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温和中的批判 ——解读赵树理40年代小说文化批判之内涵


温和中的批判
——解读赵树理 40 年代小说文化批判之内涵
中文 2005 级 1 班 05091009 李娜 指导教师:郑永格

中文摘要:赵树理的小说被称为“问题小说”,即作者在农村工作时所遇到的应 批判和解决的问题,就用小说的形式把它提出来。赵树理的小说一方面继承了鲁 迅批判“国民性”的特点,另一方面与鲁迅冷峻的笔调不同,赵树理的小说流露 出一种温情,是以温和为基调的批判。论文论述了赵树理 40 年代的乡土小说, 对这个时期作者小说中文化批判的内涵进行解读。 论文主要从传统落后的民间陋 俗,婚姻家庭观,小生产者的劣根性,宗族观念和乡土观念四个方面对赵树理 40 年代小说批判的内容进行论述,从而充分解读农民彻底解放的艰巨性、复杂 性和曲折性这一文化内涵。 关键词:温和的批判;传统习俗;奴性意识;功利心理;宗族观念;乡土观念 Abstract: Zhao Shuli's novel is called "problem novels", that is, the authors work in the rural areas should be encountered and resolution of critical issues, on the form of novels submitted to it. Zhao Shuli's novel on the one hand, Lu Xun's criticism of the succession of the "national character" of the features, on the other hand, with different style Cold Lu, Zhao Shuli's novels reveal a warmer tone is moderate to critical. Zhao Shuli paper discusses the age of 40 native novels, the author of the novels in this period the connotation of cultural criticism to interpret. Paper backward from the traditional civil Vulgar, marriage and family, and small-scale producers evil sense of clan concept and the four aspects of Zhao Shuli's 40 novels on the content of criticism in order to fully interpret the total liberation of the peasants of the difficulty, complexity and the twists and turns of this culture. Key words: Mild criticism; traditional practices; servility awareness; utilitarian psychology; clan concept; sense

序言

1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 鲁迅是第一次大批量而非偶尔为之地把农民形象引进 小说领域的人。鲁迅以文化先知的身份审视、批判、融注在民间文化形式中的种 种封建思想毒素,和负载着这种民间文化的主体——农民。于是,产生了阿 Q、 闰土、祥林嫂等一批灵魂麻木的国民经典形象。而“赵树理是继鲁迅之后最了解 农民的作家”○,因为赵树理的前半生基本上是在农村度过的,长期的农村生活
1

使得他对农民有了更透彻、真实的了解。农民在鲁迅的笔下是一种被他赋予了封 建文化内涵的符号,他对农民文化采取了否定、批判的态度;而赵树理“农民兼 知识分子”的双重身份和特殊的生活经历使他对农民文化的态度与鲁迅不同, 他 的文化批判失去了鲁迅批判笔锋的尖刻与犀利,消弭了鲁迅的激愤,淡化了鲁迅 的忧患意识。在对待农民文化的消极面时,赵树理多以喜剧的手法展示其荒诞和 存在的不合理性,所以赵树理对农民文化负面的审视可以说是一种温和的批判。 赵树理以平易的批判格调, 客观而真实的描写向人们展示了传统的民间陋俗和这 些民间陋俗在农民身上的积淀,即同时关注人的精神状态和心理特征的透视,因 此赵树理的小说一度被称为“问题小说”。关于问题小说,赵树理是这样说的 “我在作群众工作的过程中,遇到了非解决不可而又不是轻易能解决了的问题, 往往就变成所要写的主题。”○。这说明赵树理的小说对当时、乃至对现在农村
2

的改革发展都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赵树理塑造了各种各样的人物,主要有三类农民形象:老一代守旧的农民、 新一代的青年农民、 混入农村基层组织的坏分子 (这些坏分子中有的是原本就坏, 还有的是当上干部以后才变坏的) 。赵树理从 1929 年的最初创作《悔》至 1964 年发表最后一篇小说《买烟叶》为止,公开面世的共有 68 篇小说。其中,40 年 代是赵树理创作的成名期,同时这一时期的创作也浓缩了其小说的精华,它们最 本色的体现了赵树理之为赵树理的东西。这一时期他创作了《小二黑结婚》《李 、 有才板话》《李家庄的变迁》《邪不压正》《孟祥英翻身》《传家宝》等一系列 、 、 、 、 优秀的作品。本文将对赵树理 40 年代的乡土小说的文化批判之内涵进行解读。 赵树理在温和的基调上进行着批判,希望能够达到鲁迅曾提出的 “引起疗救的注 意” ,那么阻碍农民走向觉悟,摆脱目光短浅、蒙昧的“落后性”有哪些呢?

一、传统的民间陋俗
在赵树理 40 年代的许多小说中都对风俗习尚有详细的描绘。但从文化批判

2

的眼光出发,赵树理更多看到的不是民间的吉庆风俗,而是那些沉淀着当地百姓 愚蛮落后的生存意识,积淀着一个落后民族陈腐文化观念的民间陋俗。他将这些 风俗习尚中的陋俗纳入“问题”的框架之中,对之进行审视和批判。而要批判封 建传统文化,就要批判体现这种文化特征的人群,而农民,正是中国封建思想文 化最大的民间受害者、负载体和传播者。

(一)崇神信鬼的现象
农村生活环境闭塞,存在许多崇神信鬼的现象。赵树理的成名作《小二黑结 婚》中对两位“神仙”——二诸葛和三仙姑这两个人物的崇神信鬼以喜剧性的手 法进行了讽刺和揭露。三仙姑本是一个俊俏的媳妇,但是她走上了迷信的道路。 她是一个没有真实姓名的人物,但我们看她的绰号“三仙姑”,就能让人们联想 到设香案,求神拜佛等迷信活动。她自称吾神长吾神短,“每月初一十五都要顶 着红布摇摇摆摆装扮天神”○,最爱装神弄鬼。她不仅自己迷信,还鼓动村子里
3

