarker of hepatotoxicity in Brazilian workers exposed to solvents in car repainting shops [J]. Biomarkers, 2005, 10: 456?463. Hepatobiliary transport of Acta Pharm Sin (药

[10] Zhang XY, Yang J, Yin XF, et al.

References
[1] Shi JM. Pharmacognostical study of Rhizoma Dioscoreae Guiding J Tradit Chin Med Pharm (中医药导 bulbifera [J].

glutathione and its role in cholestasis [J]. 学学报), 2009, 44: 327?332.

[11] Hofmann AF, Hagey LR. Bile acids: chemistry, pathochemistry, biology, pathobiology and therapeutics [J]. 2008, 65: 2461?2483. [12] Tan XQ, Ruan JL, Chen HS, et al. Study on anti-inflammatory Acad J Second Cell Mol Life Sci,

报), 2008, 14: 78?81. [2] Li YJ, Liu SM, Luo MM, et al. The express and principle Chin J

study of liver toxicity of Dioscorea bulbifera L. [J].

Exp Tradit Med Formulae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 2005, 11: 40?42. [3] Zhu FL, Jia L. bulbiferae [J]. Research progress of Rhizoma dioscoreae Lishizhen Med Mater Med Res (时珍国医国

constituents of Dioscorea bulbifera L. [J].

Mil Med Univ (第二军医大学学报), 2003, 24: 677?679. [13] Luo X, Bi KS, Wang X, et al. Quality assessment of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medicine by chemical pattern recognition [J]. Acta Pharm Sin (药学学报), 1993, 28: 936?940.

药), 2006, 1: 851?853. [4] Du LX, Luo MM, Liu SM. Current toxicological research J Liaoning

[14] Liu CX. Difficulty and hot-points on pharmacokinetics studie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J]. 报), 2005, 40: 395?401. Acta Pharm Sin (药学学

progress of Rhizoma Dioscorea bulbifera [J].

Univ Tradit Chin Med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 2007, 9: 71?72.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浅谈对中药毒性的认识
和现代认识进行比较与分析,提出中药毒性的传统性与...黄酮苷多因刺激胃肠道和对肝脏的损害远志总皂苷具有胃肠...如黄药子萃取物中二萜内酯类成分具有细胞毒性,其...
可致肝损伤的常用中药
1。 可致损伤的常用中药:连年来报道的导致肝脏损伤的中药,其毒性物质与其含有的生物碱、甙、毒蛋白、萜、 内酯以及金属因素有关。如雷公藤含雷公藤碱,黄药子...
对肝脏有损伤的中药
黄药子黄药子是治疗甲状腺疾病的常用中药,但却含有薯蓣皂甙等毒性物质, 使用两周后有可能引起黄疸(或无黄疸)型肝炎,也可出现腹水或昏迷。 蓖麻子是常用的泻下...
常用中药肝损害
存在遗传性肝脏代谢缺陷的疾病,容易导致药物性的肝...由千里光次碱和千里光构成,具有较强的毒性。我国...子等,黄药子是目前公认的具有致肝脏损 害的中药。...
化疗药物所致肝毒性及其处理
部分抗肿瘤药及其代谢产物可引 起细胞损伤、变性、甚至坏死及胆汁淤积等改变。...中草药以及中药复方制剂类,如黄药子、麻黄、苦楝(川楝子)、苍耳 子、关木通、...
肝脏的代谢功能
分解代谢主要是在肝脏医学教育 整理 肝脏对来自体...这种作用 也被称作“解毒功能”,某些毒物经过生物...消化主要在小肠上段经各种酶及胆汁酸盐的作用,水解...
山豆根的肝毒性机制研究
致肝损伤早期变化特征研究中,初步认为血清总胆汁酸(...细胞色素 P450 酶代谢激活;细胞凋亡所诱发的一系列...其中 氧化损伤机制是中药肝毒性损伤的第一大机制,...
引起药物性肝损害的常见药物及相关机制
临床上,药物性损伤可分为细胞损伤型、胆汁淤积...定义及流行病学由于药物及其代谢产物的毒性作用或机体...目前已知的能够引起损伤的常用中药包括:黄药子、...
易造成药物性肝损伤的常用药物
易造成药物性肝损伤的常用药物_中医中药_医药卫生_...其代谢产物引起的肝细胞毒性损害或肝脏对药物及代谢...黄药子、石蒜、佩兰、苍耳子、何首乌、雷公藤、艾叶...
抗癌药物的肝毒性及治疗
抗肿瘤药物大多经肝肾代谢,因此肝脏毒性较为常见。抗...四、利胆保肝类:促进内源性胆汁酸的排泌,并抑制其...五、中草药类:茵陈、垂盆草等。 六、维生素及辅酶...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