其他人去迷信,去拜她,并且采用“下神”的方式拉拢相好。为了阻止女儿小芹 和小二黑交往,竟在女儿和丈夫面前装起神来,大闹了一场:“晚饭以后,说是 上了身,打了两个哈欠就唱起来。她起先责备于福管不了家,后来说小芹跟吴先 生是前世姻缘??” 。二诸葛真名叫刘修德,“当年作过生意,抬脚动手都要 论一论阴阳八卦,看一看黄道黑道”○。他的绰号也是人物封建意识的形象标志。
5

○ 4

二诸葛与三仙姑迷信的目的不同,他对迷信是虔诚的。迷信几乎成了刘修德认识 生活、对待生活的唯一标尺。他反对儿子小二黑和小芹的婚事,也是因为他对迷 信的坚持,“他不愿意的理由有三:第一小二黑是金命,小芹是火命,恐怕火克 金;第二小芹生在十月,是个犯月??”○二诸葛因为对神灵的崇拜,无视儿子
6

的幸福,硬是为小二黑留下了个八九岁的童养媳,收童养媳前也是掐了又算,先 问了一下生辰八字,说是“千里姻缘使线牵”。当久旱逢雨时,农民都在抢种, 他却看历书,掐指算,得出结论“今日不宜栽种”,等待他的苦果就是人家锄苗, 他家补苗;二黑被误抓捆绑,他也是按照自己独特奇妙的逻辑,归因于清早碰上 了穿孝骑驴的媳妇、乌鸦落在东房上鸣叫、老伴梦见庙里唱戏。当二诸葛自己被 叫到区上,他仍然执着地恳求区长“恩典恩典”,不要让二黑与小芹订婚,因为 他们“命相不对”,可见他受封建迷信毒害之深。而三仙姑和二诸葛这样的人物 在农村中并不是个别的,赵树理在文章中对封建迷信采用怀疑和嘲笑的态度,没

3

有激烈的言辞,而是在平易的格调中进行着批判,例如他以“不宜栽种”和“米 烂了”两个小故事来讽刺二诸葛和三仙姑,生动的揭示了迷信的荒诞性。作者写 农村中的封建迷信更主要是因为当时的形势需要: “1941 年,在太行山腹地的黎城县出现了一个由汉奸操纵的迷信组织 “离卦道” ,而且很快发展到数千人,还成立了秘密武装组织。 同年 10 月, “离 卦道”动员五六百名无知的道徒发动暴动,攻打黎城县政府,造成很大损失。 朱德总司令沉痛地指出,在军事上我们的武器比敌人差,但我们却打了胜仗; 在政治上,我们掌握着真理,但我们却打了败仗。”○ 因此,在根据地的广大农民中间破除封建迷信成为重要的任务,成为赵树理 这一阶段创作的关注点。“意大利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葛兰西,提出著名的‘文 化领导权’理论,强调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之前,首先要在文化上取得领导权,依 靠其在知识和道德上的优势,争取广大民众的认同”。○至故事结尾,人们还没有
8

7

自觉地反封建反迷信,而只能靠区长的权威居高临下地解决问题。因此,小说给 我们的重要启示就是要想在政治上领导农民,首先要在文化上领导农民,避免农 民走偏,而这必然是一条艰难又漫长的路程。

(二) “裹脚”的风俗
作者还在文中提到了“裹脚” “裹脚”又叫缠足,是中国古代就有的残害 , 女性身体的一种陋习。一般而言,女孩子在 5-8 岁左右,便要开始缠足。即把女 子的双脚用布帛缠裹起来,使其变成为又小又尖的“三寸金莲” 。妇女缠足在清 代可谓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社会各阶层的女子,不论贫富贵贱,都纷纷缠足。 与此同时,女子小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崇拜与关注。这一时期,脚的形状、大小 成了评判女子美与丑的重要标准,作为一个女人,是否缠足,缠得如何,将会直 接影响到她个人的终身大事。 在当时, 社会各阶层的人娶妻, 都以女子大脚为耻, 小脚为荣。 “三寸金莲”也一度成为中国古代女子审美的一个重要条件。缠足之 风在中国延续近千年之久,在封闭的农村更是早已根深蒂固。在赵树理所描绘的 刚刚解放不久的农村中仍然存在这种陋俗,女人必须要裹小脚,也只有小脚才是 美的。 在孟祥英众多被婆婆看不上的条件中, 其中一项就是孟祥英是个大脚女人, 不合规矩。当孟祥英从被丈夫、婆婆任意打骂中摆脱后,从锅台灶边走出来,女 人的价值也得到了认可, “女人们放了脚真能抵住个男人做”“女人们打柴担水, ,
4

9 男人少误多少闲工”○。守旧规矩的婆婆和打破旧规矩的媳妇之间的矛盾冲突构

成作品独特丰厚的文化内涵,同时也说明了女性要想真正解放的阻力是巨大的。

(三)民间“诉讼”的习俗
赵树理还描绘了农民找干部说理时的“吃烙饼”的习俗,这在农村是一种历 史积淀下来的,约定俗成的解决纠纷的方式。 《李有才板话》中就有这样的场面 描写。小顺在李有才窑里向小福表兄介绍得贵时提到“这村跟别处不同:谁有个 事到公所说说,先得十几斤面五斤猪肉,在场的每人一斤面烙饼,一大碗菜,吃了 才说理”,“这都是老恒元的古规” ○。在《打虎》一节中,马凤鸣揭发喜富时提
10

到自己说事“杀了一口猪”“又出了二百斤面叫所有的阎家人大吃一顿” , 。类似 的习俗在《李家庄的变迁》的一开始也有描绘:主持诉讼的组织叫息讼会,说理 人员由社首、原被事主、证人、庙管、帮忙、村长、闾邻长、调解员等组成,这 些人每人吃一斤面烙饼, 赶到说完了, 原被事主, 有理的摊四成, 没理的摊六成。 而说理的结果可想而知,完全由村长等干部掌控,吃亏的总是农民群众。在这次 的说理中, 本来有理的铁锁一家就是因为不像春喜有村长等腐败霸道的干部撑腰 而最终败诉了。解决邻里纠纷的“诉讼”变成了权势者大捞好处,大占便宜的手 段。 以上所提及的崇尚封建迷信、缠足、 “吃烙饼”等民间陋俗构成了农村一幅 生动、真实的“风俗画” ,封建传统的旧的思想文化正是这幅风俗画的底色,而 种种陈规陋俗则是画中凝结着画家真实批判情感和感受的独特人文景观。 传统的 力量是强大的,生活于封闭环境中的农民更不可能自发地、有意识地反抗封建传 统,这些旧的陋俗不可能一朝就被推翻,因此作者将这些陋俗用通俗、平易的话 语写进书中,便于农民理解和接受,以达到引起注意和疗救的目的,充分体现了 赵树理“温和”的批判特点。

二、传统的婚姻家庭观
在反映某些乡间文化习俗的落后与愚昧的同时, 作者赵树理也不忘挖掘生活 其间的乡民应对现代生活环境时所依赖的传统价值观、人生观的种种不适。赵树 理的 40 年代的乡土小说通过展现民间传统生活方式及其在广大农民心灵上的 “投影”,让人了解到农民文化中落后思想意识的缺憾。长期以来,农村中根深 蒂固的风俗习尚早已在农民身上积淀成为固定的文化观念和精神状态, 这些旧的
5

文化观念和精神状态因其已成为民间大众的“集体无意识” ,而成为影响中国农 村社会前进的巨大精神障碍。虽然有些地方新政权已经宣告了农民政治上的翻 身,但是长期落后蒙昧的农村生活的浸染并没有,也不可能迅速改变他们的精神 面貌。 因此, 在赵树理的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 “有意识重复批判” 的许多 “问题” , 这同时也暗示我们农民文化改造的艰巨性。

(一)婚恋观
我国古代的婚姻以“广家族”、“繁子孙”为主要目的,即男女双方的婚姻 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在这一目的的支配下,男女的结合是无需顾及夫妻本人的意 志,因而他们自然也就无法决定自己的婚姻。在过去的封建时代,父母根据自己 的看法处理儿女的婚事是天经地义的,即所谓的“父母之命”是绝对权威的,儿 女根本就是没有权力去反抗, 有的婚姻男女双方在结婚之前甚至不知道对方的相 貌,更何谈爱情呢?这种古老的由父母做主婚姻的观念一直被人们坚守着,即使 在作者赵树理生活的 40 年代,农村社会发生了巨大变革,但长久以来的许多有 关婚姻的错误观念仍然存在,造成了许多不幸的婚姻。 《小二黑结婚》 写的就是一双男女青年争取婚姻自由与封建意识的残余势力 作斗争的故事。主要就表现在父母与子女在婚姻观念上的矛盾冲突。二诸葛因为 儿子与小芹的命相不对,对他们横加阻挠,并不顾儿子二黑的反对,为二黑留下 了个八九岁的小女孩作童养媳,为儿子包办婚姻;三仙姑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身 就是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品,她视女儿为情敌,阻止女儿的婚事,搔首弄姿、装 神弄鬼、自甘堕落,而且又反过来利用毒害过自己的封建婚姻制度去毒害青年一 代。她为了留住小二黑这颗“鲜果”不顾女儿的幸福,把她许给一个曾经“在阎锡 山部下当过旅长的退职军官,家里很富,才死了老婆”的人,三仙姑将女儿小芹 当成了一件使自己致富的商品,或者说,是要强行地将自己当年的婚姻悲剧加在 女儿身上。封建家长坚守着落后的观念,包办儿女的婚姻,认为儿女就应该无条 件的听从“父母之命” ,在当时的农村像二诸葛和三仙姑这样的父母绝不鲜见。 另外,还有其他封建保守势力的阻挠。当小二黑和小芹两人悄悄在一起商量对策 时, 恰巧被金旺、 兴旺兄弟捉住, 而他们捉小二黑和小芹的理由就是“拿住了双”。 可见在今天看来这些古老的守旧思想是多么的荒唐。 男女单独见面还要被人监视 和干涉。面对父母和他人的干涉,小二黑与小芹的态度也是坚决的,他们坚守自

6

己的感情, 敢于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婚姻, 并最终在区长的支持下获得了婚姻自由。 作品中的二黑和小芹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而现实中的“二黑”和“小 芹”就远没有那么幸运了。《小二黑结婚》是赵树理在实际工作中调查研究的结 晶。 现实事件本是个令人扼腕的悲剧故事——小二黑的原型岳冬至为追求恋爱自 由被恶势力暴力致死。 而令人更悲愤的是,悲剧发生后,受害者家人和当事女方家 人竟然都不同情他们的自由恋爱,居然认为适当的教训一下岳冬至是应当的。可 见这种封建的观念的深刻性与危害性。 从中我们也可以了解虽然解放区有了法律, 但是这不等于农民就自然而然地得到了人性自由,法律的制定并没有也不可能等 同于农民自身对于自由婚姻的追求,他们还必须以自己的个性解放,勇气和智慧 去争取解放的实现。

(二)家庭观
当男女双方结婚后更有一些家庭关系方面的封建观念制约着人们, 主要表现 在对女性的制约。女性是这些传统婚姻家庭观念的最大牺牲者。中国几千年封建 社会中,妇女一直受着禁锢,在家庭中的地位就是“夫在从夫,夫死从子”,男 人是家庭的主宰。女性始终被视为逆来顺受、俯首贴耳和最富有牺牲精神的顺受 者和封建三纲五常的忠实践行者。根据现实故事写成的《孟祥英翻身》中,作者 就向我们描绘了当时真实的农村的家庭关系。 文中曾写道“这里的风俗还和前清 光绪年间差不多。男人对付女人的老规矩是“‘娶到的媳妇买到的马,由人骑来 由人打’,谁没有打过老婆就证明谁怕老婆” 。孟祥英的丈夫因为孟祥英抢了 他的棍子, 他认为这是天大一件丢人事, 气极了, 就“拿了一把镰刀, 劈头一下, 把孟祥英的眉上打了个血窟窿,经人拉开后还是血流不止”
○ 12 ○ 11

。然而所有人却也

似乎认为缴了丈夫的械是不对的,只会说他丈夫打的地方不对,却没人去追究为 什么打。因为按“老规矩”,丈夫打老婆是用不着问理由的。究其深层的原因, 首先就是人们落后的婚姻家庭观的恶果。 同时作者还较多的描写了婆媳关系。这地方除了丈夫可以任意打骂媳妇外,还有 婆媳间的老规矩,即当媳妇时候挨打受骂,一旦当了婆婆就得会打骂媳妇,不然 的话,就不像个婆婆派头。婆婆只要不顺心,就会打骂孟祥英,而孟祥英除了可 向姐姐和一个邻家媳妇哭诉外, “在家里造纸、 还 晒纸时独自一个人站在纸墙下,
13 可以一边贴纸一边哭。而在纸墙下哭得最多了,常把个布衫衿擦得湿湿的。○”

7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孟祥英的婆婆总是歧视、虐待她,且孟祥英没有丈夫心疼她, 因为孟祥英挨打得时候,常常是“婆婆下命令丈夫执行” ,丈夫只是婆婆的帮凶, 她与丈夫之间根本不存在真正的爱情。按照封建传统,媳妇的命运在很大的程度 上掌握在婆婆手中。新媳妇从踏进婆家的第一天起,就会受到婆婆的管教,直到 媳妇也熬到了头,当上婆婆,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孟祥英就是一个最真切 的例子。 《孟祥英翻身》中就有这样的话: “按旧习惯,婆婆找媳妇的事,好像碾 磨道上寻驴蹄印,步步不缺” ,婆婆看不上孟祥英,处处挑她的错。在婆婆的脑 筋里,有个“媳妇样子”也只不过就是“头上梳个笤帚把,下边两只粽子脚,沏 茶做饭,碾米磨面、端汤捧水、扫地抹桌??从早起倒尿壶到晚上铺被子,时刻 不离,唤着就到;见个生人,马上躲开,要自己不宣传,外人一辈子也不知道自 己还有个媳妇??”
14 ○

在婆婆眼里,好媳妇就应该任劳任怨,低声下气,像个标

准的仆人一样。最终,孟祥英在工作员的帮助下,从哭哭啼啼中站起来,与传统 的习惯势力做斗争。她参加了冬学,并且“领导妇女们放脚、打柴、担水、采野 菜、割白草” ,找到了自己作为新女性的尊严。像孟祥英婆婆这样墨守成规,目 光狭窄,思想僵化的旧式农村中的落后婆婆形象,还有《传家宝》中的李成娘, 即金桂的婆婆。这些旧式婆婆的共同特点就是:她们束缚、压制年轻儿媳,她们 是旧文化传统的传承者和执行者,对儿媳极为苛刻、挑剔,耍足了婆婆的威风, 这些婆婆把实现自我价值的希望寄托在“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传统秩序的循环 上,认为只有在对媳妇高人一等的权威中才显示出自己以前忍耐的价值,而这一 切形成的是不平等的婆媳关系。 “一个婆婆代表了旧时代的旧人物,一个媳妇则代 表了新社会的新人○”,时代不同,她们的婚姻家庭观也必然会出现冲突。作者塑
15

造了这一类婆婆形象,并在作品中真实地描写婆媳间的矛盾,并以媳妇们的解放 作为结局,赵树理在文中虽只是简单的叙述故事,但我们却可以看出他隐藏在文 字中的对这种吃人的、不合理的、没有人权的婚姻制度和传统观念的否定。 以上这些婚姻家庭观充分说明了解放区有了政策并不能保证农民就能立刻 摆脱奴隶地位,女性解放如此,所有农民的解放也是如此,要想在思想上让农民 得到改造和解放是一项长期的任务。

三、小生产者的劣根性
这是赵树理 40 年代小说所批判的又一方面。

8

(一)奴性意识
鲁迅认为要改变中国现状就必须先改造“国民性” ,而“国民性”的病根就 在于奴性。鲁迅在其作品中深刻揭示了传统封建文化对农民精神上的毒害,特别 是对于“奴性”批判的主题,并在他的小说中给予了形象的诠注。例如在《阿 Q 正传》中对阿 Q 的描绘,当阿 Q 被提审的时候,面对公堂上站立的各色人等,他 不由自主的跪下了,充分体现了阿 Q 骨子里抹不掉的奴性。赵树理在对于中国农 民奴性的批判这一方面,可以说是对鲁迅的进一步继承。

1.对干部的惧怕驯服
赵树理 40 年代小说中的奴性意识,首先表现在对干部的惧怕驯服上。《李 家庄的变迁》中当小喜把二妞和铁锁几个人捆走时,街上的人“有几个胆小的怕 连累自己,都走开了”。为什么要怕连累躲到一边呢?原因就是李如珍、春喜、 小喜等干部长期为害村里,打人、杀人、讹人??干了许多坏事,村民对这些人 都心生畏惧,吃了亏也不敢反抗。在铁锁和春喜一案,明明是铁锁占理,可结果 却反使铁锁背了一身债,房子也倒贴给春喜,自己一家人到喂牲口的房里去住, 被村上几个坏干部逼到这付田地,当他在外打工时碰到小喜时却还帮他卖力,仍 不知反抗。农民对于自身命运不可把握的奴性在《小二黑结婚》中也有体现。村 上选新干部,村民们“巴不得有人愿干”,就把兴旺、金旺兄弟选为干部,“大 家对他两个虽是恨之入骨,可是谁也不敢说半句话,都恐怕扳不倒他们,自己吃 亏”
○ 16

。兴旺、金旺让小二黑当选青抗先队长,“二诸葛虽然不愿,可是惹不起
○ 17

金旺,也就没有敢说什么”

。还有二诸葛在区干部面前的表现:见到区长时,

二诸葛开口闭口就是“恩典恩典”,虽然他不愿意让儿子与小芹结亲,但因为区 长这样说了,他也就不再反对。当村长开会让大家检举金旺、兴旺两个人的作恶 事实时,刚开始大家没有人敢说话,怕扳不倒他们,人家再回来报仇,有几个人 还悄悄劝其他人“忍事者安然”,这都是奴性在作祟。可看出,村里人这些种种 表现并非单纯胆小所致,而是长期被压迫、苟且偷生而无力反抗想要充当顺民形 成的生存观念。因此,赵树理笔下的二诸葛们可以被视为是阿 Q 的后代,在他们 的身上有着相同的奴性基因。

2.对神灵的虔诚膜拜

9

奴性意识其次还表现在农民对神灵的虔诚膜拜上。长久以来,官员掌握着生 杀大权,农民无法掌握自身的命运,面对生活的种种困境无力反抗只得求助于虚 幻世界中的神灵,将自己的所欲所求向神灵倾诉。对神灵的崇拜,使人们有了一 种虚幻的精神寄托。三仙姑正是利用自己装神弄鬼的机会吸引年轻人的注意,以 满足她因旧式婚姻没有得到满足的感情欲求。 二诸葛抬脚动手都要论一论阴阳八 卦。当儿子被抓时,他随即占了一卦,并对卦象深信不疑,可是他占的卦却总也 不准。可见,神鬼信仰有很大的功利性和虚伪性。作者赵树理正是看到了民间鬼 神信仰的危害及其荒谬性,因而在小说中给予了批判、讽刺。

3.对尊卑观念的“盲从”
另外,奴性意识还体现在对尊卑观念的“盲从”。中国农民是丧失个性,自我 迷失的国民,有着卑贱的生存意识。老秦是赵树理《李有才板活》中一个不起眼 的人物,但对他的塑造却令人铭刻于心。当得知县农会杨主席到家里吃饭时,老 秦诚惶诚恐,东家借盐,西家借面,终于做了几碗汤面条,毕恭毕敬地双手捧给 老杨。当老杨与老槐树下的乡亲打成一片,畅怀交谈时,唯有老秦仍恭恭敬敬地 站着,不敢随便说话。而当得知老杨居然是长工出身时,马上就看不起老杨了, 一屁股坐在墙根下,指使儿子小福干活,显然不再把老杨放在眼里。而当老秦又 听说老杨敢和村长说硬话后,对老杨又变得热情起来了。老秦这种前恭后踞反映 了农民自身的奴性。老秦受了一辈子的穷,非但没有一点反抗的要求,反而自轻 自贱,看不起贫苦农民。长期的奴役地位使农民形成了牢固的尊卑观念。

(二) “功利”心理
“功利”心理阻碍了农民人格完整的形成和农民的彻底的翻身解放,是农村 基层政权组织严重不纯的生成条件和生存的土壤。 《李有才板话》是作家针对太 行山解放区在第三次减租减息高潮中出现的问题所作的。 赵树理长期在农村基层 参加农村变革,凭借对农民和农村的热爱、关心、熟悉在深入调查之后感到,政治 翻身后的农民在抗日战争复杂现实环境中,并没有从极端“功利”心理的阴影中 走出来,在部分农民身上“唯利是图”的精神状态更加严重。农村政权中的问题, 党的某些农村和农民政策不能够坚决贯彻执行等问题,很大程度上与农民自身极 端“功利”心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正是由于农民存在这种“功利”心理,为坏 人当道、好人变坏和官僚主义作风的产生、存在提供了条件和土壤,不仅增加党
10

的农村工作难度,也使斗争变得复杂、残酷。农民是抗日战争的主体,根据地的农 民是保障抗战胜利的基础,作家从农民的实际出发,对这种恶劣的精神状态并没 有用尖锐的、残酷的、猛烈的批判斗争方式,而是采用了“温和”的批判,真正达 到批评、教育、团结、激发抗战热情的目的。老秦是《李有才板话》中的人物。 胆小怕事,是最本色的山西老一辈农民。为了生存,把自己的土地“押”给了阎恒 元,受地主阎恒元的长期欺压,心理有怨言而不敢说。阎恒元等在“减租减息”丈 地中造假,被“小字辈”们识破,可是老秦因为自己在假丈地中自己也得到了“利 益”,竟然能够忘却多年来的受压迫和剥削之苦,为阎恒元等说话,“我看人家丈 得也公道,要宽都宽,像我那地明明是三亩,只算了二亩。 ○这是对待人和待事上 ” 19 的典型的“功利”心理的反映。可见“功利”心理对这样农民的影响。在作品中, 作家对老秦一类的农民,只是叙述他们的言行,并没有公开的指责、批判,没有对 他们任何的“功利”心理和过错口诛笔伐。但是,这种不公开批判不等于不批判, 这种“温和”的批判往往更能够发人深省,更能够启人思索,它的批判的深刻性往 往胜于尖锐的批判。 《李有才板话》中“功利”心理的极端表现者还有像“小元”这样的受欺负 的青年农民,后来在地主小恩小惠的拉拢下,也成了地主实现阴谋的帮凶。 孔子有 “性相近、习相远” ,即人们生来本性是相近的,都是善的,由于后天的社会环 境和物欲使人“性”差距变大,有些人的本性就发生了变化。生活中总是有许多 原本善良的人禁不住世俗的金钱、权力 、地位的诱惑,本性发生了质的变化, 产生了自私的“功利”心理。赵树理的作品《李有才板话》中的陈小元就是一个 典型的例子。在没有当上干部以前的陈小元,与小福、小顺等“小”字辈一样住 在阎家山的老槐树下的土窑里,背负着生活的重担,受尽欺压。只因为一次极其 偶然的机会,陈小元成了村武委会主任。然而,成了干部的陈小元不但没有领导 其他受压迫的贫苦农民翻身,为群众做实事,反而被阎恒元之流拉拢腐蚀,很快 蜕化变质了,穿上了村里给的“官服” ,口袋也插上了水笔,割柴、担水、锄地 等活都派民兵去干,自己不再上地干活。于是便有了这样一段快板: 陈小元,坏得快 , 当了主任耍气派, 改了穿,换了戴 ,

11

坐在庙上不下来, 不担水,不割柴 , 蹄蹄爪爪不想抬 , 锄个地,也派差 , 逼着邻居当奴才 。
20 ○

一个饱受恶霸、 地主欺凌的农民, 在短短的时间内, 滑向了恶霸、 地主一边, 效仿着过上了他曾经反抗过的剥削者的生活, 忘却了曾经被恶霸干部欺凌的日子 和自己作为农民的本分,成了凭权势来鱼肉先前一起患难与共的贫苦兄弟的坏 人。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其“功利”心理在作怪。他经受不住一套制服、一只钢笔 的诱惑,很快的“穿衣吃饭跟人家恒元学样”, 效仿阎恒元谋求私利,不生产,不 劳动,把劳动当成了丢人的事,忘了自己的本分,“架起胳膊当主任”,“逼着邻居 当奴才” 。小元始终也没能逃出封建传统文化造成的农民文化心理和性格藩篱。 像陈小元这样本身是贫苦农民阶级出身,在当上干部以后就变了质,开始欺压农 民群众的还有《邪不压正》中的小昌。小昌以前也曾被地主刘锡元欺压,但入了 党、成了干部后,也学起地主刘锡元来,做任何事情都最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他 强迫软英给自己的儿子当童养媳。当村里进行土改要抓封建尾巴时,仅有的几个 封建尾巴并不能“填平补齐” ,为了使自己能够从这次土改中得到好处,达到自 私肥己的目的,小昌、小旦等许多所谓的“积极分子”借着土改运动的风暴,破 坏党的政策, 扩大打击面, 不惜要把中农的土地和财产瓜分掉, 产生了 “吃大户” 的心理。小昌利用流氓小旦威胁软英一家,又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让没有过错的中 农吃亏,从而成为了新的“地主恶霸” ,可见这种“功利”心理对农民的影响之 大之深。 因封建社会制度的长期腐蚀,致使拥有些许财产的农民显得特别自私且目光 短浅,他们只看到自己的眼前利益,而看不到集体的长远利益。通过对老秦、陈小 元、小昌等一系列形象的塑造,赵树理告诫人们:即便是革命的农民,倘若不彻底 摈弃封建的小农意识,农村就很难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四、宗族观念和乡土观念
乡村文化在其自身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腐朽的文化观念和陈旧的价值意识 还包括宗族观念和乡土观念。
12

(一)宗族观念
所谓宗族,是一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由家庭房份结成的亲缘集团或社会群 体组织。在宗族关系中,家庭是最小的单位,家有家长;集若干家而成户,户有 户长;集若干户而成房,房有房长;集若干房而成支,支有支长;集若干支而成 族,族有族长,由下而上,有条不紊,同宗同族之人集为宗族。中国是一个宗法 国家,长期以来,家与政坛相连,家国不分,家国一体。家庭组织孕育了宗族制 度。整个封建社会时期,宗族秩序占据了主导地位。封建的统治者利用宗族进行 行政控制,使得宗族现象在几千年的封建制度中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也使得“族 权”与封建的“政权”、“神权”、“夫权”一道成为束缚中国传统农村的四条 绳索。在封建时代的中国,尤其是在乡村中,“家”是作为“族”的组成部分而 被认识的。宗族中最有权威的是族长,宗族内对违背族权、父权、夫权统治的人 往往处以杖打、诛伐、革除出族等严厉的惩罚。 千年不变的生产方式、 家国同构的政治制度和封建礼教的影响使民间的宗族 观念异常根深蒂固、深入人心。赵树理在作品中写到的一个个村庄,都是旧中国 农村社会的缩影,在这些村庄都多少存在着宗族势力和宗族观念。 “旧社会农村 的行政首长一般由地主担任,如阎家山的阎恒元、李家庄的村长李如珍。由于种 种原因,一个村庄中的人便多少都有点亲戚关系,只有一个或几个姓。 ○这从赵 ”25 树理小说中的村名刘家峧,牛家峧,阎家山、李家庄便可看出。地主与普通农民 之间除了阶级关系,还有一层宗族关系。最典型的还是要数《李有才板活》中的 阎家山了。阎恒元以前曾是连任村长,村政机构由其亲戚和其爪牙组成。大事小 事都由阎家人及其爪牙说的算,他们一手遮天,手握权力,有李有才的板话为证
“老恒元,真混账,抱住村长死不放。说选举,是假样,侄儿下来干儿上” 。
○ 21



此整个村子的掌权人其实是阎氏家族。例如在民主选举时,阎恒元等就大搞舆论 攻势,企图操控选举。张得贵是其第一个宣传员,在李有才的窑洞中他“把嗓子放 得低低的:‘老村长的意思叫选广聚!谁不在这里,你们碰上告诉给他们一声!’ ”
○ 22

“他们”是指老槐树底的老字辈和小字辈,这样阎恒元的意图就传达到了老槐

树底下。并且民主选举后产生的民主政权领导者都是阎恒元的“自己人” 。有阎 家祥精辟的分析,揭出了他们这伙人的老底:“村长广聚是自己人,民事委员教育 委员是咱父子俩,工会主席老范是咱的领工,咱一家就出三个人。 农会主席得贵还

13

不是跟着咱转?

○ 23

”就连阎家山的房屋分布也体现出强烈的宗族观念: “村西头是

砖楼房,中间是平房,东头的老槐树下是一排一排二三十孔土窑。 ”地势看起来 也不平, “从屋顶上看起来,从西到东却是一道斜坡。 ○从西到东,姓阎的人家 ”
24

也是越来越稀少,则正好反映了宗族观念的凝聚力。阎家祥、刘广聚、张得贵等 人凭借着阎恒元在村里长期屹立不倒的势力,或阿谀奉承等手段混进干部队伍, 损公肥私,做着不利于群众的勾当,并对通过写快板来揭露他们的恶行的李有才 进行了驱逐,让他永远不许回阎家山来。就是这样,他们欺上瞒下,对上欺骗县 里的干部,对下瞒骗人民群众,居然还赢得了“模范村”的称号。在旧社会农村 中, 乡村民间的家族、 宗族势力有时甚至代行了官方的行政管理权, “家法” 以至 、 “族规”成了乡村民间最有影响力的“准行政法规”《福贵》中老家长王老万, 。 老万的地位虽然没有明确交代,但他却有着审理、责罚福贵的权力,他大概就相 当于宗族中的族长。 当福贵染上赌博、 丢了工作, 最后没有了出路就跑去偷吃的, 王老万就趁这个机会落井下石,将福贵的四亩地和三间房死契写给了自己,逼得 福贵倾家荡产。这时他却仍然带着伪善的面具,假装要整理门户,整治福贵,将 福贵绑在槐树上打了一顿。当发现福贵竟然在城里当上了吹鼓手,他觉得这对王 家户是莫大的耻辱,侮辱了门第,甚至要“打死”、“活埋”他。可见,在中国 乡村宗族观念、血缘关系是左右人们思想行为方式的一只看不见的“黑手” 。

(二)乡土观念
其次是乡土观念。由于农村的闭塞,一个村庄里的人大多都有点亲戚,这样 便形成了对本乡本土的特殊感情。在赵树理的作品中还描写了一类人,即“外来 户”。人们对“外来户”都有所歧视、排斥,这与狭隘的乡土观念有关。由于是 外来户,就使得这一类特殊的人群更易受村里的掌权人所压迫,因此这些人是受 迫害最深的人。例如《李家庄的变迁》中的李如珍、小喜、春喜等人对外来户铁 锁的欺压,在说理时李如珍等人明显偏袒春喜,称铁锁为“外路人”,认为“外 路人实在没有规矩”。这种狭隘的乡土观念在《李有才板话》中也有体现,在文 中写到了“老”字辈与“小”字辈的划分:“老”字辈就是外来开荒的,这些人 的名字很少有人留意, 别人叫起来只是把他们的姓上加个 “老” 如老秦; 字, “小” 字辈,就是贫穷落魄的本地人,而大户人家,却用的都是官名,可见这个地方的 等级界限划的是十分清楚的。

14

由赵树理的描写,我们可看到宗族观念和乡土观念的深入人心和它们的弊 处,作者对此也进行了适当的批判。 结语 农民出身的精神渊源,奔波于黄土地的阅历,乡土艺术的熏陶,使得赵树理 更加理解、同情农民,更加坚定了对乡野风格通俗文学的执着追求,他宁可进不 了文坛,也要占领“文摊” 。赵树理对农民弱点的批评,不像鲁迅那样冷峻,而是流 露出一股温情。他从内部和底部来观照农民问题,以幽默和讽刺的笔调来对农民 文化及其思想中的负面进行刻画,这些弱点包括:精神状态中的愚昧、迷信;人 生态度中的奴性、欺软怕硬;行为中的妄自尊大、自私自利;思想中的宗族、乡 土观念等。表现了赵树理对改造这些弱点的强烈愿望,也让我们充分认识到文化 上的解放关系着农民真正的解放。尽管在新社会旧的封建经济制度已消灭,但封 建传统思想及农民在长时期内形成的思想意识、价值观念仍然存在,农民决不会 因为经济解放就一下子放弃数千年以来形成的传统落后文化习俗和观念, 除此之 外还有一些封建残余势力和腐败干部 (例如赵树理在作品中塑造的金旺、 李如珍、 刘锡元、阎恒元等形象)阻挠农村的变革,这些因素都注定了农民解放之路的复 杂和曲折,因此,赵树理的作品对我们今天农村的发展也具有重大的启示意义。
注释: 1 ○钱理群《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修订本)[M]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8 年版 第 479 页 2 ○赵树理《也算经验》[A]《赵树理全集》(第四卷)[C]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 2000 年版 第 183 页 3 4 5 6 ○17 ○○○○16○ 赵树理《小二黑结婚》[A] 赵树理文集(第一卷)[M]北京:工人出版社 1980 年版 第 1 页、第 8 页、第 1 页、第 6 页、第 5 页、第 5 页 9 ○ 12 13 ○ ○ ○ 11 ○ ○ 14 18赵树理《孟祥英翻身》[A]《 赵树理文集》(第一卷)[M]北京:工人出版 社 1980 年版 第 206 页、第 202 页、第 195 页、第 198 页、第 196 页、第 207 页 10 18 ○ ○ 21 22 ○ ○ 赵树理《李有才板话》[A] 赵树理文集(第一卷) [M]北京:工人 ○ ○ 19 20 ○ ○ 23 24 出版社 1980 年版 第 22 页、第 41 页、第 36 页、第 41 页、第 31 页、第 25 页、第 32 页、第 17 页 7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 ○张志忠《老话题 再解读 新思考——赵树理研究三题》[J],

15

科学版) ,2007 年 第 4 期 第 69 页 8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 ○张志忠《老话题 再解读 新思考——赵树理研究三题》[J], 科学版) ,2007 年 第 4 期 第 70 页 15刘玉凯 《赵树理与现代人性问题》[J], 《山西大学师范学院学报》 ,2001 年 第 3 期 第 ○ 32 页 25黄修己 《赵树理小说的社会学批判》 [A] 中国现代文学论文集[C]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 1986 年版 第 339 页 参考文献 : 1.崔玲 《挣脱与突围——论赵树理小说中的女性意识的独特性》[J], 《黑河学刊》 2007 , 年9月 第5期 2.平原 《华美乐章的背后——从母亲形象的塑造看赵树理的创作》[J], 《河南社会科学》 , 2008 年 1 月 第 6 卷第 1 期 4.杨利娟 《论赵树理小说中的爱情叙事》[J], 《延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7 年 8 月 第 29 卷第 4 期 5.邱雪松 《赵树理与“算帐” 》[J] , 《文艺理论与批评》 ,2008 年 第 4 期 6.刘彦田 刘思扬 梁艳玲 《 “健忘”:赵树理小说中一个永久的话题》[J], 《白城师范学院 学报》 ,2006 年 第 20 卷第 5 期 7.杨天舒 《赵树理小说研究现状及其分析》[J], 《文艺理论与批评》 ,2006 年 第 6 期 8.陈钊华 《从“阿 Q 系列”到“三仙姑二诸葛系列”——鲁迅与赵树理小说中落后农民形 象之比较》[J], 《广西教育学院学报》 ,1999 年 第 1 期 9. 孟祥武 《审视赵树理笔下的人物绰号》 [J] , 《沈阳农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5 年 第 7 卷第 4 期 10.吴洁菲 《论鲁迅、赵树理笔下农民形象的传承性》[J], 《学术交流》 ,2007 年 3 月 第 3期 11.黄健 《赵树理对农民劣根性的书写》[J], 《现代文学,2007 年 第 9 期 12. 周水涛《略论赵树理早期乡村小说的文化批判——兼论鲁迅乡村小说的文化审视》 [J] , 《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3 年 1 月 第 36 卷第 1 期 13.刘彦田《<李有才板话>:“功利”心理的隐性批判 》[J],《白城师范学院学报》 ,2007 年 2 月 第 21 卷第 1 期
16

14.朱庆华 《论赵树理小说的人文精神》[J], 《延边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1 年 3 月 第 34 卷第 1 期 15.段崇轩 《民间:从破碎到沉潜——赵树理小说的一种解读》[J], 《山西大学学报》(哲 学社会科学版),2006 年 3 月 第 29 卷第 2 期 16. 赵树理 《赵树理文集》(第一卷)[M] 北京:工人出版社 1980 年版 17. 赵树理 《赵树理文集》(第二卷)[M] 北京:工人出版社 1980 年版 18. 严家炎 唐沅 丁尔纲 《中国现代文学论文集》[C]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6 年版

2009 年 5 月 三稿

17


份答卷,敬献给各位老师。



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即将结束了, 这篇论文是我大学四年学习生活的最后一

在渤海大学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这四年的学习和生活,我不仅学到了丰 富的专业知识,更获得了很多在其他院校学不到的精神财富。在此,谨向各位老 师表示深深的敬意和谢意! 在本文的构思和写作过程中,得到郑永格老师的悉心指导和帮助,在百忙之 中抽出时间为我指导论文。在本文的选题、拟定提纲、成文、修改及定稿的整个 过程中,郑永格老师认真负责、细致入微,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使得 本文能最终定稿。 在论文的字里行间无不体现出他作为导师所具有的深厚理论水 准,超前的思考方法和严谨的治学态度,并让我完整的上完了大学的最后一课— —论文的写作知识。这对我今后的学习工作来说,是最重要也是最宝贵的,必将 使我受益终生! 同时,感谢四年中给我极大关心和帮助的各位领导,以及中文系所有曾经关 心我、培育我、鼓励我的各位老师和同学们,他们无论是生活上,学习上都给了 我很大的帮助,带领我走进了汉语言文学这一神圣的领域。在这里表示真心的感 谢!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加上时间紧促,所引事件又关乎实事,以致心情激动, 所以本文一定有不少偏颇和不足,恳请各位老师给予帮助和指正。人生的路还很 长,我希望自己能在未来的生活中实现自己的理想!

18


相关文章:
2016尔雅 中国现代文学名家名作 答案
台静农 C、 彭家煌 D、 王鲁彦 我的答案:D 9 赵树理的小说可以称为()。 A...() 我的答案:× 40 受到无政府主义的影响, 巴金在创作中对无政府主义持批判...
《赵树理讲稿》
40 年代后期, 正是 当代文学 的生成时期, 左翼文学一方面要厘清批判各种异己的...了赵树理小说创作中许多值得肯定的东西, 另一方面对赵树理小说的丰富内涵 作了...
农民叙事的双重幻像——王力
前言 对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文学来说,赵树理小说...文学生产与传播、创作预设与审美内涵传递中的歧异等...九十年代后一些外国学者多运用社会文化批判的理论方法...
鲁迅与赵树理农村题材小说之比较.
鲁迅与赵树理农村题材小说之比较._初三政史地_政史...主题内涵、不同类型的农民形象塑造、 文化的批判继承...四十年代解 放区新的政治环境及文化价值取向,无疑...
论文
40~60 年代,以赵树理为代表的乡土作家用革命现实...在文化批判中又重构了乡土人物精魂,赋予他们时代内涵...作了生动的阐述,以文学作品的形式解读了这个哲学...
中国现代文学经典精读复习资料
标志着 中国现代小说文化批判主题到社会批判主题的...但沈从文却无意开掘其悲剧内涵,而是旨在创 造出一...12、P141 赵树理小说的适时出现,应和了中国共产党...
电大中国现当代文学专题2-简答论述复习题
38. 王朔在八九十年代文学中的特殊地位和矛盾现象,...作为大众文化代表人物的王朔,为什么也有反叛精神? 40...你认为, 赵树理是否有可能逃脱这场批判 为什么 51....
《中国当现代文学史》 洪子诚著 (北大版)复习重难点提示
难点:如何理解 1958 年赵树理的《锻炼锻炼》。 第...了解伤痕文学及政治社会批判特征;分析卢新华的《伤痕...的文化批判意识;《黑骏马》及张承志小说的文化内涵及...
35-5-文献综述-论沈从文和赵树理乡土情节比较分析
解读二者的作品, 会发现赵树理小说的文化底蕴以中国传统的俗文化为主 , 以民 ...《李家庄的变迁》“吃烙饼” 这一晋东南乡习俗的描写,富有深刻的社会内涵...
中国近现代文学欣赏
“精神胜利法 的内涵 精神胜利法”的内涵 精神胜利...批判传统文化的落后性; 《二马 《四世同堂 ( 二马...文化批判层面:哲理思考的层面: 赵树理的小说 赵树理...
更多相关标签: